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方,丞相府书房。

  “啪!!”的一声巨响,一张上等黄花梨木的书桌被沈鸣天一掌拍碎,看着眼前跪在地上的守卫,沈鸣天双目几乎充血,死死的瞪了出来。

  “你们说什么?!!紫鸢当初留下的东西被弄丢了?”语气森寒冰冷,带着冲天的杀意与愤怒。

  其他的珍宝他不管,反正丢了也就丢了,虽然那个箱子一直都打不开,可那也是紫鸢当初留给他的东西啊,她当时让自己交给梦蝶那孩子,可是紫鸢的东西,他一直都留着,也没有舍得交出去。

  那里面,似乎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他也知道,可他完全不在乎那里面的是什么东西,那已经是唯一的念想了!

  现在,竟然丢了?沈鸣天-怒不可遏,恨不得拍死这帮废物,这点东西都保护不好,枉费他花那么多钱雇来!还说什么是后天强者!

  “是……主人,”领头的一名黑衣人咬了咬牙,硬着头皮道,“那个来偷东西的人我们也略有耳闻,他们的血继,是玄神国被称为夜瞬风家的特殊血继,也只有他们才能这样来去自如。”

  “夜瞬风家?”沈鸣天喃喃着,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

  脸色虽然难看,但是声音中却还是有一股咬牙切齿的意味,“夜瞬风家,竟然是他们,好,很好。”

  夜瞬,那说的是他们的速度,当然,这不是身体上的速度,而是一种特殊的血继,一种类似于瞬移的血继!

  移动的时候就只留下一道黑色的影子,所以被冠以“夜瞬”两个字。

  这个风家十分的神秘,在玄神也算是一个强大的家族,就算是皇家都要给他们几分面子,而因为这一项瞬移的血继,又很少有人敢去惹他们,因为那就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瞬移啊,这得是多变态的一种血继?

  想抓他们,想杀他们,你也得有那本事,上一秒人家在你面前,下一秒就有可能到了北极!你跟的上人家的速度?和那群怪物作对,那是傻子才干的事!

  这个闷亏,恐怕沈鸣天是吃定了。

  “风家的那群混蛋!”沈鸣天一拳挥出,身后的木椅又瞬间被拍坏了一角,可是这依旧无法磨灭他的怒意。

  “你们先回去吧,让我静一静。”沈鸣天揉了揉太阳穴,罢了,罢了,反正他们也不一定打得开那个箱子,只是当初紫鸢让他将那个箱子给沈梦蝶,自己没有,才出了这么个事儿。

  沈梦蝶,一想起她,沈鸣天脑中便会想起几年前看到的那张脸,虽然呆呆傻傻的模样,可是一金一银的眼睛,银色的,简直就和紫鸢当初的眼睛一模一样,可是那金色……

  哼!没有杀了那小野种已经很不错了,让她在那清竹园自生自灭好了!没有丫鬟照顾,也没有人去送饭,估计她也活不了多久。

  过几年再去看看好了,如果她真的可以活下来,那么将是一个不错的棋子,凭借她遗传自紫鸢那里的美貌美貌,即便是一个废物,相信也一定可以成为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家的小妾。

  而且能够自己生存,那就说明作为细作,也一定是一个很合格的细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