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34大华是谁?
  回家后罗蒙跟家人说起了这件事,就说肖树林在家里没什么事,这阵子就上他那儿帮点忙,顺便出来散散心。

  至于给没给工资,罗蒙没提,其他人也没问,罗蒙好歹也是快三十的人了,也不跟家里拿钱花,他自己挣的钱要怎么用,家里头从来都是不管的。

  当初罗蒙包山的时候,几十万块一下子就花出去了,罗老汉跟刘春兰都没说过啥。在他俩看来,孩子大了,也见过世面,比他们有主意。

  “出来走走也好,成天闷在家里也不是个事。”刘春兰说道。

  “可不,永青那地儿,连个放风的地方都没有,不晓得城里有啥好,那些人一个个的都想搬城里头去住。”罗老汉也跟着发表了一下自己的意见。

  “小孩读书是要方便点。”罗红凤说道。

  像他们家高美慧,从前在永青都已经读过幼儿园了,只不过自从罗红凤离婚以后,家里事情多,个个都很忙,要是把高美慧送幼儿园去,那高美玲就真的连个伴儿都没有了。

  罗红凤打算今年九月份就把高美慧送到水牛镇中心幼儿园去,虽说幼儿园读不读也就那样了,但是小孩子总得合群啊,不然等到了学前班,人家学的东西都比她多,那可咋办。

  加上这段时间高美玲对姥姥家也熟了,跟村子里的小孩也认识了,情况相对也要好点,等再过一年,她也就能跟着姐姐去镇上读书了。

  第二天一大早,肖树林就起来了,漱洗完毕就在家里等着,老杨的车子刚在他家门口停下来,肖树林就听到动静出来了。

  “咋这么晚?”肖树林抱怨着上了副驾驶座。

  “不晚,我掐着时间呢。”老杨这都开了多少年的车了,稳稳地。

  “一会儿那几个卖海鲜的再打电话投诉,我就让会计扣你奖金。”肖树林哼哼道。

  “别啊,头儿,这会儿真不晚,还不到三点二十呢,这条路咱们熟,这个时间又没别的车子,时间还挺充足啊。”老杨说着就发动了车子,向水牛镇的方向驶去。

  “咋?还想开快车咋的?别以为熟悉路况就可以掉以轻心,老子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都给我好好看着。”想起车祸当天,肖树林这会儿还有点心有余悸,他这条小命,可真是差一点就玩完了。

  “知道知道。”老杨连忙转移话题:“头儿,你上大湾村干啥去啊?”不能是就为了一顿早饭去的吧,虽然说他自己也觉得罗蒙家的早饭赞得很。

  “你们头儿我,就因为疏忽大意,如今已经是三级残废了,车子不能开,就只好跑大湾村种地去了。”

  肖树林靠着椅背,叹了一口气,弄得还挺像那么回事,老杨心说,你丫不去给人家添麻烦就算是不错了,连锄头都没摸过的人,知道种啥地,不过这些话他也就是在心里说说。

  “那晚上还回来?”老杨问肖树林说。

  “回,四点多钟就能下班,你跟兄弟们打声招呼,那会儿谁要在水牛镇,记得把我捎上。”他们家还有一个肖老大呢,老头子一把年纪了,那个大房子要是一个人住,那该得多凄凉多冷清啊。

  “没问题。”老杨笑嘻嘻地比了个OK的手势。

  “对了头儿,他们家的事你听说过没有?”车子开到半道上,老杨又问肖树林说。

  “啥事啊?”肖树林打了个哈欠,这阵子睡得晚,今天突然早起还真有点不习惯。

  “就是那个罗蒙,那啥……你真的没听说过啊?”老杨觉得这话真的有点不好说出口啊,他一个大老爷们,跟一个大老爷么,说另一个大老爷们喜欢爷们,这得有多别扭呢。

  “有事说事,别磨磨唧唧的。”肖树林最不愿意看人这样,吐一半留一半,他娘的钓鱼呢。

  “就是外边有人说啊,那个罗蒙他不喜欢女人喜欢男人?”为了不再继续挨骂,老杨这回倒是痛痛快快直接说了。

  “你听谁说的?”肖树林的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

  “外边都在传呢,好多人都这么说,不是一个两个,说得还有鼻子有眼的。”

  “咱们这地儿的人都闲得慌,凭空都能捏出鼻子眼来。”

  肖树林不信,罗蒙那家伙还能不喜欢女人?当初上高中那会儿,他跟班上那女同学的关系,可是差点就超出了友谊的界线了。啧,现在的人还真敢说,随便看几个电影电视小说漫画,就整得全世界都是同性恋似的。

  “你看着不像?”老杨瞄了瞄肖树林脸上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问道。这阵子罗蒙总让他往肖树林家里捎这个捎那个,然后老杨又联系起外头的传闻,忍不住就往那个方向想了想。可这种事也不能直接问当事人啊,于是就在肖树林这里敲起了边鼓。

  “管他像不像,罗蒙喜欢啥人关你啥事啊?人家还能看上你咋地?”肖树林不爱说人闲话,好好一个大老爷们,别老整得像长舌妇一样。

  老杨被他这么一说,心想确实也是啊,那罗蒙是不是喜欢男人,看没看上他们头儿,关他什么事啊。就算他罗蒙那边看上了,那还不得肖树林同意才能成事,肖树林要是不同意,他是还能使坏还是咋的,人家肖树林可是肖老大的儿子,谁敢动他?

