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52打雷了下雨了
  牛王庄上的众多吃货很快就发现,老板罗蒙的手艺虽然好,但是跟这个叫肖树林的年轻男人比起来,那还是差了点。

  昨天一个炒乌贼,就香得他们差点连舌头一块儿吞下去,今天这个烧鱼块,也是吃得这些人赞不绝口,连连说肖树林的手艺好,比罗蒙的都好。

  夸得肖树林那叫一个得意,心说罗蒙有啥,打架打不过他,炒菜又炒不过他,丫就是瞎得瑟。

  罗蒙倒是半点都不介意给肖树林当绿叶,在他看来,夸他们家肖树林跟夸他那都是一样的。

  话说罗蒙最近的日子过得还不错,啥活儿不用干,就成天坐在牛背山东走走西逛逛,一到做饭时间,就准时出现在食堂里,帮肖树林打打下手,顺便饱饱眼福什么的。

  每天早上和晚上,都要坐肖树林的车子来回村子,上下车的时候肖树林还能伸手扶他,肢体接触什么的,美得罗蒙差点没冒粉红色泡泡。

  这天下午太阳老大,那些上牛王庄打工的男男女女照样在山头上干活,罗蒙也不心疼他们,反正这些人一年到头也就是难得晒个这么一两回,出出汗排排毒,顺便再叫太阳给杀杀菌,有利于身体健康。

  四合院外边有几棵大树,树上的知了吱呀吱呀叫个不停,罗蒙就坐在树下唉声叹气。

  “咋了你?”肖树林路过的时候见他这样,就忍不住问了一句。

  “山上的西瓜不知道熟了没有?”罗蒙心说你总算是注意到老子了,面上却是悠悠的。

  “还早吧?”肖树林一听西瓜快熟了,顿时就来了精神。

  “诺,那边山上那一片种得早,熟得也快。”罗蒙指了指自己正前方的一片山坡,就对肖树林说了:“前两天二郎使性子,我就给他摘了一个,开进去还没红透,味道倒是不错。”

  “那我待会儿上去瞅瞅,瞧把你给馋的。”肖树林呲了罗蒙一声,转身进了院子,没几分钟,他又从院子里出来了,直直地就向罗蒙刚刚指着的片山坡去了。

  不一会儿,罗蒙远远的就看到肖树林抱着三个大西瓜从山坡上走下来了,左手一个右手一个,中间还夹着一个。

  “上食堂吃去。”肖树林把其中的两个西瓜往自己那车上一塞,又拿了件薄外套出来把剩下的那个西瓜裹了裹,夹在咯吱窝下就进了四合院,就跟做贼似得。

  “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仨,咱先开一只,那俩留着,一会儿拿你家和我家去,叫他们也尝尝。”在食堂里,肖树林这么对罗蒙说道。

  “那是,头一回摘瓜,怎么都得叫家里人跟着尝尝。”罗蒙赞肖树林想得真周到。

  肖树林把菜刀砧板洗了,然后又把那只花皮大西瓜洗干净,一刀切下去,咔嚓一声,西瓜应声就裂开了。

  “呦,你还挺会挑瓜呢。”罗蒙立马就拍上马屁了。

  “还成。”这西瓜还没怎么红透,中间一块是红了,边上十来厘米的厚度都是粉粉白白的,但是能从一地的未成熟的瓜里,挑出一个这样的,就算是挺有水平了。

  肖树林又对着其中半个西瓜切了一刀,然后递给罗蒙小半个西瓜一把调羹,罗蒙就从最中间挖了一块吃到嘴里,顿时就眯了眼。

  “咋样?”肖树林笑嘻嘻地问他。

  “甜!”清甜清甜的,味道实在很好,就是刚刚晒过太阳,还带着温热,要是能在水沟里泡上一会儿再杀,那就更美了。

  “你们家这瓜还不错。”肖树林吃了一口,也觉得好吃得很。“赶紧吃,咱吃完了再给他们端出去。”外边那一大帮人,要是叫他们知道有西瓜吃,那他俩估计就吃不上几口了。

  “唔。”罗蒙嘴里塞了一口西瓜,含糊地对肖树林说道:“一会儿你切小片点。”瓜少狼多啊。

  “还用你说。”

  等他俩都吃完了,肖树林就把剩下的半个西瓜切一切,端到院子里去,让那些正晒豆子脱粒的老人一人先拿一下片,然后又端院子外头去吼了一嗓子:“吃西瓜啦!数量不多,先到先得啊!”

