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是“诅咒”,夏紫鸢称虹族的血继为“诅咒”,一个可以令亲人、爱人反目成仇的“诅咒”!

  当然,这只是对于血继的一种比喻。

  沈梦蝶并没有多少关于虹族血继具体能力的记忆,因为夏紫鸢从来都没有告诉过她,只是将她维护在自己的保护圈内,让她不受任何伤害。

  沈梦蝶三岁以前,夏紫鸢很是受沈梦蝶的父亲沈鸣天宠爱,所以清竹园内的东西才会那么名贵。

  但是却不知为何,夏紫鸢看着沈鸣天的眼虽然是在笑,幽瞳却感觉很别扭,感觉那双银色的眸子里面似乎并没有爱。

  从沈梦蝶有记忆以来,受到的就是夏紫鸢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保护,夏紫鸢很美,是一个幽瞳看了都会呆上半天的女子,她有着一双如同月华一般银色的眸子。

  记忆中,那双眸子很是温柔,仿佛连月都会在那双温柔的银色眸子之下黯然失色。

  然而,月光再美,终究冰凉。

  三岁,在沈梦蝶注意不到的地方,幽瞳却注意到了,夏紫鸢总是望着北方,然后眼中流露出一丝异样的神伤。

  似是放不下的温柔,也像是惋惜,又带着一丝憎恨。

  因为清竹园所在的地理位置的关系,幽瞳只当她是在想那个沈丞相沈鸣天,但是真正在想什么,也只有已经死去的夏紫鸢自己才知道了。

  五岁,沈梦蝶趴在夏紫鸢的怀里,夏紫鸢教她读书写字。

  “蝶儿要永远都开开心心的,不为了任何事而去憎恨,不为了任何是而去悲伤,好不好?”抱着沈梦蝶,夏紫鸢的眼神慈爱的看着她,她那一金一银的眼眸充满孩童应有的朝气,仿佛比天空的阳光还要耀眼。

  “好!蝶儿答应娘亲!”懵懂无知,单纯的沈梦蝶哪里会明白她背负着的怎样的命运,很轻易的便应了下来。

  六岁,沈梦蝶记忆中父亲的那张脸已经开始模糊。

  “母亲,为什么爹爹从来都不看我们?他不喜欢蝶儿对吗?”

  月明星稀,这样的夜晚却没有一丝的凉意。

  才六岁的沈梦蝶趴在夏紫鸢的怀里,糯糯的童音问道,她眨着眼,表情天真。

  许久,无言,只是继续望着北边的方向。

  “……不,他一定会来看娘和蝶儿的,所以蝶儿你要每天都乖乖听话,学会娘亲教你的东西,到时候让你父亲开心。”夏紫鸢弯起眼睛,笑容温柔却又飘渺,好似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

  她抬起一只手揉着沈梦蝶的头发,那只手上的温度马上让沈梦蝶忘记因为父亲总也没有出现的那一丝悲伤。

  “好,我相信娘亲的话。”

  点了点头,沈梦蝶笑着趴在了夏紫鸢的腿上,一双眼睛望着天空的星辰圆月,带着一丝期待。

  九岁,沈梦蝶走出清竹园,遇到了她庶出的大姐,沈梦涵。

  当她撞见沈梦涵的时候沈梦涵很不客气的骂她“贱种”“野孩子”“废物”。

  沈梦蝶第一次感觉到愤怒,从而不受控制的和沈梦涵大打出手。

  虽然打赢了,但她也是灰头土脸的回到清竹园,沈梦蝶不甘的吼着:“娘亲!为什么他们要那样对我?!为什么父亲从来都不看我!就是因为我的眼睛和他们不一样吗?所以他们就说我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

  第一次,幽瞳在温柔的夏紫鸢眼中找到一丝名为冰冷的情绪。

  她半垂着眸子,声音中的温度比平时冷了好多,“蝶儿当然是你父亲亲生的,和他们不一样。但是蝶儿你忘记了吗?答应过母亲什么话。”

  “可是我讨厌他们!他们说的话我不喜欢!”一直以来很听话的沈梦蝶厉声说道,“他们凭什么这么说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