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如果让人知道,原本是废物的沈梦蝶突然之间一招就zhì fú了拥有血继的沈梦涵,这说出去,对于她和沈梦涵都没有好处!

  而这一次的决定,恐怕将是沈梦怡之后最为后悔的决定,因为她一时的害怕,想要让沈梦涵有了能力之后再来报复,反而让幽瞳有了时间成长。

  “既然明白,那就滚吧。”幽瞳冷哼一声,将鞭子丢了过去,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进了屋子。

  “……”扶着沈梦涵的沈梦怡,看着幽瞳的背影,眸中闪过了一抹不甘,但还是很快的被她掩饰了下来,紧接着点头道:“是。”

  沈梦涵和沈梦怡离开之后果然一直都没有人来打扰,幽瞳自然是乐的自在,毕竟这么早就失去一个可以住的地方,她还不想!

  好好的计划了一下日后的计划,自然,这几天她自然不会空想,每到夜晚的时候她都会去丞相府的各个房屋角落勘察地形,顺便顺过来一些有用的东西。

  清竹园也总算是有了一点人的味道,至于那些发霉的被絮,破败的衣服,自然都是被她一把火烧了一个干净。

  她不是以前的沈梦蝶,不会忍气吞声的度过,她也不是不喜欢平凡,想要,但是不能!

  所以她不会选择重新平凡的过活,给她一个这样的身份,她要怎样平凡?

  沈梦怡他们一定会再次回来报复,而且说不定什么时候,这个丞相府还有可能拿这个遗忘在角落的xiǎo jiě来联姻,虹族的事情还没有什么着落,平凡,可能吗?

  最为诡异的就是夏紫鸢的死因,那个令她感觉温柔的女子,就那么诡异的死了,不是中毒,不是受伤,她想查个明白!

  夜,微凉。

  星,繁华。

  幽瞳换了一身顺过来的夜行衣,有些宽大的夜行衣包裹着那小小的身体,动作迅捷,矫如灵猫,在人眼还未来得及反映的速度,幽瞳便已经化为残影,消失不见。

  翻身跃墙,幽瞳就好像比逛自己家后花园还熟悉地形,不过这也是正常的,因为通过这几天的观察行走,幽瞳早就记下了所有地形!

  月黑风高夜,黑暗中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在一处院落的门前,几名气息隐隐有些强大的守卫守在门前,将整个阁院守的死死的,似乎一只鸟都飞不进去。

  从墙上,勉强可以看得出院内是一处阁楼。

  这个大概就是沈丞相家的藏宝楼了吧,那么多的财产,不管是tān wū的,还是从别的黑市得来的,总之宝物一定少不了!

  现在幽瞳还是很需要钱财的,自然不会放过距离她最近的这个肥羊。

  诡异的速度,顷刻之间从那些守卫的面前大摇大摆的越过,又如同一阵阴风掠过,守卫只是感觉面前黑影闪过,再仔细一看则是什么都没有。

  大概,是眼花了吧。

  守卫揉了揉眼睛,继续站岗,也就没有在意。

  来到了内阁门前,拿出一根钢丝,在门锁上轻轻转了几下之后锁立刻就开了,幽瞳冷笑:古代的锁也不过如此!

  将门打开一条缝,迅速的跃了进去并关好门,还没等点灯呢,眼前的景物便让她眼前一花,金银珠宝的光彩晃得眼睛生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