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40上个鼻环有啥?
  既然自家的枸杞花蜜已经被包圆了,罗蒙觉得还是有必要打个diàn huà跟龚白棋打声招呼,让他别往自己这里再介绍客户了,以后再要想买枸杞花蜜,就往彤城极味楼去吧。

  弄得龚白棋在diàn huà那头叫苦不迭:“怎么就给弄极味楼去了?马从戎那小子黑着呢,唉,看来你们家这个蜂蜜,咱以后是真喝不起了。”

  “你要是自个儿想喝,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你跟我吱一声,我就让肖树林给你捎过去。”怎么说龚白棋这段时间也是给罗蒙带来了不少客户的,卸磨就杀驴这种事太不厚道,何况这中间还有肖树林那一层关系呢。

  “嘿嘿,还是你小子够意思。”龚白棋这是真挺高兴,就算他有点子家底,罗蒙的这个枸杞花蜜还是叫他买一回就肉疼一回。

  “那你们家那些个枸杞子现在有去处了吗?”龚白棋又问罗蒙说。

  “没呢,就打算在咱们地方上卖。”有枸杞花蜜挣钱就差不多了,这些枸杞子,就平价卖了吧,跟水牛奶似地,也实惠实惠他们这片地方上的人,别整得好东西最后都尽叫那些有钱人给吃了去。

  说起来,罗蒙最近卖枸杞花蜜确实是赚了些钱,把罗红凤的那十万块钱还了,还剩下不少呢。

  他琢磨着,等过阵子极味楼那边再结过来几次货款,他就在这牛王庄起个屋子,顺便把仓库也一起建了,省得到了夏收的时候,连个装粮食的地儿都没有。

  为这事罗蒙还让罗全顺帮他问了问乡里,那边说可以在山上建管理和生活用房,但是面积不能超过二十亩,而且这些房屋都必须为农业fú wù,不能变相使用。

  还有就是要写个申请上去,上边批了,这件事就名正言顺了。

  盖房子的事情不急于一时,眼下最要紧的,还是要让大湾村的人先把蔬菜种起来。

  这个星期六,牛王庄比平常还要热闹一些,水牛镇上照例来了一大群摘枸杞的小孩,永青镇那边也有学生家长开着车子来到牛王庄,如今这些人大多都已经是熟门熟路了,也不需要罗蒙多说什么,分配好任务就各干各的去了。

  前几天罗蒙让村长罗全顺帮忙通知了大湾村的村民,往后每逢周六周日这两天,他这牛王庄上的牛粪就都让村子里的人挑去用。这不,星期六这天一大清早,村子里就来了不少人,个个都带着扁担箩筐。

  “这是都在看啥呢,牛粪都在那边,铲筐里挑走就是了。”罗蒙见这些人都没动弹,就招呼了起来。

  “那啥,罗蒙啊,你们家的牛粪就这么白给啊?”村子里的人还是有些不大放得开。

  “不然还能收你们钱呐?”罗蒙一听就笑了,要赚钱也去赚那些有钱人的钱,在他们村子里卖牛粪能有什么意思。

  “咋不能收啊?这年头牛粪一车还好几百呢。”更别说他们家还有一头牛王呢,那肥力可不一般。

  “咱倒是不差这几个钱,就是最近实在累得慌,你们还是赶紧把这些牛粪挑回去,赶紧把菜都种上,也叫我好好歇歇。”

  罗蒙知道村子里这些人是不好意思呢,农村里的人都不富裕,就把钱看得大了,把自家的钱看得大,别人家的钱也看得大,占人便宜的时候自然就显得特别不好意思。

  “有钱挣还嫌累啊?”那边一个大娘扯着大嗓门就问了,旁边的人也都跟着乐。

  “咋不累啊,有钱挣没闲花,挣恁多又啥意思?”

