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23关系更进一步?
  肖树林这回是把脸丢到姥姥家了,自打他来到这个世界上,从来还没有这么丢过脸,就算是小时候那个脏兮兮的小破孩,那也绝对是很酷很潇洒的。

  不过事已至此,最要紧的还是得赶紧想想怎么补救,不然再过几天,他肖树林坐在车子上吸手指头的事儿就该被传开了。

  二十分钟以后,肖树林整了整衣服,拿着馒头包子水牛奶,还有那瓶蜂蜜进了公司,啧,看那群臭小子的表情就知道了,王向阳那家伙八成是已经帮他宣传过一遍了。

  照例还是领早餐的时候,公司里的人到得还挺齐,肖树林就把那瓶蜂蜜放桌上了:“罗蒙他们家的蜂蜜,味道不错,大家都尝尝吧。”

  “他们家还养蜂呢?”王向阳别别扭扭地说道。

  “是啊,味儿挺正,都尝尝吧。”肖树林不可置否地点点头。

  “怎么都不吃呢?”过了好一会儿,见没一个人向那瓶蜂蜜开动,肖树林就催了。

  “可是,头儿,这咋吃啊?”就一个蜜罐子,没筷没勺的。

  “还能咋吃啊,一群大老爷们,怎么整得比女人还唧唧歪歪,还想上吸管咋地?”肖树林上去把罐头瓶子一开,示意他们开吃。

  开始的时候众人还有点为难,用手吃啊,那多不卫生啊。但是那蜜罐子里的香味一飘出来,就都不为难了,没说的,直接上手,有些人吃完一口还想再来第二口,不过那蜜罐子已经回到肖树林手上了,他慢悠悠地旋上瓶盖子,显然是不打算让他们继续吃了。

  “头儿,他们家的蜂蜜咋卖?”这股子蜜味,咋说呢,吃过这个蜜,就觉得自己从前吃的那玩意儿根本他娘的不算是蜂蜜。

  “没听说要卖啊。”肖树林这会儿自己还想知道呢。

  “那你帮咱们问问呗,要是有卖,让他先往咱们这儿卖。”

  “行,明天早上我问问他去。”肖树林点点头,出了公司,反正目的已经达到了,这会儿他们公司里的,个个都吸过手指头的,谁还能拿他说事。至于这瓶蜂蜜,他还是得拿回家去吧,要放在公司里,肯定是留不住的。

  肖树林把这一小瓶蜂蜜拿回家去,主要还是想让他老子尝尝。

  这些年别说是好的蜂蜜了,连真的蜂蜜都越来越难买,超市里那些大多都是加工过的浓缩蜜,不是天然的,营养价值上就要差点,超市外边的那就更没谱了,这年头连鸡蛋都有人造假,拌点假蜂蜜那还不是跟玩儿似地。

  真正好的蜂蜜,那是很养人的,听说山里有些九十多一百来岁的养蜂人,身子骨还倍儿硬朗呢,哪跟他们县城里那些老头子老太太似地,这儿毛病那儿毛病的,可遭罪了。

  肖老大见肖树林拿回来一罐子蜂蜜,拿个小勺就舀上了,含一口蜂蜜到嘴里,两只眼睛立马就眯了起来,嘴里边还念念有声:“好蜜啊,好蜜啊。”

  “你就这么吃啊?”肖树林问道。照他爹这个吃法,这一小瓶子蜜才够到哪儿?

  “要不然咋吃啊?”肖老大看了他儿子一眼,心想这小子今儿怎么矫情起来了,平时不是挺大气吗?

  “人家都泡蜂蜜水喝。”一小勺就能泡一大杯呢。

  “啧,那不是女人的吃法?”蜂蜜水?还上吸管呢!那是爷们该干的事吗?

  “那你吃完了别找我要啊,反正就这么多了。”

  “哦……那今天就先吃到这儿吧。”肖老大咂巴咂巴嘴,有些恋恋不舍地把瓶盖合上了。“这是枸杞花蜜吧?对男人最好了,说说,哪儿来的?”

  “还能哪儿来的,罗蒙他们家的呗。”肖树林最近可没少从罗蒙家拿东西,大到几把青菜,小到一两根香葱,罗蒙家的菜也不知道咋种的,跟菜市场里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吃惯了他们家的菜以后,就觉得菜市场里边卖的那都不是菜,是稻草。

  “他们家还养蜂子?”这事儿看来是有门啊。

  “刚养不多久,这好像还是第一次取蜜。”

  “卖不卖啊他们?”

  “没听说啊。”

  “改明儿你去问问他,就说价钱好商量。”这可是好蜜啊,要是被那几个老不死的知道了,还不得抢破了头。

  “对了,最近他们家咋样?”说到这里,肖老大又突然想起一个事情来了。

  “没咋样,太平得很。”说到这个,肖树林也有些纳闷了,照理说罗蒙家的生意做这么大,他们县里那些个二世祖们早该按捺不住了,怎么这回就这么消停?

