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瞳嗜血的一舔唇,冷笑着看向沈梦怡,那样的眼神,就像是一条毒蛇!让沈梦怡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身体开始渐渐发抖。

  “我不是沈梦蝶。”幽瞳平静的开口,而一听这话,沈梦涵刚想要大声质问她是谁,沈梦蝶哪里去了的时候,幽瞳又继续道:“那我又是谁?”

  “我怎么知道你是谁?快点把沈梦蝶给我交出来!不然我让我爹爹灭了你全家!”沈梦涵说话毫不经过大脑,语气十分嚣张。

  “我的庶姐,我们不过一天不见,你竟然不认得我了,真是好令人伤心呀!”幽瞳琉璃般的异色眸子淡淡瞥向了沈梦涵,说话间淡定又不乏讽刺。

  勾唇,幽瞳眸子阴冷嗜血道:“不过如今的我从地狱里面再次爬上来,有了一点变化而已。”

  说话间,异变陡升,幽瞳猛地一扯手中的鞭子。

  因为说话的时候注意力转移,手中握着鞭子的力道不由得松了,猛地被幽瞳拽了过去,手里突然空出来的感觉让沈梦涵愣了愣,不过很快的,沈梦涵没有那个时间去愣神,因为很快的,一鞭子狠狠的抽了下来!

  抬手,挥鞭,破空的力道厚重之极!

  疼!很疼!

  皮肉翻卷,那伤口似乎深可见骨!

  沈梦涵从小到大可是被宠着长大的,哪里受过这种苦?立刻就疼得大叫起来,倒在地上无法动弹,这一鞭子,可比她平时抽沈梦蝶的重的太多太多了!

  究竟是什么时候,沈梦蝶那个小野种也变得这么可怕了?

  “这只是利息而已,我的庶姐。”幽瞳看着沈梦涵没用的狼狈模样,只不过一鞭,这就受不了了吗?

  果然,温室里的花朵,都这么娇滴滴的!

  “你……你这个小野……啊!!”话还未说完,很快的又被抽了一鞭子下去,明显的,这一鞭,比起刚刚又重了一分!

  “别急啊,那么喜欢打人,今天不如也尝一尝被打的滋味如何?”幽瞳扯开了嘴角冷笑,整个人,此刻就真的像是她说的那样,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

  努力地喘息,沈梦涵此刻眼角带着痛出来的泪,那两道伤口深可见骨,皮肉翻卷,模样煞是吓人!

  见此,一旁的沈梦怡已经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腿一软,直接瘫在了地上。

  若论起她的血继继承程度,那可是还不如沈梦涵呢,可是如今沈梦涵都被打成了这样,那她……

  “蝶儿妹妹,请你原谅我们,我们再也不敢了!我们以前错了,你就放过你大姐吧……啊?”沈梦怡还是比较聪明的那一类,见到此刻这一方打不过幽瞳,立刻软了下来求饶。

  “……”冷冷的看着沈梦怡,幽瞳再次瞥了一眼倒在地上呜咽着的沈梦涵,最后冷哼了一声,“滚吧,不过,今天的事我不希望有人知道,我想,以你的聪明应该会想到后果的。不用想着找人来暗杀,不然先死的一定是你们!”

  沈梦怡点了点头,“不用蝶儿妹妹你说,我们也会自己保密的。”

  在这个世界,实力就是一切,他只不过是靠着自己的母亲而已,不然以她的能力,一定不会在一个家族里有立足之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