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那狰狞伤口上被不知名毒药腐蚀腐烂的皮肤开始迅速的愈合变得正常,那种速度,简直是肉眼可见,足以和霞橙眼愈合伤口的速度媲美!

  然而曼珠沙华仅仅是起到解毒的作用罢了,被腐蚀的皮肤恢复原状,可是那道原本就足以致命的伤口却并没有愈合的迹象。

  她的眼睛根本就没有到那个足以为别人疗伤的程度,难道难得一次的好心救人,就要这么打水漂了?

  幽瞳再次蹙起眉毛。

  可鲁贝洛斯走过来,将嘴里叼着的一颗霞橙晶石放下,“这个,在冥岸谷有一些,小主人你应该不希望他死,所以我拿过来了。”

  看了一眼光滑剔透的霞橙晶石,幽瞳再瞥了一眼旁边依旧昏睡中的少年,帕尔萨斯和可鲁贝洛斯都已经离开,整个曼珠沙华的丛林静的可以。

  “算了,还是用了吧,难得的想救人,可不能就这样好心打了个水漂。”沉默了一会儿,幽瞳自言自语的喃喃着,说话间还将少年带血的衣衫撕开,露出了那道狰狞的伤口。

  将手中的霞橙晶石猛地握紧,将其“啪”的一声捏碎,霞橙晶石瞬间化为了无数的霞橙色光点涌向了少年的伤口。

  转眼间,除了衣服上和身上还残留的血迹,少年的身上确是毫无半点伤口,连原本那惨白惨白的脸色都恢复了原本的血色。

  耳边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幽瞳看着少年熟睡的脸,最终还是把可鲁贝洛斯叫了回来,“可鲁,带他去迷山外面吧,我不想让别人知道冥岸谷的存在。”

  “我以为小主人你那么着急的就他是认识的人呢……”可鲁贝洛斯愣了愣,看了眼少年已经复原的伤口,犹豫着要不要说出那伤口上的毒药的问题。

  “没有,只是突然想救人而已。”幽瞳一耸肩,笑得轻松,“就像是他自己说的,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谁都无法相信,救他,也只是一时的心血来潮,但这并不代表我会无条件的把所有底牌都摊在他的面前。”

  一阵风轻轻地飘荡,扬起了幽瞳墨色的长发,唯美柔和,这一刻,或许幽瞳不知道,但是在她面前的可鲁贝洛斯可看到了。

  幽瞳的笑,是那样的温柔。

  “好吧,只要是小主人你吩咐的。”可鲁贝洛斯最终还是决定不说出来了,叹了口气。

  幽瞳将少年扶到了可鲁贝洛斯的背上,让可鲁贝洛斯带着少年离开,自己并没有跟过去。

  风,吹过,一夜已逝。

  旭日东升,春风轻拂。

  第二天一早,坐在冥岸谷花园的幽瞳一手拿着书,边坐在秋千上边看着,头也不抬的就道:“回来了。”

  “嗯。”可鲁贝洛斯点头,语气平静:“因为怕那小子被野兽吃了,所以是等到他醒过来之后才回来的。”

  “哦。”幽瞳点头,没有多说什么,继续看着手中的书卷。

  “他让我带一句话给小主人……”可鲁贝洛斯迟疑了一会,似乎是在怀疑,为什么那小子会让他带话,毕竟他只是兽而已,普通人也只是把他当成犬。

  回想着那少年的样子,看到自己的时候并没有惊讶,很平静,没有多问,没有感谢,只是离开之前对它说:“告诉你的主人,我的名字,洛瑾轩……”

  “洛……”幽瞳终于放下了手中的书,望着晴朗的天空,像是在思考什么,喃喃自语道:“那不是皇族的姓氏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