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20春天虫子肥。
  这天早上做完包子,吴冬梅拿了几个包子馒头,就匆匆回去了,这几天她已经不再到罗蒙的那片山地上去干活了,眼下已经到了插秧的时节,她们家那几块地也得赶紧给种上。

  “你一会儿多拿两个包子馒头,给进喜送过去,那孩子这会儿八成还没吃早饭呢。”刘春兰对曹凤莲说道。

  “知道,我还能把他给忘了?”曹凤莲应了一声,也拿了几个包子馒头匆匆离开了,眼下正是春播的时候,家家户户都没闲着的。

  “进喜回来了?”曹凤莲走后,罗蒙就问他娘了。

  “可不是,你全贵叔这阵子估计都快愁死了。”话匣子打开,刘春兰就对罗蒙说起了罗全贵的儿子罗进喜的事。

  罗全贵前些年经人介绍,把他儿子罗进喜送到市里一所聋哑学校去上学,这些年都还好好的,今年这孩子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跟着一帮人上了火车,举个小牌跟乘客要钱。

  后来被乘警给发现了,就给遣送了回来,前两天刚到的家,罗全贵想让他再回学校里去,可是那孩子却无论如何也不肯再回去了,而且学校里也有不少人知道了他的事,回去学校也不一定呆得下去。

  刘春兰就对罗蒙说:“你全贵叔也不容易,你看看还有什么事情能适合进喜做的没有,要这么总是闷在家里,怕那孩子想不开。”

  “再看看。”罗蒙并没有马上答应下来,罗全贵现在在他们家干得还不错,他也不想多生事端,把他儿子请过来容易,到时候万一不合适,再想请他走就不好办了。

  何况罗蒙对自己的情况认识得也比较清楚,就他这样的,没什么事人家都还要在背地里说他两句,要稍微有个什么风吹草动,那到时候还指不定被人说成啥样呢。

  罗蒙自己自然是不能对十几岁的小男孩有什么想法的,他眼里现在就一个肖树林,可人家不知道啊,他也不能跟外边的人这么解释,人家也不会给他解释的机会,因为他们根本不会当面说。

  就算别人都不说什么,罗蒙这会儿要是真挺热情地对罗全贵说,叔,你让进喜到我这儿来干活吧。还指不定人家当爹的得怎么防着他呢。

  所以这事罗蒙也不主动提起,就等罗全贵自己跟他说,罗全贵是个老实人,干活是不错,嘴巴就笨点,从来也不是个能说会道的,这两天他对着罗蒙的时候,总是欲言又止。

  “叔,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啊?”这天罗蒙看他实在憋得辛苦,就主动问了一下。

  他这一问,罗全贵就说开了:“罗蒙啊,你也知道我儿子进喜最近回村子里了,待在家里也没什么事,你看能不能让他来这里帮帮忙?”

  “咱也不图多少工资,就是想让他出来透透气,前几天我总让他来,可是这孩子脸皮薄,没跟你打过招呼,他说什么都不肯来。这不,他那点事你大概也听说了,我就担心他整天待在楼上再把人给闷坏咯。”

  罗全贵都这么说了,罗蒙当然也不好说拒绝的话,但他们还是约好了,先让罗进喜过来干一个月,工资就先按一千二给,他要是干得好,下个月给加工资,要是干得不好,那下个月就别过来了。

  第二天凌晨罗蒙正挤牛奶呢,罗全贵带着他儿子罗进喜就过来了。最近罗蒙家的水牛越来越多,挤牛奶这活儿也就越来越重,这对父子这个时间过来,就是要帮忙挤牛奶的意思了。

  罗蒙抬头看了看罗全贵身后那个小孩,他也有好些年没见过罗进喜了,当初他离开村子的时候,罗进喜还很小呢,而且这孩子也不爱出去玩,罗蒙对他就没什么印象。

  这会儿罗蒙一看,这罗进喜长得细皮嫩肉的,个子也小,不到一米七,他心里就有些犯嘀咕了,该不会还没成年吧?

  “全贵叔,你儿子今年多大了?”罗蒙问罗全贵说。

  “今年刚十八。”罗全贵回答道,他身后的罗进喜抿着嘴没动弹。

  “哦,有十八了就好,能干活了,有啥不会的就跟你爹先学着。”罗蒙招呼了一句,之后又担心这对父子不自在,提着奶桶到牛棚的另一头干活去了。

  这罗进喜一看就是个敏感细致的,十八岁的孩子没毕业就离开了学校,没专业没手艺不说,还是个天生不会说话的,这种情况这种孩子,这要是还天天搁家里闷着,想不钻牛角尖都难,也难怪罗全贵担心了。

  一会儿挤好了奶,罗蒙要把牛奶运到院子里,顺便回家吃个早饭,就问他们父子两是要一起在这里等他带包子回来呢,还是先安排个人过去吃早饭,反正牛棚这边是得留个人看着。

  罗全贵就问他儿子了:“进喜啊,肚子饿不饿?”

