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29合法盗蜜?
  这天中午饭时间,龚白棋给罗蒙打了个diàn huà,这/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最近隔三差五就要给罗蒙打一个diàn huà,一般不是为了蜂蜜枸杞就是为了包子馒头,常常还让肖树林给他带菜过去。

  自从龚白棋吃过一回罗蒙家的菜,以后就再也不爱吃菜市场里的了,尤其是那些个什么水菜,丫都不是从土里长出来的,那还能有菜味吗?

  “/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咋把/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家记者往外赶呢?”这回龚白棋打diàn huà过来倒不是为了吃的,他/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县里熟/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多,刚刚听电视台一个老友说起这个事,马上就打diàn huà到罗蒙这边问究竟了。

  “啥记者啊?”罗蒙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咱县电视台的记者啊,昨天上/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们家去了,听说叫/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们给赶回来了。”

  “不知道啊,/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一会儿问问他们去。”

  罗蒙一会儿挂了diàn huà,就随口问了一下:“昨天咱们家来记者了?”

  “啥记者啊?”罗老汉怔了一下,很快又想起来了:“哦,原来那个姑娘是记者啊。”

  “记者来咱们家干啥呀?”刘春兰就问了。

  “嗨,就是采访采访,没啥大事。”罗蒙回答说。

  “县电视台,该不是来找咱上电视的吧?”罗红凤也显得有点高兴的样子。

  “啥?上电视啊?”刘春兰也很是惊喜。

  “/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们就别想了,/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都叫/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赶走了。”罗老汉很光棍地来了一句。

  “/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说/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说/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还当自己干了啥好事呢。”刘春兰最看不得罗老汉这样,明明做错事了,还整得挺理直气壮,刘春兰这/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认真,啥事/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她那里都算是大事,上电视那可是件了不得的大事。

  “/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咋了?她自己又不说,/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上哪儿知道她是记者去啊,再说走就走了,有啥了不起啊。”罗老汉就是太把事儿不当回事儿,天塌下来都能当被子盖,再说天能塌下来吗?没事操那份闲心干啥?

  “/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还有理了!/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家电视台可是找咱上电视来的,/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这一辈子,也就这么一回。”刘春兰对上电视这事,显然是有些执着的。

  “舅,上电视干啥?”高美慧这时候就问了。自从上回罗蒙给她支了个大招之后,这对xiǎo jiě妹/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村子里孩子帮中的地位直线上升,现/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高美慧有啥问题都爱找罗蒙问,好像她舅就是一本万能百科全书。

  “上电视啊,就是被好多/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盯着看。”罗蒙这么对他的小外甥女解释说。罗红凤看了罗蒙一眼,也不说什么,就只是笑。

  高美慧听罗蒙这么说,顿时就没兴趣了,被好多/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盯着看有什么好?

  “被/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盯着看有啥好啊?”罗老汉也说了。

  “/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就想自己看看,咋了?”哪有女/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不想上相片上电视的啊,她就想坐/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电视机前边,看看自己/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电视里头是啥摸样,这都不行啊?

  “咱县电视台小,上了也没啥意思。”罗蒙见老两口又要吵起来的意思,连忙打岔说:“改明儿/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让/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们上一回大的。”

  “吹啥牛呢!”罗老汉哼哼了一句,倒是也不再说什么了。

  “真的,咱们县电视台太小,都没几个/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看,连咱们家都不看,上了也没啥意思,改天咱上一回大的。”这时候罗红凤也说话了。

  “尽捡好听的说。”刘春兰嘴上这样骂了一句,心里其实早不生气了,老两口拌几句嘴都有儿女哄着,这不叫福气叫啥?

  经过这事这么一闹,罗蒙算是看明白了,刘春兰这是想上电视啊,当娘的心里头有这种念想,他这个当儿子的得成全啊。

  于是第二天凌晨不到三点钟,罗蒙就鬼鬼祟祟摸进了自家院子,开门进了她们每天早上做包子馒头那屋,把自己的照相机调成shè xiàng功能,就搁/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碗柜上边。

  相机他昨天就已经充满电了,内存卡也够大,拍三五个钟头大概没问题。罗蒙调好角度,又看了看,找了本破书盖/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上边,只留下一个镜头/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黑漆漆的阴影之下,一般不注意看,根本发现不了。

  弄好之后,罗蒙又悄摸着出了院子,过了大约十多分钟,刘春兰就起床了,开始了这一天的忙碌,很快,其他几个/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也都来了,四点十多分,肖树林也来了,照例自己拿碗打早饭吃。

  这些/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该干啥干啥,谁也不知道就/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他们身边的碗柜顶上,有一个镜头正对着他们拍呢。

  这天肖树林装了货要走的时候,罗蒙说自己也要去一趟永青,刘春兰当他还是为了那几个学校食堂的事情去的,也没多想。

  早上九点,罗蒙就回家来了,还扛着一个桌面大的纸盒。

  “啥呀这是?”刘春兰看看纸盒子外边的图画,像是电视机啊,听说现/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的电视机都长这样,可是他们家那台彩电用得好好的,没事买啥电视机啊?

  “刚买的电视机。”罗蒙说着就把纸箱给拆了。

  “没事买这玩意儿干啥呀?”这不是浪费吗,他们家当初那彩电也买了好几千呢。

  “不是说要叫/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们上一回大电视吗?”罗蒙笑了笑,把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都拿出来,三两下把这台电视机装墙上去了,当初他做技术的时候可没少/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车间待,装一台电视机,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啥意思啊?”刘春兰听不明白了,这都还没拍呢,咋就上电视了?

