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49铁汉柔情什么的
  “丫丫!过来!”罗蒙说着就冲那只凶猛的大狗吼了一嗓子。

  “吼吼吼吼……”丫丫像是感觉到危险一样,伏低了身子看着罗蒙和它爹,也不叫唤了。它这边一停下,那边东南西北和二郎它们也就不闹了,水牛们也都消停了。

  “不要对我们家丫丫这么凶……”狗爹心疼了,丫丫是个敏感的孩子,需要温柔的对待。何况,当自己家孩子和别人家孩子吵架的时候,家长不是应该呵斥自家孩子咩?为什么罗蒙要对丫丫凶?

  “不要因为愧疚就一味地纵容,这样只会让你们家丫丫在任性别扭的路上越走越远,这辈子都甭想再交到朋友了。”罗蒙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

  “没,没那么严重吧?”他们家丫丫可乖了。

  “有那么严重。”和他同行的人中就有人说话了。

  “这样下去真的很严重。”

  “要是哪天控制不住伤了人,会被人道毁灭。”

  “不会伤人的,我们家丫丫从来没咬过人。”狗爹辩解说。

  “心理扭曲到一定程度的话,到时候就会了。”白净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研究,嘴里说出了残酷的话。

  “不,你别说了,我得好好想想。”狗爹这会儿也很脆弱很迷茫。

  “丫丫,过来,过来给你奶喝。”罗蒙从一旁的三轮车上拿了一个不锈钢大碗下来,往里边倒了大半碗水牛奶。

  “呜……”丫丫看着它爹,摇了摇尾巴。

  “过来吧。”狗爹招招手,丫丫撒欢就过来了,摇着尾巴吧唧吧唧就喝起了水牛奶,那边四只狗崽警戒解除,也低头吃起了自己那一份。

  “呜……”这丫很快就把那一大盆水牛奶喝完了,抬头看着它爹,屁股后边的尾巴猛摇。

  “再给一点呗。”狗爹可怜巴巴地看着罗蒙。

  “没了。”罗蒙直接就拒绝了。

  东南西北四兄弟喝完了水牛奶,就叼着碗离开了,二郎也叼着碗慢悠悠地跟在它们身后,丫丫伸长脖子看了看,也叼着那只不锈钢大碗跟了上去。

  “呜呜……”“呜汪……”东南西北带着队伍来到肖树林那边,把碗搁地上,口里发出细细的讨好的声音。

  “!”丫丫舔了舔沾在嘴边的牛奶,有些意犹未尽地看着肖树林那台挤奶机上的两只大大的奶桶,直觉告诉它,里边肯定装着好东西。

  “别跟老子装,刚刚都喝过了,滚。”肖树林树林正干活呢,见这几个家伙又想来他这里骗吃骗喝,转头就骂了一句。

  “呜……呜……”东南西北对着肖树林又是叫唤又是摇尾巴,二郎干脆在地上卧了下来,慢慢等,不给奶大概是不会走的。

  “?”丫丫看看那四只狗崽,又看看二郎,也在地上坐了下来,专心致志地盯着那两只奶桶看。

  “呜呜……”肖树林挤完一头奶牛,推着挤奶机往下一头奶牛走过去,东南西北四兄弟叫唤了一声,叼着碗就跟了上去,二郎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叼着碗跟在后头。

  那只哈士奇等得有点犯困,正懒洋洋地打着哈欠呢,甭说,喝完奶之后还真有点想睡觉了,睡觉前要是能再喝上一碗那就更美了。等它回过神来的时候,东南西北和二郎都走远了,这丫“嗷呜”一声,叼起饭碗撒丫子就跑,总算是没掉队。

  “哥儿几个处得还不错。”罗蒙有些意犹未尽地又看了一眼肖树林推着挤奶机行走在山坡上的风景,这才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对一旁的狗爹说道。

  “我们家丫丫可算找到朋友了。”狗爹这才稍微从他们家丫丫被人道毁灭的噩梦中缓了过来。

  ……好像还没到朋友的程度吧,最多就算个跟班,罗蒙想了想又问狗爹说:“你们家丫丫确定不会咬人?”

