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18飞来横祸啊
  春天里罗蒙家除了梯田上的庄稼和坡地上的瓜子,另外还种了不少瓜果蔬菜,黄瓜西红柿肯定是少不了的,再过几个月天气就热起来了,到时候正好赶上这批黄瓜西红柿成熟,每天给牛群吃一些,解渴解热。

  萝卜青菜也分别种了一些,罗红凤说到时候吃剩下的也别卖,全部都给腌上。现在去他们店里吃早饭的客人也有抱怨的,说他们家东西好是好,但都是甜的,要是能整上几个咸咸的小菜,那就更美了。

  西瓜什么的更是没少种,菜瓜梨瓜香瓜甜瓜,黄皮的绿皮的白皮的花皮的,样样都没落下。大概是因为地里的牛粪下得足,这些瓜苗一株株都长得倍儿壮实。

  村子里的人也都在干了一个冬天的稻田里蓄上了水,等泡上几天,就能赶上牛架上犁翻地了。有些人就寻思着找罗蒙借牛,也有说租牛的,但是罗蒙都没答应,说母牛要是使了力气,产奶就受影响。其实他就是心疼自家水牛,不愿意借出去给别人使唤。

  彭老九又给罗蒙打电话,让他这段时间好好看看,要是有外村的水牛过来犁地,他要是看着好,就给自家的母牛配上。罗蒙家好些牛都产奶挺长时间了,也是时候该配上了,不然时间久了产奶量就得下降,奶质也没保障。

  这事倒是不怎么需要罗蒙操心,村里还有个罗全顺呢,各个村子的人他都挺熟,打上几个电话,就有人赶着牛上罗蒙他们这儿来了。

  那段时间村子里的人常常可以看到有人赶着公牛爬上他们这个山岗,三两个钟头以后又心满意足地从山岗上下来。

  公牛自然是满足的,春天正是躁动的季节,罗蒙家的母牛多,环肥燕瘦风姿各异,简直就是公牛们的天堂。养牛的人也挺满足,赶着公牛来这里配一回,就能收个红包回去,也算是一笔额外收入。

  罗蒙现在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城里人都管男的做那啥啥服务的,叫做牛郎了。

  这边有些母牛配上了,那边罗蒙就得让彭老九继续帮他找牛,家里倒也有几头怀孕的母牛也快要生了,但是那三两头的,根本不够看。

  最近县城里的陈充全有事没事就总给罗蒙打电话,问他啥时候把他们家KTV的水牛奶给供上,罗蒙哪里供得上啊,这阵子镇上那家店面的生意越来越好,有些天不到上午九点钟,罗蒙站在山岗上,远远就能看到罗红凤卖完东西骑着三轮摩托回村里来了。

  听说陈充全他们KTV里的奶黄包和奶馒头都卖得不错,县城里有些人没办法跟水牛镇上的人比早,买不到罗红凤店里的奶黄包奶馒头,就上陈充全哪儿去了。

  陈充全刚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抹不开面子,也卖了一些,后来渐渐就不卖了。

  因为没过多久,他们家KTV也卖跟一高二高三高一样的馒头包子的消息就传开了,这事让陈充全觉得挺有面儿,整个县城这么大,除了上高中的那几千个娃娃,就只有上他们家店里才能吃到罗蒙家的奶黄包跟奶馒头。

  同样都是KTY,但是就因为陈充全家有这一样东西而别家没有,好多顾客就都选择来他这里消费了。更有阔气点的,就抱着个娃娃来他们这里要个包厢,点几个包子馒头,吃饱了就随便让娃娃嚷嚷两遍《一分钱》,然后就可以回家了。

  都这样了,陈充全哪里还舍得把包子馒头往外卖,他都恨不得出台个限购令,省得有些人随便花两个钱要个包厢,就把他一个星期的牛奶包子都给买完了。好在县城里的人都还比较自觉,暂时没发生这种情况。

