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51人咋就能活成这样呢
  罗蒙的脚到底还是肿起来了,脚腕的位置肿得跟馒头似地,连鞋子都穿不进去了,只能耷拉着拖鞋坐凳子上。

  本来卜一卦已经给他揉过,不应该这么严重的,偏偏他当天上午还跟肖树林一块儿去逛什么水产市场,那一颠一跛的走了一路,不恶化才怪呢。

  不过那野生的九节虾滋味确实不错,卜一卦吃了心情好,就又帮罗蒙揉了一回,这回他可说了,别看就是崴了一下,弄得不好以后照样留下病根。

  刘春兰就让罗蒙别去牛王庄了,就在家里歇几天,反正牛王庄上那些事交给罗全贵和肖树林他们也出不了什么茬子,罗蒙还不答应,第二天早晨吃完早饭,就搭肖树林的车子跟他一块儿上了牛王庄。肖树林最近自己能开车了,每天早晨就自己开车上牛王庄,不再等老杨了。

  牛棚那边现在是罗全贵和罗志方在睡,经过这回这件事之后,大家也都提高了警惕,只安排一个人睡在那边还觉得不够,就又在里边搭了一张床。

  罗志方这憨货,之前还对练武不太上心,经过这件事这么一闹,他就觉得练武这事可重要了,每天早晨都老老实实的练足那些时间,也不再马虎了事了。

  话说这天早上罗蒙一到山头,就发现二郎不搭理他了,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是半死不活地趴稻草堆上,尾巴都不甩了,罗蒙一看就知道,丫这是闹脾气了。

  “走啊二郎,咱上山吃西瓜去。”罗蒙招呼它说。

  “噗。”二郎喷了口气,不搭理他。

  “大华,过来。”罗蒙把二郎他娘招呼过来,两手一撑,就坐上了牛背,一边又对二郎说:“你不去我俩就去了,你可想好了,吃西瓜就今天这一回。”

  罗蒙说完也不看它,拍拍大华的背就让它往山上那片瓜地去了,二郎抬头看了看,又重新把脑袋搁在稻草堆上,过了好一会儿,它才不情不愿地站起来了,远远地跟在罗蒙他们身后,也上了山。

  地里的西瓜都还没熟,罗蒙跛着脚在山上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一个瓜蔓上的卷须微微有点发黄的,用钥匙扎了几下掰成两半,一股清甜的瓜香顿时迎面扑来。

  罗蒙自己先咬了一口,果肉松脆爽口,微微带点酸,还挺甜。

  “吃不吃?”罗蒙问二郎说。

  “哞!”二郎站在几米外的地方,就是不肯过来。

  “还跟老子使性子呢?”罗蒙说着自己又咬了一口,沾了一鼻子西瓜汁,用手抹了一把,继续吃。

  “哞!噗!”二郎转过头,不去看罗蒙和他手里的西瓜。

  “过来,乖!”

  “哞!”

  “啧,你过不过来?”

  “哞!!!”

  “好吧,老子错了,昨天应该表扬你的,来吧,西瓜凉了就不好吃了。”

  “哞!”二郎最后又冲罗蒙喊了一嗓子,这才凑过来吃西瓜来了。

  罗蒙把大的那半个西瓜给了二郎,小半个就给了大华,不过大华这会儿就卧在地上,有一下没一下地嚼着瓜地里的野草,并不去看罗蒙给它的西瓜。

  二郎吃完那半个西瓜,罗蒙就把另外半个也给了它,这是大华留个他儿子吃了。

  二郎一边吃,罗蒙一边就教育它了:“你丫就算是牛王,那也得低调,这年头的人都不信邪,真要是出了人命,他们照样得把你往屠宰场送,老子我无权无势的,到时候保不住你可咋整?”

  二郎这憨货,就知道吃,难得抽空抬头冲罗蒙哞一下,也不知道说的是啥,罗蒙猜它大概还是在说西瓜好吃。

  永青那边,经过一番审讯之后,那几个小毛贼很快就招了,原来这麻烦还是罗蒙的那个招工贴给惹出来的。

  这几个小毛贼是外省的,无意间上网进了彤城市的这个地方论坛,看到了罗蒙的招工贴,不过这些人想的不是要来乡下干活或者游玩,他们的眼睛就盯在了牛王庄上的那些母牛身上。

  娘诶,这一百多头母牛可就是一百多万啊,还没多少人看着,他们要是开车过去干上一票,完了赶紧跑路,那罗蒙还能追他们去天涯海角不成?有人罩又怎么样,起码不先得找得着他们?

  他们那几个人一拍即合,当下又去拉了一个开货车的入伙,带上家伙,就上牛王庄来了,为了安全起见,这些人都还没怎么敢把货车开上山,没想到还是没发现了,本想把那个看牛棚的家伙堵了,一会儿好慢慢偷牛,于是就追着他跑了一段,没想到后面竟然会闹那一出。

  对于这几个人的处理,罗蒙就一个要求,他们家山头上的损失得赔啊。

  至于赔多少钱,那就照价算呗,他们大湾村可是给彤城极味楼供货的,一斤豆子多少钱,一斤青菜多少钱,损失多少斤,加减乘除算一算,出来的数目就吓人了。

  直到这个时候,永青镇那边才有几个人知道,这大湾村竟然不吭不响地给彤城极味楼供上货了。

  自然,对于极味楼的新招牌枸杞花蜜,也有人把它和罗蒙家的枸杞林联想到了一起,不过他们想归想,这极味楼本来就不是好惹的,再加上罗蒙还有肖老大罩着,谁吃饱了撑着去找他的茬?

