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色的猫瞳中流露伤感,那飘落的樱花像雪一样,沾染上她的衣裙。

  突然箫声戛然而止,因为树下不知何时来了一个受了重伤的少年,白衣,黑发,身上被鲜红的血液所染,因为位置的关系,幽瞳还看不见他的脸。

  箫音停止,树下靠着树上的少年睁开了眼,墨色的眸子不由自主的望向了幽瞳所在的方向。

  “为什么?不吹了?”少年清润的嗓音,如同山间的清泉流水,很是好听,让人从心底的喜欢。

  “因为,有人打扰。”幽瞳静静的回道。

  “呵……抱歉呢。”少年带着血污的脸扬起了一个很轻,很柔的笑容。

  少年靠在树上,似乎是已经无力动弹,胸前的那一道伤口,可以说是深可入骨,从左胸一直延伸到了右腹,伤口的可怕程度连幽瞳都倒吸一口冷气。

  这样,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能保持清醒跑到了这里?还能装作没事人一样的笑着和自己说话?

  这人……好强的意志力!

  幽瞳跳下了树,来到了男孩的面前,伤口在流血,少年的脸已经不单单是用惨白就可以形容的!

  血染白衣,少年呼吸急促,黑色的眸子却是带着一层水雾,没有了焦距。

  已经,开始神志不清了吗?

  像是中毒了一样,那可怕伤口甚至有向周围扩散的迹象,伤口周围的肉在迅速的腐烂,侵蚀着皮肤、血肉,并且还是肉眼可见的速度!

  幽瞳此刻已经看的心惊肉跳,想要伸手去撕开少年身上的衣服,仔细的检查一下伤口,却不想还没碰到衣角的时候,手便被另一只沾满了血迹的手给抓住了。

  原本应该神志不清的少年,此刻那双黝黑的眸子竟是充满了防备的盯着幽瞳。

  刚刚的距离比较远,又加上少年的脸上带着血污,所以幽瞳还没有看清这双唯一没有被血沾染的眼睛,凌冽的眼神,带着防备。

  浓而密的黑色睫毛,那双眼如无边暗夜般漆黑,深深的黑,又似冥河之水在黑夜中荡起一层层涟漪……

  不属于魅瞳的颜色,却更胜于魅瞳,深深地,诱人沉沦下去的黑色……

  明净的脸庞,虽然染了血污,却依旧没有影响他无与伦比的美丽,樱花飘散,幽瞳竟有些呆愣,树下同样的绝色少女和美艳少年成为了一副绝美画卷。

  对,是“美”!

  用“美”来形容眼前的少年,似乎一点都不为过……

  “你要做什么?”呼吸有些困难的样子,保持清醒都勉强了,却还硬撑着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强硬吓人。

  简直就像是过去的自己一样,不在任何rén miàn前展露自己脆弱的一面,防备着别人,无法信任任何人。

  或许是透过这个少年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吧,加上人对美的事物也都有或多或少的好感,幽瞳倒是一时兴起不想让少年就此死亡,“别乱动,你的伤不适宜乱动,会死人的,我帮你看看……!”

  握着幽瞳的手力道开始加重,血液流淌的速度又快了些,不由让幽瞳蹙眉,难得她好心,真是有够不配合的伤患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