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50来了几个小毛贼
  狗爹走了,这只二哈就跟着罗蒙睡起了牛棚,这家伙被他爹惯得,非得在床上睡。这哈士奇的毛发软是软,就是体温太高,弄得罗蒙晚上热得连毯子都不想盖,这要是大冬天就好了,抱着这么一条大狗,跟暖炉似地。

  星期六狗爹打了个电话过来,说他们老板不放他的假,他们公司刚接了一个单子,客户要方案要得急,他们老板就让狗爹加班了,理由是他前两天刚刚请过三天假。

  狗爹在电话里头问这个问那个,问的都是他们家丫丫,罗蒙嫌烦,就把手机丢给二哈,让他们爷俩啊呜啊呜去了,管他俩啊呜多久,反正接电话不用钱。

  说到这丫丫,罗蒙现在对它是彻底失望了,这家伙过来睡牛棚的第一个晚上,大概凌晨两点多钟左右,那只黄鼠狼又来了。

  “嗷唔!”黄大仙发现罗蒙床上有狗,吓得一下又蹦横梁上去了。

  “呜……”丫丫被吵醒。

  “嗷唔!”黄大仙在横梁上走来走去,显得十分烦躁。

  “呜呜啊呜……”丫丫仰着脖子,嘴里也不知道在叫唤啥。

  “嗷嗷嗷嗷唔!”黄大仙认为对方是在挑衅。

  “呜呜呜……”丫丫叫得更起劲了。

  “嗷唔……”黄大仙有点闹不明白了,这要搁鸡棚那边那四只,早蹦起来吠了。

  “嗷呜呜……”丫丫费了半天劲,总算是把黄鼠狼的叫声学了个七成像。

  罗蒙把这一幕看在眼里,之前还想让这只哈士奇帮忙看家的想法,终于就烟消云散了。

  “乖,睡觉。”罗蒙摸摸丫丫的狗头,让它消停呆着,不能帮忙就算了,起码别惹事,这只黄鼠狼可是捕鼠高手,还不打他们家鸡仔的主意,多难得啊,别又给吓跑了。

  黄大仙开始的时候对那只大狗还十分忌惮,每次跟罗蒙交易的时候都要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时刻注意着那只大狗的动向,丫丫翻个身,都能把它吓得窜到横梁上去。

  不过这渐渐的,它也算是看明白了,这丫就是长得凶,其实根本就是草包,不足为惧。

  牛王庄上最近来了不少人,每天有人来有人走,人手足了,罗蒙就悠闲了,成天做做饭菜搞搞后勤对着小树林犯犯花痴,时间过得也很快。

  这天晚上罗蒙和丫丫躺床上正睡觉呢,隐约就听到有车子的声音,这家伙自从得了灵泉之后,耳朵就贼好使,亏得农村安静,要待城市里,那车来车往的,非得吵得他失眠不可。

  “嘿,醒醒。”罗蒙伸手就把身边那头哈士奇给推醒了,这丫还是狗呢,睡得比他都死。

  “呜……”丫丫把脑袋钻枕头下边去,继续睡它的,这枕头还是狗爹从彤城市快递过来的,说他们家丫丫换了枕头就不肯好好睡觉,其实在罗蒙看来,这货就算没枕头也照样睡得跟死猪似地。

  “睡死你得了。”罗蒙无奈地从床上爬起来,悄无声息地就出了牛棚,那二哈抬头看了看罗蒙消失的方向,想了想也爬起来跟了出去,外边黑压压的,有点凉,这丫忍不住就打了个哈欠。

  “谁!?”一束灯光倏地就照了过来。

  “汪!汪!汪汪!”丫丫终于也感觉到情况不对了,呲牙咧嘴就叫唤了起来,据说纯种的哈士奇并不怎么会学狗叫,不过这家伙当初为了吸引楼下那些小狗的注意,倒是没少在这方面下功夫。

  “那边有个人!”得,罗蒙也暴漏了。

  “你丫属扫把的吧?”罗蒙咒骂了一句,转头又向牛棚奔去,快手快脚得给那些母牛松了牛绳,又开了栅栏。

  “哞……”大晚上的扰人清梦,母牛们的心情也不大愉快。

  “出来!出来!出来!快别睡了!睡醒就都成牛肉了!”

