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47一串灰木耳
  距离罗蒙发招工贴转眼就过了三天时间了,牛王庄上却依旧没有迎来一个壮劳力,这是怎么回事?于是罗蒙只好又抽时间上网去去看究竟了。

  一打开这个论坛,罗蒙就看到自己的帖子被置顶了,前面还烧着一把红彤彤的火焰,这么火,竟然没人来?打开帖子,罗蒙看了看这些人都说的什么。

  “这丫该不会是‘逗你玩’吧?”

  “调戏咱们来了?”

  “话说,这个复式楼真不错,丫还有天窗呢,一开窗就能看到鸟儿。”

  “嗯,这只鸟长得不错。”

  “这是什么鸟啊?”

  “麻雀吧?”

  “你丫别SB了,麻雀长这样?”

  “这些城里人真没见识,连喜鹊都没见过。”

  “哦,原来是喜鹊啊,我说丫怎么这么眼熟呢,国画里没少见它们出场啊。”

  “话说,这招工是真的?”

  “呼唤楼主!求真相!”

  “呼唤楼主!求电话号码!”

  “呼唤楼主!求谈工资!”

  “呼唤楼主!……”

  “呼唤楼主!”

  “……”

  此处省略若干页。

  “……”

  “呼唤楼主”

  “他家地里还种西瓜了!你们看到了吗?你们说这时候去的话,有没有西瓜吃?”

  “老子也要到乡下去吃西瓜!纯天然的!丫受够了甜味素!”

  “唉,这年头,好好的西瓜都被糟蹋得不成样子了。”

  “楼上几位都死心吧,看他家地里那瓜,成熟还得再等一两个月,这会儿去,早了点儿。”

  “西瓜倒是没有,小黄瓜西红柿大把,纯天然无化肥农药。”罗蒙看完这些人的回帖,就回复了一句,然后顺手又把这两天拍的几张照片给贴了上去,尽是一些绿油油的小黄瓜和红彤彤的西红柿,水灵水灵的。

  “□的!楼主来了!”楼下马上就有人喊了。

  “这丫又勾引我们来了!”

  “就用几根小黄瓜?当谁没吃过黄瓜呢!”

  “话说,我大前天在菜市场买的两根黄瓜,到现在还硬挺着呢,这正常吗?”

  “你家黄瓜是塑料的吗?”

  “你家这黄瓜不是用来吃的,是专门给人家美术生当模特的,放上几个月,新鲜依旧。”

  “楼主!这招工是真的吗?”

  “童叟无欺!”罗蒙回复道。

  “楼主!你们家黄瓜好吃吗?”

  “又嫩又脆,咬一口,尽是黄瓜香。”罗蒙又回复说。

  “楼主!这招工真的是真的吗?”

  “你丫是被骗大的吗?”罗蒙反问他说。

  “是啊。”那人发了个小头像,猛点头。

  “城市真可怕,来乡下吧,孩子。”唉,城里人戒心就是重,这年头没事上网乱调戏的人也多了,搞得现在罗蒙上网招工,竟然没人信。

  第二天,罗蒙见还是没人来,他就又上网了,贴了张给水牛挤奶的劳动场景上去,他们家的帮工也都纷纷上了照片,有罗全贵有罗进喜罗志方,柳茹华那张,罗蒙还给她来了个特写,妹子的吸引力发挥到极致。至于肖树林的,那就没有了,心上人能贴网上叫人家看吗?

  “闻到牛奶香了吗?”罗蒙问道。

  “丫这是水牛奶?”

  “楼主大手笔啊!竟然全部养的本地水牛!”

  “养本地水牛挤奶,那得卖多少钱一瓶?”

  “怎么算都不划算啊。”

  “十块二十块的,老子都认了,明儿就带我们家丫丫喝奶去。”

  “你们家丫丫几岁了?我女儿今年都九岁了,还没见过真牛呢,正犹豫着要不要带她去这个牛王庄。”

  “我家丫丫四岁半,站起来都一米七了。”

  “啥品种?”

  “哈士奇。”

  “母的?”

  “公的。”

  “坑爹啊!”