  “那当然!”狗爹义正言辞。

  “那行吧,这两天就散着吧,让它也在咱们这牛王庄撒欢跑跑。”罗蒙听了这丫丫的事,也是有点同情,只要它不咬人,闯点祸什么的他也认了。

  “老板你真是好人!”狗爹甭提多感激了。

  “这些话就甭说了,只要你回去以后帮我宣传宣传,多拉几个壮劳力过来就成。”罗蒙现在就稀罕壮劳力,其他那都是虚的。

  其实不用罗蒙说,刚刚已经有人用手机登了他们常去的论坛,在罗蒙的招工贴下边回复说:

  “牛王庄招工确有其事,兄弟们要来的赶紧,老板说每天每人赚五十块钱以上,请吃豪华型早餐,没自信赚八十的哥儿们,就别带媳妇了,没自信赚一百的哥儿们,就别带小孩来了。”

  下边马上就有人回复说了:“哥儿们,我又想带媳妇又想带儿子咋整?”

  下边马上又有人帮他算账了:“为了不拉低平均值,你们三人一天要拔豆子捆豆子运豆子一千斤,算算老婆儿子能干多少,剩下的就要看你自己能不能扛得住了。”

  这几条回复很快又在论坛里引起一阵小小的sao动,有几拨人马上又开始组队了,有些还想再观望观望的,还有一些则打消了去牛王庄的想法。

  刚开始罗蒙发这个招工贴,有些人还当是农家乐吸引游客的新招,看他发的照片确实是村味十足,就忍不住有点动心,但是后来被这些人这么一说,他们就明白了,这是真干活,不是旅游。

  牛王庄上做起了饭,罗蒙肖树林他们就不回村子里去吃了,柳茹华也在这边吃,罗志方罗全贵他们中午也不用回去做饭了,省事得很。

  就卜一卦,这老家伙因为正教高美慧高美玲练武呢,享受的是先生待遇,还是到罗蒙他们家跟着吃小灶。

  “比婶子的手艺差点儿。”头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柳茹华就说了。

  罗蒙心说能不差点吗,他可没少往自家水缸放灵泉水,虽然有时候刘春兰还是会拉着管子往里头加山泉水,但是有灵泉水在,那口味自然是不一般。

  这会儿给这么多人做饭,罗蒙就没加灵泉水了,那几个学校食堂谁加灵泉水了,不照样吃得那群学生嗷嗷的,他这牛王庄的饭菜只要一般好就行了,不用太好。

  “这样还差?”狗爹很给面子地冲罗蒙竖起了大拇指:“好吃!”

  “味道不错,老板好手艺啊。”

  “确实好吃啊,这拍黄瓜,怎么能这么香这么脆呢。”

  “我家黄瓜好。”罗蒙谦虚道,回家这小半年,没少听人夸,这会儿别人怎么夸,他都是稳稳的。

  “还成。”肖树林扒了一口蛋花粉丝汤,说道。

  “还成吧?”罗蒙一听肖树林这么说,顿时就乐得见牙不见眼。刚刚上边说的那个,不包括肖树林。

  话说肖树林这人就是不太合群,像这一天牛王庄这么热闹,连罗进喜都忍不住咧着嘴跟着笑,还教这些人使唤水牛,就他一个人,还是该干活干活,该休息休息。

  这样的肖树林看在罗蒙眼里,就跟丫丫似地,表面上看起来又拽又酷,其实内心是很孤独的。这样的肖树林太叫罗蒙心疼,就想对他好,却又无从下手,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把人给吓跑了。