  “汪汪!”

  “汪!”

  “呜……”

  “哞!!!”

  东南西北和丫丫二郎这六只,跑得飞快,一下就把肖树林团团围住了,上蹿下跳的要西瓜吃。

  “一人一片,领到了就边儿去吧,多了没有。”肖树林每只都只给了一小片西瓜,东南西北是听话的,叼着西瓜就蹲稻草堆上慢慢啃去了,一边啃一边还甩着小尾巴。

  二郎把那一片西瓜嚼吧嚼吧吞肚子里,然后就伸长脖子朝那个装西瓜的盆里猛瞧,肖树林把那盆往上边一抬,这家伙就看不到了,伸出舌头舔舔嘴,就是不肯走。

  丫丫吃完自己那一片瓜,看了看东南西北,又看了看二郎,也蹲那儿不动了,一会儿山上的人大呼小叫的下来领西瓜,它瞅着有个小孩拿着几片西瓜就往山上去,甩着大尾巴就跟了上去……

  “丫丫!快给老子死回来!”罗蒙发现得早,一嗓子就把丫丫给叫住了。

  “呜……”这货伏低了身子,无辜地看着罗蒙。

  “装!”罗蒙才不上它的当,这家伙刚刚分明就是没安好心。

  “啊呜啊呜……”丫丫给自己辩解个不停。

  “你回不回来?”罗蒙虎了脸。

  “呜……”丫丫恋恋不舍地看了看那个小孩越走越远的背影,不远处,他爹妈正在山坡上等他呢,唉,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这会儿说什么都晚了,于是只好遗憾地摇了摇尾巴,朝罗蒙走了过去。

  “你丫要是再闯祸,老子就把你栓起来。”罗蒙恐吓它说。

  “啊呜啊呜啊呜……”二哈冲罗蒙一通乱叫,这位大爷刚刚错失了好几片西瓜,这会儿心情也不好。

  “都叫你爹给惯的,看看我们家东南西北。”

  罗蒙深深的庆幸了,新亏当初自己慧眼识珠,领回来四只中华田园犬,要不然一个不小心领回来几只像丫丫这样的,他真是哭都没地儿哭去,丫又会装蒜卖萌,丢掉那还真不舍得。

  事先被肖树林装车上那俩西瓜,傍晚的时候卸了一个在罗蒙他们家院子里,刚好曹凤莲她们几个都还没走,就杀了叫她们也跟着尝尝,另一个就被肖树林拿回家去了。

  肖树林回家以后就放了一盘水把那只西瓜泡上了,等他和肖老大都洗完澡坐在客厅看电视的时候,才把那瓜从盆里包出来,擦一擦给对半切了,拿了两把调羹,自己一把肖老大一把。

  “嘿!干啥呢,等等。”肖树林正打算把调羹扎到瓜瓤里挖肉吃呢,一下就被肖老大给叫住了。

  “咋了?”肖树林不明所以。

  “吃这么多,撑不死你。”肖老大把他儿子手里的那半个西瓜拿过来又切了一刀,然后才拿了其中一块给他。

  “小气。”他这挺大一条汉子,才半个西瓜就能撑死?

  “哎,这瓜不错哈。”肖老大半点没把他儿子的抱怨当回事。

  “今天好容易才找到三个,明天还不知大有没有了。”就这三个,还都是没熟透的呢。

  “所以说啊,要慢慢吃。”有那半个西瓜,他明天一整个白天就又有着落了。

  父子俩吃着西瓜看着电视,肖树林突然就问他爹了:“我说,你到底啥打算呢?”

  “啥啥打算啊?”这没头没脑的,肖老大还真没听明白。

  “你就没打算再找一个啊?”肖树林又问了。

  “你小子还是先管好自己再说吧。”肖老大不屑地回了一句,丫都快三十的人了,还打光棍呢,倒好意思说他。

  “最近身体不是挺好,少说也能再活个二三十年呢,就打算这么过下去啊?”

