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刻的幽瞳,自然不知道有人不怕死的在算计她,同时,沈鸣天在日后也会为了【暂时不管】这个决定而后悔终生。

  翌日,清晨。

  幽瞳换上了一身男士的红色锦袍,袍上绣着黑色的妖冶花纹。

  额前的刘海一边倾斜,遮住了银色的左眼,妖媚的冷眸微挑,只是轻轻的一扯唇角,就是一个勾魂夺魄的笑。

  不得不说,幽瞳很有做祸水的潜质。

  翻身跃墙,幽瞳来到了天龙城的街道,这是她第一次来逛古代的这种街道。

  帝都城乃主城,成立的街道自然要比其他的地方繁华许多,一块块泥石板铺成的街道,道路的两旁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小摊位。

  小吃、首饰、玩具……很多,行人来来往往,也很热闹。

  一路上,幽瞳形似天人的容貌,以及那一举一动的贵族优雅气质让人纷纷猜测这是哪家的富贵公子,竟然有如此样貌。

  而幽瞳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买一匹快马,去那个迷山上冥岸谷去看看。

  春风和煦,日影西斜。

  虽然说迷山距离天龙帝都城不远,可即便是快马加鞭,幽瞳也还是用了将近一天的时间才赶到。

  山林悠远,带着一层层薄雾,并不能遮挡视线,可是却有一种笼统的神秘。

  从进入迷山的范围开始,幽瞳便已经感觉到了,这迷山的周围,根本就没有人敢过来,即便是行人路过这里都要绕道。

  掏出那张地图,上面冥岸谷那三个字此刻却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有一种,即将要入地狱的气息。

  这让赶了一天路的幽瞳不由得扯了扯唇角,没有被刘海遮住的金色眸子中,带着一丝浓浓的兴趣。

  山风微微吹过,带起一丝幽瞳熟悉的味道,尽管很淡,但她还是闻到了,那是曼珠沙华的味道!

  这种花真的很美,无与伦比的残艳与毒烈般的唯美,它好象活的一样。

  但却很凄凉,感觉和昙花很相似,都是不曾受到祝福的花。正如某些感情不受祝福一样,尽管也很美。

  幽瞳很喜欢这种花,喜欢它的伤感、悲伤,虽然美,但是看到它之后都会莫名的哀伤,是最能让她面对起自己内心的花。

  相传彼岸花只开于黄泉,一般认为是只开在冥界三途河边、忘川彼岸的接引之花。

  彼岸花如血一样绚烂鲜红,铺满通向地狱的路,且有花无叶,是冥界唯一的花。

  彼岸花香传说有魔力,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在黄泉路上大批大批的开着这花,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又因其红得似火而被喻为“火照之路”,也是这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

  当灵魂渡过忘川,便忘却生前的种种,曾经的一切都留在了彼岸,往生者就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

  可是现在,竟然在冥岸谷即将到了入口的地方闻到了这种花的香味,幽瞳唇角勾起一抹妖娆的笑,喃喃自语:“是不是,这就代表真的要入地狱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