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19肖老大的如意算盘
  肖树林最近又烦上了,前几天有个兄弟问他说,头儿最近代班代了挺久了,这阵子也不像过年那么忙,要不要调个其他班次的兄弟过来替一下他。肖树林说不用,马上就要换班了,调来调去多乱。

  是啊,马上就到他们三个月一次的换班时间了,因为干他们这个活儿的,早的很早晚的很晚,为了能让公司里的兄弟每天都能有点休息时间,他们就排出了早中晚三班。

  他们公司每个人起码都有两部手机,一部是自己的,一部是他们公司一起买的,每次换班的时候,连那个手机也要一起换掉,从前那个员工那个班次的顾客,下面一个员工就会接手过来。

  这是他们公司的惯例,已经实行好多年了,大家伙儿都觉得挺合理。可问题是,这一回肖树林不太想跟人家换班,而且他也不想去跟人家解释说为什么自己不想换班。

  他好歹也是他们公司的头儿,难道要让他去跟手底下的兄弟说,他舍不得罗蒙家的早饭,所以还想继续干早班?那也太跌面儿了。

  可是罗蒙他们家的早饭确实香啊,肖树林不想承认都不行,这阵子天气暖了,他们家后院的那片韭菜地长出来一片小嫩苗,今天早上刘春兰割了一把下来,煮了一锅面条,那味道香得。

  总之,现在的情况就是,自从在罗蒙家吃上早饭以后,肖树林就觉得午饭晚饭那统统都没盼头,一天里边就早饭还能让他有点期待,难道现在连这点期待都得丢掉吗?那可不行。

  这天下午肖树林跑罗蒙家去买牛奶的时候,看到旁边一块地里种着一小片茼蒿菜,嫩绿嫩绿的,得有一指多高了,他顺手就摘了片叶子闻了闻,味儿真正。

  “你们家这茼蒿菜咋卖?”肖树林问罗蒙。

  “我们家的茼蒿菜不卖。”罗蒙打一开始就没想过要种菜卖钱。

  “那我摘点?”肖树林也不跟他客气。

  “摘呗。”别说几棵茼蒿菜了,就算肖树林要把他的宝贝水牛牵几头回去,罗蒙都不能说不。

  肖树林打小就爱吃茼蒿菜,这大概跟遗传基因有关系,因为他爸肖老大也爱吃这个。

  肖老大如今不混社会了,就在家里窝着,闲是挺闲,就是身体不咋好,肖树林要给他请个保姆,他还不乐意,说老不正经才干那事呢。也不知道老不正经跟请保姆到底有啥关系。

  这天下午肖树林带了一小袋子茼蒿菜回去,经过菜市场的时候又顺便买了个鱼,父子俩煎了一条鱼,又把茼蒿菜清炒了。别说,罗蒙家的茼蒿菜那是真不一般,一锅菜炒下来,飘得满屋子都是清香。

  这天晚上,肖家父子俩对坐在饭桌两头,每人吃了三大碗米饭。

  这两年肖树林和他老子的关系处得还成,小时候他还看不怎么上他爸,这跟环境有很大关系,那会儿每回肖树林去他舅妈家的时候,他舅妈都得跟他说,你长大以后要出息,别学你爸,一把年纪了不学好。

  而且肖老大年轻的时候还老是不着家,常常会忘了给肖树林饭钱,还从来不给他洗衣服,肖树林有时候烦起来,还会对他老子发火,当然少不了挨揍。

  读小学的时候还有一回,肖树林在学校里跟人打架,那些小孩几个打他一个,肖树林没打赢,带着伤就回家去了。

  肖老大一看,他娘的谁把我儿子给打了,肖树林就说那谁谁谁,然后肖老大就说了,你等着,老子帮你收拾它们去。

  结果,肖老大就把自己弄到派出所里去了,更过分的是肖树林他们班主任,还在班上说了这个事,点名批评了肖树林,这事让肖树林觉得倍儿跌面。

  肖树林觉着跌面儿的原因,倒不是觉得他爹去给他报仇有什么不对,他就是觉得他爹作为一个混社会的,连几个小毛孩都教训不了,忒给他丢脸。

  等长大以后出了社会,肖树林总算是有点明白了,这社会是不好混的,就算是自己亲儿子,难免也有罩不住的时候。

  再想想肖老大对他也不错,有钱的时候家里头买只烧鸡,那俩鸡腿从来都是肖树林吃的,没钱的时候一顿饭就买俩馒头,肖树林也得吃掉一个半。

  这么想,肖树林就觉得他们家老子还真不错,起码没像他老娘一样跟人跑了,这都好些年了,看都没回来看过自己一次。记得小时候,肖树林还哭着喊着跟肖老大要妈呢,如今想想,真是不应该啊。

  想通了以后,肖树林对他家老子也挺不错,老头子平时没事耍耍小性子闹闹小脾气啥的,肖树林也不跟他一般见识。

  前几天肖老大就闹着要喝水牛奶,他听说肖树林总给他舅妈买水牛奶,怎么就没有给自己买过一回?肖树林就跟他说了,现在老年人都不兴喝水牛奶,容易得三高。

  就为这事,肖老大就跳脚了。“放屁!”他说:“老子这才五十多呢,算哪门子老年人?”

