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44肖老大的择媳标准
  罗蒙自己虽然没当成卜一卦的徒弟,但他还是积极努力地帮俩外甥女踏上了习武之路。卜一卦刚开始还有点不大乐意,在他们家吃了一顿饭之后,就啥意见都没有了。

  罗蒙家的饭菜确实是香啊,天天吃可能也不觉得有什么,外人偶尔上他们家吃一顿,无不赞不绝口的,这卜一卦也不例外。罗老汉和刘春兰听说他要教他们家那俩姑娘练武,对这个刚来的胖老头也是热情非常。

  吃完饭罗蒙骑着三轮车上水牛镇买了些寝具和其他生活用品,就把这卜一卦安置在了牛王庄上的一间小屋里。这老头里外看了看,也甚是满意,就嫌稍微冷清了点。罗蒙说等过几天他们这开始夏收,到时候就热闹了。

  这卜一卦在大湾村的生活也是十分悠闲的,每天早晨五点多起来,先教肖树林罗志方和高美慧高美玲练两个钟头的武术,然后再吃早饭,接下来的一整天,他爱去哪儿就去哪儿,自由得很。不过这老头显然也没走远,每到饭点,他都必然准时地出现在罗蒙他们家的饭桌上。

  这段时间,村民们也逐渐把一些成长周期短的青菜给种出来了,像小白菜空心菜生菜之类的,长起来本来就飞快。

  开始的时候村子里的人都说让这些菜跟牛王庄的菜一起出,月底再算账,罗蒙没答应,说还是另外算,账目清晰。

  每天出多少菜,就让他们直接跟那几个学校食堂的负责人对数目,村民自己记一下账,学校食堂那边也有账本,等到了月底,让那几个食堂直接给村民们结账,罗蒙就不跟着掺和了。

  村子里种菜的人不少,种类也都比较杂,开始的时候难免会有些混乱,但是时间久了,秩序自然就出来了。

  到时候擅长种西红柿的就专门种西红柿,擅长种黄瓜的就专门种黄瓜,村子里要是有两家人种黄瓜,这家种得没有那家好,那人家自然就不乐意找他拿货,所以竞争还是存在的,相对的品质也就比较有保障。

  总体来说,从他们大湾村出去的蔬菜质量都还是很不错的,原本只有罗蒙一家供货,学生们都要争着抢着去打菜,这会儿供菜的农户多了,紧张的局势也得到了缓解,每天的吃饭时间,也就成了全校师生的幸福时光。

  眼看就要放暑假了,学校里的师生还真有点舍不得他们食堂的饭菜。其中以即将毕业的高三学生尤为不舍,转眼就到了六月份,学校食堂刚刚升级,他们却是毕业在即,多想再多吃几年啊。

  进入六月份,离高考也就不远了,再过不久,高一高二的学生也都要迎来两个月的暑假。村子里的人们就有些不淡定了,说到时候学生们都放假了,他们种出来的菜卖给谁去啊?

  罗蒙倒是没为这事犯过愁,村子里的人不知道自己家种出来的菜多吃香,那是因为这段时间他们尽给那几所学校供货了,没挑到镇上去卖过,不晓得好不好卖,心里边没底。

  不过罗蒙觉得,零卖虽然也能卖得出去,但是要能有几家长期稳定的客户跟他们村合作,那就更好了。

  毕竟等到以后他们村种出来的菜多了,要是都一窝蜂挑到水牛镇上去卖,就容易出现降价竞争。等他们大湾村的菜卖出了名声,又会把水牛镇周边一些菜农挤得没了活路,到时候就必然会有其他村子的人冒充大湾村的人卖菜。总之就是一个字,乱。

  罗蒙给郭大锅打去一个电话,问他有没有朋友是做酒楼菜馆的,眼瞅着暑假就要到了,得给他们村这些菜另外找一条销路。

  郭大锅说自个儿也正为这个事发愁呢,开饭店的朋友他有,可是他一旦要是把大湾村的菜介绍出去,到时候人家要是觉得好,那给的价钱可就高了,那以后他们几个学校食堂还能拿得到菜?

  罗蒙笑着跟他说:“你就算不介绍,他们到时候也得自己找我们村里来。”

  之前罗蒙单独给这几个食堂供货的时候,就有那么几个人找去牛王庄,想让罗蒙给他们供货,不过都被罗蒙给拒了。这些人要是知道如今大湾村不少村民都种菜,而且都有这种品质,那肯定也是要找过来的,只不过是他们先入为主,当这几所学校还是罗蒙一家在供货呢。

  “那咱们学校里的娃娃们以后就甭想再吃到你们村的菜了?”那边郭大锅就问了。

  “怎么吃不到啊?”罗蒙说:“人家多少钱你们也多少钱跟着买呗。咋,学校食堂就不用参加市场竞争了?”

