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种,这倒是一个久违的称呼了呢。

  听到这个词之后的幽瞳没由来的一阵杀意蔓延,冰冷的异色眸子看着沈梦涵和沈梦怡,不知道杀了她们两个,沈鸣天会不会就要断子绝孙了呢?

  当然,幽瞳并没有把自己算作沈鸣天的女儿。说来也不知是为何,沈鸣天这么多年竟然一个儿子都没有,几乎全都是女儿。

  侍妾不少,可是有哪个一怀孕的,就会莫名其妙的流产。

  这,会不会是那位神秘的珊姨娘的杰作呢。

  珊姨娘,明珊珊,自然就是沈梦涵和沈梦怡的母亲,当初沈鸣天在沈梦蝶三岁之后,最为得宠的姨娘。

  可依旧能见得沈鸣天很喜欢夏紫鸢,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没有将明珊珊扶正,以至于自己可以名正言顺的接下嫡女的名号。

  “你……!”见到幽瞳的脸,很明显的,沈梦涵和沈梦怡均是愣了一下,其中沈梦涵最为激动,“你个废物!说!你是怎么把脸上的伤疤弄下去的!!你这幅狐媚的样子,果然和你那不要脸的娘亲一样!”

  “哼!长着狐狸精一样的脸!今天我再把它划花了,看你怎么恢复!”

  “说!你是不是去药房偷了什么名贵的药材!”

  “小野种,我要你好看!!”

  说完了以后,也不等幽瞳回答,直接劈头盖脸的就是一堆鞭子抽了过来。

  幽瞳有些黑线,这让她想起了某些电视剧里面的雷人桥段——

  女:你给我说!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男:亲爱的,你听我解释……

  女: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神经病!问了理由还不让人说的那种自相矛盾的神经病!

  没有继续吐槽下去,幽瞳利用速度的优势迅速侧身躲了过去,可是刚一躲过去,就感觉到脸颊一阵寒风飞来,那被她刚刚躲过去的鞭子迅速的在半空拐了个弯向幽瞳袭-来!

  麻烦的血继!

  幽瞳一蹙眉,她差点忘记了,这是沈家的血继,被称为:[绝对命中],一般血继继承完美的话只要投掷东西就可以进行追踪。

  可是沈梦涵的血继还不算完美,所以条件就是攻击的武器不离手。

  自然,这样的话鞭子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哼!不愧是废物!连本小姐的血继都忘记了吗?蠢货!”沈梦涵见到幽瞳躲避的模样,一阵得意,继而又狠狠地骂道。

  “啪”的一声,被沈梦涵甩出去的鞭子被幽瞳一手握住,幽瞳的眸子愣愣的看着沈梦涵,“白痴,这种时候只要捉到就好了!”

  “你……你这贱种居然敢骂我!”沈梦涵被幽瞳的话语冲昏了头脑,全然没有顾及幽瞳的眼神,用力的想要将鞭子扯回来,可是那鞭子却被幽瞳握的紧紧的,怎么扯也扯不回来。

  这让沈梦涵有些奇怪,这身子孱弱的废物今天力气怎么这么大?

  而这一反差,早就落在了一旁的沈梦怡眼里,沈梦怡也同样在惊讶,怎么可能,明明沈梦蝶身子孱弱,无法修炼,而且她身上那么多伤痕,怎么会才一晚上时间就全部无影无踪了?

  难道……

  “你不是沈梦蝶对不对?!沈梦蝶那个废物怎么可能有这么厉害?又怎么可能这么快的恢复伤口?说!那个废物呢!”安静的沈梦怡无法再忍下去,指着幽瞳便大骂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