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43一小撮人是多少人
  自从柳茹华露了那一手之后,罗蒙就更加关注起这个新员工了,有事没事就找她聊聊天,打听打听她师父如今身在何方,他老人家有啥爱好,有没有打算找个风水宝地颐养天年什么的。

  根据这柳茹华所说,她师父人称朴一卦,具体真名叫什么,就连她这个弟子兼养女都不甚清楚。这朴一卦生性洒脱不羁,年轻的时候就爱喝酒,这些年年岁渐长,也有些怕死,于是又搜集起了补气养生延年益寿的之物。

  于是罗蒙就装了几斤自家的枸杞花蜜,又挑了一些上好的枸杞子,按照柳茹华所说的地址,给她师父邮了过去,就说自己仰慕他老人家的神采,这些东西都是孝敬他老人家的。

  柳茹华这段时间和罗蒙他们一家人同吃同住,自然也知道他们家的枸杞花蜜和枸杞子都是好东西,见罗蒙要给他师傅邮东西,她也是乐见其成,却没想到,这东西刚邮出去还不到十天,她师父就拎个小包奔牛王庄来了。

  这会儿牛王庄上的房子也是刚刚完工,一座青砖黑瓦的四合院,就坐落在牛王庄的山岗上,一面对着村子,一面对着牛王庄这边的山坳。

  站在面向村子的阳台上,可以俯瞰整个村庄,站在另一面的阳台上望出去,则是延绵起伏的山地,有田地有牛群,有稻草搭建的牛棚,还有一条小溪潺潺流过。

  这一栋房子建完,罗蒙口袋里的钱也跟着花了个精光,罗红凤那边刚刚还清的欠债,这会儿又重新欠上了,欠得比第一回还多一些。

  二楼大小五十多间房,其中就只有十间小屋做了简单的装修,其他都还是粗胚,罗蒙打算等到过年他盖自己那栋小别墅的时候,再一起弄。

  这十间屋子,罗蒙自己占了一间,给肖树林留了一间,柳茹华住一间,罗全贵和罗进喜父子俩也分到了一间,罗志方也有一间,剩下的五间暂时空着,留着以后备用。

  这边的房子虽然盖好了,罗蒙却并没有什么机会住,因为牛棚那边一百多头水牛,晚上没人看着肯定是不行的。

  罗全贵说他要过来睡牛棚,罗蒙想了想,就说轮着睡,等他睡到这个月月底,到时候就让罗全贵过来守一个月。经过这几个月时间的相处,罗蒙对罗全贵也十分信任,一百多头水牛就是一百多万块钱,交给他看管,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等再过一阵子,东南西北四兄弟再长大一点,罗蒙就打算把它们分出来两只放在牛棚这边。

  现在还不行,前一阵子它们抓了一只黄鼠狼,弄得那群黄鼠狼最近天天晚上上他们家挑衅,每天夜里那个闹腾,搞得罗蒙现在还真不知道拿这只黄鼠狼怎么办了,就这么放走太不甘心,弄死了怕那群黄鼠狼造反,于是暂时只好就这么养着。

  这只倒霉被抓的黄鼠狼,最近天天被罗蒙栓床柱子上,吃嘛就喂点剩饭剩菜,白天的时候,东南西北四兄弟还常常过来找它的茬,弄得好好一只黄鼠狼,硬是瘦得跟耗子似地。

  不过黄鼠狼这东西跟耗子可是仇家,听村子里的人说,这山上有黄鼠狼镇着,那些耗子就翻不了天,但是同样的,村子里要上养上几只鸡仔,就得被它们惦记。

  反正也说不上来这黄鼠狼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但是因为这东西性喜吸血,有点渗人,村子里的人大多不喜。

  前天晚上罗蒙睡到半夜,又听到鸡棚那边闹腾上了,过去看了一趟,回来刚躺下,就听到床尾那边传来嘎吱嘎吱的声响,还当那群黄鼠狼胆大包天找他这儿来了呢,一个跟斗从床上翻下来,啪一声把牛棚里的灯打开。

  结果就看到那只倒霉被抓的黄鼠狼,抱着一只老鼠正啃呢,丫这也太厉害了,栓根小绳绑床柱子上都能抓得住老鼠。罗蒙拍了拍那只吓傻的黄鼠狼,让它继续吃,顺手又给它喂了点灵泉水,抓老鼠是好事啊,必须鼓励。

  之前听柳茹华说她师父的时候,罗蒙还当他是怎么样一个仙风道骨的人物呢。所以这一天下午,他们正挤牛奶的时候,牛王庄上来了一个身宽体胖脑袋光光的胖老头,又听柳茹华管他叫师父,罗蒙也是吃惊不小。

  这朴一卦穿着一身绸布衣裤,脚上穿黑布鞋,鞋面上还挺sao包地绣着一些个金色和银色的花纹,手里拎着个小包,脸上还整了副墨镜戴着。这玩意儿,怎么看怎么像骗子啊,路边见着这么一号人,你能放心找他算命吗?

  这老头到的时候,罗蒙他们正干活呢,就搬了张凳子让他先坐坐,等罗蒙忙完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他正蹲自家地头上啃西红柿呢,罗蒙一看这又是一个自来熟,也就不跟他客套了。

  “先生会武术?”罗蒙问道。在他们这一片地方,先生是对一些从事传统行业的人的称呼,比如老中医,给人驱邪的道师,还有就是算命先生之类的。

  “嗨,人在江湖飘,不会两下子咋混?”老头吃完西红柿抹了抹嘴,很是不客气地说道。

  “那您教教我呗。”罗蒙脸上立马就显出狗腿来了。

  “你都这把岁数了,还练什么功夫。”老头剔了剔牙,不太上心的样子。

  “还不到三十呢!”咋就这把岁数了?