  “你说永青那边的学校,真能要咱们村种出来的菜吗?”村民们心里边还是有点没底。

  “为啥不要啊?把这些肥挑回去,都别不舍得,足足地堆到地里去,种出来的菜保准他们都抢着要。”论种田的技术,在场的哪一个不比罗蒙强。

  “那还真有点不舍得。”憨厚的农村汉子拄着扁担就笑了,这些牛粪里边可还掺着牛王的神土神水呢,他们还真想挑回去屯着,省着点慢慢用。

  “那可千万不能不舍得,往后每个星期都有这么两天呢,还留啥?不然到时候种出来的菜不合要求,那不是白忙活吗?”罗蒙就怕他们不舍得,他是真心希望这些村民能快点把菜种出来,和永青的三所高中建立长期稳定的供销关系。

  “那就听你的。”既然罗蒙都这么说了,村子里的人也都决定要大方施肥,先好好把菜种出来,难得来了一条钱路子,可别到时候又叫他们自己给堵死了。

  “这批菜咱是要卖到高中学校给学生吃的,农药的话,尽量少打。”

  罗蒙也不要求他们完全不打,现在农村里好多人种自家吃的菜,都少不了要撒点农药呢,一时半刻就要他们走纯绿色路线,那不现实啊,何况郭大锅他们也没这么要求。

  “现在咱们村里谁还打农药啊?早就不打了。”那边吴冬梅快言快语地回了一句。

  “咋就不打了呢?”罗蒙还想不通了,啥时候他们村的村民觉悟就这么高了?

  “还能为啥,最近不是来了好些鸟吗,他们都说这些鸟是来拜牛王的,可别到时候给药死了,不吉利。再说这鸟儿一多起来,虫子自然也就少了,不打药关系也不大。”

  罗蒙最近整天埋头干活,到真不知道他们村子里竟然还有这种说法。

  “对了,你们家二郎呢?”村民们这又想起二郎来了。

  “不是在那儿吗?”罗蒙顺手往黄瓜地的方向指了指,每天早上这个时候,那几只基本上都在那儿待着。

  这个时间正好是摘菜的时候,这会儿肖树林正在地里摘黄瓜,二郎就站在篱笆外,眼巴巴看着肖树林从架子上唰唰唰一下摘下来好几根黄瓜,顺手把它们往箩筐里一丢,然后又唰唰唰摘下几根黄瓜……

  东南西北四兄弟这会儿也都精神抖擞得蹲坐在篱笆外,跟着二郎似地,聚精会神地看着黄瓜地。

  “干啥呢它们?”村民们看不懂了。

  “看diàn yǐng呢。”罗蒙笑着就说了。

  “啧,摘黄瓜有啥好看的?”主要是那摘黄瓜的人还是个汉子,要是个大姑娘嘛,那还有点看头。

  “谁知道呢。”这一句话绝对不是真心的,其实罗蒙也觉得肖树林摘黄瓜的样子挺好看的,可惜他不能像那五只似地,蹲在篱笆外边明目张胆地看。

  “二郎这阵子长得挺快啊,是不是该给上鼻环了?”这时候有人就说了。

  “这牛王的鼻环可不能马虎了,要不咱凑个份子,给它打个金的吧。”马上又有人出主意了。

  “一家凑点儿,也要不了多少。”对于二郎这头牛王,大湾村这些村民那是真舍得。

  “有钱的就多出点,没钱的就少拿点,就是一份心意。”这么说的人,通常都是愿意多出点的人。

  “……”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就差马上从兜里掏钱出来了。

  “可别,挂个金环在鼻子上可不安全,这要是被外边有些人看到,万一起了歪心咋整?”罗蒙连忙就出言反对了。它一头小牛崽子,要是戴个金环,那也忒招摇,万一被人盯上,到时候别说金环了,搞不好连二郎都得赔上。

  “那可咋整?要不然弄个银的?”村民们也觉得金的确实是扎眼了点。

  “没那必要,给他弄个一般的鼻环就行了。”罗蒙觉得别的牛啥样就让二郎也啥样就行了,不用给这小牛犊子搞什么特殊化。

  “那咋能行呢?”

