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人一起上来,这让此刻有些行动不便的幽瞳有些吃不消。

  一名黑衣人从正面冲来,速度最快!

  幽瞳手中玉箫一挑,对上对方的冷剑,以巧劲轻易的将黑衣人的剑刃挑开,玉箫顺势刺向他的脑袋!

  那蒙面的黑衣人见幽瞳如此轻易的化解自己的招式,面露惊愕,惊恐地瞪大了双眼,本以为毫无攻击力的玉箫却实实在在的穿透了他的脑袋,留下一个血洞。

  以为不是利器就无法杀人了吗?

  幽瞳冷哼,抬脚将黑衣人的尸体踹开。

  玉箫的一半留在黑衣人脑中,留在幽瞳手里的是一把隐藏在箫中的细细短剑。

  没有给她喘息的时间,又是一个黑衣人从背后偷袭,手中短剑挡在自己的颈部边缘,架住身后的冷剑,双方僵持,一时间都难以进退。

  右手被抓着,幽瞳也不敢动作太大,不然那少年会流血更多,即便是有解药了都不一定能活。

  就在幽瞳和背后的黑衣人互相架着对方的剑无法动弹的时候,第三名黑衣人已经手持冷剑从侧面袭来。

  她弯下身子,险险避过,可是这样一来剑刃却是指向了昏迷在地上的少年!

  少年现在昏迷着,根本无法躲过!

  可能是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想救的人吧,幽瞳可不想在惹到了对方之后还落得个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下场。

  眼眸中闪过一抹寒光,杀意涌现,握着短剑的手立刻加重力道,将黑衣人的剑尖挑向另一名黑衣人。由于双方都在对峙的原因,放在手中兵器的力道都是无比的大,在剑锋被挑偏的时候手中的武器已经收势不及,刺在了那名黑衣人的要害。

  不过那黑衣人却在死前将手中的剑甩出,长剑直直的飞向地上的少年。

  幽瞳的手远比她反映的要快,她直接放弃了手中的短剑去抓住那长剑的剑刃。刺目的鲜血滴下,幽瞳的手已经变得血淋淋的,十指连心,手上的刺痛让她闷哼一声。

  面色惨白,连痛呼的声音都没有,幽瞳回身便将长剑甩向最后幸存的黑衣人。

  三名黑衣人均是倒地,而这期间,幽瞳没有移动一分一毫的位置。

  重新望向了一旁看不见表情的面具斗篷人,幽瞳甩了甩手上的鲜血,“这位叔叔,你不亲自上了?你的手下都已经睡过去了。”

  天真的语气,邪恶的笑容,天使般的脸庞上沾染着血迹,就像是纯真的小恶魔。

  斗篷人面具后的双眼沉了沉,语气开始变得阴沉了起来,还带着一丝杀意,“没想到啊,你竟然是虹族,还这么小就到了朝金眼的程度。”

  没错,眼前的幽瞳双眼确实化为了金色,或许是生死战斗之间的杀气以及少年即将被杀时候的怒意,幽瞳的眼睛便变成了这个颜色。

  “既然你是虹族,”面具人将手放在了面具上,缓缓的将面具拿下,面具下,是一双泛着青色光芒的眼,“那么对付你用这双眼睛也不是大材小用。”

  “……!”看到那双眼睛之后幽瞳整个人一怔,眸子瞬间骤缩,青色,那可是比她高出了两个等级,带着攻击力的等级!

  虽然那一瞬间心里一沉,但很快的幽瞳又勾唇嗜血一笑,“这的确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不然你有可能真的死在这里了也说不定。”

  幽瞳话音刚落,一黑一白两只猛兽就挡在了幽瞳的前面,天蓝色和火红色的两双竖瞳充满了凶凛的杀意瞪着眼前的青色眸子男人,“什么人!居然敢找我们主人的麻烦!”

  “哼!以为有个青不拉几的眼珠子就了不起啊,居然弄伤我们的主人,老子今天绝对饶不了你!”帕尔萨斯是个暴脾气的,平时虽说是小白了点,但怎么说也是玄幻中的神兽,莲青眸即便是具有攻击力,但他也不放在眼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