  肖树林不知道的是,就在前几天,他们县城里又新开了一家KTV,是县里某位大人的小舅子开的,那小舅子听说他们县里现在就数陈充全家的KTV生意最好,就因为他们家有卖水牛镇上那家“大水牛乳品”的奶黄包奶馒头,其他店都没有。

  这小舅子也不是什么善茬,一听说这个事,就琢磨着要去罗蒙他们那边做做工作,不管是威逼利诱,必定要让他们把自家的KTV也供上货。

  结果这个小舅子还没来得及动弹呢,就被人给拦下了,人家就跟他说了,你小子傻大胆啊,没听说肖老大的儿子肖树林最近天天往他们家跑呢吗,关系近着呢,这都好几个月了,肖树林那小子天天上早班,半夜里就往他们水牛镇跑,也不知道抽的哪门子疯。

  听人家说,这小子是看上“大水牛乳品”的罗红凤了,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反正甭管真的假的,他们都走得近着呢,咱躲着都还来不及呢,你还想往上凑?你当肖树林是好惹的?

  你知道肖老大现在在咱们县里什么地位?你还当他就是个退休的混混头子呢?人家跟上边的关系深着呢,就咱们县里那几位大人,都还得给他三分面子,你姐夫在他跟前也不敢人五人六,别说你小子了,还不够人家收拾的。

  这小舅子一听,哪里还敢打之前的坏主意,差人和和气气到罗红凤的店里问了,看能不能把他们家的货给供上。

  罗红凤说了,最近肯定是供不上,今年上半年那是没戏了,下半年到时候再看看吧。那人得了信儿,鸟悄儿待边上等着去了。

  “可能是看你总往他们家跑,那帮孙子没敢动弹。”肖老大毕竟是混过几十年社会的老江湖了,啥事没见过,就这点事,想想前因后果,一下就诊出病因来了。

  “那咋整?”那帮二世祖不闹事,他老子就没有表现的机会啊,还咋让罗蒙欠他们家人情?

  “现在这样也差不多了,那个叫罗蒙的要是聪明,肯定得拉拢你。”肖老大倒是稳稳地。

  “原来是这样!”肖树林这会儿总算是有点想明白了,他就说嘛,读高中的时候他俩关系又不好,咋现在对他这么好呢,不要他早饭钱不说,还成天给这个送那个,原来是有所图谋啊。

  这会儿他又突然想起一个事来了,正月里有一天他那车坏在半道上了,公司里的兄弟又都忙得很,他就自己坐面包车上水牛镇取修车工具来了,结果在车上就遇到罗蒙和他姐罗红凤了,当时他俩说什么来的——这回真是多亏了肖树林?

  对,就是说的这个,他娘的,合着自己早就被人利用过好几遍了,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罗蒙那鸟人,再过个十年八年的,也还是改不了奸诈狡猾的本性!

  想通了这一点,肖树林也不觉得自己吃他家的拿他家的有什么不好了,心里还想着,老子就算吃不穷他,也非得吃得他心里淌血不可。

  而此时此刻,那个奸诈狡猾不改当年的罗某人,正哼着歌儿钉蜂箱呢。

  那个卖给他蜜蜂的老头说了,蜂箱最好还是自己做,选那种没有虫孔没有气味的木板,最好是能宽点不用拼接的,因为蜂窝里最怕进虫子了,味儿要是不对蜜蜂也不爱住。

  罗蒙自从吃过一回自家的蜂蜜,就知道这种蜂蜜的好了,就是不知道肖树林喜不喜欢吃这种蜂蜜。

  这段时间下来,罗蒙觉得肖树林这人哪儿哪儿都好,就是太跟他见外,不爱拿他的东西,还总想给他钱,照这么下去,他俩的关系啥时候才能更进一步啊?

  就在罗蒙正为这事犯愁的时候,那边肖树林来diàn huà了。

  “啥事啊?”这会儿又不是挤奶的时间,他也不能来买牛奶啊,平时肖树林没事可从来没找过他。

  “你家这个蜂蜜,还有没有?”那边肖树林问了。

  “还有小半坛子,咋样,挺好吃吧?”罗蒙心里那个美啊,果然,这几箱蜜蜂是养对了。

  “还能不能再分我一点了?”肖树林又问了。

  “行啊,你要多少?”罗蒙心里甭提多乐意了。

  “就还给我一罐头瓶子吧,你家也不多了,等下次取了蜜,再多分我一点。”肖树林这回可是半点没客气啊。

  “行,那我今天给你装好,明天早晨你记得带走。”罗蒙挂上diàn huà,手上那把小锤子“砰砰砰”敲得更有劲了,还带着节奏呢。肖树林能主动找他拿东西了,那就是他俩的关系更进一步的标志啊。

  全文字小说阅 “ 搜*书*吧*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