  “那玩意儿,到时候还能买得起?”郭大锅叫苦不迭。

  “让学校给你们食堂发点补贴呗,你们这些高中学校老黑了,学费收得老高,还不叫学生吃上好饭菜。”罗蒙顺手从自家番茄地里摘了个番茄,一手拿着番茄啃,一手拿着手机,坐在田埂上慢慢跟他唠。

  “那是我能说了算的吗?”电话那头的郭大锅苦笑:“你是不知道啊,外边等着接手我这个食堂的人大把呢,我不干,自然有人干,想讨价还价,没门。”

  罗蒙心说你就装吧:“放心吧,到时候他们要敢撤了你,你们学校那帮学生就得造反。”

  说起来这个郭大锅对食堂那点事那是真上心,当初罗蒙他们刚开始卖奶馒头奶黄包不多久,这人就找上门来了。这会儿他跟罗蒙叫苦哭穷,也就是为了他们学校食堂下个学期还能买得到大湾村的菜。

  “我跟村子里的人说说,要是实在不行,到时候牛王庄这边单独给你拱点。”罗蒙这又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

  “嗨!这话你咋不早说啊,看我着急上火的!”郭大锅一拍大腿,心里边那块悬着的石头总算是放下来了。

  “改天把你那朋友喊大湾村来,咱好好跟他谈谈。”罗蒙说。

  “行啊,没问题,这事交给我,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那朋友是干大事业的,在彤城他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郭大锅牛逼哄哄地说道。

  罗蒙笑了笑,只当他是吹牛呢,没咋当真,等再过两天,郭大锅把人带牛王庄来了,罗蒙一看,这丫果真是敢称彤城第一的,就凭他们极味楼现在卖的那个天价蜂蜜,就没人比得上。

  “咋又是你啊?”真他娘的孽缘啊,罗蒙在心里补充了一句说。

  “可不是。”马从戎还是那副招人恨的死样子。

  “你们极味楼也卖青菜?”罗蒙咧着嘴,露出两排小白牙。

  “卖啊,捎带着卖。”马从戎回答说道。

  “那你还是别买咱们村的青菜了,太香,到时候一个不小心抢了主菜的风头,那不是喧宾夺主吗?”罗蒙大言不惭道。

  “不碍事。”马从戎稳稳的,笑眯眯的回答说,仿佛眼前的罗蒙就是一只得意洋洋的跳蚤,根本没必要和他计较。

  “咋,你俩认识啊?”一旁的郭大锅就问了。

  “老熟人了。”罗蒙回答说。

  “可不是。”马从戎也附和了一声。

  “那你俩咋认识的呢?”罗蒙也是奇了,一个是承包高中食堂的,一个是马家太子爷,极味楼的大老板,这虽然勉强能算是同行吧,差距未免也太大了点。

  “嗨,一个师门出来的。”郭大锅就说了。

  “郭师傅深藏不漏啊。”罗蒙赞道。

  “不是我深藏不漏,是这小子太敢,跟我师父学了几下三脚猫的本事,就敢整那大排场。”对于同门师弟,郭大锅就没太跟他客气,也没怎么把他马家太子爷的身份当回事。

  原来这郭大锅的师父是在彤城开饭馆的,门面不大,老字号了,也有些名声。有一天这马从戎上他们家店里吃饭,吃完了不走,非要见主厨,见了主厨就闹着要拜师,他师父被闹得没办法,最后就答应教他几招。

  “那是他老人家慧眼识珠。”马从戎在一旁纠正道。

  罗蒙嘿嘿笑了两声,懒得跟他耍嘴皮子,今天他们还有正事,于是就带着郭大锅马从戎两人,上他们村的菜地去走了一圈。

  不愧是和一个师门出来的,这马从戎见了地里的青菜,也跟郭大锅似地,摘了菜叶子就放在嘴里嚼,一边嚼还一边点头说不错。罗蒙心说,你师兄都说不错了,你还假模假式地嚼个什么劲儿。

  “他吃得出好坏不?”罗蒙在后边问郭大锅说。

  “不知道。”郭大锅笑了笑,并不言明。

  这一天下午刚送走了马从戎,第二天早晨不到六点半,极味楼运货的车子就开进了大湾村。车上这两个小伙儿也都是勤快人,从彤城到他们这儿三四个钟头的车程呢,这得多早就出发啊。

  好在他们大湾村的村民也是勤快人,昨天听罗蒙说有彤城的一家大酒楼要收他们村的菜,价钱好,这不,今天一大清早,天刚蒙蒙亮就到地里摘菜去了,这会儿就等着人来收呢。

  这两个从极味楼来的小伙儿吧,人不仅勤快,还忒较真,挑菜挑的那叫一个仔细啊,一把小白菜,太老的不要,太细的不要,叶子上边有虫眼的不要,上头沾了鸟屎的也不要。

  村子里的人就说了,他们这菜都不打虫药,那些虫子就都靠鸟儿吃,菜叶子上边沾点鸟屎那太正常了,洗洗不就完了吗,鸟屎又吃不死人。那俩小伙儿摇摇头,就是不要。想着他们给的价钱高,村民们忍了。

  不过这些菜被他们这么一挑,一会儿发给永青那边几所学校的菜,卖相就没往常好了。有些村民过意不去,就给郭大锅打了电话,问他这样的菜还要不要,不要的话,他们还得上地里摘去。

  那边郭大锅就说了:“挑了就挑了吧,给我们食堂这边发过来,没差。”

  弄得村民们又是感激又是不好意思的,偏偏罗蒙还在这时候又给补了一刀:“这极味楼的老板,也是人家郭师傅给咱介绍过来的,他俩是同门师兄弟,咱以后有了大买家,可别把他们食堂那边的货给断了。”

  “那哪儿能啊?”

