羽毛球上的羽毛根根漂亮光华,围成了一个小球,球外还有无数的羽毛在周围飞散旋转,如果忽略了那羽毛的攻击力,看起来还是十分的漂亮的!

  那明亮的羽毛球便开始从内部变换颜色,先是翠绿的颜色,然后是黑色,最后被那些颜色所覆盖的羽毛瞬间化为烟尘散落在地。

  就像是蔓延开来的剧毒一般!不对,不是就像,而是本来就是蔓延开来的剧毒!

  这……这究竟是何等可怕的剧毒啊,竟然那些堪比刀刃的羽毛都黑毒化成了烟尘……!!

  很快的,羽毛球便被毒化出了一个黑色的漏洞,一把翠绿色刀刃的匕首从里面飞了出来,直接飞向羽毛球正前方的范天。

  见凶器向自己袭-来,范天最本能的反应就是快速的控制着飞羽挡住这把匕首,飞羽翩翩,纯白的羽毛在范天的面前形成了一个盾牌。

  可这些羽毛在那把匕首面前,一切都仿佛是虚无一样,触到匕首的羽毛也瞬间开始变绿变黑,和羽毛球上的羽毛落了同一个下场消失不见,匕首直穿过白羽盾牌,没入了范天的胸口。

  有点不敢置信的看着已经从消散的白羽团中走出来的幽瞳,范天吐了口黑血,全身也开始由胸口的那一道伤口开始腐烂,最后就像是被化尸粉化掉了一样,化为了一滩脓水。

  在场的众人均是一阵惊讶,顿时就炸开了锅,一个人随着一些胆小人的惊叫之声,客人甲,惊讶道:“天啊!!这世界竟然有如此厉害的毒素!那是什么血继啊?!”

  客人乙,睁大眼睛,不敢相信:“那把匕首,该不会是凶剑中第五的万毒吧?!”

  客人丙,拍了一下客人乙:“白痴,你有点常识!凶剑凶剑,那是一把剑!那明明就是匕首啊!”

  客人乙,反驳:“那是一刀中还几乎全是匕首呢!”

  客人甲,拍了一下客人乙:“笨蛋!匕首也是刀的一种!”

  客人乙,捂头,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从羽毛球中显现出身影,幽瞳动了动脚步,顿时,所有议论尖叫的人顿时禁了声。

  而幽瞳则是很是淡漠的走向了范天带来的几个小跟班,众人见她过来一步,立刻后退了散步与其拉开距离。

  幽瞳停下,瞄了一眼那把翠绿色的匕首,他们的讨论也不是没听到。

  什么万毒,那只是一把普通的匕首而已,只不过刚刚很奇怪,那一瞬间眼睛很热,凡是触碰到自己的羽毛就那样被化掉了,不留一丝痕迹,就好像她整个人是个毒人一样。

  那把匕首也是她握着以后,才变得像是被淬了毒。

  普通的匕首自然是无法承受那样的毒素,那把匕首此刻已经有点变了形态。

  和朝金眼不同,幽绿眸的状况她现在是完全无法控制,全身的毒素,战斗中根本就是无差别攻击,可是【魅瞳】上却不是这么写的,而是随心所欲的控制人和毒素。

  叹了口气,幽瞳有些失望。也对,魅瞳本就是靠一些负面情绪来变得更强,在濒临生死的战斗中本就不是正确的变强方法,一次已经是幸运的了。

  不过刚刚也算是有好处的,毕竟她已经摸到了一点幽绿眸的边缘,下次要突破可能会轻松一点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