  第二天,这些人牟足了劲干活,这些人都约好了,非得白吃罗蒙一顿‘大水牛乳品’。

  原本以为会有点困难的那两个三口之家,也是干得风生水起,那两个女人拔起豆子来,半点不比男人慢,还有那个胖子,人家一次最多赶两头牛,他一次能赶四头,效率直线上升。

  罗蒙见这些人干得起劲,就让肖树林和罗全贵他们也都休息休息,这两天大家都累坏了,这会儿就拾叨拾叨菜地,打扫打扫鸡棚,缓一缓,反正运多了豆子回去,那些老人赶不及脱粒也是白搭。

  罗蒙自己则带上蜂箱摇蜜机,上山去给蜜蜂分箱去了,顺便再摇一次蜜。他那几箱蜜蜂繁殖得快,上一回取蜜的时候,就发现有蜜蜂把蜂巢建在纱网上了,这是蜂脾位置不够的标志。

  最近山头上的向日葵大片大片的盛开,罗蒙偶尔也能看到自家的蜜蜂去那边采蜜,大概是枸杞林那边的蜜源有些不够用的关系吧。

  罗蒙就打算分出几箱蜜蜂放在向日葵地里,希望它们到时候能就近取蜜,给枸杞林那边的蜜源减减压,从而更好地保证枸杞花蜜的纯度,要是实在行,他到时候就只要卖掉几箱蜜蜂了,宁愿少产点蜜。

  每回罗蒙摇蜜回来,牛王庄上大大小小的动物可就有口福了,摇蜜机和装蜜的大桶里都沾了好多蜂蜜,罗蒙也不仔细刮,就用水涮一涮,倒在牛棚边的大水槽里,叫它们美美地喝上一顿蜂蜜水。

  水牛们满满当当地把水槽附近围了个水泄不通,东南西北四兄弟就从水牛们的肚皮下边钻进去,凑到水槽边上去喝蜂蜜水,被后边的母牛一挤,噗通噗通就掉进水槽里,剩下一只没掉下去的,想了想,噗通一声就自己跳了下去,也不着急上来,就在下边咕噜咕噜喝了个肚儿圆。

  二郎块头大点,但是这家伙永远都占着水槽边最好的位置,没哪头母牛赶它。

  新来的丫丫看看大摇大摆的二郎,又看看从母牛们屁股下边钻进去的东南西北,这丫跑过去跟那些母牛挤了挤,没挤进去,就学东南西北那样,在母牛们的肚皮底下匍匐前进。

  这家伙就从一头母牛的两条前腿之间伸出一个脑袋,凑到水槽里去喝蜂蜜水。

  “哞……”母牛嫌它碍事。

  “呜……”丫丫挪了挪身子,不肯走。

  “噗!”母牛脾气好,喷了口气,就没再赶它,继续喝自己的。

  傍晚时分,罗蒙就在四合院里给这些收回来的豆子一一过磅,要不怎么说人多力量大呢,这九个人虽然都是城里来的,但是这一整天忙活下来,收回来的豆子也在院子里堆成了一座座小山。

  这一称之下,竟然也有两千九百多斤,差一点,没够三千斤,不过为了以示鼓励,罗蒙还是宣布说明天上大水牛乳品吃早饭去。

  至于之前他从水牛镇上招的那几个工人,本来就是给算的阶梯工资,干的活儿越多工钱越高,所以就不带他们去了,本来水牛镇上的人就没几个没吃过‘大水牛’的,不咋新鲜。

  这天早上五点半,罗蒙就带着这一行人开车去了水牛镇,车是他们自己从彤城开来的小面包。

  这些人一来到镇上,就看到好多老头老太太端盆带碗的,还有拎个水壶的。原来牛王庄上最近收了不少黄豆回来,罗红凤就买了几台商用豆浆机,在店铺里现磨现卖,生意也很好,大家吃多了牛奶粥,偶尔喝点豆浆换换口味也是不错的,于是就有不少人拎着水壶去打。

