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16罗蒙这回又赚了
  经过县二高停货事件之后,罗蒙在县里也开始有了些名气。二高的学生,二高的学生家长,二高学生家的亲戚,基本上都知道罗蒙这么个人了,知道他是养水牛的,还做包子馒头,给县里三所学校都有供货。

  还有一高三高的学生也常常拿二高这件事开玩笑,弄得大半个县城,都听说二高食堂因为拖欠货款被罗蒙停了货的事。

  对于罗蒙的作法,不同的人自然就有不同的看法了。有保守点的,就觉得罗蒙这个人太没商量太不讲情面,但绝大多数人都认为罗蒙的作法没啥问题,人家一个生意人,你要不给钱,人家凭啥给你货啊。

  那些平日里就饱受收账之苦的买卖人,自然是要拍手叫好的,那帮孙子,欠着钱还把自己当大爷,就该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县城里要是能多有几个像罗蒙这样的硬茬才好呢。

  也有人说罗蒙厚道的,这才刚开始做买卖不久,就给自己母校那么大优惠,包子馒头这东西本来就薄利,他们家还是加了水牛奶的,照他那么买,还能赚到什么钱?

  而罗蒙自己,这事之后倒是意外地收获了两个大客户。在包其富来过水牛镇的两天后,那三个学生家长中的两个,又来水牛镇找了罗蒙一次,这次他们是谈生意来的。

  合着人家第一次来是带着双重任务的,表面上上来给包其富和罗蒙当和事老的,暗地里,也就是主要任务,还是来踩点的。

  这次来的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那个中年妇女,这人叫包大华,和包其富一个姓,但是两个人并没有多少渊源,行事作风也很不一样。

  包大华这人谨慎果敢,在县城里是小有名气的女强人,十多年前她砸锅卖铁,跟人合伙在市里开了一家商务旅馆,这些年生意越做越大,如今已经在国内许多城市都开起了连锁店。

  这些店现在都请了专门的管理人员,他们这几个老股东,就只有做重要决策,或者有突发事件的时候,才会出现在会议室里。

  这些人如今虽然有钱了,但都还是把永青镇当成大本营,他们这地方海拔高空气好,没有太多工业污染,天高水清四季分明,就舒适度上来说,是许多大城市都无法比拟的。

  前两天包大华买了罗蒙家的鸡蛋水牛奶回去,当天晚上就喊了其他几个股东到自家聚了一下,他们几人除了生意上的关系,私底下交情也很不错,不然当初就不会合伙开第一家店了。

  包大华简单煮了一锅糖水荷包蛋,热了水牛奶,又从冰箱里拿出前几天在罗红凤的店面里买的包子馒头蒸了几个,把这些东西摆放在客厅的茶几上,让大家随意品尝。

  最让人满意的自然是水牛奶,不过这东西价格有点高,他们的商务旅馆讲究的是经济便捷,自助早餐走的也是大众路线,早餐券卖得也不贵,要是供应水牛奶的话,到时候怕是得亏本。

  这鸡蛋倒是不错,用包大华的话来说,就是有她小时候奶奶家那种鸡蛋的味道。现在市场上虽然好多人都打着土鸡蛋的名号,但他们的货源基本上还是养鸡场,就算到村里去采购土鸡蛋,好多人都还是喂的饲料鸡,吃饲料的鸡下的蛋,那还算哪门子土鸡蛋。

  奶黄包和奶馒头也很不错,口感好奶味足,最主要是价钱实惠,适合他的商务旅馆。

  这一次和包大华一起来的,是那个挺着将军肚的高壮男人,名叫陈充全,是在他们县城永青镇开KTV的,他这次过来也是为了找罗蒙拿货,他们家KTV里要是能把水牛奶供应上,想必也会吸引一批客户。

  然后他们虽然并不是以餐饮为主,但还是可以点一些零食下酒菜什么的,也有一些没吃饭的或者带小孩的客人会点面食,所以奶黄包和奶馒头他也是要的。

  罗蒙有些无奈,做生意的,谁愿意把客户往外推啊,何况眼前这两个,显然是优质客户:“我也很想跟你们合作,可是目前实在供不上那么多货啊。”

  “这事我们也听说了,我俩这次来,也是商量好了的。”包大华显然早有准备。“你现在给咱县里三所学校供货,只有周一到周六走货,到了星期天,高中学校不上课了,你们家的馒头包子水牛奶不就有剩了吗?”