  肖树林最近在牛王庄过得还不错,每天早晨练练武,早餐又合口味,中午晚上在牛王庄做做饭,牛王庄挺热闹,东南西北和二郎丫丫都挺会耍宝,肖树林待得也挺开心。

  他在外边过得越开心,回家以后见肖老大冷冷清清的一个人,心里就越是不是滋味,于是这才有了上边这一出对话。

  “老子至少能活到一百岁!”何止二三十年啊!起码还有四十一年。

  “要不你上牛王庄住一阵子去?那儿最近挺热闹,新建的四合院还有我一间屋子呢,到时候你就住那屋。”

  肖树林知道他爹没啥兴趣爱好,不会唱歌不会跳舞,不懂下棋不会写毛笔字,又不爱打牌什么的,所以这日子过得实在也是有些无聊。之前因为身体不好,也不怎么能到处去走动,在家待着倒也合适,如今身体好了,就应该丰富丰富生活了啊。

  几个月前他们家还有一只大狗呢,结果叫肖老大给送人了,原因是它太能吃,当然也是凑巧,肖老大的朋友中就有一个爱狗狂人,每回他来,这一人一狗都可热乎了,于是肖老大干脆一挥手,让他带回家养去了。

  这下好了,每天肖树林一出门,肖老大就连个作伴的都没有,最多就是上公园转转。

  “不去,尽是年轻人,我上那儿干啥?”肖老大也是面子作祟,这家伙就算是老来寂寞,也不想让别人知道。

  “最近不是还来了一个老头。”那不是还有卜一卦呢吗。

  “就是那个算命的?”肖老大最烦那些算命的了。

  几年前他跟几个老朋友上山去烧香,烧完香从庙里出来,看到路边有个老头摆摊算命,他就顺手翻了几个牌子,问自己啥时候才能抱上孙子。

  那算命的文绉绉说了一堆,肖老大愣是没听懂,忍不住就催他了:“你就跟我说,到底是啥时候。”

  “莫急,莫急。”那个老头就说了:“孙子早晚都是会抱上的,而且还是难得的灵慧之童,只不过按这牌面上的意思,此童却并非是你那儿子亲生。”

  “啥?你说我儿子会被戴绿帽?!”肖老大一听这话,那还能不急?顿时暴跳如雷!要不是和他同行的几个人拦着,这个算命摊子八成是保不住了。

  “那卜一卦人还不错。”肖树林摸了摸鼻子,有点心虚地说道,知道他爹讨厌算命的,自己拜师学武这事还没跟他说呢,当天晚上回来就说牛王庄上来了个算命先生,一看肖老大当时那反应,接下来的话立马又给咽回去了。

  “不错个屁,就是个招摇撞骗的。”肖老大还是坚持己见,算命的要是有谱,那他儿子就真要被人戴绿帽了?肖老大死都不承认这个。

  肖树林见说不动他爹,只好作罢,自己还是每天往牛王庄跑,总不能因为他爹不去,他也就不去了吧,他要是不去牛王庄,肖老大冰箱里的那些瓜果蔬菜蜂蜜枸杞打哪儿来呢?

  话说牛王庄上这些来打工的城里人,自打尝过一回西瓜之后,罗蒙家那一片西瓜地就叫这些人给惦记上了,有事没事就要过去摸摸这个西瓜看看那个西瓜。

  “别把瓜秧给踩咯。”这天上午,罗蒙强忍住心中的不满,挺客气地提醒他们说。

  “不会,都看着呢。”

  “别把西瓜给碰伤咯。”等到了中午,罗蒙忍不住又说了他们一回。

  “哪儿能啊,小心着呢。”

  “丫别摸了,毛都摸掉了,西瓜还能长个?”耐性这东西,总会有用完的时候不是。

  这天下午,牛王庄上的人们正忙呢,刚刚还艳阳高照的天空,突然就暗了下来,山上正干活的人赶紧往四合院走,四合院里,罗蒙他们则拼命收起了豆子。

  “快快!别叫雨水给淋了。”

  这些豆子都晒得差不多了,这要是被雨水一浇,全部要重新晒不说,好多豆子都要变黑霉烂,要是再多下上几天雨,这一批豆子可就废了。

  院子里的人熙熙攘攘,都急着把豆子往走廊里搬,各个仓房里也都有人,死命把门外的豆子拖到屋里去,很快,那些从山上下来的人也都加入了这个抢收豆子的行列当中。

  罗蒙正蹲在地上麻利地往麻袋里拨豆子呢,院子里响起了一阵摩托车的声音,他抬头一看,就看到罗红凤开着车子,把罗老汉跟刘春兰给载过来了。

  “你们咋都过来了呢?”美慧美玲两姐妹谁带啊?这天色暗的,一会儿要是加上打雷下雨,两个小姑娘自己待在家里能成?

