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28顾客就是上帝?
  罗蒙最近卖蜂蜜卖得还可以,虽然产量不大,但是价格不错,很是小赚了一笔。

  但是即便如此,他们家的蜂蜜/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地方上这会儿还是没有多少名声,龚白棋他们那些/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都是/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精来的,知道罗蒙家的蜂蜜好,也不跟/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家说,最多跟几个老交情通一下气。罗蒙家的蜂蜜名气大对他们来说没好处啊,到时候价格可能还得往上提不说,搞不好连买都买不着了。

  他们不说,罗蒙自然不会出去说自家的蜂蜜怎么好价钱怎么贵,反正他现/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产的这点蜂蜜,龚白棋他们那一帮/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就能帮他销完了,也不用想着卖给其他/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就这样,买家不说,卖家不提,两方/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都抱着闷声发大财的心态,过好长时间了,大湾村里的/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都还不知道罗蒙那两箱蜜蜂原来那么能挣钱呢。

  至于卖蜂蜜赚的钱,那自然又是让罗蒙拿去买了母水牛,现/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他们家的牛群已经挺大了但是陆陆续续还会有母牛进入□期,一旦配上了,就得耽搁好长时间不能产奶。

  为了让自家的牛群达到足够轮换的数量,罗蒙是牟足了劲买牛,基本上是一有钱就买牛。

  但是他买牛的速度,到底还是没赶上他们家生意的扩张,前面他们水牛镇中学的/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也来找过罗红凤了,也想/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他们食堂卖‘大水牛’的馒头包子,还有牛奶粥。

  罗蒙跟他们谈了一次,对方不知道从哪儿听说的,罗蒙给县一高的母校价是八折,还给包运费,说/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们这学校也是/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母校啊,初中/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不是/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这儿读的?

  罗蒙也很爽快,反正给县一高的价格都八折了,没理由给他们自己镇上的学校还要九折,而且这/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说得也没错,水牛镇中学确实也是他的母校啊。

  “那咱们这个学校也给八折母校价,也给包运费,咋样?”

  那/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被弄得哭笑不得:“都/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水牛镇上,哪还要啥运费啊?”

  罗蒙一听就明白了,这/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八成还想往下讲价,他一脸这/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就不知道了吧的表情,说道:

  “/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不了解情况,咱们店里的归店里的,包子馒头都是村子里的/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做,从大湾村运几箩筐包子馒头到水牛镇上,还给送到/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们学校食堂里边,/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包个车试试,看要不要运费?”

  对方也是个知情识趣的,知道罗蒙这么说,就是不打算再给降价了,想想他们以后要合作的时日长了,也就不再说什么,只问他啥时候能把他们学校的货供上,他们那边也要早做安排。

  罗蒙说周一就能供上,最近他家水牛的产奶量还行,本来还想给县城KTV老板陈充全供点水牛奶呢,这下好了,他们家的水牛奶只好再往后边推推。

  这段时间罗蒙他们家产的水牛奶多了,罗红凤店里的供货足了,水牛镇的/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民生活就滋润了,每天早上一碗牛奶粥两个奶馒头,再配上一小碟咸香爽口的小菜,这一整天都倍儿精神。

  听闻有一个八旬老汉,上‘大水牛乳品’吃了一顿早饭,吃完了他放下筷子叹了一口气,说道:“唉,还是活着好啊。”

  这事被当时同/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店里吃早饭的/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拿出去一传,很快就成为镇上的笑谈,‘还是活着好啊’,也成了水牛镇上的口头禅,尤其是每天早上吃完早饭的时候,就爱拿出来说一说。

  每天要做的包子馒头多了,原来那几个/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就又有点忙不过来了。水牛镇中学可是高中初中一起的,食堂也是同一个,那/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数可就多了,加上水牛镇的/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本来已经有了吃奶馒头喝牛奶粥的习惯,这要是供上货,数量可就多了。

  这天下午和面的时候,罗蒙就说要再请一个/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问刘春兰罗红凤和曹凤莲吴冬梅她们,这回请谁合适?

  “咱村里那个白夏萍/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知道不?/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看她干活挺好。”吴冬梅第一个就说了/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选。

  “她呀,要说干活的话那是挺不错。”

  曹凤莲这样接了一句,罗蒙一下就听出来这背后还有事了,于是就问她们说:“咋了,这/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不好啊?”