  “二郎!快跑啊!跑山上去!吃西瓜去!”二郎半梦半醒,听到罗蒙喊它去吃西瓜,撒丫子就往山上去了,这家伙前几天啃了一个西瓜,还没怎么红,但是也挺甜,后来被罗蒙发现了,被他好一顿训。

  罗蒙一边吆喝着,一边就往牛棚后门出去了,一百多头牛他没来得及都给它们松开,这种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那些人开着大卡来的,人手多着呢,这要是被逮住了,指定没他好果子吃。

  “汪汪汪!汪汪!”那只二哈还站那儿叫唤呢,这丫勇气还是有的,就是总没用对地方。

  “跑啊!还叫个屁。”眼看着那些人就要到牛棚这边了,罗蒙粗暴地扯了那只傻狗一下,率先就跑了。

  “呜……”丫丫看了看罗蒙撒丫子跑路的背影,又看看对面闪烁的好几个光束,隐约也感觉到了危险,犹豫一番之后,终于也往罗蒙那个方向奔了过去。

  “快起床啊!来贼了!”罗蒙一边跑,一边扯这嗓门就喊了起来。

  “啊呜啊呜……”丫丫也跟着叫唤。

  “快来人啊!有小偷啊!”

  “呜……啊呜……”

  “快来帮忙啊!出人命了!”

  “嗷呜……呜……啊呜……”

  罗蒙撒丫子在山岗上狂奔,丫丫开始的时候还跟在他后头呢,没两下就赶他前头去了,向着四合院的方向,一溜烟跑没影了。

  要不是后有追兵,罗蒙这会儿早脱了鞋子砸它了,就没见过这么不讲义气的狗!

  “哞!”这二郎跑到山岗上,被夜风一吹,脑子总算是清醒了,站在山岗上往下看,就看到有几个人提着手电筒正往四合院的方向赶呢,灯光一晃一晃的,偶尔照到前边那个人,不是罗蒙又是谁,这丫跑得甭提多狼狈了,一边跑还一边叫唤,看着忒惨。

  “哞……!!!”二郎气灌丹田,在山岗上发出一声长长的牛啸,那嗓门大得,整个大湾村都听得一清二楚。这家伙叫完这一声,就从山坡上一路俯冲了下来,个头虽然不大,气势却惊人。

  “哞!”

  “哞!”

  “哞!”母牛们仿佛听到了战斗的号角,原本散漫的牛群,顿时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向着那些提着手电筒的人就奔将过去。

  大水牛身躯庞大笨重,成年的水牛,除非是在□季节的公牛,不然很少奔跑。这一大群牛跑起来,踩在地上砰砰作响,真有点地动山摇的意思。被牛群一追,这几个人就散了,分散到山上各自逃命去了。

  “罗蒙啊,咋了?”那边卜一卦跟着丫丫就出来了。

  “回去,让他们别出来,牛群失控了!”罗蒙赶紧让他回去,这大晚上的,几十头水牛在山上狂奔,万一有个误伤就麻烦了,牛蹄子一跺,没几个还能留得住小命的。

  “快回去,都别看热闹了。”卜一卦朝后边的人喝了一句,自己还是往罗蒙他们这个方向来了,几个起落,就到了罗蒙跟前,提溜着他的后衣领,就给拎四合院去了。

  丫丫吭哧吭哧跟着卜一卦跑了一路,一转脸见人又回去了,一蹦就能蹦好远,这丫回头看了看后面滚滚而来的牛群,啊呜一声就撒丫子跑了。

  罗蒙进了四合院就上食堂去了,拿了锅盖锅铲出来,站在山岗上一顿猛敲,敲得那群牛都乱了阵脚,那几个三更半夜提着手电上牛王庄的,这才各自捡了一条小命回来。

  四合院里人多,一群人七手八脚,三两下就把这几个人给捆成粽子丢在院子里。其间东南西北也过来露了脸,又被罗蒙给呵斥了回去。

  “说!三更半夜上老子这儿干啥来了?”这给折腾的!罗蒙这几天好容易才能歇口气,他娘的咋就不能让人过过消停日子呢?

  “误会啊,误会,我们是在网上看到招工信息,过来找活儿的。”其中一个粽子狡辩说。

  “凌晨一点钟,找啥活儿啊?骗鬼呢?”罗蒙说着就给了他一脚,他娘的刚刚自己要是落到这些人手上,八成也是这待遇。

  “罗蒙啊,咋了这是?”说话间,村子那边也来了不少人,尽是一些老头老太太,拿锄头的扁担的都有,看来是打算干仗来了。罗老汉罗红凤也都跟着来了,刘春兰没来,大概是留在家里看小孩呢。

  “没事,抓了几个偷儿。”罗蒙问他们说:“你们咋来了呢?”

