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这床真硬!”刚一倒下幽瞳便一阵痛呼,忍不住开始想骂人。

  也难怪了,连续赶了这么多天的路,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客栈,结果发现这床这么硬,这谁受得了?

  即便是幽瞳平时再怎么淡定,此刻的心情也是暴躁的。

  “老板!这家客栈我们包了!叫那些闲杂人等都给本公子都滚出去!!”此刻,悦来客栈的门口又走进了一行人。

  领头叫嚣着的那人,一身黑色金边锦袍,偏瘦的身材,绾着冠发,棱角分明的脸庞看起来还算的过去,只不过那满脸的嚣张气焰更是破坏了那一点仅存的美感。

  见了这人以后,老掌柜立刻陪笑着上前,尽管内心已经哭的不能再哭了:刚进来一个危险嚣张带着狮子的小姑娘,现在又来一个仗着人多富贵的公子爷……他今天真应该开门看黄历的。

  “这位公子,你们人不多,十间客房也就够了,就不必将所有人都赶出去吧?”

  思考了一下,那名嚣张公子痞痞道:“那行,将天字号的上房都腾出来,下面那些房间就算了。”

  “可是……”老掌柜还想说话,但是却被长鞭重重一抽。

  “可是什么?还不去将那些人赶出来?你不去,本公子亲自去!”说着,对方直接朝着天字一号的房间跑去。

  刚来到云襄国,这云襄国的一切都让他不舒服!尤其是这漫天的雾气,都撞了多少次墙了!好不容易找了一家客栈还有人在了?他一定要出口闷气,不然他会被憋疯!

  “公子,不可以啊公子……”老掌柜在后面拼命叫嚷,但是那嚣张公子却似没听见,直接就上楼而来。

  脚步声很重,就像要将楼梯踏翻一样。

  那公子的长鞭朝天字一号房甩去,还没等鞭尾甩到门上,房门便悄然打开。

  幽瞳此刻正满脸不悦的痞子相看着嚣张公子,刚刚那张硬邦邦的床已经够让她不爽的了,现在这家伙又在楼下吵吵嚷嚷的让幽瞳找到了一个出气筒。

  “哪家的疯狗在这里乱叫打扰本小姐睡觉啊?”幽瞳刚一开门就一脸嚣张跋扈的痞子模样。

  嚣张公子先是一愣,接着眼中带着一抹的惊艳,面前的女子虽然只有十二岁,但是依旧难掩其绝色的风华,额前的刘海遮住了一只眼睛,只露出了那一只银色的右眼,那样的银色,仿佛聚集了月光的所有光华,即便是如此嚣张跋扈的野蛮模样,在此时也别有一番风采。

  惊艳在先,那嚣张公子又立刻换上了淫邪的笑,一双咸猪手伸向幽瞳,“哟~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这么一个小美人儿~呵呵,小美人儿,不如你和公子我住一起啊,这样我可以不必把你赶出去。”

  大概是出于幽瞳的美貌,使这位嚣张的公子爷忽略了幽瞳骂他是疯狗的这件事,黑衣的嚣张公子丝毫没有注意道幽瞳开门时说的那句话。

  幽瞳的眸子不着痕迹的将嚣张公子的一群人都给打量了一番,最后目光落在嚣张公子的身上,也不躲,反而扬起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看着这位嚣张公子,道:“好啊,不过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