  水牛镇上端盆带碗的除了老人,也有不少年轻人,手里端着的大多是粥,壶里装着的大多是豆浆,也有端着汤面粉丝的,偶尔还可以看到提着篮子去菜市场买菜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塑料袋已经渐渐淡出水牛镇人们的生活了,开始的时候是罗红凤她们搞的那个‘自己带碗分量足’,接着,就有不少人说到这个污染环境,和用塑料袋装食物的安全卫生问题了。

  先是带盆带碗上‘大水牛乳品’买早饭,接着慢慢就成了习惯,去别家买东西的时候,也渐渐带上碗了。

  一旦有了开始,剩下的就水到渠成了,给小孩带到学校里去吃的零食水果也不用塑料袋装了,给他们买个饭盒,装饭盒里。买菜的时候也不爱塑料袋了,尤其是像豆腐熟食这类东西。

  要彻底告别塑料袋,那还是不太可能,像家里装垃圾的袋子,没有就是不行,买菜的时候大多数人还是习惯用塑料袋。

  不过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是很不错了,水牛镇人口上万,人们要是能长久地保持这种生活习惯,无论是对自己的身体健康,还是对于环境的保护,都很有好处。

  这些人一路感慨唏嘘,很快就到了大水牛,排了大约半个钟头的队,然后在店里的小二楼上面占了两桌,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

  罗红凤最近没少在店里的早餐上下工夫,无论是品种还是口味都没得说,吃得这些人那叫一个干劲十足,相互鼓励说一会儿回去好好干,明天再接着吃。

  唯独只有丫丫它爹哭丧着脸,这家伙的工作真是悲催,平时加班加点也就算了,这一回好容易下定决心带他们家丫丫出来散散心,跟他们老板软磨硬泡,才争取过来三天假。

  三天假能干啥,第一天碰头,和他们一起坐车来到牛王庄,第二天干了一天活,转眼就到了第三天了,他今天下午就得坐车回去了,不然请不到假,那就得算旷工,他们那黑心的老板,对于旷工的处理可狠着呢,小刀一挥,一个月工资就能去掉一小半。

  剩下的这小半天时间,狗爹过得那叫一个煎熬啊,等到了中午,他才终于给自己判了个死缓:“要不,就把丫丫搁在你这儿寄养一阵子吧。”

  “你舍得啊?”罗蒙就问了,这狗爹堪称爱狗狂人啊,离了他们家丫丫,这丫还活得成么?

  “唔,都是为了它好啊。”丫丫它爹说着又红了眼眶:“每个月生活费我都准时给你打过来,你对它好点儿。”

  “生活费就算了,有空就过来帮我干干活。”最好再多带点壮劳力过来,罗蒙在心里补充说。

  “嗯,我一放假就过来。”从此,狗爹的业余生活就只剩下给罗蒙做白工这一个内容了。

  “行了,放我这儿你就放心吧,大老爷们哭什么?”这丫看身量差不多也得有一米八,长得还比较糙,那张脸不仅黑,还长过青春痘,跟月球表面似地坑坑洼洼,再加上这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真是惨不忍睹啊。

  “我没哭。”狗爹吸溜了一下鼻子说道。

  “呜呜……”他们家那只哈士奇也发出了一阵跟它那体型很不相称的哀嚎。

  “丫丫啊,别舍不得爸爸,你就在牛王庄上待着吧,这地方比咱们家好。”狗爹一下一下地替他儿子顺毛。

  “呜……”丫丫哀哀地叫着,又伸出舌头舔了舔它爹的另一只手。

  “你要听话,别闯祸,吸,爸爸不在身边,要好好照顾自己……”

  “呜呜……呜……”

  “别跟那几只小狗打架,吸,它们人多,你打不过的。”

  “呜……”

  “别人给的东西别乱吃,要听罗蒙的话,想爸爸了就让罗蒙给我打电话……吸……”

  “呜……呜……”

  罗蒙终于听不下去了,出声打断这爷俩:“这个周末你不放假?”

  “放。”

  “放假你不过来?”

  “来。”

  “那不就是后天,演什么生死离别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