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46黄大仙很凶残
  这天晚上罗蒙睡到半夜又醒了,拿起手机看了看,才十二点十四分,都是叫那群黄鼠狼给闹得,每天晚上那个闹腾,闹得他最近夜里都醒出习惯来了。

  就在手机屏幕的灯光即将熄灭之际,罗蒙眼睛一扫,就看到自己床头有东西,拳头大小,看着像是猫脸。

  “啊!”罗蒙这娃觉悟不够高,不是坚定的无神论者,这一下真是被吓得够呛,一下子就从床上蹦了下来,啪啪啪把整个牛棚的灯都给打开了。

  “哞……”

  “哞……”

  “噗……”牛群也被他的一惊一乍给吓了一跳。

  罗蒙再看自己床头,竟然又是那只倒霉的黄鼠狼,这家伙这会儿就蹲自己枕头边上,一旁还搁着一只死老鼠,这丫竟然把死老鼠叼他床上去!挨着枕头那么近!

  “嗷呜!”这只黄鼠狼发出一声粗嘎的叫唤,叼起死老鼠从床上跳了下来,把它放在罗蒙跟前,然后就眼巴巴盯着罗蒙看。

  这丫要是听得懂人话,罗蒙这会儿早就破口大骂了,可偏偏它就是听不懂,跟四条腿的有啥道理可讲?罗蒙只好认命地喂了它一口灵泉,打发它走了。

  能捉老鼠也好,他们牛王庄上的粮食口味好,最近山上的老鼠眼看着就多了,这几天又收了豆子,罗蒙还担心这些豆子被老鼠给糟蹋了呢,这黄鼠狼就帮他捕起鼠来了。

  好事啊,应该鼓励,罗蒙安抚了一下自己惊魂未定的小心肝,关上灯继续睡觉,可是刚刚那一下实在是吓得太狠,接下来几个钟头他就怎么都睡不着,第二天精神头也不怎么好。

  “跟你说事呢,这孩子,想啥呢?”饭桌上,刘春兰拍了拍罗蒙的胳膊,喊了他一声。

  “昨儿夜里没睡好。”罗蒙抱歉地笑了笑。

  “也是,你说白天恁多活,晚上又睡牛棚,这能休息得好吗,要不让我跟你爸过去替你一阵子?”刘春兰到底还是心疼儿子的。

  “没事,等过了这个月,就让全贵叔过来轮换一个月,都说好了。”

  罗老汉这边也有事,院子里还养着待产的母牛呢,刘春兰每天早上又要起来做馒头,跑来跑去的也是麻烦,再说那只黄鼠狼到时候要是再来,可别把老两口吓出毛病来。

  “对了,刚刚你们在说啥?”罗蒙问道。

  “你姐说要给美慧美玲改姓,我跟你爸就商量着,让她们姐妹俩上族谱,就写在你名下,问问你们姐弟俩是咋想的?”刘春兰这就说了来龙去脉。

  罗蒙听了,就看了看坐在饭桌对面的罗红凤,罗红凤就说:“这事就让罗蒙说了算吧,我都没意见。”

  这事罗红凤还真不好表态,她要是反对,就显得计较,不舍得自己的两个女儿,她要是同意,又有觊觎罗蒙财产之嫌。

  罗蒙也同样不好表态,他要是反对,就怕父母不高兴,同意吧,又担心他姐心里不舒坦。

  也正是因为这个,这事才被耽搁到了现在,不然当初罗红凤离婚的时候,这姐妹俩早该改姓了,也不能拖到现在。现在是不能再拖了,眼下已经是六月份,等过了七月份八月份的暑假,镇上的学校就要开始报名了,他们得把高美慧送过去再读一年幼儿园。

  罗蒙看了一眼无知无觉的肖树林,这家伙压根就没听他们说话,这会儿挥舞着筷子正吃得起劲呢。看到这个人,罗蒙心里就可美了,以后要是成为家人,罗蒙能让他受委屈吗?