  “听到牛王啸了,不来能行?”村长罗全顺就说了。

  “刚刚那一嗓子是咱们家二郎叫的?”罗老汉也问了。

  “可不是。”罗蒙说着就朝不远处的二郎招了招手,这家伙摇着尾巴昂首挺胸就过来了,大概是觉得自己今天表现不错,就等着罗蒙表扬了。

  “你丫今天差点搞出人命知不知道?”罗蒙对这头小牛犊子也是头疼得很,护主心切自然是好的,但是这没轻没重的,真要出事了咋办?

  “哞……”二郎低着头甩甩尾巴,有些气馁。

  今天这事,罗蒙实在是没办法夸他,要真出人命,那事情可就大了,到时候牛王庄上这些水牛被人道毁灭那都是轻的。

  “今天肯定是情况特殊,平常这二郎可乖巧着呢。”村民们听到二郎挨训,马上就有人站出来替它说话了。

  “那是,当时这群王八羔子正赶我呢。”罗蒙也不希望牛王庄传出水牛暴起伤人的事件,这护主和伤人,差距可大着呢。

  “那你伤着没有啊?”罗红凤连忙就问了。

  “没事,就是跑急了,脚腕有点疼。”刚刚跑的时候,罗蒙还没发现自己脚疼呢,这会儿缓下来了,才感觉到疼。

  “我给看看。”卜一卦让人搬了条凳子给罗蒙坐下,拖了鞋子一看,立马就骂上了:“你这憨娃子,脚都这样了咋自己还不知道?”

  “啥样啊?”罗蒙直觉好像没那么严重。

  “这会儿看不咋出来,再过个把钟头,就该肿成馒头了。”卜一卦让柳茹华上他房间拿了跌打药酒下来,当下就帮罗蒙做起了推拿。

  “这几个孙子海带家伙了。”牛王庄上有几个年轻人,刚刚就一起上那俩大卡上看究竟去了。

  结果掏出来不少家伙,有大铁锤,像是杀牛用的,那牛要是不听话,一锤子放倒了好搬走。有几把又长又细的刀子,那刀凶得很,上边还有放血槽。甚至还带了几把弓弩,都是钢板的,也十分霸道。

  带这么多凶器,真不知道这群人到底是想杀牛呢还是杀人?

  “得,报警吧。”罗蒙也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动私刑,干脆送派出所得了,到时候这帮孙子要是背后有人,他再请肖老大出马。

  “你还是先给肖树林打个电话。”卜一卦就说了,这丫老江湖了,知道这些人进了局里,先落哪个人手里,那处理起来差别也大得很。

  罗蒙一想,确实也是这个道理,刚刚他这条小命也算是命悬一线了,不能便宜了这群孙子。

  肖树林这会儿已经起床了,看看墙上的挂钟,时间还早得很,就打开电视看了起来,刚刚肖老大起来上厕所,还骂了他一句。

  这边罗蒙把事情一说,那边肖树林挂上电话就去拍他爹的房门去了:“别睡了,牛王庄出事了。”

  “啥事啊?”肖老大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牛王庄是他在罩着的,他早在道上把消息放出去了,是哪个孙子这么不长眼?

  “就几个小毛贼,开着大卡上牛王庄偷牛,这会儿已经被罗蒙他们拿下了。”

  “伤到人没有?”肖老大又问了。

  “罗蒙伤了脚。”这问题他刚刚在电话里也问了。

  “严重不?”肖老大眉头一皱,他手底下罩着的人,被人给伤了?

  “不咋严重,就是被追得急了,崴了脚。”说到这个,肖树林忍不住就咧嘴笑了,心说罗蒙那小子,平时人五人六的,关键时候果然还是只有逃命的份。不过再想想那小子被人追得满山跑的情景,肖树林又觉得心里不咋痛快。

  “没多大点事,明天早上再去吧。”崴了脚?那也算伤?

  “你咋关键事件就掉链子了呢?”肖树林当面就训他爹了。

  “我咋掉链子了,现在算啥关键时候啊?”