  那神态那语气,甭提多和蔼多慈祥了,印象中罗老汉可从来没这么跟罗蒙说过话。唉,都是当爹的,咋就能那么不一样了,罗蒙一路嘘唏着回家去了,那罗进喜刚刚摇摇头表示自己不饿,父子俩就都没过来。

  说起来,罗蒙给县城里的几所高中供货也有阵子了,他记得当初那个叫王向阳的家伙来他们家的时候,跟刘春兰说过,说他们公司三个月就轮一次班,以后他也能轮到早班。

  可算算日子,光是罗蒙给那三所学校供货的时间都有三个月了,怎么这肖树林还跑早班呢?不过想归想,罗蒙肯定不能找他去问,肖树林这人看着大大咧咧的挺爷们,其实那性子别扭着呢。

  春天里天气暖了,万物复苏了,真是啥啥都好,就是一点不好,那就是虫子忒多,特别是罗蒙家的那片山地,可能是因为罗蒙家的瓜苗果苗长得好,养出来的虫子那也是十分壮硕的。

  农药罗蒙是不打算用的,要抓的话这么大一片地他也抓不过来啊,要是把他家的鸡撒出去的话,虫子大概真能吃掉不少,不过那些果苗菜苗也都别想剩下了。

  这事整得罗蒙还挺愁,这天中午他正准备回家吃饭,就看到罗文峰和村里一群野小子正领着美慧美玲两姐妹在马路边玩呢,罗蒙这才想起来原来今天是星期六。

  因为小溪和马路挨得近,村子里的小孩都爱来这里玩,大人说过骂过打过,统统没用。

  这会儿罗蒙一看到这群小孩,马上就想起自家山上那些虫子来了。反正这些小孩闲着也是闲着,与其让他们在马路边瞎逛,还不如把他们弄到山上去。

  “罗文峰,你们想不想喝水牛奶?”罗蒙也不像村子里其他大人一样,一看到他们在马路边玩耍就扯着嗓子骂开了。

  “你给啊?”罗文峰一歪鼻子,没好气地反问道。

  水牛奶谁不想喝啊,前几天他堂妹罗秀竹生日的时候,他奶奶曹凤莲就给她买了一瓶水牛奶,罗文峰当时好说歹说才让她分给自己一口,那味道,甭提了,他现在想起来还流口水呢。

  听说罗蒙家的水牛奶卖得可不便宜,而且还有不少人争着抢着买呢,在他们学校,要是能从书包里掏出一瓶‘大水牛’,那都算是顶有面子的事。就这样,罗蒙还能白给他们水牛奶喝?当他们小孩好骗呢?

  “那肯定是不能白给你们喝啊。”罗蒙笑呵呵地说道:“我家包的那块山地你们知道吧?”

  “知道。”要说村里的事,这罗文峰搞不好知道得比罗蒙都多,罗蒙包山地那是大事啊,村里好多人说起,他们家分到钱那天,曹凤莲还买了好大一只猪腿回去红烧呢。

  “最近山上长虫子了,可大可肥,你们谁要能帮我捉一瓶子虫子,我就给谁一瓶子水牛奶。咋样?”罗蒙提出了交易条件。

  “多大瓶子?”罗文峰问道。

  “就是普通矿泉水瓶。”

  “水牛奶多大一瓶?”小屁孩还挺有心眼。

  “就是镇上大水牛乳品店卖的那种瓶子。”

  几个小毛孩把脑瓜子凑到一块儿,嘀嘀咕咕商量了一阵,然后罗文峰就代表这群孩子和罗蒙达成了协议,以后每个周末都帮罗蒙捉虫,但是换的那些水牛奶什么时候领,那得他们自己说了算。

  罗蒙自然没意见,就他家山上现在那么多虫子,一个小孩一天估计能抓好几瓶,难道也让他们换好几瓶水牛奶回去吗,吃不完就该放坏了,那多浪费。

  当天中午吃过午饭,村子里好多小孩就都到村口集合去了,连美慧美玲两姐妹都拿着个空矿泉水瓶过去凑热闹,罗蒙自己拿着几个瓶子也去了。

  在村口检查了一下那些小孩的装备,见到有耍滑头故意拿很小的瓶子过来的,罗蒙就拿自己手上的瓶子跟他们换一个。又交代几句不要把苗给踩了,要注意安全之类的,就带着这群娃娃上了山,让他们自己找地方捉虫去了。

  全文字小说阅 “ 搜*书*吧*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