  就算不是为了他,罗蒙也不希望在自己和罗红凤之间埋下隐患,有没有儿女罗蒙并不看重,当舅舅也挺好的。

  “还是写在我姐名下吧,写在她名下也没差,不用写在我名下。”罗蒙这就表态了。

  “你姐在族谱上没名儿。”罗老汉就说了。

  在他们这儿,女儿原本是不上族谱的,等到嫁人的年纪,嫁到了夫家那边再上族谱。除非是哪户人家没生儿子,就让女儿招婿,那到时候女儿女婿就都在这边上族谱。罗红凤当时是出嫁的,所以他们罗氏一族的族谱上就没她的名字。

  “那我改天上族里跟他们说说,把我姐的名字也写上去。”罗蒙扒了一口饭,说道。

  “那……”刘春兰有些为难地看了看饭桌上几个外人,这话原本是不好当着别人的面说的,不过这时候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那你姐以后还嫁不嫁人了?”

  反正刘春兰是觉得这样不妥,罗红凤虽然离婚了,那也不代表她这辈子就得一个人单过啊,以后要是有合适的人,那还能再结嘛,这要是上了族谱,那以后不就得要招赘?

  招赘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二十出头的年轻姑娘都不好找呢,罗红凤还带着两个女儿,想找个合适的本来就不容易,何况是招赘?这样一来,她以后的路子不就更窄了嘛?

  “甭担心这个,这年头独生女出嫁的多了去了,那咱族谱上就都给人家断了?肯定不能这么干啊,他们那边应该是有应对的方法,人家怎么来,我姐也怎么来。”

  “族谱上该记就记上,以后她该嫁人就嫁人,大不了到时候再把这边的名字消了嘛,反正咱那族谱,五年十年不就要重新誊写一次,改动一下也不是不行。”

  罗蒙这话虽然是对刘春兰说,但同样也是说给罗红凤听的,毕竟她才是当事人。刘春兰和罗红凤听他这么说,也都没啥意见,就罗老汉,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这事他想过,可是有那么容易吗?

  水牛镇上的罗姓一族也算是大族了,从前族里出过几个能人,这些年虽然没怎么大风光过,但是底子还是在的。

  当年罗蒙考上大学的时候,他们族里就给他送过来一万块钱,说是族里能考上重点的娃娃不多,让他好好读书,将来给他们一族长脸。

  那时候一万块钱可是大钱,族里能拿出这么多钱来,也不是非常容易的事,有这些个钱,罗老汉和刘春兰也是松了一口气,农户人家,要供个儿子读大学也是不容易。

  自己给没给罗氏一族长脸罗蒙是不知道,不过丢脸肯定是丢过的,当初那件事闹得人尽皆知,他们族里肯定也是知道的。

  如今再要去族里,罗蒙虽然嘴上说得好好的,其实心里还是没多少底。

  “你们这一族的宗祠倒是建得不错。”同在饭桌上的卜一卦就说了。

  “先生去看过啊?”罗蒙顿时又来了精神?

  “看过,还跟那几个老头唠了唠。”卜一卦说唠了唠,罗蒙就知道,这老神棍八成是把人都给忽悠晕了。

  “要不您老人家跟我一块儿走一趟?”这么好的助力,哪有不用的道理。

  “行啊。”卜一卦这回倒是很痛快。

  有卜一卦出马,这一行自然是顺利了不少,族里那几个老头虽然还是没给罗蒙什么好脸色,但是给罗红凤上族谱的事,就算是□不离十了。

  说完了正事,这卜一卦又跟这几个老头说起了闲话,无非就是一些命理上的事,这些老头对这些事都挺上心,但是平时接触的机会并不多,尤其他们这水牛镇上,高人更是没几个,所以对这卜一卦也就尤其信服。