  “功夫要从娃娃练起,你这岁数,晚了。”朴一卦摇摇头,看来是真没打算收罗蒙做徒弟。

  “师傅您再好好看看我,我虽然年岁大点吧,但是根骨好啊,也是一棵好苗子。”罗蒙坚持不懈地进行自我推销。

  “你的根骨也就一般,那两个,还算是不错。”朴一卦伸手指了指,罗蒙一看,可不就是肖树林和罗志方两人,也行啊,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

  “嘿!”罗蒙朝他俩喊了一声:“过来一下。”

  “干啥?”肖树林有些不耐烦的问了一句,但还是跟罗志方一起,放下手里的活儿过来了。罗志方还是没吱声,这家伙块头虽然大,但是存在感却低得很。

  “朴老师傅说你俩根骨好,要教你们练功夫。”罗蒙说道。

  “真的?”肖树林半信半疑,有些不太信任地看了看眼前这个打扮得跟暴发户似地胖老头。罗志方还是原来那表情,好像也没怎么动心。

  刚刚朴一卦听罗蒙那么说,还想说自己啥时候就说要收他俩做徒弟了,但是这会儿一看这俩人的反应,顿时气结:“还不稀得学咋的?”

  “也就是跑得快点。”罗志方半死不活地来了一句,柳茹华露那一手的时候,他也在场,觉得没啥大稀奇,他现在要学种地呢,哪有工夫学那个,跑那么快有啥用处?

  “小子不服?要不要跟我练练?”朴一卦主动发出了战帖,这对一个有身份的老先生来说那是相当掉价的,但是无奈这个叫啥罗志方的,那表情实在是太目中无人太叫人膈应。

  罗志方听他这么说,就有些为难了,他虽然不会功夫,力气还是有一把的,这老头年纪这么大了,万一到时候给摔坏了咋整?

  “还是我来,跟我练练吧。”肖树林当初学习成绩太差,没考上大学,人家读大学的时候他也不是啥事都没干,跟个武术老师练过几年。这会儿他一看这朴一卦就是个练家子,罗志方啥也不懂,今天要是出手,肯定得挨收拾,好歹也是同事一场,这会儿就决定帮他顶顶。

  “嘿,你会两下子?”朴一卦也看出来了,这年轻人学过。

  “三脚猫而已。”肖树林扯了扯嘴角,那德行咋看咋欠扁,当初罗蒙就是因为受不了他这德行,才出手揍的他。

  朴一卦抖抖衣服从地上站起来,那气场登时就不一样了,那边肖树林也是严正以待,跟高手过招,掉以轻心那是要吃大亏的。

  “你先来。”

  朴一卦提了提裤腿,摆开姿势,这身绸布衣服拉风是拉风,就是不咋结实,一会儿过招的时候,裤子要是破了,那就丢大人了,他还得留着这张老脸在牛王庄上混呢。

  这地儿灵气足,灵气可滋养万物生灵,自然也能滋养他这把老骨头,只不过他朴一卦是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要留下,那也得风风光光的留下,叫这帮崽子们心悦诚服。

  不然别人都不请他不求他,就他自己死皮赖脸说要在这地儿住,那得多掉价,这事他徒弟柳茹华干了,他可不能干。

  肖树林就在朴一卦错神的功夫,猛地杀将过去,还以为这一下十拿九稳,结果却扑了个空。一旁的罗蒙只见这老头一闪身,然后不知道怎么的,肖树林就给摔地上去了。

  肖树林顺势滚地,紧接着又是一个扫堂腿,结果又扑了个空,被那老头从背后踹了一脚,骨碌碌滚沟里去了。

  “好身手啊!”罗蒙飞快地向沟里的肖树林瞄了一眼,见没啥大事,顿时就在脸上堆满了笑容,向朴一卦竖起了大拇指,然后又催促另外两人说:“还不快叫师父?”

  肖树林恹恹地从沟里爬出来,觉得自己那点面子都丢在刚刚那条沟里捞不回来了。前边那个武术老师还跟他说呢,以他现在的身手,放眼整个地球,能跟他打个平手的也就那么一小撮人。

  他当时太年轻太得意,以至于忘了问,他所说的一小撮人,到底是多少人,是五亿呢十亿呢还是三十亿,不然他也不至于连眼前这个肥老头都打不过啊。唉,早知道当初就不让他爹给他包那么大一个红包了。

  “师父。”水平太差,看来还得继续拜师学艺啊,肖树林也认命了,摸摸鼻子,还算恭敬地喊了一声。

  “还有你。”罗蒙抬腿就给了罗志方一脚,这愣子,天上掉饼呢,都不知道要伸手去接。

  “师父。”虽然罗志方还是有点搞不清楚学武术到底有啥用处,不过既然东家都让学了,那就学着吧。

  “师父,你看哈,我虽然根骨比他俩是要差点,但是悟性好啊……”罗蒙还是不死心。

  “是,你那脑袋瓜子是比他俩好使。”朴一卦也看出来了。

  “可不是。”罗蒙当仁不让,肖树林听了他俩这话,那嘴角都快垂到下巴去了,心说老子智商还一百五呢。

  “所以说,你以后就多使使你这个好使的脑袋瓜子,别学人家喊打喊杀的,那不是你专长。”朴一卦拍了拍罗蒙的肩膀,拎着小包就下了山坡,找他大徒弟去了。

  旁边的肖树林一听,顿时就乐了,他娘的打从一开始认识罗蒙到现在,这还是他第一回见这家伙吃瘪。

  “老神棍!”罗蒙在心里骂了一句,又比了个不雅的手势,然后他很快又高兴起来了,他们家肖树林笑得可真好看……

  作者有话要说:报纸爱你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