  “我跟老陈合计了一下,我俩都不是做餐饮的,要不了多少货,也不用天天送那么麻烦,干脆咱就一个星期拿一次货,就星期天,那三所学校的数,我俩分了,运回去放冰柜里冻上,又省运费,你这边也供应得过来,你看咋样?”

  得,人家啥都想到了,罗蒙还能说什么,除了暂时还不能给陈充全的KTV供应水牛奶,这门生意就算是谈下来了。只是这样一来,原本挺清闲的星期天又要忙起来了,罗蒙琢磨着是不是给曹凤莲跟吴冬梅俩人涨涨工资,实在不行,到时候再请个人。

  鸡蛋的买卖倒是来得挺及时,这几天罗蒙刚好有点犯愁,他买回来的母鸡小鸡数量有点多,他们家做奶黄包还用不着那么多鸡蛋,几天下来就攒了一箩筐,这会儿总算是有去处了。

  让罗蒙有点犯愁的还有他们家那群小鸡的安全问题,这几天夜里,鸡舍那边总是不太安宁,他打着电筒过去看,又没看出什么名堂,但是可以肯定是山上有什么野物闻着鸡味摸过来了。

  黄鼠狼什么的,他们这里数量不多,但也不是没有,从前他小时候就常常听人家说家里养的鸡被咬死了,那玩意儿光喝血不吃肉啥的,如今罗蒙家这么一大群鸡,不招它们惦记那是不可能的,看来得想点法子才行了。

  罗蒙开始是打算养猫,但是猫这个东西性子野,还爱吃生的,别到时候把这群鸡仔给嚼吧了,一天嚼吧几只,一个月下来还有剩?

  看来还是养狗好,最好抱几只狗崽回来养,就养在鸡窝里,让它们跟鸡仔一起长大,到时候时间久了就得有感情,鸡群有难,它们肯定不能见死不救啊。

  可是这年头他们村子里几十户人愣是没一家养狗的,也没个地方弄狗崽。据说是前些年打狗给打了一次,后来又有一批人专门出来偷狗的给偷了一次,他们村从此就再没人养狗了。

  “你知道咱们县里哪里有狗卖啊?”这天早晨,肖树林正端个饭碗蹲他们家后门吃早饭的时候,罗蒙就问他了。

  打从一开始,肖树林的早餐钱就没人收他的,开始的时候他还有点别别扭扭的,不过这时间长了,吃着吃着就吃顺嘴了。

  这天早上他过来的时候见盆里装的是酸菜粉丝汤,上面还飘着绿油油的葱花,肖树林就爱吃罗蒙家的葱,也不知道怎么种的,香得很。

  这会儿大家都在忙,肖树林跟刘春兰他们几个打了声招呼,就自顾自从碗柜里拿了只海碗,又从快桶里抽了双筷子,往碗里夹两大筷子粉丝,又用大勺舀了些汤和酸菜,就蹲在他们家后门边上,呼哧呼哧甩着筷子吃了起来。屋子里又是蒸笼又是箩筐,又是生包子又是熟包子的,根本没地方。

  “咋,你要买狗?”肖树林停下筷子,吞下嘴里的粉丝,问道。

  “是啊,你有认识的没有?”

  “有,你打算啥时候去看?”像他们这种开车的,认识的人本来就多,何况他爹还是肖老大,他们这县里头还有啥东西是他肖树林不知道的。

  “就今天。”

  “现在太早,人家还没开门,一会儿我先跑一趟,□点的时候给你电话。”

  “树林啊,馒头熟了,赶紧过来夹两个。”屋里头刘春兰喊道。

  “诶,来了。”肖树林抬头应了一声,就起身进屋去了。

  因为一会儿还要去一趟县城,这天早上罗蒙就把牛和鸡都交给他爸和罗全顺照顾,自己则跟罗红凤一起去了店里,顺便也了解了解店里的情况。

  果然像罗红凤说的那样,就算县里的学校再停掉一所,他们这家店都能销得了。等到了早上六点半以后,来买包子的人就跟打仗似地,罗蒙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光是收钱找钱,就被那些阿姨大婶催得满头大汗,也不知道平时罗红凤一个人是怎么忙下来的。

  “我说你这店里是不是得请个人?”高峰期过后,罗蒙终于能喘口气了。

  “忙是忙点,不过就早上这一会儿,请人不大划算,我再看看。”罗红凤倒不像罗蒙那么狼狈。

  “要不再让咱妈来帮帮你。”