  关于二郎那一声牛王啸,更是被传得神乎其神,不仅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人很快都听说了,而且还有人把这事拉到网上去了,就还是那个论坛,有人发了一段视频。

  这段视频乌漆抹黑的啥都看不清楚,就听到砰砰乱响,还有人在那里喊:

  “快回去,牛群失控了。”

  “咋回事啊?”

  “刚刚那声牛叫你没听见?”

  “听见了,咋了?”

  “那是牛王发怒了,这会儿牛群正疯呢,你要下去,非得被踩成肉泥。”

  “咋了呢,白天还好好的。”

  “是啊,可听话了,还扛豆子呢。”

  “听说来小偷了,追着老板一路赶呢。”

  “怎么样了现在?”

  “没事,被一个老头给拎回来了。”

  “哈哈,刚刚你们是没听见,咱们那楼主叫唤的。”

  “咋了。”

  “可孬了。”

  “你听见了?”

  “听见了,听见他叫唤我才醒过来的。”

  “啧,还好意思笑别人,他要不叫唤,就你这样,睡到半夜给人抬走都还不知道。”

  一会儿又是铿铿锵锵一阵响,还能听到罗蒙扯着嗓门喊呢,嗓子有点哑,偶尔还参杂着几个破音:

  “闹个屁!都给老子消停的!”

  “回去!回去!谁第一个回牛棚的,明天赏一个大西瓜!”

  “二郎你个缺心眼的!还叫!还叫!”

  “……”

  罗蒙听完这段视频,完了就回复说:“昨晚是哪个说老子孬了,赶紧站出来,坦白从宽。”

  “给赏西瓜不?”楼下就有人起哄了。

  “老板要是肯赏个大西瓜,我就帮那丫顶缸了。”

  “要是有西瓜,我这会儿就先骂你一句孬货,一会儿再去自首。”

  “那啥,这个话确实是我说,那啥,真的有西瓜吗?”

  “你们这些便宜货,一个西瓜就把自己给卖了,咱能有点出息吗?”

  “出息是啥,比西瓜好吃吗?”

  “……”

  罗蒙看了一会儿这些人耍宝逗趣,然后又在论坛里逛了逛,其中有三五个帖子都是说牛王庄上的那一声牛王啸的。

  网络上几乎没有什么秘密可言,说话也是直来直去,昨天晚上的事别这些网友拿到论坛里一说,明眼人一下就看出来了,这丫是有人罩的。其中一条理由,就是当时来的是县城公安局的车子,而不是他们镇派出所的车子,这就很明显了。

  罗蒙看了这些帖子,心里也微微敲起了警钟,看来以后还是低调点吧,其他都还没啥,灵泉的事要是暴漏了那可就完蛋了。

  那玩意儿拿又拿不出来,有人要是打它的主要,还不得把罗蒙也一起弄过去,那他这辈子还能活得像个人样吗?

  还不到中午饭时间,丫丫他爹就来了,这丫火急火燎地上了牛王庄,一看到罗蒙就火急火燎地问:“我们家丫丫咋样了?”

  “好着呢,活蹦乱跳的。”那几只没心没肺的,刚刚罗蒙还见它们在收完豆子的地里撒欢呢。

  “我们家丫丫跟歹徒搏斗了?”狗爹心惊胆战地又问了。

  “搏斗个屁!”罗蒙心说就你家那货,还搏斗呢:“逃命的时候跑得比老子都快。”

  “啊呜……呜……”这时候丫丫刚好问着它爹的味道找过来了,听到罗蒙这么说它,顿时就不乐意啊,不是你叫我跑的吗?

  “那你也不能跑得比老子快。”还有理了它。

  “啊呜!啊呜!”丫丫马上就给吼回去了。这只二哈关键时候靠不住,吵架的时候倒是半点都不肯吃亏。

  “干得好丫丫!下回还这么干,嗯嘛,好孩子!”

  “哈!哈!”二哈被夸了,吐着舌头在他爹脸上猛舔,尾巴摇得跟风扇似地。

  这俩正亲热呢,那边狗爹的手机就响了,罗蒙一看他那脸色就知道,这丫八成没请假就跑出来了,打电话的九成九是他们老板,那丫据说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狠角色。

  “今天没看到你啊,怎么,想跳槽了?”啧,耳朵天灵就是不好,连人家讲电话都听得一清二楚。

  “没有,老板,哪儿能呢?”

  “你这个合同签的可是十年,毁约的后果有点严重啊。”

  “我知道老板,这就回去了,老板。”

  “不来上班在外边瞎晃悠啥呢?”

  “那啥,来牛王庄看丫丫了,老板。”

  “哦,那你做的那个方案呢,好了?”

  “没呢,我晚上加班,老板。”

  “那行吧,回来的时候顺便给我带杯咖啡。”

  狗爹挂上电话以后一看时间,顿时就急了,手忙脚乱地从包里掏出一包狗饼干递给丫丫,又拉着罗蒙说一定要好好照顾他儿子,然后就开车他那辆小qq绝尘而去了。

  “啧,这人咋就能活成这样呢?”罗蒙很不认同地看着狗爹消失的方向,摇了摇头。

  “罗蒙,你把桂皮放哪儿了?”这时候,食堂里的肖树林就喊了。

  “哦,就在柜子里啊,你等着啊,我来给你拿。”这嘴里应着,就一颠一跛飞快地进了院子。

  “呲!”威风凛凛的哈士奇不屑地看了看罗蒙的背影,得意洋洋地叼着狗饼干找东南西北去了,那几只乡巴佬八成没吃过这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嗷!咱们今天还是九点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