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幽瞳的演技很好,没有一丝破绽,可是那斗篷人的忍耐力终究是有限的,斗篷人周围的气息瞬间就冷了下来,紧接着,宽大的长袖中下滑除了一把泛着冷光的短剑。

  “那就连你的手臂一起砍下来吧!”本来是看在这个小姑娘长得挺可爱的,忍不住想要放她一马,谁知到竟然这么不知好歹,磨磨蹭蹭。

  手中长剑摆正姿势,斗篷人猛地来到了幽瞳的面前,对准心脏便是一剑刺出,毫不拖泥带水!

  自然,幽瞳也不是省油的灯,若论起近身战,这个世界能够胜过她的人恐怕还没出生呢!

  拿着玉箫的手一转,手中的玉箫便已经化作了武器,挡在了刺向自己心脏的剑尖,幽瞳勾唇冷笑,异色的眸子微微眯起,语气天真又不乏阴冷杀意:“真是,不善解人意的叔叔啊!突然动手,人家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办?”

  “……!!”

  “……!!”戴面具的斗篷人,以及身后的三名蒙面人均是齐齐的愣了一下,看着幽瞳准确的挡住的剑尖,面具斗篷人迅速向后跃去,重新打量起幽瞳。

  的确,这皮囊是货真价实的十二岁,可是刚刚的那一下,没有几十年的身手绝不可能接下,看了眼幽瞳身后护着的少年,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变态了么?

  刚刚那个挣脱了自己幻术不说,还把其他的十名手下一起杀了,如果不是趁他中了幻术之后的一瞬间精神恍惚,恐怕他连伤到洛瑾轩的机会都没有!

  静静的望着幽瞳,面具斗篷人没有动,而是静静的打量,反正,他们的目的只要是杀了洛瑾轩就好,继续这样拖下去,对那女孩不会有任何好处。

  幽瞳也是准备拖下去的,因为那个戴面具的斗篷人实力很强,从刚那一剑就看得出来,很强,最起码她也要可以在自由行动的情况下使用全力才有可能杀死,可是现在这个受了重伤的少年却抓着她的手不放,想动一步都有可能牵动他的伤口。

  刚刚幽瞳已经吹了口哨,现在就等可鲁和帕尔赶过来帮忙,到时候一切都解决了。

  “叔叔,你刚刚说的话,我有些不相信诶!你,真的是要救这位哥哥吗?”

  幽瞳的语气不急不慢,听起来一点也不着急,这让那戴着面具的斗篷人一阵疑惑,如果这个女孩真的是想要救洛瑾轩的话,那么凭借洛瑾轩的伤势,她一定会速战速决,可是现在,怎么像是在拖延时间?

  虽然拖延时间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件好事……!

  猛地一惊,戴着面具的斗篷人想起了最开始他所忽略的那个怪异口哨。

  ——救兵!难怪会如此不紧不慢的语气,看样子是在有意的拖延时间等救兵!

  “一起上!杀了他们!”当即,不管自己的猜测是不是正确的,戴面具的斗篷人一挥手,对着身后的三名黑衣人下令。

  不管那女孩是不是有叫救兵,以她那样的心智和实力,帮着洛瑾轩的,以后留着也是一个祸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