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32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
  水牛镇中心小学五一还是放七天假,说出去真是要羡慕死一大帮城里的小孩了。

  采摘huó dòng的第二天,他们学校的付校长带着几个老师出现在了牛王庄,问罗蒙说他们学校的小孩有没有给他添什么麻烦,要不要安排几个老师过来维持秩序。

  他们一早就知道这些孩子要俩罗蒙这里摘枸杞,但是罗蒙并没有通过学校方面做这事,他们当时也就没有过问,说不定摘个一天半天的就散了呢。

  结果昨天晚上听几个孩子说,这个huó dòng组织得还不错,于是付校长就带着几个老师过来看看情况,怎么说也是他们学校的孩子,组织这种挺大规模的huó dòng,学校也不能一点都不参与啊。

  罗蒙没让他们学校的老师来,来了也没啥事啊,何必占用人家老师的假期,要是再碰上一个脾气不好的,成天在他们家山头上喊这个说那个,那真的是烦都要烦死了。

  就是到时候分水牛奶的事,还得需要他们学校配合,罗蒙他们家的人都忙,没工夫到学校里给这些小孩一个个送奶,加上数量也不少,村子里的小孩也带不过去。

  付校长说这好办,到时候让罗蒙把当天的名单和水牛奶搁他们学校传达室,剩下的工作交给各班班主任就行了。

  在水牛镇中心小学这帮学生的眼里,罗蒙反正不是太好说话的人,尤其当初不让他们上他这儿春游的事,大家伙儿还记忆犹新呢,现在罗蒙说谁要是不守规矩,到时候就不让参加采摘huó dòng了,这些小孩也都挺当真,没敢把他的话当耳边风。

  总体来说,这几天的采摘工作是很顺利的,罗蒙家成熟的枸杞基本已经采摘完毕,枸杞林里的虫子也被抓得很干净。

  这七天的采摘huó dòng结束后,这些小孩就都追着罗文峰,让他去找罗蒙问问,看以后还能过来摘枸杞子挣水牛奶不?

  罗文峰去问的时候,罗蒙就说了,要都照这几天这么规矩不给大人惹事,那以后就接着干吧。弄得那些小孩倍儿有成就感,看嘛,他们这些小孩干活还是很靠谱的嘛。

  罗蒙这边的日子过得那是有声有色,肖树林那边也不差,话说自从肖树林看清楚罗蒙这个人的真面目以后,就再没跟他客气过了,给啥拿啥,也不说要给钱了。

  前几天他见牛王庄上到处乱跑的小公鸡长得挺精神,毛色鲜艳鸡冠鲜红,看着就十分可口。于是他就挑了挑下巴对罗蒙说了:“你们家公鸡长得不错。”

  罗蒙果然是个知情识趣的,当下就抓了两只新长成的小公鸡让他带回去。

  这两只鸡,当天晚上就被肖树林宰了一只,剁吧剁吧放进砂锅里,加点生煎大盐,小火慢慢炖,直炖得皮酥肉烂,跟肖老大一人倒上一杯枸杞酒,吃肉喝汤好不滋润。

  至于另外一只,肖老大说先放在院子里养几天再说,这可是好鸡啊,别一下子吃光咯。

  肖树林很是不以为然,吃光了再上罗蒙他们家抓去呗,大不了自己掏钱买就是了,好东西当然是要吃个过瘾,留啥,人生要是连口吃的都不舍得,那还活个啥劲儿?

  不过在这件事上,肖树林就没能拧得过他爹,因为在吃这件事上,肖老大远比他儿子还要执着许多。

  肖树林这天早上运着一车子海鲜上水牛镇,想着罗蒙他们家还有香喷喷热腾腾的早饭正等着他呢,心情也很是不错。

  从永青镇到水牛镇的这一段公路崎岖多弯,又是穿山越岭的,一般外地人来他们这里根本不敢把车开快了,更别提开夜车了。肖树林倒是不怕,这条路他都走了成千上万遍了,闭着眼睛都知道该在哪儿打方向盘转弯。

  但是车祸,往往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昨夜下来一场暴雨,这条公路附近有一个山坡发生了小型滑坡,不少泥沙都涌到路面上,马路上方还有一棵松树倒了下来,刚好横在路中间。

  等肖树林看到这棵树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他没刹住车一下就撞这棵松树上去了。

  原本他开车的速度不算太快,撞在这棵树上也出不了什么大事,但是坏就坏在,滑坡带来的泥浆让这一段路变得很滑,根本刹不住车,肖树林的车子撞上这棵树以后,很快就被惯性带着向马路外沿滑去。

  路的那一边就是一个山涧,底下有一条小溪,从公路到小溪有三五十米的落差,这车子要是一头栽下去,那肖树林这回就真的是一点活命的机会都没有了。

  生死一线间,肖树林猛打方向盘猛踩油门,好不容易才脱离了刚刚那股惯性,却因为油门踩得太猛,车子一下就撞向马路内侧的一片石壁上去了,肖树林只听到“砰”地一声巨响,车后斗的筐子冰块海鲜也都乒乒乓乓乱成一团。

  等到一切归于沉寂之后,肖树林一抬头,就看到自己的脑门在车玻璃上磕出了一张大大的蜘蛛网,接着,热乎乎的鲜血就滴滴答答地顺着他的额头眉眼流了下来。

  他得离开这个鬼地方,肖树林心想,不然一会儿再撞上来一辆车,他刚刚那番功夫就全白费了,还得老老实实上阎王爷那儿报到去。

  肖树林不想去啊,活着挺好,有吃有喝,尤其是今年他们家的伙食还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再说,家里还有一只鸡没来得及吃呢……

  肖树林觉得自己这活儿脑子可清楚了,转得贼快,应该没啥大事。可是他又隐约感觉到自己的状态不太对,这时候不是应该想点更有用的吗,怎么尽想那些有的没的呢,难不成是回光返照?

