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41江山代有牛人出
  关于修建居住管理用房的申请已经提交上去了,就等着上边的审批了,罗全顺帮罗蒙问过乡里的人,那边说这事没啥问题,他们县一位国土局的副局长,最近每逢周末都要带着老婆孩子到牛王庄摘豆子呢。

  罗蒙倒还不知道,原来这些学生家长里边真还有几个人物,不过副局长就副局长吧,他也不会巴巴跑过去巴结人家,等以后他这个山头上来的人物多了,他还能巴结得过来吗,还干不干正事了。

  罗蒙打算在这牛王庄起两栋屋子,一栋大屋一栋小屋,大屋就用来当仓库兼以后工人们的居住用,小屋他打算自己住,像现在这样,总住在牛棚里也不是办法。

  那边村子里的房子,等以后高美玲高美慧再大点,就显得拥挤了,何况罗蒙这情况,现在打光棍的时候,跟家人住在一起也不觉得有什么,以后他要是有伴了,还跟父母姐姐外甥女住那么近,就显得别扭了。

  大屋的话,等过阵子申请批下来,罗蒙就打算动工了,请个工程队,要不了多久就能完工。

  小屋则要等到今年冬闲的时候再慢慢弄,到时候罗蒙多抽出点时间,好好设计设计,毕竟这屋子一旦建起来,就是要住上好几十年的,很可能还是他跟另一半的婚房呢,马虎不得。

  这天上午挑完牛粪,罗全贵就说要带着罗进喜去把鸡棚好好打扫打扫,罗蒙就让罗志方跟着一块儿去了。

  这罗志方果然没是个没干过农活的,开始那几天,扁担一压肩膀就起泡,后来那些水泡破了,老皮就渐渐长出来了,这两天就好多了,也能跟着罗蒙罗全贵挑着牛粪一担一担往山上走了。

  罗蒙和肖树林就没去鸡棚那边,因为再过一会儿,刘春兰就该把午饭煮好了,到时候罗蒙跟肖树林就先回去吃饭,等他们吃完了,再过来把罗全贵他们几个人替下来,反正这牛王庄上得留人,这么多牛和鸡呢,没人看着是肯定不成的。

  一般事儿不多的时候,罗蒙就让他们中午在家里休息一两个钟头再来,他们最近活儿重,从早到晚时间也长,中午要是能小睡一会儿,精神就能好许多。

  罗蒙跟肖树林回到牛棚那边,见家里还没打电话过来叫吃饭,他们就顺手把早上摘回来的豆子拿出来剥。

  “你说现在建房子,建什么样的好?”剥豆子的时候,罗蒙就问肖树林了。

  “你要建房啊?”肖树林打了个哈欠,有点困倦的样子。

  他也是刚刚才跟罗进喜捡鸡蛋回来,早上三点钟就起床,到这会儿也有七八个钟头了,等一会儿吃完饭回来,他就得在稻草堆上眯一会儿,最近他都习惯了在稻草堆上睡午觉,头顶上太阳晒着,小风吹着,闻着稻草香,那感觉就是惬意。

  罗蒙见他睡在外边,有时候就会拿了毯子出去给他盖盖,开始的时候肖树林还觉得挺别扭,后来也就习惯了,睡午觉前自己就上罗蒙那张小床上拿毯子去。

  “是啊,总不能一直住牛棚吧。”罗蒙说。

  “那盖个小别墅吧,整个大露台,露台上搭个葡萄架,夏天的时候能乘凉,秋天还有葡萄吃,楼下起个壁炉,冬天往炉子里丢几块柴火,烧得屋子里暖烘烘的,还能烤烤红薯玉米什么的。”肖树林说着说着,心里忍不住就向往起来,要是能弄这么个房子住着,人生该得多滋润啊。

  “那露台要是再整大一点,多种上几棵葡萄,秋天的时候吃不完,酿成葡萄酒,冬天还能围着火炉喝喝小酒。”罗蒙也觉得那种日子真心不错。

  “老板是哪一位啊?”他俩正陶醉呢,一旁就响起一道煞风景的声音来了。

  罗蒙转头看了看,见来的是个不到三十的年轻女子,身材高挑穿着休闲,扎个马尾辫,还算是比较青春靓丽。他心下不喜,肖树林这个岁数正是谈婚论嫁的年纪,现在还没结婚,就说明周边没有合适的,所以外来的年轻女性,往往就是最危险的。

  “啥事啊?”罗蒙问她说。

  “哦,我在网络上看到你们县的学生发的帖子,打听到‘大水牛乳品’,又一路问着来了牛王庄,就是想问问你,那啥,你们这里招工不?”这姑娘做了好长一段铺垫,最后问了个叫人大跌眼镜的问题。

