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

  “没有,只是一时兴起而已。”幽瞳一耸肩,摊手表示自己并没有恶意。

  “没有人会信的,在这个世界,即便是自己,都不一定靠得住。”听了幽瞳的话,少年先是一愣,满眼的防备依旧没有放下。

  幽瞳挑眉,“你觉得你现在还有的选择吗?如果没人救治,你马上就会死。”

  少年哭笑不得,“所以,你的意思就是让我拿已经必死无疑的性命来赌一把么?”

  看着他的模样,幽瞳轻不可察的蹙起眉毛,再次开口道:“那么可以放开我了吗?我看看伤口。”

  “不放!”凛冽的防备,转眼间竟然变得像是小孩子赌气,像是生怕幽瞳跑了一样,少年抓的更紧了,以至于再次牵动了伤口,“咳咳……!”

  一口鲜血猛地咳出,这让少年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为苍白。

  “这样你会失血过多的,而且伤口上还有不之名的毒……”幽瞳的语气开始快了起来,第一次,为一个初次见面,仅仅是因为和自己的一时兴起就想救的人着急。

  “解药是……曼珠沙华……”细不可闻的声音,很轻,但还是传到了幽瞳的耳边。

  然而下一秒,就在幽瞳怔愣的时候,少年整个人便倒在了幽瞳怀里,整个人彻底晕了过去,可是他的手,却依旧在死死的抓着幽瞳,好像一松开,她就会离开了似的。

  勾魂夺魄的黑眸闭紧,樱花飞散,他倒在幽瞳身上的一瞬间幽瞳有一丝惊讶。

  不过惊讶的时间没有持续多久,很快的,幽瞳和少年所在的樱花树,便被几名黑衣人包围了起来,领头的一个,全身罩在青黑色的斗篷里,借着明朗的月色,斗篷的帽檐在他的脸上洒下一片阴影,可是依旧却看不见他的脸。

  因为此刻,他的脸被一张面具遮住,阴阳脸的面具,中间一分为二的弧线,像是眯起的狭长狐狸眼,左眼下泪滴,右眼角下是星星。

  而那青黑色斗篷人的身后,同样站着三名蒙着脸的黑衣人。

  见到幽瞳和倒在了她怀里的少年之后,戴着面具的斗篷人雌雄莫变的声音开口道:“小妹妹,不知道可不可以将那个受了重伤的少年交给我呢?他受了那么重的伤,你一定很害怕吧,我是来带他去疗伤的。”

  “……”幽瞳沉了沉眼,她不是傻子,也不是三岁小孩儿,更不是未经过市面的娇滴滴大小姐,从这个诡异的面具斗篷人的话语中,幽瞳感觉的出来,那一丝难以掩饰下的杀意。

  这样,还好意思说是来救人的?

  哈!真是个笑话!

  幽瞳眨了眨眼,佯装天真的看着面前的几名黑衣人,突然伸出手在嘴边吹了一个诡异的口哨,这让那四人齐齐一愣,戴着面具的斗篷人语气冷了下来,“你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呀,叔叔,你看,不是我不想放开,而是这个哥哥死死的抓着我的手不放呢!”幽瞳嘟了嘟唇,泪眼朦胧的表情,“哎哟!你看!都抓红了!”

  说着,扬起了少年抓着她的手腕,不过确是沾上了鲜血,看不太清是不是真的被抓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