  卜一卦说这命数命数,这边涨了那边就得落,都得要讲究阴阳平衡啊,谁也逃不过,你要想自己命里样样都好,那是不可能。

  就拿罗蒙这小子来说吧,考重点得牛王,那是什么命啊?万里挑一!可他能事事如意吗?没有这么好的事。此长彼消,他这辈子呢,无后。

  “高!”出了罗氏宗祠,罗蒙就冲卜一卦竖起了大拇指。

  “你小子打算怎么谢我?”这卜一卦也是个人精,这些天他东逛西走的,水牛镇上的那点事都被他摸了个门儿清,其中自然也包括罗蒙的事,这阵子他看着罗蒙这小伙儿还算不错,就决定帮他这一回。

  “您老人家是高人,钱财那等俗物您也看不上啊。”钱财那等俗物,罗蒙最近刚好也缺得很。

  “嘿,你们家那个枸杞花蜜不错,老头我还有几个莫逆之交……”卜一卦也不客气,直接就开口要东西了。

  “好说,就是这会儿蜂蜜不多,一斤两斤的拿出去也不好看,你再等等,让我先攒上一两个月,到时候从极味楼那边扣一点下来。”罗蒙也是很爽快就答应了,有这卜一卦今天这一席话,他以后能少碰多少壁啊,几斤蜂蜜算啥。

  几斤十几斤蜂蜜,要是换成现钱,也就是十来万块钱,这卜一卦在外边混得风生水起,这个数目他也是不怎么放在眼里,罗蒙家的枸杞花蜜,贵就贵在一个难得,这年头,好蜜难得啊,尤其他又给极味楼供货,现在谁要还想买,那就更难了。

  话说当初这彤城的张大胖就咬咬牙提了三坛子枸杞花蜜回去,刚开始还肉疼呢,时常跟他媳妇嘀咕着,是不是他俩头脑一热就叫人个狠宰了。

  他们家那老太太那阵子确实是吃了枸杞花蜜没错,可她也同样打针吃药了啊,怎么见得就不是那些药起效果了呢?

  直到前一阵,他们小区一个老邻居上他们家来小坐了一会儿,他们这老邻居是个退休的老干部了,这会儿虽然已经退下来,但是rén miàn还在呢,他上自己家来,张大胖夫妇自然要拿最好的东西出来招待,其中就有罗蒙家的枸杞花蜜。

  那老头一喝这蜂蜜水,眉头就皱起来了,张大胖心里咯噔一下,还当是出啥岔子了。

  “你们家这蜂蜜……”他那老邻居若有所思地说道。

  “咋了?”张大胖也想知道他们家这个蜂蜜到底是好呢还是不好,反正喝是很好喝的,东西到底好不好他也不懂,眼前这老头当了大半辈子干部,啥好东西他没吃过啊,那嘴巴也是刁得很。

  “咋跟我在极味楼喝的一个味儿呢?”那老邻居就说了。

  “极味楼,不能吧?”张大胖跟他老婆都是白手起家过来的,平时虽然算不上多节俭,但是也不多奢侈,那极味楼就是烧钱的地方啊,他也就是请客的时候去过几回,平时自己是万万舍不得去的。

  “咋不能啊?告诉你,叫我这舌头尝一尝,比那实验室里化验出来的都准,我说是一个味儿,那就是一个味儿。”他那老邻居十分笃定地说道。

  张大胖和他老婆一对眼神,就知道对方心里这会儿想的啥了,夫妻俩都是一个反应:艾玛,撞大运了!

  “快跟我说说,这蜂蜜上哪儿买的?”那边张大胖的邻居就问了。

  张大胖被他这么一问,就想起前阵子龚白棋的交代来了,那龚白棋还特意给他打了个diàn huà过来,说这买枸杞花蜜的地方,不能说给别人知道。

  张大胖当时还奇怪呢,别人都是挖空了心思搞宣传,咋到他们那儿还不让说了呢?这会儿听他这老邻居一说,他就明白了,要是个个都上水牛镇买蜜去,那极味楼还做哪门子买卖啊?