  “咱能那么干吗?”

  “肯定的。”

  “那不是不厚道吗?”

  “不管咋说,食堂的菜还得接供啊。”

  村民们七嘴八舌,都是一个意思,那就是以后还得接着给永青那几所学校供货。

  极味楼那两个伙计虽然挑剔,但是人家给的价钱确实是不错,加上又是现款现货,村民们手里捏着钱,脸上也是乐呵,刚刚被挑挑拣拣的那点不快也早丢一边去了。

  这天中午吃过午饭,肖树林就说自己有点事,要先回去,罗蒙也没多想,很爽快就答应了。

  下午三点多钟,罗蒙他们还没挤完奶呢,那边龚白棋又给他打来了电话,还是说枸杞的事,他说自己有个朋友是搞药材生意的,这几年搞出口,买卖做得挺大,罗蒙这批枸杞要是肯卖给他,那价钱绝对能比现在的高出不少。

  “不卖。”就那点枸杞子,搞什么出口啊,有点好东西就要往国外倒腾,什么毛病。

  “价钱真能高挺多。”那边龚白棋又说了。

  “价钱高也不卖。”罗蒙很光棍地回答道。

  “真不卖啊?那我可跟他说了?”龚白棋最后又跟他确认了一遍。

  “你就放心大胆地跟他说吧,咱不卖。”

  “啧,年纪轻轻的,咋这脾气呢。”龚白棋嘴里这么说,心里还是欣赏的,年轻人就得有个性啊,说一不二才是真爷们。“对了,你一会儿让肖树林带两罐蜂蜜下来,明天让他把钱给你捎上去。”

  “还拿什么钱啊,不都说了吗,要吃蜂蜜跟我吱一声就是了。”说过要给人家蜂蜜吃,这会儿又收钱,那多不好。

  “口袋里都没两个钱了还跟我瞎客气啥。”

  “你咋知道我没钱了?”罗蒙那脑门上像是安了雷达,这会儿马上就探测到肖树林的信息了。

  “不就是小树林跟我说的。”

  果然!

  罗蒙心情舒畅:“不过今天不行啊,肖树林中午就回去了,说有事。”

  “有事?”那边龚白棋怔了怔。“哦……瞧我这记性,是今天啊,对对,他今天是有事。”

  “啥事啊?”罗蒙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还能是啥事,一把年纪了还打光棍,相亲去了呗。”

  !!!晴天霹雳啊!!!

  那边罗蒙百爪挠心,这边肖树林跟人家姑娘喝了一杯咖啡,早早就回家去了。

  “这么早就回来了,咋样啊?”肖老大一看这回八成又没戏。

  “不合适。”肖树林端起他老爹刚泡上的蜂蜜水,咕噜咕噜喝了个精光,就刚刚那家店的咖啡,咋喝咋不对味儿。

  “咋又不合适呢?”这都第几回了,回回都说不合适,眼看着他儿子就快到三十了,肖老大也急啊。

  “这回这个。”肖树林抹抹嘴,就跟他爹说了:“人家说自己就爱吃鸡翅喝可乐。”肖树林也爱吃鸡翅,他喜欢炖着吃炒着吃蒸着吃,唯独不爱油炸着吃。

  “你管她爱吃什么呢,她吃她的,又没让你跟着吃!”肖老大一听就跳脚了,这才多大点事,就说人家姑娘不合适:“我不管,反正在老子归西前,必须得抱上孙子。”

  “她还不会做饭。”肖树林看了他爹一眼,又说了。

  “不会做饭?”肖老大也不激动了。

  “是,不会做饭。”肖树林摇摇头说道。

  “那啥,这个确实不太合适,咱下回再看看。”

  不会做饭,那就真不合适了,讨个媳妇连做饭都不会,那他儿子以后的婚姻生活还能有啥盼头,总不能为了抱上孙子,就毁了他儿子啊。肖老大叹了口气,认命了,得,接着等吧,孙子总会有的。

  作者有话要说:以上仅代表肖老大个人观点,和作者无关,不会做饭的姑娘们莫怪,顶锅盖跑~~~~~~~~~~~~

  ---------------------------------------------------------------------------

  另外,朴一卦的名字更改为卜一卦,因为有筒子反应说这朴字做姓氏就念piao,嫖一卦什么的,太难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