  “这里有我们就成了,你就先回去吧,顺便帮我看着她俩。”罗红凤说着就利落地抖开一直麻袋,也蹲地上装起豆子来了。

  “还是你回去吧。”爹娘姐姐都在这儿干活呢,他一个大男人哪好意思回家里待着?

  “你这孩子咋不听话呢,卜师父是咋跟你说的,忘了?就你这脚,现在还能淋了雨?”刘春兰嘴里说着,就从院子的一个角落里提了几只箩筐过来,罗老汉挥着铲子就往里边铲豆子。

  “那行,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们能收多少收多少,就别淋雨了。”虽然知道这话说了也没用,但是罗蒙还是忍不住交代了一句,然后就骑着罗红凤刚刚开过来的三轮车,回村里去了。

  罗蒙一出四合院,就开始响雷了,轰隆隆的几个雷打下来,瓢泼大雨很快就跟着浇了下来。罗蒙走得早,身上倒也没淋到多少雨,等他进了院子,就看到美慧美玲两姐妹各自撑着一把伞蹲草莓地里呢。

  “舅。”罗美慧看到罗蒙回来了,就叫了他一声,罗美玲没出声,就盯着罗蒙看。

  “怎么搁这儿蹲着呢?”罗蒙不由分说,一手一个就把她俩抱进了走廊。

  “草莓都坏了!”罗美慧说着,就又要往外边冲。罗蒙一看,果然,一会儿工夫,地里的草莓就被暴雨打得东倒西歪。

  “等着,舅舅帮你想办法。”罗蒙一手把她又给拎了回来,进屋一通翻找,愣是没找到什么可以遮挡的,只好拿了两只大塑料袋,往自己受伤的那只脚上一套,跟那俩姐妹似地,撑把伞蹲地里去了。

  姐妹俩蹲在走廊里看了一会儿,然后又撑着自己的小伞出去了,一左一右蹲在罗蒙两边。

  “咋又出来了。”罗蒙问她们。

  “边上没遮到。”高美慧回答说。

  “嗯。”高美玲也跟着点点头。

  “冷不冷啊?”罗蒙替小的那个整整衣服。

  “不冷。”高美玲抿着嘴,摇摇头。

  天上暴雨哗啦啦下着,打在雨伞上边啪啪的,罗蒙就这么撑着伞,跟俩外甥女蹲草莓地里。

  这片草莓地被姐妹俩照顾得不错,见到一根杂草都得给它拔了,这会儿雨水直冲在泥土上,溅起一块块土星子,罗蒙和俩外甥女身上都沾了不少。

  “蹲这儿干啥呢?”肖树林进院子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一番情景,刚刚他收豆子的时候淋了雨,身上都给浇湿了,刘春兰就让他回村里,先拿两件罗蒙的衣裤换上,顺便他们也能坐肖树林的车子回来。

  “啊?”罗蒙没想到自己二兮兮的这一幕还能让肖树林给碰上,这玩意儿,该咋说才好呢?保护草莓?罗蒙抬头看了肖树林一眼,这家伙,立马就被眼前的美景迷了眼。

  大雨中的肖树林没有打伞,就这么大喇喇的站在车门外,雨水浇得他浑身湿透,原本挺拔的身材现在就显得更加挺拔了,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酷酷的,但是罗蒙分明看到他的眼里带着笑意,暖暖的……

  “!”罗蒙身上本来就沾了雨水,又撑着伞在草莓地里蹲了这么久,体温有点低,这会儿忍不住就打了个抖。

  肖树林见他那傻样,咧着嘴就笑了,眼里的暖意更浓。

  作者有话要说:三更半夜,悄悄献上二更君一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