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被帕尔萨斯喷了一脸口水,可鲁贝洛斯抬起一只爪子不耐的将帕尔萨斯的脸推开,“如果你觉得这不是对你好的话你可以让我赔。”

  “对我好?你烧了我的宝贝绒毛还是对我好?!那老子我也把你拔成秃驴试试,看看是不是对你好!!”帕尔萨斯原本还有些不满,一听这话那是更加不满了。

  “你等一会,听我说。”可鲁贝洛斯很有耐心。

  “……哼!给我一个很好的理由!”帕尔萨斯摆出了一副“你不给我好好解释我就拔光了你”的大爷架势,大尾巴还很有节奏的晃悠着。

  可鲁贝洛斯没有先忙着解释,而是将头转向幽瞳,看着幽瞳道:“喂,少年,你的眼睛是一金一银的异色吧。”

  “……!!”

  “……!!”

  此话一出,不仅是幽瞳,就连刚刚还很拽的帕尔萨斯都喷了,然后满脸惊慌的瞪大眼睛,一只爪子指着幽瞳,一边脑袋看向可鲁贝洛斯,“你……他……这个……我……你……”

  白了一旁的帕尔萨斯一眼,可鲁贝洛斯面带鄙视。

  “……”帕尔萨斯欲哭无泪,哭丧着脸转向了幽瞳,语气中带着一丝讨好,扬起一个嘿嘿嘿的傻笑,“那个……你的眼睛不是那个颜色的对吧?”

  “……”先前还是惊讶,可是看到了前一秒还“大爷很拽”的帕尔萨斯,后一秒就变成了这幅模样。

  看样子他们应该是不能伤害双眼为一金一银的人?眉毛微挑,幽瞳贼兮兮的笑了起来,缓缓的撩起一边的刘海,将眼睛的颜色恢复成原本的样子,“很抱歉,我是呢。”

  “……”帕尔萨斯石化,裂了。

  “果然是这样呢。”可鲁贝洛斯舒了一口气,差一点,差一点啊,帕尔萨斯那个白痴就将小主人给杀了!

  要不是那个时候他的爪风将那刘海撩开,让他看到了那一只金红一只银红的眼睛,他也是不敢确定的。

  看了一眼冷汗如雨的帕尔萨斯,可鲁贝洛斯重新看向幽瞳,“那,你叫什么名字?”

  “夏幽瞳。”想了想,幽瞳还是给出了这个名字,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夏紫鸢临死前的那一句“小瞳”。

  “小主人。”一听到这个名字,可鲁贝洛斯的眸子骤缩了一下,以表示了他的惊讶之后立刻低下头十分恭敬的说道:“你就是我们等了这么多年的小主人。”

  “……小主人!”帕尔萨斯一听,也迅速的从石化中解除,低头,十分恭敬,“对不起,小主人,是我不好,我只是遵从上一任主人的命令将其他擅闯这里的人都杀死,不是有意要对小主人您下手的,小主人,我真的不知道是您来了啊!”

  “……”见到刚刚还杀意凶凛的两兽瞬间变成了这个样子,幽瞳不可察觉的微微蹙眉,看他们两个的眼神,都不像是假的。

  尤其是那个帕尔萨斯,从前面来看,他的脑子还不够演戏的。

  那么,他们说的是真的?可是……

  “为什么要选我做主人?”她不觉得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对谁效忠,更何况是两只比起她的能力来说还有些强的兽。

  “是巫尊大人,上一任的巫尊大人夏紫鸢说了,让我们守护着这里,直到一个有这异色眸子,叫夏幽瞳的人出现,她将会是我们的新主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