  又等了一天,依旧没人来,罗蒙无奈,只好又上网去了,这一回他发了几张刘春兰他们做馒头的场景,用上回录的视频截图几张,然后又现拍了两张蒸熟的馒头包子,整个的拍一张,掰开的拍一张。

  “早饭就吃这个,管够。”罗蒙说。

  “这包子看着又食欲啊。”有人立马就回复了。

  “吃着更香。”罗蒙说。

  “楼主这馒头这么小,我一顿得吃五个。”

  “我可能得十个。”

  “我们家丫丫大概也能吃十个。”

  “你家丫丫不干活,不包伙食。”罗蒙回复说。

  “那我要是去了,我们家丫丫吃啥?”

  “最好别带宠物。”罗蒙回复说。

  “不行啊,老子光棍一条,总不能把丫丫一个人留在家里吧。”

  “那带来吧,跟我家东南西北一个伙食待遇,一天五十。”到时候再叫它们练练,东南西北这四兄弟尽跟黄鼠狼打架了,还没跟狗打过架呢。

  “东南西北?”

  “这是一只还是两只还是四只?”

  “四只。”

  “楼主!五十太贵啊!”

  “天天有水牛奶,顿顿有肉骨头。”罗蒙回复说。

  “太奢侈了!老子吃得还没它们好!”

  “五十真心实惠。”

  “造孽啊,好东西都尽叫狗吃了。”

  “楼主!求和它们一样的伙食待遇!”

  “能抓黄鼠狼吗?”罗蒙问他。

  “不能。”

  “能二十四小时执勤吗?”罗蒙又问他。

  “不能。”

  “能不要工钱吗?”罗蒙再问他。

  “……不能。”

  “那你还是啃馒头吧。”

  这帖子发了几天,凑热闹的人不少,来的愣是没一个,不是说怀疑真假,就是说上班呢,请假太不划算,要是有假期就过来看看。

  罗蒙等了几天,终于也有一些灰心了,要不怎么都说招工难呢,他这会儿总算是见识到了。

  至于那只坑爹的黄鼠狼!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着想,罗蒙决定抽时间出来好好跟它耗一耗。

  首先,这个交易时间必须得改,不能总这么三更半夜地来找他啊,现在他是单身还好,以后要是有伴了呢?

  罗蒙决定把交易时间定在凌晨三点,他们最近都是三点十多分开始挤牛奶,选择这个时间交易,首先就能保证罗蒙能有比较充足的睡眠时间。

  然后,这个交易地点也得改一改,不能总在他床头啊,死老鼠什么的,成天往他床上搬,忒膈应人。

  罗蒙从家里拿了一只破旧的竹篮过来,就放在离床头不远的地方,又拿了只闹钟,把闹铃时间定在三点整。

  这天晚上这只黄鼠狼又来找他了,上蹿下跳地就把死老鼠往床上拖,它拖上来一只,罗蒙就往竹篮里丢一只,那黄鼠狼看了看,又冲竹篮里把老鼠叼出来,重新拖到床上去。

  “嗷呜……”几个来回以后,黄鼠狼急了,不给灵泉,还丢它的老鼠干嘛?

