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绚丽的火红色在沈梦蝶的眼中绽放,一金一银的眼眸瞬间转变成了一只金红,一只银红!

  红的可以让世界失去光彩,红的让鲜血都失去妖娆,但是这红色中却满满的都是杀意和憎恨,紧接着,然而这还不够,绚丽似血的红色开始蜕变,眼里闪过一丝的橙色。

  见此,夏紫鸢竟然有些慌乱,几乎是下意识的抬手打在沈梦蝶脸上。

  沈梦蝶被打醒,眼中的那一丝橙色褪去,紧接着红色也消失不见,变回了以前的一金一银,金色如阳光,银色似月光。

  一只清冷,一只温暖。

  第一次被夏紫鸢打,沈梦蝶呆住了,一只手捂上了被打的有些红肿的脸,迷茫的看向夏紫鸢。

  夏紫鸢也是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回过神来将沈梦蝶搂在怀里,不断地低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娘亲,对不起,蝶儿错了……我下次一定听话!”沈梦蝶听到夏紫鸢的低喃有些慌乱,夏紫鸢那银色的双眸中悄然爬上一抹绚丽的紫。

  夏紫鸢痛苦的捂着胸口,一口鲜血从口中喷了出来,迷溅了沈梦蝶的眼。

  看着吐血的夏紫鸢,沈梦蝶僵在原地,小小年纪的她哪里经历过这些,连忙上前扶住夏紫鸢,“娘亲,娘亲。蝶儿错了,蝶儿不会因为他们生气,她们不值得,我不会了!你不要吓蝶儿啊娘亲!”

  看着沈梦蝶,夏紫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许久,只是无言的轻笑一声,像是嘲讽,也像是自哀自嘲。

  “或许我是不应该干预你的成长的……我只是不希望你也受到我们这一族的诅咒所束缚,看来我又一次错了……想憎恨,变强,就去做吧……只要你别和我一样后悔就好。”

  嘴角带着鲜血,夏紫鸢的仿佛堕落到地狱的浴血女神,不凄惨,反而美丽。

  “娘亲,蝶儿知道了,蝶儿以后一定听娘亲的话,蝶儿不会憎恨,娘亲……”沈梦蝶慌乱的用袖子擦去夏紫鸢唇角不断流下的鲜血,可是那血却似乎怎么擦都擦不完。

  唇边带着一丝自嘲的笑,眸中却又带着温柔的爱意,看着北边的方向,夏紫鸢开始喃喃自语:“这么久了你还是没来,什么虹族,什么族规,什么恩怨……原来到现在才知道,都不重要了啊……”

  “是我,错了么……好像再见一次……”

  “小瞳,第一次叫你这个名字呢……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并且绝对不要和娘犯同样的错误……”夏紫鸢抬手,想要放在沈梦蝶的头上。

  可是却似乎连这点力气都不复存在了,手,无力的滑下。

  仅仅一寸,仅仅一寸!就像是生与死的距离!

  银紫色的眸,无声的闭上。

  那妖异的银紫色眸子,是幽瞳从未见过的颜色,紫色与银色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美,美得令人心颤,令人惊心动魄!

  “不要!娘!娘不要丢下蝶儿!这里我一个人都不认识!我不要娘离开!”沈梦蝶哭得撕心裂肺。

  她后悔了,她不该,她不该憎恨,如果她听话的话,娘亲就不会死了……

  最为令幽瞳讶异的就是夏紫鸢死后的尸体,尸体像是幻影一样,一点点的变淡,变浅,而每淡一分,就会有一只紫色的蝴蝶飞出,最后,一切的“幻影”顷刻间化为了大片的紫蝶,向四周飞散而去……

  那种紫色的蝴蝶,幽瞳记得,那是她在上一世,临死之前见过的蝴蝶!

  难不成这其中还有什么联系吗?还有那一句……

  小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