  “那下回再要蜂蜜你自己拿去,反正我是没脸了。”肖树林往他爹床边一坐,还不走了。

  他还能让肖老大继续睡觉吗?那是不可能的。这可是千载难逢的表现机会啊,也让那小子好好看看,他们肖家在这片地方上的影响力,好叫他明白明白,他们父子俩吃他那点东西都不是白吃的。

  “行行,现在去就现在去,我先打两个电话。”肖老大无奈,这时候他要是不顺着这小子,肖树林后边准找他的不痛快。

  “那我先给你泡杯蜂蜜水啊爸。”年纪越大肖树林就越发现,他家老头子就得哄着。

  “甭叫我爸,你才是我爸。”肖老大哼哼道。

  “嗨,管他谁是谁爸呢,咱不还是父子吗?”肖树林说着就闪身出了肖老大房间。

  “没大没小!”肖老大伸手从床底下捞了只拖鞋上来,啪叽一声摔在门板上。

  肖老大几个电话出去,环山县公安局就派车出来了,经过他们家接了这一对父子俩,一路就向水牛镇大湾村驶去。

  接下来这事处理起来就快了,本来就是罗蒙他们这边占理,又有肖老大的关系网,加上这几个人还带着弓弩长刀呢,这有证有据的,这几个家伙是想跑也跑不掉,这一次准得吃牢房。

  录完口供,罗蒙就和肖树林一起出了公安局,肖树林开的车,他那脑震荡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不过他们公司最近也没多少事,如今自己又跟着卜一卦练上武了,所以还是在牛王庄上待着。

  路上还经过永青镇上的水产市场的时候,罗蒙就说要进去买点海鲜。这家伙一跛一跛地逛水产市场,肖树林就在后边跟着。

  “你丫都这样了,还惦记吃呢?”肖树林没有一点自觉地嘲笑罗蒙说。

  “多吃点才能好得快。”就算被肖树林嘲笑,罗蒙也觉得心里可美了。

  “这家的海虾不行,我带你去那边那家,九节虾,野生的。”肖树林也不管那卖虾的脸色难看,直接推着罗蒙就走了。

  “咱们这地儿还有野生的海虾卖?”又不是沿海地带,能吃到养殖的海虾就不错了,那海里野生的海虾一打回来,不都叫附近的人该淘换光了,还能轮到他们这里的人?

  “有钱赚,自然就有人弄过来。”看到罗蒙乡巴佬似地反应,肖树林总算也找到了一些优越感,心情很是不错。

  肖树林还说罗蒙呢,结果他自己先是带着罗蒙去买九节虾,完了又带着他去买花蟹,接着又带他去买海鳗,然后是乌贼……

  等罗蒙拎着几个袋子一颠一跛地从水产市场出来的时候,两个钟头已经过去了。后边的肖树林干脆扛了个泡沫箱,这家伙买了十多斤筷子粗细的带鱼,据说都是野生的,买回家可以用糯米黄酒的酒糟腌制,肖老大就爱吃这个。

  两人先去了一趟肖树林家,把那些带鱼卸下了,然后才开车回了大湾村,其他东西都搁家里了,就提着一袋子乌贼上了牛王庄。

  “得,今天这饭还是我来做吧。”看着罗蒙这一颠一跛的,肖树林也觉得可闹心了。

  “行啊。”罗蒙也不走,就坐在食堂饭桌旁,帮肖树林剥剥葱蒜什么的,偶尔抬头看看灶台前的那个人,就连他围在腰上的那条油腻腻的围巾都觉得好看得不行。

  那几个小毛贼真是帮大忙了,罗蒙心里乐呵着。

  肖树林先是加了笋片红萝卜片炒了一大盆乌贼,罗蒙伸手就抓了一片丢嘴里。

  “咋样?”肖树林就问了。

  “!”罗蒙被烫得一时说不出话,就知道猛点头:“……好吃。”

  “还行吧。”肖树林咧嘴就笑了,别的不说,炒两个小菜那还是拿得出手的。

  罗蒙看着这样的肖树林,突然他就茅塞顿开了,原来他们家肖树林,最需要的并不是被照顾,而是被依赖!

  依赖依赖,就是又依又赖,这赖着赖着,不就赖上了吗?娘的!这么简单的道理,他怎么就没早点想到呢?

  罗蒙再次觉得,那几个小毛贼这回真是帮大忙了。

  作者有话要说:呜~~~~~~~~~~~今天实在太晚了,我有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