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38知道菜跟草什么区别吗?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罗志方就来了牛王庄,罗蒙一看到他就乐了,这年头的人怎么一个比一个长得高。(--Soushu8)原本以为肖树林那样的,在他们这片地方就算是个头高的了,结果他这会儿往罗志方身边一站,也就是个中等个头。

  罗蒙看这个叫罗志方的年轻人,五官长得还算端正,脸上没什么表情,个头大,身量也宽,看起来酷酷的,却又带点憨劲,衣着十分朴实,第一印象还算不错。

  “我记得你们家老早就搬到水牛镇上去了,你之前也没种过地吧?”罗蒙问他说。

  “没有。”罗志方瓮声瓮气地回答说。

  “那你就先在我这儿体验体验,看看种地是咋回事。”罗蒙又说。

  “行。”罗志方点点头,应了一声,然后就不再说话了。

  罗蒙想了想,又对他说:“眼看着就要到月底了,这几天你的工钱就先按一天五十块钱算,等到了下一个一号,你要是还愿意留在这里干活,到时候咱们再谈工资的事,你看咋样?”

  “行。”罗志方又点了点头。

  “咱们这里加上你我就五个人,进喜他不会说话你也知道,肖树林前阵子撞了头最近正休养,平时干活的时候,你多担待着点。”虽然对方的反应很冷淡,但是该说的话,罗蒙还是得跟他说说才行。

  “行。”罗志方又应了一句。

  “有什么事就问全贵叔。”罗蒙又交代他说。

  “行。”还是行。

  被他这几个行应下来,罗蒙终于也不知道该说点啥才好了,他抓了抓后脑勺,最后对罗志方说:“那没什么事,你就干活去吧,这会儿就是摘菜,你就先去摘番茄吧,差不多摘个百来斤就行,多点少点都没关系。”

  “行。”罗志方最后又应了个行,就转身从牛棚边上拿了只箩筐,上番茄地去了,只留给罗蒙一个壮硕的背影。弄得罗蒙有些哭笑不得,这人,到底该说他拽呢,还是说他楞呢?

  “这娃子跟他奶奶真像。”一旁正铲牛粪的罗全贵停下手里的活儿,笑着对罗蒙说道。

  “他奶奶啥样啊?”罗蒙觉得这个倒是可以参考参考。

  “就跟他这样,不咋爱跟人说笑,其实人可好着呢,性子也好,从前我们这些村里的小孩都爱去她家玩,怎么闹她都不赶,也不骂人。不过她要是生气起来,那也虎得很。”话说到这里,罗全贵显然是想起了什么事。

  “有多虎啊?”罗蒙顿时就来了兴致。

  罗全贵拄着铲子,就慢慢回想起以前的事来:“有一阵子罗志方他爷爷迷上了赌钱,那一年春节前,他又拿了家里的钱,把罗志方他奶奶替他姑攒来买新衣服的钱给输没了。他奶奶知道后,就把他爷爷摁在地上骑着打。”

  “骑着打?”现代女性也没几个人能达到她这种高度啊。

  “可不是,打完之后就带着几个娃娃回娘家了,后来就在咱们水牛镇的桥头上支了个摊子卖豆腐,这一卖就是好多年。后来罗志方他爷爷也不赌了,她才又在大伙儿的撮合下回了咱们村。许是那些年落下的病根,走得也早,罗志方他爷现在想起来这事,还掉眼泪呢。”说到这里,罗全贵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原本罗蒙还打算把这些事当八卦听呢,可这话题说着说着,就沉重了,人生这条道可不就只能走一回吗,前边走过的路就是走过了,等到了后边再去后悔又有什么用?

  这个罗志方果然像罗全贵说的那样,看着挺拽不爱搭理人,干活却很实在,对水牛也很有耐性。

  只要干活好就行了,反正是种地养牛,又不需要他出去搞交际,也不讲究什么fú wù态度,罗蒙对这个新员工还是相当满意的。

  有了这罗志方的加入,罗蒙他们也终于能喘口气了,不然他们几个人原本就挺忙,再加上摘菜,还真有点忙不转。

  现在他们每天早上凌晨两点半到四点半要挤牛奶,等挤完奶吃了早饭,天一亮又得要开始摘菜,七点多钟当天的菜运走了,又要喂鸡喂牛,打扫牛棚鸡棚,捡鸡蛋挑牛粪,吃过了中饭又要剥豆子,下午还得挤一次牛奶。