  相对于陈充全,包大华那边就消停多了,他们家旅馆的自助早餐并没有对外开放,只给住在他们旅馆内的客人提供,所以也就相对稳定,没机会发生抢购事件。

  倒是这段时间,有不少旅客在网上推荐他们家的旅馆,说是各方面都挺好,尤其早餐吃得还很称心,价钱实惠不说,东西也是货真价实,奶黄包和奶馒头也是被提名表扬过的。

  也有不少旅客夸他们餐厅的鸡蛋好,说是好多年没吃过这个味儿的鸡蛋了,记忆中只有小时候家里刚下蛋的小母鸡,下出来的粉粉小小的那种土鸡蛋,才能有这种蛋香味。

  包大华问罗蒙有什么打算,有没有扩大规模的计划,他们想把罗蒙家的奶黄包奶馒头和土鸡蛋在国内几家连锁旅馆都推广开,这对他们旅馆在目前激烈的行业竞争中脱颖而出很有帮助。

  罗蒙说鸡蛋的问题不大,他家这批鸡仔正一天天长大,再过几个月,就又有一批母鸡要开始下蛋了,到时候就给包大华他们那边先供上几家旅馆,剩下的以后再逐步增加,要一步到位的话恐怕是不太可能。

  至于奶黄包跟奶馒头,那就困难了,现在他们家的水牛奶在镇上县城里都不够卖,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把包大华的几家旅馆供上,罗蒙心里也没底,所以也就没答应她,就说以后再看。

  包大华建议罗蒙给他家的东西涨涨价,现在外边的物价都涨成什么样了,罗蒙家的东西货真价实,要是好好包装经营,卖现在的两倍价钱那还不跟玩儿似地。

  这问题罗蒙早就想过了,不过他并没有这种意向,说白了还是那句话,赚那么多钱没什么用。

  罗蒙按现在的价钱卖,小镇上的大多数人都吃得起他们家的东西,谁先到就先卖给谁,有钱人没钱人都一个待遇。如果罗蒙想提价,别说两倍了,三倍五倍都有人买,镇上的人买不起可以去县城啊,县城不行还有市里啊,好货加上好宣传,生意自然差不了。

  只是这样一来,他们家的顾客,从此就都变成有钱人了,他们家的东西,对镇上许多家庭来说,就成了奢侈品。这并不是罗蒙愿意看到的现象。

  但是包大华的话同样也给罗蒙提了个醒,价钱上罗蒙是不太愿意往上提的,但时间久了,保不齐有些人就想来赚这中间的差价了。罗蒙没那么好脾气,他硬是舍不得吃这块蛋糕才留下来的,要是被别人给啃了,那多冤。

  好在他目前除了给学校供货,就是包大华和陈充全他们这边,学校那边当初拿货的时候都说好了,不能倒卖,包大华和陈充全这边,到时候罗蒙也会控制着供货,不会给他们倒卖的机会。

  要是哪天真的控制不了的话,大不了给他们停货就是了,反正当初也没签合同,罗蒙也不愿意跟他们签合同,他的货又不愁卖,还跟人家去签什么供货合同,除非他脑壳进水了。

  剩下的罗红凤的店面,让她卖货的时候留点神就是了,不过要是真有人拿麻袋装他们家包子,罗红凤也不能干,每天都有好些人跟她抱怨说买不着包子呢,有人要搞投机倒把的话她能答应?

  问题想通了,罗蒙心情也觉得爽朗了许多。这阵子天气越来越暖,又下过两场春雨,他们院子里的那一小片草莓就开花了,白色的花瓣,黄色的花蕊,看着不是特别显眼,因为草莓就只有十几株,所以开出来的花也没多少。

  可是就是这么几朵小白花,却愣是招来不少蜜蜂,有时候还能看到一两只蝴蝶,从小长在县城里的美慧美玲两姐妹看着可稀奇了。

  每天都有不少蜜蜂房前屋后地飞,罗老汉让罗蒙他们都留点神,别让这些蜜蜂在他们家把蜂窝给搭上。

  原本农村人是不讨厌蜜蜂的,村子附近常常也能见到蜂窝,秋天里有些人就拿柴草去熏,把蜜蜂都熏跑了,一个蜂窝能刮下不少蜂蜜呢,装在罐头瓶里,能吃好久。

  不过罗蒙他们家现在住着两个粉嫩嫩的小女娃呢,这要是一个不小心被蛰上一下,老头老太太该心疼坏了。

  罗蒙知道,八成是因为自己往这一片草莓地里撒多了灵泉水,才招来的这么多蜜蜂,不过这事他不说,家里也没人知道,这家伙把灵泉藏得可严实了,半点没露馅。

  要说二郎最近可自由了,自从罗蒙知道这厮会解绳结之后,也懒得费事把它往树上栓了,这头牛犊子就成天到处瞎溜达,村子里早就被它逛遍了,更远的地方它倒是还没去过,主要是怕赶不上罗蒙下午挤牛奶的时间。