  “都给我放到篮子里去。”罗蒙指了指那只竹篮说道。

  “!”那只黄鼠狼看了看罗蒙,又看了看那只竹篮,蹲那儿不动了,罗蒙见它终于不折腾了,盖上毯子闷头就睡,能睡一会儿是一会儿吧。

  “嗷呜!”果然,这只黄鼠狼等了等,没等到灵泉水,又急了,吭哧吭哧又往床上搬死老鼠。

  “还没到时间呢,急什么?”罗蒙拎起那几只老鼠,一只一只又给丢回到竹篮里去,蒙头继续睡他的。

  “嗷呜!嗷呜!嗷呜……”那只黄鼠狼那个着急上火啊,在罗蒙枕头边叫唤个不停,声音又粗嘎又焦躁,这丫要是能说话,这会儿估计早开骂了。

  “滚!别吵老子睡觉!”罗蒙掀开毯子吼了一嗓子。

  “呜……”黄鼠狼一缩脖子,不吭声了,它又围着罗蒙来回爬了几圈,见他怎么都不搭理自己,又看了看竹篮里的老鼠,终于还是没动弹,在枕头边找了个地方窝了下来。

  “滴滴滴滴滴滴……”就在黄大仙昏昏欲睡的时候,罗蒙床头的闹钟突然响了。

  “!”这丫一下就清醒了,无声无息几个起落,就窜到了牛棚上边的一根横木上。

  “到点了。”罗蒙睡眼朦胧地从床上坐起来,打开电灯一看,丫又是一床头的死老鼠,感情这只黄鼠狼睡着睡着,觉得那些老鼠离自己太远,不太放心,又下去把它们给叼了上来。

  罗蒙也懒得跟它计较了,拎起老鼠尾巴,一只一只又给丢竹篮里去,然后冲那只满眼警戒的黄鼠狼招了招手。

  话说,自从得了这眼灵泉以后,罗蒙的感官时候比从前灵敏了许多,就比如现在,他扫一眼就能发现那只黄鼠狼躲哪儿了。

  “吼吼吼吼……”那只黄鼠狼从喉咙底下发出一串示威一样的声音,并不下来。

  “下来吧,没事。”罗蒙洒了些灵泉出来洗了洗手。

  “嗷呜!”黄鼠狼又叫了一嗓子,见果真没什么事,这才从横梁上蹦了下来。

  接下来的几个晚上,罗蒙照例还是跟第一晚一样,没到时间不给灵泉水,死老鼠都往竹篮里丢。这只黄鼠狼经过第一晚的等待之后,第二晚就显得没那么急躁了,知道罗蒙不是不给它灵泉水喝,就是晚点给。

  第三晚它就来得比往常晚了一些,这是好兆头啊,一天一天把时间推迟,等再过上一阵子,说不定它就会等到三点钟闹铃响了的时候再来了。

  这边的驯狼计划取得了不错的进展,那边罗蒙又发现一个问题了,也许是他们这牛王庄上的老鼠实在很多很好抓的关系,这只黄鼠狼每天晚上的收获越来越多。

  这一天罗蒙心血来潮,就把那些死老鼠提出来看了看,这一看,就看出问题来了,这其中有几只,他看着眼熟啊,昨天好像也见过,再仔细查看,这死了有一阵子了啊……

  “你这就不厚道了。”罗蒙指责那只黄鼠狼说。

  “嗷呜!”黄鼠狼也不示弱,张嘴就吼了回去。

  “你丫不诚信啊。”果然,黄鼠狼就是奸诈狡猾的动物。

  “嗷呜!”黄鼠狼又吼了一嗓子。

  “你既然不自觉,那我只好采取一些必要的手段来维护咱俩之间的公平交易了。”罗蒙咧嘴笑了笑,从工具箱里取出一把剪刀,那篮子里那几只老鼠的左耳都给剪了下来,用细铁丝串一串,就挂在牛棚的角落里。

  第二天晚上,这只黄鼠狼果然又把那几只没了左耳的老鼠叼竹篮里去了。罗蒙起床后拎着老鼠尾巴提起来一一查看,看到两只耳朵齐全的,就整齐地码放在竹篮边上,看到少了左耳的,就胡乱丢到一旁。

  “嗷呜!”黄鼠狼急了,叼着罗蒙丢出来的老鼠又给放了回去。

  “少了这个,不行。”罗蒙指了指那只老鼠左耳位置的缺口,又给丢了出去。

  “嗷呜!”黄鼠狼往那只老鼠飞过的方向一窜,又给叼了回来。

  “说不行就是不行。”罗蒙毫不妥协,再一次把那只死老鼠丢了出去。

  给剩下的老鼠剪了左耳,照例还是穿在那根细铁丝上,又喂那只黄鼠狼喝了几口灵泉水,就打发它走了,不走也不行,反正这回不管它再怎么闹腾,罗蒙都不会再妥协了。

  这边罗蒙跟黄鼠狼斗智斗勇,那边彤城市,也有几个经常逛贴吧的年轻人集结了一个小队,打算到牛王庄来一探究竟。这些年轻人中有少数是自由职业者,大多数还是上班族,请假不容易,所以这个时间就给耽搁了。

  他们到的时候,罗蒙刚好回家吃午饭去了,牛王庄上就只有罗全贵和罗进喜父子俩,和不爱说话的罗志方。罗全贵给罗蒙打了个电话,罗蒙就奔牛王庄去了。

  这些人在牛王庄上到处瞧新鲜,一会儿看看牛一会儿看看地里的庄稼,还有几个人就参观牛棚和四合院去了。

  罗蒙到的时候,就有人问他了:“你们这儿还产灰木耳呢?”

  “啥灰木耳?”罗蒙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还有灰木耳这玩意儿吗?

  “就是这个。”说着,一个戴眼镜的三十多岁穿着挺文气的女人就把东西从牛棚里拿出来了。

  “……”罗蒙一看,甭说,还真挺像一串灰木耳。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更晚了,不好意思,大家看文愉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