  肖树林又想,这会儿他是不是应该给谁打diàn huà,像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找人帮忙吗?

  找他爸?不行,到时候自己没事倒把那老头子吓出事儿来了。找王向阳他们?还是算了,这三更半夜的,兴师动众把人叫起来,万一到时候上医院一检查,发现就是点皮外伤,那显得他多娇气。

  鬼使神差的,肖树林就拨通了罗蒙的diàn huà号码。罗蒙这会儿正干活呢,一看来电显示是肖树林的号码,立马就接了:“啥事啊?”他问。

  “撞车了。”diàn huà那头肖树林就跟没事人似地,听那声音甭提多精神了,可是罗蒙却一下子感觉自己整颗心都被人狠狠揪起来似地。

  “在哪儿呢?”

  “就快到水牛镇了。”

  “你在哪儿等着,别动啊。”罗蒙抓了外套就往外跑,摸了摸口袋确认里边有张卡,骑上三轮车就狂飙着出了牛王庄。

  肖树林挂了diàn huà,在车里呆坐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是不是应该给交警打个diàn huà。就在这时候,他看到前边有辆车开过来了,小小的一盏橘huáng sè的车灯,越开越近,接着他就听到罗蒙问他说:

  “咋样了?”这声音咋听着那么怪异呢,就好像他是个还没长大的小毛孩似地。

  “没事,就是头上淌血。”肖树林听到自己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轻飘飘地传过来。

  “能动吗?”罗蒙打开肖树林驾驶座旁边的车门,却不敢伸手去拽他,生怕一下把人给拽坏了。

  “嗯?”肖树林愣头愣脑地应了一声。

  “能下车吗?”罗蒙又问。

  “能吧?”肖树林不太确定地回答了一句,然后就想自己从车上爬下来,罗蒙连忙伸手去扶,又大概给他检查了一下,情况还不算太糟,身上没受什么伤,好像也没骨折。

  罗蒙把肖树林安置在三轮车后斗,又让他披上自己的外套,然后才掏出手机往交警那边打了个diàn huà,就说水牛镇往永青方向山体滑坡,出车祸了,让他们赶紧过来处理一下,免得一会儿又有人出事。

  然后也不管对方说什么,就挂了diàn huà,开着车子就往水牛镇中心医院去了,好在他的三轮车小,能从马路边缘绕过去。

  等到了医院,值班医生给肖树林做了检查,外伤就头上一个破口,给他缝了几针,又输上液,说要等其他医生上班后才能做进一步的检查。

  罗蒙坐在医院的病床边,心里也总算是安定了一点:“咱们这地方的山路这么险,你可别以为自己熟悉路况,就能掉以轻心,车祸可都是这么发生的,小命可是只有一条,一个不注意就玩完了,尤其你还开夜车……”

  “有完没完啊,别跟我妈似地。”肖树林心说,我这还是病号呢,这就教训上了。

  “你妈怎么了?”罗蒙顺口就应了一句。

  “呲。”肖树林咧嘴笑了笑,那两只眼睛到现在还有点不对焦。“我妈跟人跑了。”他说。

  人家说生病的人就是脆弱,人一脆弱就容易矫情,肖树林心想,这话果然没错,他长这么大都还没这么矫情过呢,就是从来没跟人说过他妈那点事,这话说出来他就觉得别扭,怎么好像自己受了大多的委屈似地。

  罗蒙不习惯这样的肖树林,面容中带着苦涩和讥屑,还有点别的什么,这样的肖树林让他心里感到难受。

  “哦,那还是当我是你爸好了。”罗蒙用轻松的语气说道。

  “我爸可是肖老大。”这回肖树林笑了,眼里有些亲密,也有些骄傲。

  “那要不就当是你哥吧。”罗蒙又说。

  “别当老子这会儿脑子不好就能占我便宜了。”肖树林笑骂了一句,脸上有些倦态。

  罗蒙也跟着笑了笑,过了一会儿,他说:“你睡会儿呗。”

  “嗯,今天的货咋办?”

  “我姐想办法去了,这你就别管了。”刚刚肖树林缝针的时候,罗蒙就给罗红凤打diàn huà说了情况,罗红凤让他别担心,她这阵子在镇上开店,也认识了不少人,临时找辆车子并不难。

  罗蒙静静地坐在病房里,看着病床上已然睡着的肖树林,他有些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能这么喜欢这个人呢,只要这么看着他,心里就觉得那么高兴,一个人没完没了的傻乐,跟个二百五似地。

  作者有话要说:有挺多筒子反应说应该让罗蒙或者肖树林去代孕,或者领养什么的,呵呵,报纸另有打算哦,不过确实是会有那么一个小孩,放心,没有生子情节。

  至于美慧美玲,她们会一直以外甥女的角色生活下去,不会牵扯不清的。

  全文字小说阅 “ 搜*书*吧*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