  “……”

  这边这些村民你一言我一语,说的挺热闹,那边二郎满心满眼都只有那一大片绿油油的黄瓜地,完全不知道就在不远处,有一群人正商量着要在它鼻子上打洞呢。

  几天后罗蒙把彭老九给请到他们村来了,这人是老养牛户了,又是专门做牛犊生意的,经过他手底下上了鼻环的牛犊,少说也有百八十只了。罗蒙把他找来,就是想让他们家那头牛犊子能少受点罪。

  至于鼻环,罗蒙最终还是没能拧得过他们村那些人,就由着大伙儿的意思,让他们凑钱去镇上给牛王打了一只纯银鼻环。

  开始的时候这只鼻环打得可大可气派了,罗蒙一看吓了一跳,说太重了,可别把他们家二郎的鼻子给坠坏咯。这些人才又拿去改小了,剩下的材料都还留着呢,就让村长罗全顺收着,说是等哪天二郎长大了,把这些材料舔一舔,再去打个大的。

  罗蒙和彭老九一起来到山头上,二郎这会儿正跟东南西北四兄弟在山上玩呢,看到罗蒙冲它招手,屁颠屁颠就往这边跑过来,可是他刚跑没几步,就看到一旁的彭老九了,不知道怎么的,这头牛犊子就站那儿不肯再靠近了。

  “这熊玩意儿,怎么就能这么精呢?”为了不让二郎躲着他,彭老九还特意把他那根穿牛鼻子用的木针藏口袋里了,没想到还是没用。

  “咋回事?”罗蒙也有些闹不明白了。

  “牛这玩意儿精着呢,它们有时候就是知道,也说不上来到底是咋知道的,邪性得很。”

  彭老九他们家几代都是养水牛的,自然也没少听父辈说起这些水牛的事,水牛这东西吧,你越是知道它们,就越是不能把它们当牲口。也不知道从哪一dài kāi始的,他们家的人就是不吃肉牛,彭老九长到这么大岁数,还从来没尝过牛肉是什么味儿,他也不想去尝。

  “过来。”罗蒙又朝二郎招招手。

  “哞!”二郎叫了一声,还是不动。

  “咋了?”这时候肖树林过来了,罗老汉带着高美慧高美玲也跟着过来了。

  “这不,正要给二郎上鼻环呢。”罗蒙说着又问他爸说:“你咋把她俩也给带来了?”小姑娘才这么大点,上鼻环的场面对她们来说是不是太血腥了点?

  “说是要给二郎草莓吃。”罗老汉在这俩丫头跟前那是很好说话的,基本上外甥女说啥就是啥,都不带讨价还价的。

  “过来吧,反正今天你是躲不过去了。”罗蒙又冲二郎招招手。

  这牛犊子看了看彭老九,又看了看罗蒙肖树林和罗老汉他们,终于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就认命地伏在地上不动了。

  喂他吃了几颗高美慧跟高美玲带过来的草莓,罗蒙和罗老汉肖树林就一起把它摁地上了,一会儿彭老九要给它上鼻环,万一它要是觉得疼了挣扎起来,一个不小心就该伤到自己和彭老九了。至于美慧美玲两姐妹,打发她们去边上玩儿去了,接下来的场面不适合小姑娘们。

  彭老九不愧是老手艺了,这一针扎得又快又准,二郎都还没怎么觉得痛,那只纯银鼻环就套它鼻子上去了,又给抹了点药膏,这事就算是弄完了。

  “哞!”二郎甩了甩牛头,一时间有些不适应自己鼻子上多出来的东西。

  “过两天就习惯了。”罗蒙拍了拍二郎的脖子安慰了一句,反正只要这家伙不惹祸,这只鼻环就给它当装饰戴着。

  “哞……”二郎看着罗蒙又叫了一声,那两只长长的眼睛湿漉漉的,看得人心都能化了。

  “瞎矫情。”那边肖树林就说了:“就是上个鼻环,多大点事,人家小姑娘还穿耳洞呢。”

  “嘿,甭说,我们家姑娘的耳洞还是我给穿的呢。”那彭老九就接话了:“这给牛上多了鼻环,手可稳着呢,你这俩外甥女哪天要是想扎耳洞,就跟我吱一声,保准给她们弄得漂漂亮亮的。”

  不远处的高美慧听他这么说,就转过头来看了看,刚好就看到彭老九手上拿着的那根又尖又粗的木钉子,上边还沾着鲜红鲜红的牛血呢。不由得就瑟缩了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不用太心疼二郎,上鼻环是牛生的必经之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