  一整天忙下来,愣是连个休息的时间都没有,等到了晚上,一沾枕头就能睡得死沉,感觉都还没躺上一会儿呢,第二天的工作就又要开始了。

  这可不是罗蒙预想中的乡村生活啊,没理由他得了一眼灵泉,反而要把自己累得跟头驴似地,还让家人跟着起早贪黑。

  为了不让自己像驴一样劳苦一辈子,罗蒙决定要持续不断地招手帮工,知道哪一天他自己能当上甩手掌柜为止。

  罗红凤那边的情况也没比他轻松多少,县城里几所高中又跟她订了各种菜包,虽然只是菜包,但是三所学校加起来,那数量也是十分可观的。

  但是好在店里的帮工好歹比干农活的帮工好找一点,水牛镇上大把没有工作的家庭妇女,其中也不乏一些愿意吃苦耐劳的。

  罗红凤这次又招了几个人进来,把每天干活的时间分成两个班次。开始这两个月,原来那几个老员工就跟着高**上早班,每天早上早早就到店里熬粥蒸馒头。

  罗红凤则带着这几个刚来的新员工上晚班,早晨六点去店里,留个把人在前边店面帮忙,其他人还是到后边那屋去熬粥蒸包子,开始的时候这几个新来的啥也不会,就从打下手开始。

  上午十点钟左右关店门,早班的人这一天的工作就结束了,下午罗红凤就带着那几个上晚班的上山摘菜,完了再运上水牛奶,去店里和面,为第二天早上的工作做准备。

  早晚班两个月轮换一次,等过了两个月以后,这一批新人,也就都成了熟手。

  罗老汉跟刘春兰的情况稍微好点,罗蒙跟罗红凤也不愿意让自己年迈的父母跟他们一样辛苦。

  刘春兰就带着几个村里的女人做奶黄包奶馒头,自从罗红凤店里的那一份分出去之后,家里的工作量就少了许多,人手也算是比较充足,所以还不算太辛苦。

  罗老汉种有几块水田,另外就是照顾一下他们家院子里那个牛棚里的几只母牛,被安置在这边的都是一些待产的母牛,需要比较精心的照顾。活儿也不算太重,起码比罗蒙跟罗红凤那是要好得多了。

  这边罗蒙和罗红凤他们累死累活,那边永青镇那三所高中的diàn huà却像催命符似地打个不停。

  话说自从县里这三所高中的食堂负责人一起来过一次水牛镇之后,他们学校里的学生就再次疯狂了,这一次他们不仅为早餐疯狂,更为午餐和晚餐疯狂。

  早饭那就不用说了,从几个月前开始,这个学校里的学生每天早上就都很积极,一到饭点就争相恐后去食堂。

  迟到这回事,对于这些学生来说,那已经是十分久远的历史了,每天早上醒过来只要想想食堂里的牛奶香,就再也不会对被窝有什么留恋了,尤其最近还增添了各种菜包,那叫一个皮薄馅大汁美味鲜。

  午餐和晚餐的竞争也十分激烈,动作稍微慢一点的,很可能就打不到自己中意的菜了。

  为了尽可能地节约时间,饭碗也不在食堂的碗柜里放了,都带到教室里去,就搁课桌抽屉里,中午晚上一下课,抓起饭碗就往食堂冲。不然的话就还要去碗柜取碗,啥功夫都被耽搁了,就那么一眨眼的时间,那几个打菜窗口前边的队伍就能拍得老长。

  学生们端着饭碗在校园里拔足狂奔,很快就成了永青镇这三所高中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尤其是每当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的时候,大家的饭碗就没地方搁了,没得抽屉可以放,也不能揣口袋里。

  为了不在打饭的时候落人之后,学生们就勇敢地把他们的饭碗端到了操场上,在花圃边上排成一条长龙,这其中有碗有碟、有勺有筷,有陶瓷的、塑料的、不锈钢的,那叫一个玲琅满目热闹非凡。

  通常这条长龙还会有一个龙头,一只大号饭缸,那是他们体育老师的。

  有学生就给他们学校的打饭大军拍了几张zhào piàn放到贴吧上,结果引得许多中小学学生以及社会人士纷纷围观。

  有人说这丫绝对是摆拍;也有人问楼主他们家那儿的,是不是穷得吃不饱饭,一到饭点都快饿晕了;还有人问楼主你们学校食堂的饭菜是不是不要钱……

  楼主告诉他们说,之所以出现这种盛况,完全是因为他们食堂的饭菜实在太好吃了。

  楼下唏嘘一片,没有一个人相信。

  然后楼主就说,你们是不会懂的,没吃过一回真正的菜,你们就不会知道自己这辈子其实一直在吃草。

  结果引来楼下拍砖者无数。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五一第二更!祝大家节日快乐,看文愉快!

  ~~~~~~~~~~~~~~~~~~~~~~~~~~~~~~~~~~~~~~~~~~~~~

  那啥,是谁说要让罗红凤她们两班倒来的?你的意见很宝贵,谢谢。

  全文字小说阅“ 搜*书*吧*Soushu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