  “挺好啊,哪有说她什么不好了。”曹凤莲马上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连忙笑着打岔道。

  “说说看吧,村子里的事/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啥也不知道啊。”罗蒙也笑着说道。

  “也是,他们家的事/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八成还没听说吧。”曹凤莲见罗蒙这么说,也就跟闲聊似地,一边干活,一边把那白夏萍家里的事情说了。

  白夏萍是三年多以前刚嫁到他们村子里来的,她嫁过来之前,他男/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家里就不好,本来下边有个兄弟,那阵子生病死了,来来去去花了不少钱,欠了许多债,知根知底的,哪个愿意把自家闺女嫁进他们家?

  这白夏萍就嫁进来了,听说她娘家那边也穷,她爹那/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懒得很,她哥也没出息,白夏萍初中没毕业就出去打工了。

  接下来几句话,曹凤莲说得比较隐晦,但罗蒙还是听出来了,大概就是说,她娘家那边,还有现/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村子里的许多/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都说这个女/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外边卖过。

  “她也不容易啊,现/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带着一个两岁大的娃娃,还得照顾老/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她婆婆眼睛不好,啥忙也帮不上,弄得她也不能跟男/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一块儿出去打工,不然两口子/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外边,带个儿子,日子也是好过的。”曹凤莲这/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虽然爱八卦,但是说话还是比较公道的。

  “她男/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也好,一个月挣三千,就能往家里邮两千五,让夏萍拿去还债。”吴冬梅这么说了一句,就不吭声了,大概是想起自己那个男/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来,心里边又不舒坦了。

  “干活好就行了。”罗蒙说道。

  “干活那是挺好,他们家那那房子叫她给收拾得,别提多干净整齐了,地里的庄稼也侍弄得不错,是个勤快女/book2/sho.0d3ef5e3a6LS0=z1om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平时就最看不上那些个好吃懒做的,这个白夏萍,大概是对了她的脾性。

  “那/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一会儿到她家去问问?”刘春兰说道。

  “嗨,这事/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们看着合适就行了,还问啥,一会儿/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回去的时候跟她吱一声,明天就能过来干活。”听说罗蒙他们有让白夏萍过来干活的意思,吴冬梅也挺替她高兴。

  “刚好想起一个事情来了,差点叫/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给忘了,前几天县里那几所高中跟/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打过招呼了,说县里卫生部门要检查他们的食堂卫生,让/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们这边几个干活的/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也把健康证给办上,明天早上干完活,咱一起去一趟永青吧。”

  其实他们这小地方,哪来的那么多事,真要查学校的食堂卫生,食堂里那些个工作/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员有证就行了,怎么查也查不到罗蒙他们头上。他就是有点担心这白夏萍过来干活以后,外边会不会起什么风言风语,说不干净什么的,罗蒙这是打预防针呢。

  曹凤莲是个精明/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一听罗蒙这么说,心里就明白了,还想着罗蒙这/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还真是不怕麻烦,一般/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遇到这种事,换个/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不就行了,还费这事。

  吴冬梅倒是没听明白,还挺高兴说,那刚好,到时候把白夏萍也给带上,咱要是去早了,到时候还把白夏萍给落下了呢,那她不是还得自己一个/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跑一趟永青。

  等和完面曹凤莲和吴冬梅两/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走了以后,罗红凤就跟罗蒙说:“要不以后请/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做包子馒头的钱就让/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这边出吧,/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就别给了,这都好几个月了,/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还没攒到钱呢,尽买牛了,/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都攒了些钱呢。”

  “/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跟/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爸也攒到钱了,要不她们几个的工钱让/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俩来开?”刘春兰笑着/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一旁附和。

  “急什么,/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那叫投资,现/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们就攒着钱吧,/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可是攒着牛呢,牛能生钱啊,/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们那钱还能生钱?”罗蒙笑道。

  罗蒙这边的进项也不少,光是枸杞花蜜都卖了十来万,每个月又有几所高中的货款到账,周末还有陈充全跟包大华的现款可以收,就是他最近花得快,不然这会儿积蓄应该也有不少了。

  等以后这些枸杞树长好了,每年光是卖枸杞和枸杞花蜜就能赚不少钱,还有那片杨梅林,明年就该开始挂果了,要是不出意外,这又将会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另外还有那片开心果山核桃等坚果的小树苗呢,虽然要等它们赚钱,那时日确实是长了点,但是前景毕竟还是很光明的嘛,罗蒙一点都不为钱这个事犯愁。

  第二天一早白夏萍就跟着吴冬梅一起来了,白夏萍长得又瘦又小,/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挺和气的,就是笑,脾气也好得很,她要是脾气不好,也不能跟吴冬梅处到一块儿去。