  “家里得留个人啊,再说还有美慧美玲呢,放心吧,店里的事我心里有谱。”罗红凤既然这样说了,罗蒙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当初他们本来也说好了的,店里的事就让罗红凤做主,他姐也是三十出头的人了,心里肯定也有自己的想法。

  等到八点多的时候,肖树林的电话来了,罗蒙说自己在店面,他就把车子开了过来,两人在车站边等了一会儿,很快就有一对夫妻要去县城,见车上已经有客了,马上就能走,就上了他们的车。

  到了永青镇,把那两个客人送到地方以后,肖树林把车子一拐,开向了郊区,在一个低矮的四合院外边停下车来,隔着半绣的铁门,他俩就已经能听到里头的狗叫声了。

  “棋叔,我带个朋友过来看狗。”肖树林给屋子里的主人打了个电话,很快,他们前面那扇铁门就开了,出来开门的是一个五十多岁中等身材的男人,脑门光光的,衣着有些邋遢,脸上的表情闲散自在,颇有些方外之人的味道。先前在车上肖树林跟罗蒙说过了,这人叫龚白棋。

  “小树林啊,好久不上棋叔家来了。”龚白棋跟肖树林说话的时候,就显出一些和蔼来了,看来这两家人应该是有些渊源。

  “这不是忙吗?”

  “那些活儿交给手底下的兄弟们去做就行了,你跟着瞎蹦跶啥。”

  “一个哥儿们胃穿孔,这阵子忙,没人顶不行啊。”

  “哦,胃穿孔,现在咋样了?”

  “挺好,出院了,搁家里养着呢,他婆娘说什么都不让他出来干活了。”

  “有婆娘的男人就是不一样,嘿,有人心疼了。”龚白棋唏嘘两句,又问肖树林:“你小子打算啥时候成家啊?”

  肖树林没大没小地回了一句:“您还是先关心关心自个儿吧。”

  “臭小子。”龚白棋笑骂了一句,也不恼。

  三人一路进了院子,原来这四合院后边还有挺大一个地方,专门用来养狗的,这会儿有几条狗被关在铁笼子里,有几条用链子拴着,还有一些则在空地上或坐或卧,嬉戏打闹。

  肖树林跟龚白棋说罗蒙要买狗,龚白棋就说:“现在好多人一说狗就谈品种,其实养狗这玩意儿,最主要还得合眼缘,然后才是品种,我这个院子里的狗你先看看,看上哪条,我再跟你仔细说道。”

  罗蒙依言在院子看了起来,龚白棋这里果然什么狗都有,好些品种罗蒙在现实生活中都没见过,只是从前在网络上和电视上偶尔看过几回。

  罗蒙在院子里转了一圈,看到院子一角的大樟树下,放着一个纸盒子,里边四只狗崽,这几只狗崽才他巴掌大,长得圆滚滚的,见罗蒙过来,就都歪着脑袋盯着他看。

  “这四只是啥狗啊?”罗蒙蹲在地上仔细看了看这几只狗崽,又转过头去问龚白棋和肖树林。

  “你看着它们挺顺眼?”龚白棋笑眯眯地问道。

  “是啊。”罗蒙点点头,确实挺顺眼。

  “哦,你要是瞧着顺眼,就拿回家去养吧,不要钱。”龚白棋很大方地要把小狗送给罗蒙。

  “这是啥狗啊?”罗蒙好像有点抓住重点了。

  “中华田园犬。”一旁的肖树林要笑不笑地回答说:“俗称土狗。”

  原来前几天不知道是谁,往他们这院子门口放了几只狗崽,大概是谁家的母狗产崽了,主人家又不愿意养,知道他们这地方养狗,就给送过来了。

  可是龚白棋养的都是一些高档狗啊,一院子高档狗里要是串上几只土狗,那不是掉价吗。可是作为一个爱狗之人,龚白棋也不能因为这几只狗崽品种不值钱,就给它们丢外头去,送人又送不出去,一时间还真有点犯愁。

  这不,罗蒙就来了,一院子名犬,他就看着土狗顺眼,那不是刚好,拿回家养吧,龚白棋也不要他钱了。

  “原来这土狗小时候长这样啊?”土狗罗蒙是见过的,不过这么小的土狗他还真没见过,又不是专业人士,分辨不出来有啥,再说他确实是看着这几只狗崽顺眼嘛,还不要钱,赚了。

  全文字小说阅 “ 搜*书*吧*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