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三月,桃红柳绿。

  此刻的天龙城内一片祥和安逸的景色。

  看似和往常一样平凡的一天,却又带着一丝不平凡……

  清晨的朝阳透过床边的木窗照了进来,斑驳的光影顺着木窗的轮廓洒下,仿佛碎镜。

  一名看起来十二三岁的女孩倒在一张挂着淡紫色纱幔的床上,一张精致的小脸在斑驳的光影下如梦似幻,血污挂在脸上,却有着另一种的凄美。

  身上盖着的棉絮有着些许的脏乱,又带着几分霉味,掩盖着那已经满是伤痕的小小身子。

  眉毛拧起,一丝嘶哑的shēn yín声从喉间吐出:“好疼……”

  这是幽瞳恢复知觉以后的第一个感觉,疼,透彻入骨的疼!

  睁眼,那金灿的阳光刺的她又立刻忍不住眯起了双眼,伸手便遮挡住视线。

  浑身疼痛,犹如被卡车碾过,使不上一丝一毫的力气。

  异色眸子淡淡向旁边一瞥,打量着周围,这里是一间木屋子,卧室的样子。

  虽然家具款式不怎么新颖,而且几乎都已经破败且落满灰尘,但是凭借她的眼光依旧可以看得出来那些摆设物品的名贵。

  这里,是哪里?

  这个问题不由自主的跳进了幽瞳的脑海,强撑着全身的疼痛与无力,幽瞳坐了起来,虽然身体有些不停使唤,但是头脑却还是清晰的。

  回想起了之前的事情,幽瞳便又左右望了望,并没有看到有绯月的身影,明明她也受了伤,并且伤的很重,没道理救了她的话不一起休息。

  那,是谁救了自己?

  费力的靠在了床头,即便是知道背后的伤口开始渗血也依旧是脸色未变,现在似乎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吧?绯月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了,要想办法知道她的消息才行!

  浑身的疼痛开始渐渐熟悉了,头脑也越来越清晰,脑海的深处,一幕幕的记忆碎片一点点的浮现,太多的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让幽瞳一下有些难以适应。

  …………

  “不要!娘!娘不要丢下蝶儿!这里我一个人都不认识!我不要娘离开!”七八岁的女孩用力的摇动着一个绝měi nǚ子的身体,幽瞳看不到女孩的脸,但是她却可以看到那女子的面容。

  那是怎样的美,完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任何一个形容词放在她身上,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对她来说,仿佛都是在亵渎。

  无力的呼喊,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从女孩的脸上滴下,可是幽瞳也只一眼便看出来了,那名美得不似凡人的女子,已经死的无法再死了。

  …………

  “这是……”捂着自己一时间被冲的头昏脑胀的头,幽瞳看着自己的另一只手,刚刚被那疼痛所弄的没有看清楚,现在她看清了,这是一只白嫩细滑的小手,大约是十二三岁的女孩的手,骨节分明,细如青葱,可这绝对不是她的手!

  脑中的记忆如潮水一般的涌来,记忆的碎片也越来越清晰,好不容易,幽瞳才理清了这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从记忆中看,这具身体已经不再是她原本的身体了,而是另一个和她长着相同的脸,却不同名字,不同身份,也不同世界的女孩,沈梦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