  车子一路开到水牛镇,在菜市场卸了货,又开去了大湾村,肖树林还是像往常一样自己拿碗打早饭吃。刘春兰他们几个正干活的,见他来了,就都问他身体咋样了,要好好休养啊什么的,弄得他还挺不好意思。

  一会儿罗蒙挤完牛奶回到村子里吃早饭,见了肖树林,也没说啥,就是点点头跟他打了个招呼。

  肖树林心说,就这样的还能喜欢男人吗,真正喜欢男人的娘娘腔,见着像自己这样的纯爷们,不该早晕乎乎找不着北了,还能这么淡定?再把时间往回倒倒,这丫曾经还揍过自己一顿呢。

  肖树林倒是忘了,罗蒙和他打架那会儿,他还没来得及长成纯爷们呢,就一矮冬瓜,还挺臭屁,长的就是欠扁的样儿,只不过大家都知道他爹是肖老大,没敢动他。

  而且罗蒙跟那些吃素的娘娘腔也不一样,这丫绝对是如假包换的食肉动物。

  吃过早饭,老杨拉着一车子货走了,罗蒙就带着肖树林到自家山头上干活,顺便给罗全贵和罗进喜父子捎了早饭,几个馒头,一大茶缸面片汤。

  罗蒙跟这对父子说了,肖树林这阵子正养病,来他们这里散散心,顺便帮忙干点活。他这么说,主要是因为这父子俩都是直肠子,要是发现这个新来的工人不咋干活,怕是要看肖树林不顺眼。

  罗全贵和罗进喜听说肖树林还是个病人,果然对他照顾有加,不让他挑牛粪也不让他搬草料,啥活儿都抢着干。

  “那我能干点啥啊?”肖树林有些无奈地问道。

  “你上山头上看着牛群去吧,别让它们乱跑。”罗蒙给肖树林派了个闲差,事实上他们家的水牛,除了二郎,剩下的都不会乱跑,连刚生下来不多久的那两头牛崽子都是无比乖巧。

  东家都这么说了,肖树林自然也没啥意见,到黄瓜地里摸了两条嫩黄瓜,一路咬着上山晒太阳去了。

  别说,这牛王庄的山头果然就是比他们家院子舒坦许多,五月份的阳光好啊,亮晃晃的还有点烫人,在这大太阳底下嚼上几口清凉爽口的小黄瓜,那叫一个惬意悠然。

  话说罗蒙家的黄瓜因为没用大棚,也是长到这阵子才刚刚进入成熟期,罗红凤前几天摘了一批,腌了些咸脆黄瓜,结果在他们店里卖疯了,一块钱一碟的小菜,就那么几片腌黄瓜,那些人愣是吃了一碟又一碟,还说那啥:“黄瓜这玩意儿,就得是这个味儿啊。”

  还有人想买多了打包的,罗红凤没让,最多卖五块钱,多了不给,一下要是都给卖完了,后边的顾客吃啥呀。

  罗红凤跟罗蒙说,卖这个腌黄瓜赚钱啊,比奶黄包奶馒头可好赚多了,首先成本就低啊,让他别把这些黄瓜给了牛吃,都留着,她每天给腌上,弄到店面里边去卖。

  罗蒙开始的时候见这片黄瓜挂果这么多,这一百多头牛怕是要吃不完呢,没曾想,如此这般,罗蒙家的这群水牛,今年到现在还没尝过他们家黄瓜是啥滋味。

  肖树林尽顾着自己惬意悠然了,他就不知道自己嘴里的黄瓜味,在这个山头上飘啊荡啊的,得有多馋牛,母牛们都不知道瞧了他多少眼了,偏偏这人一点都没发觉,只管把黄瓜往自己嘴里塞,嚼得嘎嘣作响。

  等到下午挤牛奶的时候,闲了大半天的肖树林总算是找到事情做了,挤牛奶不算重活,他这个伤患也能做。

  罗蒙先是给他示范了一遍,手上的姿势要怎么摆,动作要怎么来,往哪里使劲,都跟他一一说明白了。肖树林一看,这也不难啊,于是也捋袖子干了起来。

  “哞!”还没被挤上两下,这头母牛就不干了,发出长长的一声叫唤,声音里还带着浓浓的不满。

  “啧,咋这娇气呢,先忍着点,等我手上的动作熟练了就好了。”肖树林拍拍牛肚子,就当是安慰了,接着又埋头挤起奶来。

  “哞!”这是忍无可忍的警告。

  “别使性子。”肖树林又拍了拍牛肚子,打算继续挤牛奶。

  “哞!”二郎这牛崽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对着肖树林猛刨地上的土,好像随时都要顶上去似的。

  “汪!汪!汪汪!”东南西北四兄弟跟着也把肖树林团团围住。这又是牛叫又是狗吠的,加上它们那看起来挺有攻击性的威胁,弄得还真有点像那么回事,可惜就是个头小了点。

  “下去。”罗蒙一声令下,东南西北四兄弟就都不清不愿地退到一边去了,它们的本意是不想这样的,二郎是它们哥儿们啊,这时候它们得讲义气不是,但是不听主人的话那是绝对不行的。

  “这牛犊子咋了?”肖树林不明所以地看着那头正对着他噗噗喷气地小牛,该不会是为了当初那个西红柿还想找他茬吧?他不是已经还给它俩了吗?

  罗蒙也是一头雾水,又仔细看了看刚刚被肖树林挤奶的那头母牛,这才有点明白过来了:“你看这是不是大华?”他问罗全贵说,他们家的水牛这么多,长得又都差不多,一时间还真有点认不出来。

  “这可不就是大华吗?”一旁的罗全贵一拍手,恍然大悟状。

  “大华咋了?”肖树林想不通了,大华就了不起啊,大华就能不给挤奶了?

  “大华是二郎它娘。”罗蒙替他揭晓了答案,二郎这头牛崽子这是给它娘抱不平来了。

  全文字小说阅 “ 搜*书*吧*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