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紫鸢死了之后,沈梦蝶不复以往,她开始一点点变得懦弱,委曲求全,不会憎恨。

  每次,她都会去请求沈梦涵她们的认可。

  每次,她都会被沈梦涵像狗一样的利用。

  每次,她都会被无情的鞭打的遍体鳞伤。

  可是沈梦蝶却像是傻了一样,双目木然,无悲无喜,再也不会去憎恨,因为她想,如果听话的话,这样,娘亲或许还会变回蝴蝶飞回来。

  夏紫鸢的死,丞相府并没有说什么,可是人死之后尸体却消失不见,甚至有传言说是夏紫鸢和情郎私奔的。

  沈鸣天曾经来过清竹园一次,看过沈梦蝶,可是见到她那傀儡木偶般的样子之后也没有再去理。

  沈梦蝶却一如既往,努力地想要获得认可,可是这一次,沈梦涵却做得有些过分了,鞭打不说,那鞭子上竟然还抹了盐,从而导致了沈梦蝶被活活疼死过去!

  看着已经开始溃烂发炎的伤口以及一条条蜈蚣似的纵横交错着的伤疤,幽瞳眯了眯眸子,很碍眼的伤口啊。

  握了握拳,眸中一抹杀意迅速掠过。

  紧接着,因为这些负面情绪的影响,幽瞳的双眼竟然化为了橙色!

  是那种世间最美的橙色!仿若初生朝阳,美丽的橙色在红色与金色之间,有着金色的温暖,又有着红色的魅惑妖娆……

  很神奇的,全身的伤口在那一瞬间全部都烟消云散!

  幽瞳愣神,可是这也仅仅是一瞬而已,就在幽瞳将那股杀意收敛回去的时候,眼睛的颜色转瞬间又恢复了原本的神色。

  看着自己突然复原的双手,又是那种感觉,和在杀死幽若时候的感觉一样,眼睛里有着一种奇怪的力量……

  这就是,虹族血继的力量?

  刚刚还疼得让人无法动弹的伤口,现在却已经连伤疤都看不到了,不管是新伤还是旧伤,全部好得不能再好!

  肌肤嫩白,明明是在这种地方长大的,却如此的让人嫉妒!

  感受了一下自己身体的情况,幽瞳翻身一跃,跳下了床.

  先是活动了一下筋骨,让自己稍微适应了一下新的身体之后拍了拍自己身体上细微的尘土。

  看了一眼有些破烂的衣服和床上有些发霉的棉絮,幽瞳再次微微蹙眉。

  有轻微的洁癖啊,怎么办?

  不过想了想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而且夏紫鸢死了以后这里也没有人收拾,清竹园内一些可以拿的东西也都被拿走了,十二岁的沈梦蝶又怎么可能收拾好偌大的房屋?

  走出了房间,这是一个别致的二层小院,小院的四周还有着竹林,院前一个水池却已经开始浑浊,死鱼和枯萎的花草浮在上面,可从清竹园整体的布局来看并不是太差,只是没有收拾好罢了。

  静静的打量着这里的景色,想想究竟要如何布置的好,毕竟之后的一段时间,自己还要在这里落脚呢。

  可是很快的,打扰景色的声音传来,“喂!小野种,你还没死啊!命可真大!”

  刁蛮的语气,尖锐的嗓音,以及毫不掩饰的怒骂,一切的特征,不用去看也可以想得到,这是那个经常用鞭子打沈梦蝶的庶出大姐,沈梦涵。

  十四五岁的少女,清丽可人,可是那满脸骄纵跋扈的表情却破坏了这一分的美感。

  在沈梦涵的旁边,也同样站着一名差不多大的少女,比起骄纵跋扈,满脸戾气的沈梦涵来说,这名少女要显的安静得多,这个,就是沈梦蝶的二姐,沈梦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