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什么?小美人儿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啊!”原本的“嚣张公子”转眼间就变成了“狗腿公子”,满脸谄媚的期待着幽瞳的下文。

  “对了,小女子还不知道这位公子的大名呢。”幽瞳没有急着回答,反而是先转移话题。

  “本公子名为,范天。”见美人要问自己的名字,“狗腿公子”立刻笑嘻嘻的禀告其名。

  幽瞳看着这个傻兮兮的将自己名字报上来的范天,上上下下将其打量了一番,勾唇冷笑,犯天,还真是连天都敢犯啊,也不衡量一下自己和对手之间的等级差别!

  淡淡一笑:“那好,范公子,夙神崇尚武道,以血继为荣,如果公子你能赢了我,我就答应你让你在这房间住一晚上,如果你输了……就把你背上的包袱给我!”

  看得出来,这个范天是一个享乐主义者,哪一个贵族公子不是注重自己形象的可此刻他却自己亲自背着一个不大不小,鼓鼓囊囊的包袱来破坏自己的风流潇洒形象,想必一定是比较重要的东西,放在下人的手里他不放心。

  虽然不是很期待这样的公子爷手中会有什么稀世珍宝,但送上门来的宝物又岂有不要之理?

  更何况是他自己在她心情不好的时候撞上了枪口,她不留下点补偿怎么行。

  幽瞳绝不会认为自己会输,而且是输在一个这样明显的富家纨绔公子手上,如果这样的人她都打不过,那她还真的不需要在这片大陆混了。再加上,房间里还有帕尔萨斯在,她可不怕耍赖,有些时候只要能把人杀死就是赢了!

  “不成!”范天立刻下意识的反对。

  听到范天反对的声音,幽瞳更加认定了那包袱里面有什么好东西。

  “那就算了,本来我还想给你一个机会呢,还是说,你一个大男人,怕输给我一个才不过十二岁的弱女子?”故作不屑可惜的看着范天,激将法这样老土的办法对待某些人还是挺管用的。

  范天眼眸转动,看着幽瞳,怎么看怎么是一个不会什么武功的大家小姐。

  想也知道是哪家不懂世道闹别捏的大小姐,拿着些银两闹离家出走的。而且他也对自己的血继有信心,到时候能赢得美人归自然是一件好事,还能在众人面前立个威,以后在云襄国自己一个人鼻孔朝天横着走都没问题。

  想至此,范天立刻道:“好!比就比!不过小美人儿,你可要说话算话啊。”

  小心的摘下的包袱,范天将其交给了旁边站立的一名小厮人物,冷面认真而凝重的看着幽瞳,而幽瞳整个人却悠闲的犹如散步,“开始吧!”

  随着幽瞳的一声“开始”,范天立刻摆好了姿势,双手灵巧的结出了几个手势,顿时,强大凌厉的气场直冲幽瞳。

  幽瞳悠闲散漫的表情一滞,银色的眸瞳立刻一凝。

  那竟然是千羽追杀!

  原本以为这个范天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嚣张公子,但是没想到这人竟然是冰辰国内,有名的天羽山庄的血继,千羽追杀!

  天羽山庄的血继为守护一个重要东西所有,但是那个东西是什么也无从得知,就算是天羽山庄内部也只有历代庄主才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