  吴冬梅这/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急性,跟左邻右舍都吵过,就是跟这个白夏萍一次都没吵过,主要还是白夏萍不跟她吵。有时候吴冬梅一两句话说得重了不中听了,白夏萍也就是笑笑不跟她一般见识,等过两天,吴冬梅自己缓过来了,又得主动找她去。

  “夏萍啊,/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也来了啊。”说话的是村里的十七婆,这老太太/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罗蒙家烧火一烧就是好几个月,每天早上早早就过来,烧几个钟头的火,吃个早饭,等她们干完活,她也就该回去了。

  罗蒙还问过刘春兰,要不要给她发点工钱,刘春兰让他别管这事,她自己私底下给过十七婆几次钱,也没对外/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说起过,连曹凤莲吴冬梅她们都不知道这事。

  “是啊,十七婆,/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也过来帮忙。”白夏萍应道。

  “来这里帮忙好啊,/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跟凤莲冬梅她们多学学,她们做得久,比/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会。”这十七婆对白夏萍倒是特别热情,罗蒙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这十七婆跟白夏萍两家住得近,白夏萍有事没事就要去老/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家里看看,有时候还会帮着洗洗刷刷。

  “/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知道。”白夏萍对十七婆笑了笑,有些/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就是这样,她光是对/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笑一笑,/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就觉得这/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看着可亲,对/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可好,心里头可善良了,白夏萍就是这种/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当天上午,罗蒙就带着一群/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上永青去了,本来他还想让罗老汉跟刘春兰顺便一起做个全身检查,罗老汉却说他又不做包子馒头,不去查,身体好好的去查它做什么,没病都查出病来了。

  罗蒙也就由他去了,过两天他还另外让罗全贵和罗进喜单独去一趟,到时候他要是愿意去,再一起去也行。说起来他们家现/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天天吃灵泉水,身体应该也出不了什么毛病才对。

  家里没什么事,罗老汉就一个/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拿了水烟,坐/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门槛上吧嗒吧嗒抽了起来,美玲美慧两姐妹正蹲/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牛棚边的草莓地里看呢,最近草莓地里的花都谢完了,花蕊里长出一颗颗青色的小草莓,眼看着它们一天天长大,姐妹俩就巴巴等着吃草莓的那一天。

  罗老汉这水烟抽得正安逸呢,路口又传来了汽车的引擎声,接着一辆红色的小车就进了他们家院子。

  最近罗蒙他们家的水牛奶名声越来越大,他们县电视台就琢磨着要给他们做个专访,这之前,他们就先派了个记者上他们家去看看,顺便探访探访,看看是不是真的有可报道性。

  被派去的记者是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姑娘,就是他们本县的/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家里也挺富裕,这天她接到任务,开着车子就去了水牛镇大湾村。

  罗蒙他们家院子现/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就罗老汉一个大/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其他/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这会儿都/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他们县医院排队呢。

  “大叔,咱们镇上的‘大水牛乳品’就是/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们家的吧?”那姑娘下了车,满面笑容地对罗老汉说话。

  “家里不卖,要买东西上店里去。”罗老汉抬头看了这姑娘一眼,然后就不再搭理她了,只管自己吧嗒吧嗒地抽着水烟。

  “/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看/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们家店面都关门了。”那姑娘脾气还挺好,这会儿她又笑呵呵地问了。

  “关了那就是卖完了,明儿赶早。”大概也上县医院去了,罗老汉心想。

  “怎么这么早就关门了啊?”那姑娘又问。

  “卖完了那还不关门,等啥?”这还用问?

  “叔,/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看/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这大老远来一趟也不容易,就卖/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一点水牛奶呗。”那姑娘又打着商量跟罗老汉说道。

  “水牛奶没有了。”

  “听说/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们家鸡蛋也挺好的,要不/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跟/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买点鸡蛋吧?”

  “家里不卖,明儿上店面去吧。”

  “叔,/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看/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这好说歹说的,/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就不能给通融通融,/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家还说顾客就是上帝呢。”那姑娘终于也有点没耐性了。

  罗老汉这才正眼瞧了那个姑娘一眼,慢悠悠从鼻子里喷出出两团白烟,说道:“啥上帝啊,这都是那些大商场整出来的损招,折腾的还不是/book2/sho.0d3ef5e3a6LS0=z1WzW841A34SS

  家打工的小姑娘?”

  全文字小说阅 “ 搜*书*吧*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