  每天下午罗蒙挤牛奶的时候,都爱给母牛吃点好料,有时候是罗长铁家的西红柿,有时候是黄豆玉米粒什么的,还给喝灵泉水。每天这个时候,二郎必定都是要在场的,运气好的话,还能蹭点牛奶喝喝。

  这天下午罗蒙在家里睡午觉的时候,一下子睡过了头,起来的时候看看时间,已经到挤牛奶的时间了。

  “今天不挤奶啊?”肖树林说话的时候明显带着笑意,电话那头有点嘈杂,他旁边好像还有不少人,大人小孩都不知道在嚷嚷什么。

  “挤啊。”罗蒙应了一声,有点闹不明白了,肖树林啥笑呵呵的笑容跟他说过话啊?

  “赶紧过来吧,你家二郎这会儿正被赶得满山跑呢。”肖树林说道。

  “被谁啊?”他们村不能有人这么干吧?

  “一头公牛,块头可大了。”

  “在哪儿呢?”罗蒙这下也有点急了,这大春天的,公牛都躁动,除了跟母牛交/配,它们也爱跟公牛打架,也就是传说中的斗牛,他们家二郎才多大块头啊,连牛角都还没长齐了,哪里够跟人家斗。

  罗蒙赶到的时候,二郎跟那头公牛正一前一后在坎上跑呢,这地方挨着罗蒙承包的山地,就在马路边上,地势比较平坦,马路两边都开了几块水田。

  二郎跑在前边,那头公牛跑在后边,看得出来这头牛倒是没真发狠,就是撵着二郎跑。明显就是欺负人嘛这是,而且这头公牛块头这么大,要是一下子力气没控制好,出点意外咋整?

  马路上还站着好多看热闹的村民呢,都替二郎捏了把汗,就肖树林这厮,嘴里叼着根烟,咧着嘴角眯着眼,一脸看热闹的架势,车子就停在路边,他这会儿过来,八成又是替谁买水牛奶来的。

  “嘿!”罗蒙吼了一嗓子,那头大水牛看都不看他一眼,脚下也不带停顿的。

  “哞……”二郎见罗蒙来了,连忙出声向他呼救。

  也就是这么一下子的功夫,它脚底下就踩滑了,一个跟斗从上坎摔了下来。

  “哎呦!”

  “老天!”

  “哦!”

  “咦!”村民们齐声惊呼,仿佛这一下摔的就是他们自家的娃子。

  好在下坎就是一片水田,这家人勤快,早早就把稻秧给插上了,这会儿被二郎这么一摔,就是压倒一大片,看来这两天还得再补一次苗。

  二郎翻了个身从田里爬出来,满头满脸都是泥水,还好这丫本来就是一头水牛,这德行也不算太狼狈。

  “哞!”上坎那头牛得意地叫了一嗓子,从鼻子里喷出两团气。

  “哞……”

  “哞……”

  罗蒙这时候才注意到,山坡上好多他们家的母水牛都在呢,这时候就发出一阵或长或短的叫唤,一听就是不高兴了。

  这情况不用问也知道,那头威风凛凛的公牛大概是被主人赶来这里配种,结果到了地方,这头牛就看二郎很不顺眼了,这是正常的,一般来这里配种的公牛都看二郎不太顺眼,但是它们都没那么冲动,也没把二郎撵得摔进水田里。

  不过它再威风也没用,这头公牛最后到底也没配成种,不是罗蒙不让,是那群母牛不愿意啊。

  罗蒙家好几十头母牛,牛犊却只有二郎一只,这二郎在牛群里是啥地位啊,人家可是牛妈们共同的牛娃啊,你丫把人家娃给揍了,还想让牛妈跟你一块儿去钻爱的小树林,那不是扯淡嘛。

  全文字小说阅 “ 搜*书*吧*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