  “等一会儿/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就知道了。”罗蒙把内存卡插到电视机侧面的卡槽里,打开里边唯一的shì pín文件开始播放。

  “啥呀这是,黑漆漆的。”罗老汉伸着脖子等了小半天,愣是啥动静也没有,终于不耐烦了。

  “再等等。”罗蒙安抚他说,他就是不愿意按快进,刚开始这会儿最有悬念了,要是直接一下就把画面摁出来,那多没意思。

  又等了几分钟,就/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刘春兰跟罗老汉都快坐不住的时候,电视机里终于传来了‘咔嚓’一声响,屏幕上应声就亮起了一盏灯。

  “这地儿咋看着眼熟呢?”罗老汉咧着嘴笑道。

  “可不就是咱们家吗?”刘春兰心里头可美了,她知道,一会儿就该轮到自己出场了,果然,蹬蹬蹬的脚步声响起,画面里头的刘春兰一步一步就下了楼,冲着镜头越走越近,然后一拐弯又去了hòu mén,开门出了后院……

  “走得还挺好看。”罗老汉嘿嘿笑了两声。

  “说啥玩意儿呢。”刘春兰也是笑容满面。“不行,/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得把她们几个也叫过来看看。”

  不多久,罗蒙他们家就围了好多/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屋子里坐不下,还有/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站/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门外看的,一边看还一边起哄。

  “这不是十六吗?”有个老头指着画面一角说道。十六指的就是罗老汉了,他/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族谱里这一辈排行十六。大伙儿按那老头指的看,只见罗老汉穿着裤衩短袖耷拉着一双拖鞋,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眯着眼,蹬蹬蹬就下了楼。

  “呦,十六叔这是要干啥呢?”一旁的大娘大婶也跟着乐呵。

  “干啥呢还能,那会儿起来还能干啥,放水呗。”罗老汉嫌这些/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少见多怪,哪个/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早上不用放水的?

  一院子/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闹闹哄哄的,这会儿刘春兰的电视梦也圆了,跟罗老汉也不吵架了,家庭和睦了,罗蒙的任务也算完成了,照旧还是到自己那个山头上干活去了。

  那边龚白棋又给他打来diàn huà,说咋样啊,还想不想上电视啊,县电视台/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有熟/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要不要/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帮/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说说。

  罗蒙让他赶紧歇了吧,没事上啥电视啊,清清静静过日子哪里不好了。上电视这事/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罗蒙看来那是一点好处也没有,别搞到最后还给他惹出一堆麻烦来。

  这边一波刚平,那边一波又起。这天下午罗蒙挤完牛奶回村子的时候,就看到他们村口附近的小溪边上停了辆车子,卡车,改装过的,看起来像是能住/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车子附近的溪滩上,还撑起了一个遮阳棚,遮阳棚底下有小桌有躺椅,还架着一把钓竿,这给sao包的,他们村这条小溪最深的地方才比膝盖高一点,能钓到什么鱼?

  罗蒙左右看了看,就/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不远处的一颗桃树下,零散地放着几个木xiāng zǐ,这xiāng zǐ的形状他看着挺眼熟啊,再仔细一看,不就长得跟自家的蜂箱差不多嘛,还能看到几只守卫蜂正守着进出口呢。

  罗蒙把牛奶运回家里让她们先和上面,自己又跑到小溪边去了。那五只蜂箱就放/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溪滩上,小溪两岸长满了紫云英,却并不见蜜蜂采蜜的身影。

  他就说呢,怎么今天他家山头上蜜蜂特别多,还当是外边的野蜂子呢,合着还是有主的。

  一会儿这几箱蜜蜂的主/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就从村子里出来了,手里还拿着一根黄瓜正啃着。罗蒙把这/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从头到脚打量了一边,三十出头,中等身材,五官生得还算是有点好看,全身上下看着随性,其实全都是名牌。

  “/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来/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们村干啥的?”作为大湾村的一员,罗蒙觉得自己是很有立场问这个问题的。

  “放蜂啊。”这/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指了指树下的那几只蜂箱,回答说。

  “咋都没看到/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们家蜜蜂呢?”罗蒙明知故问说。

  “都采蜜去了呗。”那/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有些奇怪地看了罗蒙一眼,哪有/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这么问问题的?

  “那/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知道它们现/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采蜜的地儿,/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谁家的地盘不?”罗蒙又问了。

  “哦,/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家的?”那/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要笑不笑地看着罗蒙。

  “可不是。”皮笑肉不笑谁不会,罗蒙也扯着脸皮给他笑了一个,他家还只有两箱蜜蜂/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采蜜呢,这丫一下子就运来了五箱,这五箱蜜蜂一放出去,那些枸杞花蜜还有剩?

  “那/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就没办法了,他们要往那边飞,/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也拦不住啊,要不/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拿把扫帚干干,拍死了算/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的。”那/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还是稳稳的,不着急不上火,嘴里的黄瓜嚼得嘎嘣作响。

  罗蒙恨不得拿把扫帚把他给拍死,那满山的蜂子,他能分得清哪只是自家的哪只是别/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家的吗?他要是分得清,那不用他说,今儿早上就已经下手了。

  “/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牛!”罗蒙对他比了比大拇指,回家想招儿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入V第三更!感谢所有购买正版的筒子们!

  感谢:小丸子、樱切、豆虫虫、云山、hycy17、喵喵、大龄女青年、灌汤包、云山、不行、炫荷未央、13848xie,几位筒子的地雷!感谢大家的花花!

  你们的支持和鼓励就是报纸每一天的动力!希望大家看文愉快O(∩_∩)O~

  全文字小说阅 “ 搜*书*吧*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