  “这个人家不让说。”张大胖有些为难地拒绝了。

  “你就跟我一个人说,我也不告诉别人啊。”他那老邻居怎么可能轻易就放弃。

  “告诉你也没用,当时我也是经人介绍才买了这么一回,这会儿既然是极味楼在卖,哪还能轮得到咱们?”他要是把这枸杞花蜜的货源给漏了底,那极味楼还能给他好果子吃?马从戎可不是什么善茬。

  “也是。”他那老邻居也想得明白,心中虽然还觉得十分遗憾,但是也就不再多做纠缠了。

  很快,张大胖他们家有三坛子和极味楼一样的枸杞花蜜的消息就传开了,几天时间,小区里那些种名花的养名狗的,集邮的养鸟的,风头一下子都叫他给抢了。

  张大胖夫妇也是痛并快乐着,住在他们这小区里的都是彤城市有头有脸的人物,非富即贵,能得到他们的青睐那绝对是好事。痛就痛在,最近上他们家蹭蜂蜜水喝的人那也是一拨接着一拨啊,喝得张大胖夫妇心里淌血。

  等到他们把极味楼的蜂蜜水的价位打听清楚了,夫妻俩就更是把那几个蜂蜜坛子捂得死紧,非到万不得已,绝对不拿出来见人。

  再说罗蒙这边,解决好了族谱的事,罗蒙心情也是很顺畅的,这天晚上早早就躺床上去睡下了,头一晚没睡够,这一晚得补上不是。

  结果睡到半夜,这丫又醒了,看一看枕头边,又是一张猫脸,虽然知道这货是谁,罗蒙还是忍不住竖了汗毛。

  “别跟畜生置气,喂它泉水吧,喂完了赶紧叫它走。”罗蒙这样对自己说,然后抬手就给这只黄鼠狼喂了一口灵泉水。

  “嗷呜……”这丫喝了灵泉水,竟然还不肯走。

  “你丫想干嘛?”罗蒙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是可忍孰不可忍,这只倒霉的黄鼠狼是赖上他了咋的?

  “嗷呜!”回答他的还是这么一声粗嘎的叫唤。

  “你大爷的!”罗蒙气冲冲下床开灯去了,结果电灯一打开,一看自己床头,罗蒙又惊了!

  “嗷呜……”黄鼠狼又冲罗蒙叫了一嗓子,这丫还跟昨天一样,蹲罗蒙枕头边上,旁边还搁着死老鼠,这回不是一只,而是三只,三只灰不溜秋的死老鼠就这么在罗蒙枕头边上躺尸。

  罗蒙搬了张凳子在牛棚里坐了下来,这样不行啊,这丫成天往自己床上搬死老鼠,这回给它灵泉水,下回它就得接着搬,那他还睡不睡觉了?

  “嗷呜……”那边黄鼠狼又催促了,今天它抓了三只老鼠,罗蒙才喂它喝了一口灵泉水,这买卖不公道啊。

  “!”罗蒙在凳子上坐着坐着,就打起瞌睡来了,差点没从凳子上摔下来。至于办法,他是没想到,跟黄鼠狼要怎么交流,这个问题无解。

  “咱打个商量行吗?往后别把死老鼠往我床上叼。”罗蒙无可奈何地看着那只黄鼠狼和那堆死老鼠。

  “嗷呜!”罗蒙听出来了,这丫是不耐烦了,催他赶紧给灵泉水呢。

  “算了,吃完了赶紧走吧。”罗蒙困了,床铺近在眼前,却被黄鼠狼和它的猎物给侵占了,他想睡觉,于是他又妥协了,又喂了这家伙两口灵泉水。

  黄大仙终于得偿所愿,心满意足地叼起那三只老鼠的尾巴,拖着就出了牛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