  “你会干农活啊?”罗蒙就问她了,不会干农活的帮工,他这里只要肖树林一个就够了,其他人想来凑热闹,门儿都没有。

  “别看我这样,干活那也是一把好手,你要是不放心,不是还可以先试用几天吗?”那姑娘二话不说,就开始自我推销了。

  “我这里活儿重,工资也低,不适合你。”罗蒙就是想赶人。

  “工资低没事啊,你一天给我五十块就成,不然,三十块也行啊。”姑娘说着,又开始打折促销了。

  “知道我们这儿五十块钱一天的帮工什么样吗?”罗蒙就问她了。

  “什么样啊?”这个她还真不知道。

  “就那样。”罗蒙指了指对面的山岗上,这会儿罗志方正挑着一担子鸡粪上山呢。

  那姑娘顺着罗蒙手指的方向一看,就看到一个壮硕的汉子挑着担子正往山上走,看那人的身量,高起码得有一米八五,体重至少一百七十斤。再看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顿时就气馁了。

  怪不得人家都说这片山区经济不发达,挣钱可难了,那样的壮劳力,一天竟然才挣五十块钱,看来这世道可真是越来越难混了。

  “那要不,一天就给二十?”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这一比之下,姑娘就没自信了。

  “你为啥想在这里干活啊?”罗蒙也奇了,这都啥年月了,还有人愿意一天挣二十的。

  “你们这儿风水好啊。”人家姑娘说道。

  “你还懂看风水?”罗蒙忍不住就笑了,看这这人的外型,哪一点跟风水搭边啊?

  “懂一点,我平时就是给人算算命,风水这块,就算是触类旁通了,略懂一点皮毛。”说到自己的专业,姑娘的自信心总算是又回来了一小半。

  “年纪轻轻的,还懂算命?”罗蒙也是好奇。

  “打小就看我师傅给人算命,长大了就跟着他干起这行来了。”那姑娘见罗蒙跟她说话,也没有赶人的意思,就把背包往边上一搁,搬张凳子自己做了下来。

  罗蒙一看,这是自来熟啊,再想赶人已经来不及了,那边高美慧给他打了电话过来:“舅,快回家吃饭。”

  罗蒙挂上电话,又看了看眼前这个风尘仆仆的女子,这丫也听明白刚刚这个是叫吃饭的电话了,这会儿正眼巴巴地看着罗蒙呢。

  “我们要回家吃饭了,你看……”是不是也该走了?

  “没事,我在这里等你们一会儿。”姑娘显然还没打算要走。

  “走不走啊?”肖树林催了罗蒙一句,他一听吃饭,立马就想回村里了,结果罗蒙就为了刚刚来他们这儿的一个女的,磨磨蹭蹭半天不肯动弹。这时候他又想起老杨给他说的那个事来了,心说这丫要是能不喜欢女人,他肖树林就能去当和尚了。

  “你吃没吃午饭?”把一个风尘仆仆远道而来的女人饿着肚子赶出牛王庄,这真不是一个男人该干的事,虽然罗蒙并不喜欢女人。

  “还没呢。”那边马上就回答了。

  “那要不就上我们家吃点吧。”罗蒙认命地发出了邀请。

  “那好啊。”这丫根本就不知道客气为何物。

  回到村子里,刘春兰和罗老汉他们一看,这咋还带个大姑娘回来呢?

  “这是……”罗蒙这才想起来,自己都还没问过人家名字呢。

  “叔,婶,我叫柳茹华,是上你们牛王庄这儿来找活干的。”姑娘就跟上了发条似地,热情洋溢地做起了自我介绍。

  “来咱这儿找活儿干的?”罗老汉跟刘春兰也是把这个叫柳茹华的年轻女子看了又看,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干农活的。

  “先吃饭吧。”罗蒙见肖树林正对着桌上的饭菜猛瞧呢,就招呼大家先上桌,有什么话待会儿边吃边说。

  “你还会给人算命?”饭桌说,罗红凤一听这个年纪比她还轻一点的女人既然还懂算命看相,也感到挺新鲜的。“那要不,你就帮咱们家这几个人先算算吧?”