  “明年就六十了。”肖树林很是淡定,这老头年纪越大越急躁,时不时就得跳一次脚,他都习惯了。

  “你小子有没有文化?看不看新闻?六十五岁那都是过去的算法了,人家外国人现在都按七十算!”

  “哦,那中老年也不能喝水牛奶。”反正肖树林是打定主意不给他喝水牛奶了,这老头子年轻的时候没节制,喝多了酒,这两年血压一直都挺高,就这样还喝水牛奶,那不是火上浇油吗。

  就为这事,老头子好几天都没搭理肖树林,直到这一天晚上吃完饭,才主动跟他儿子说话了。

  “这菜哪儿卖的?”肖老大问道。

  “人家种的,不卖。”肖树林没好气地回答,感情他儿子还不如几根茼蒿菜值钱,今天早上不是还不搭理他吗?

  “那人家送你的?”

  肖老大也觉得自己这一回是不是有点闹过头了,其实水牛奶喝不喝也就那样了,那玩意儿他从前也听说过,不就是水牛产的奶么,就他们县里那群没见过世面的土老帽,才把它说得跟花儿似地。他肖老大啥好东西没吃过,还稀罕那点奶?

  就是前几天在公园里下棋的时候,那几个老头就说,你儿子最近总往他舅妈家送啥好东西呢,肖老大说自己不知道啊,另外有知情的就说了,是水牛奶啊,这阵子肖树林正帮那家人送货呢,买起来方便。

  于是肖老大心里就不舒服了,感情他辛辛苦苦一把屎一把尿把这小子拉扯大,到头来还比不过人家管他几顿饭。

  “咋,你还想吃啊?”肖树林知道他老子这些年虽然学人家下棋养狗,其实这人真正就只有两个嗜好,第一个就是吃,第二个就是酒,说白了也是吃。

  “这菜谁家种的?”

  “就是那个养牛的。”

  “他们种了菜咋还不卖?”

  “说是吃不完就腌上,他们家好多牛,一天下来喂牛也得不老少。”

  “喂牛?!”肖老大眼睛瞪得老大。

  “是啊,所以我就随便摘了点回来。”

  “那也不好总白拿人家的,咱们家里不是好多营养品吗,那些人整天往咱们家送那个,我也不爱吃,过两天你给他们家送点过去吧。”肖老大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不能像年轻人那样不管不顾,该客气的时候也能跟人客气几下。

  “又不熟,送什么营养品啊,多怪异,人家还当我二百五呢。”

  “咋不熟啊,他们家菜你都摘了。”

  “不送。”那么跌面儿的事他肖树林能干?

  “那要不这样,改天他们家要有什么事,你就跟我说一声,趁老子现在还有点面子,让他们家欠咱一个人情。”肖老大这如意算盘还打得挺好。

  “那还差不多。”肖树林也觉得这主意靠谱。

  就这样,在罗蒙的不知不觉中,他背后就多出来了一座靠山,而且还是黑色的。

  时间又过了几天,这天早上肖树林扛着两筐包子馒头进了办公室,见都还没人来呢,就只有一个老杨来得早,肖树林突然想起来,再过几天就该轮到老杨上早班了。

  “老杨啊,听说最近胃病又犯了?”肖树林掏出一包烟,自己点上一根,又把烟盒递给老杨。

  “没有,这几天挺好的。”老杨摆摆手,表示自己不抽。

  “胃病这回事吧,就得好好养,别刚好几天,就以为自己没事了,得根除才行啊。”肖树林喷出一团白烟,语重心长地说道。

  “那是的。”老杨知道再争辩下去也是枉然,肖树林这小子这会儿已经认定他胃病挺严重了,心里咋想他是不知道,起码口头上是咬死了。

  “对了,过阵子轮到你上早班了吧?”肖树林‘突然’想起这回事来了。

  “是啊。”老杨心里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

  “咋样啊,身体吃不吃得消啊?”肖树林问道。

  “没事,最近身体真挺好的。”老杨又说。

  “唉,你别不当回事,像前面那谁,不就胃穿孔了吗,你的胃不是也不好?”肖树林说着又抽了一口:“这样,这几个月的早班我也替你上了吧,你就还是上中班。”

  “头儿,我最近身体真没问题。”老杨也挺急,到底要他怎么说,肖树林才会承认他如今的身体真的已经可以上早班了。

  “啧,跟我客气还是咋的?”肖树林板着脸,大义凌然地说道:“要是把我当兄弟,就别跟我瞎客气了,这事就这么说定了。”

  “那啥,那个,头儿,你不是挺烦替人家买馒头的吗?”老杨垂死挣扎。

  “烦着烦着就习惯了。”肖树林皱着眉头,把烟头放桌上的烟灰缸里碾了碾,起身就出了办公室。这丫一出办公室,嘴角就忍不住咧开了,啧,烦了他多少天的难题,就这么顺利解决了。

  全文字小说阅 “ 搜*书*吧*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