  “命数命数,这东西得算啊,深着呢,得花时间琢磨。现在我就简单先帮你看一看面相吧,就说个大概的,准不准你们自己断。”

  说着,柳茹华就认真端详起了罗红凤的脸,然后她就在饭桌上说起了罗红凤的面相,她那词儿用得深,忽悠得一桌子人晕乎乎的,半懂不懂,感觉好像是还挺准的。

  难得的是这柳茹华并没怎么拿罗红凤的婚姻说事,今天一家人都坐在这张饭桌上吃饭呢,有父母兄弟也有两个女儿,唯独少了个男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的婚姻出问题了,要是拿这个做文章,那就显得拙劣了,

  看完罗红凤的,刘春兰又让她帮着给看看美慧美玲两姐妹的面相,这柳茹华就说了,她刚刚一进院子就已经看到了,这两个姑娘都生得好面相。

  这女人说了一箩筐好话,把刘春兰跟罗老汉哄得那叫一个开怀,罗红凤也挺高兴,吉利话谁不爱听呢。

  “姑娘今年多大了?”刘春兰就问了。

  “二十八了。”

  “那你一个姑娘家摆摊给人算命,有生意啊?”这看着就不靠谱啊。

  “我一般很少摆摊,前些年在城里经营得还行,常常有老客户介绍生意给我。”柳茹华回答说,做他们这一行的,最要紧的是名声,名声做出去了,就不愁饭吃。

  “你要是在我们这里干活,那还给不给人算命了?”

  “这年头方便,批八字的就给八字,相面的就给张照片,我晚上有时间抽空算一算就行了。”

  “那你一天还得接几个生意啊?”罗老汉又问了,这边又要干活,那边晚上又要帮人算命,这事儿听着也不靠谱啊,能好好做事吗?

  “一般三五天能接到一个生意就算是不错。”柳茹华说道。

  “三五天才接一个?”罗老汉一听,这咋跟他从前听说的都不一样呢:“人家是一天三卦,你咋是三天一卦呢?”

  “功夫没有人家那么深么。”柳茹华笑了笑,说道:“算命这个东西可马虎不得,你要是算得不准,一天算一百个都出不了名,这要是算得准了,一个就能名扬天下,同样,出名的算命先生要是不爱惜自己的招牌,早有晚一天还是得砸自己手里咯。”

  说着,柳茹华就跟饭桌上的几人说起了自己的一段遭遇:“三年前我接了一单买卖,客户给了他的一些背景资料让我测凶吉,我算了一整晚,处处都合不上,怎么算怎么不得劲,还当是自己功力不够,也不敢直接跟客人说结果,就打电话问我师傅去了,我师父一看,就说这资料有问题啊,九成九不是真命。”

  “然后我就又去问客户了,问他是不是八字没给对,结果你们猜怎么着?”说到这里,柳茹华卖了个小小的关子。

  “怎么着?”这一桌子人听得正入神呢,罗老汉刘春兰最爱听这样的段子了。

  “原来那客户之前就通过别人联系过我几回,那阵子我忙,就没接他的生意,这人心里边有气,就故意编了个假人来诓我。”柳茹华说道。

  “那人咋恁坏呢?”刘春兰说。

  “人也不坏,都是一时气性,后来我给他算过命,他也说准,还替我介绍了好几回生意呢。”

  “你师父那么厉害,你咋不跟着他呢?”罗老汉又问了。

  “他不叫我跟,嫌我抢他的生意。”柳茹华扬了扬下巴,骄傲之情寓于言表。

  这一顿饭下来,一桌子人都尽听柳茹华说话了,就只有罗蒙注意到,肖树林比平常又多打了半碗饭。

  “说说吧,为啥要到我这里来干活?”吃完饭,在前往牛王庄的路上,罗蒙就问柳茹华了。就凭这人忽悠人的本事,在测算这行肯定是吃得开的,哪还用得着跑他们这山疙瘩来当小工。

  柳茹华笑了笑,一改之前的老油条形象,说道:“这两天刚好在彤城市,想起前阵子在网上看到的帖子,就想到你们这边来看看,这一路走过来,发现这地方真挺不错,就打算住下来看看。”

  “那行吧,就先在我这里干着,一天就给五十块。”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罗蒙也就没有了赶人的心思。想她一个女人走南闯北的也不容易,听她说打小就跟在师父身边看他给人算命,却并未提及自己的家人,看来也不是什么好命的人。

  “老板,这工资是不是高了点?”一想到刚刚山岗上的那个高壮汉子,柳茹华就觉得自己一天也拿五十块钱老心虚了。

  就这样,牛王庄上终于迎来了它的第一名女员工,神棍一枚。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大家的花花!感谢观看正版!

  感谢:大猪猪扔了一个浅水炸弹!静水流深扔了一个地雷!冰姬扔了一个地雷!anita扔了一个地雷!溪绛月扔了一个地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