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14罗蒙不是好惹滴
  这一次肖树林的到来让罗蒙想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与其成天盯着这个人看,倒不如好好经营自己承包下来的这一片荒山。花儿香了,蜜蜂蝴蝶自然就会来了。

  想通了这个问题以后,罗蒙的心情终于舒畅了,干活也更有劲了。

  这片荒山除了罗蒙之前种下杨梅树苗的那个山谷,还有差不多一千亩坡地,在这些坡地上,罗蒙打算再种个百来亩核桃板栗。

  他们这里是山区,种核桃板栗的人本来就不少,所以买苗就很方便,价钱也便宜,一株三四年生的当年结果苗,也不过才十多块钱,罗蒙买的多,人家也乐得给他优惠。

  罗蒙从县城里的一个苗圃里买了核桃苗和板栗苗一共三千多株,总共才花了他不到三万块钱,撒到地里也就一百多亩,开春之前种下去,等到今年秋天到来的时候,就能摘上果子了,虽然说数量上可能会少点,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这些核桃板栗罗蒙都挑偏僻的地方种,那些不好管理不经常会去的边边角角什么的,反正这两样东西他们这片山区种的人多,价格也卖不怎么上去。

  剩下的大片土地,罗蒙打算种点更值钱的。之前他在城里生活的时候,就常常看到超市里有卖开心果山核桃什么的,随随便便一斤都要好几十。

  据说开心果又叫做阿月浑子,在国内虽然也有种植的历史,但是规模一直很小,这些年一直在引进,但是还没怎么形成规模,价格始终居高不下。

  罗蒙知道,通常从国外引进一些不容易种植成活的果树,在国内推广的一个重要途径就是嫁接,相当于通过人为手段走了个捷径。

  这种方法虽然快捷,但是对于一个物种的培育却并没有太大帮助,更彻底的手段是驯化,通过一代代的培育选种,使植物对这片土地产生记忆并且遗传下去,从而真正融入到当地的生态环境,从而不需要外力帮助就能在这一片土地上繁衍生息。

  当然这并不容易,一个物种要适应新的环境,可能需要经过好几代的过度,在如今的社会上,还有几个人能有这种耐性呢?

  罗蒙不是学农的,在果苗培育上也没懂多少,但是他知道有一个土办法,只要把第一代种子种活了,以后就可以选好的种子继续播种,发芽后选出壮苗种植,一代一代选下去,最终必定可以得到理想的果树。

  对一般人而言,这个工作必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是罗蒙有灵泉在手,要做这件事就比别人相对容易了。这活儿他不做还能让谁去做呢,何况他现在也不够钱买果苗了,开心果的果苗可是贵得很。

  罗蒙上网去找了一家信誉不错的网店,订购了一批种子,除了开心果,还有榛子、山核桃、碧根果,收到货后,就按照卖家附赠的说明,一步一步开始催芽。

  坚果类不比其他物种,催芽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等这些种子发芽了,再种到地里,等个三五年才能结果,到时候搞不好还得种第二代第三代才能得到好的苗木,罗蒙要等它们卖钱,那日子可就长了,就目前来说,他还得靠水牛奶。

  这几天罗蒙琢磨着要不要再养一群鸡,他们家现在每天做奶黄包都要用很多鸡蛋,家里那群老母鸡每天下的那几只蛋根本不够看,还得跟村子里的人买去。

  等过阵子罗蒙的水牛奶生意再大点,买奶黄包的人再多点,他们可能就得到别的村子去采购鸡蛋了,那可是一比不小的支出呢。

  罗蒙想把这笔钱省下来,他就得自己养鸡生蛋,反正他现在包了一个山头,荒地大把,空着也是空着。到时候选块平整点的土地,围上栅栏,搭几个鸡窝,养他一大群鸡仔,公鸡大了就抓去卖钱,母鸡留着生蛋,怎么想都是一笔不错的买卖。

  刚好彭老九给罗蒙来了电话,问他前阵子买回来的那几头水牛咋样,有没有啥病症。罗蒙说水牛好着呢,他这两天正打算出去寻摸鸡仔,问他有认识的人没有。

  彭老九在电话那头嘿嘿一笑,说:“你这可是找对人了,我有个亲戚也是做水牛生意的,就在隔壁县,他们村就有个养鸡户,去年被禽流感一闹,大过年的都没几个人养鸡,眼看着棚里的鸡一天天长大,再卖不出去都老了,光吃粮食不长肉,你说愁不愁。”

  “他们家现在好多鸡,大的小的都有,你要是不怕禽流感,就把去年那批母鸡买了,要是能多买点,价格肯定优惠,买回家就能下蛋了,省事着呢。”

  罗蒙说:“禽流感怕啥,等过了这阵子,大家伙儿还不是照样吃,难道还能一辈子不吃鸡肉鸡蛋了。”

  彭老九说:“那感情好啊,咱啥时候去他们那边看看。”

  罗蒙想了想:“得等几天,手头紧着呢,等过两天我把那几所学校的账给结了再说。”

  两人约好了,罗蒙就挂了电话,他现在每天往县里那三所中学发好多包子馒头水牛奶,别看他价钱卖得便宜,但是数量多啊,一所学校一天得跟他拿一千多个馒头包子,再捎带点水牛奶,随随便便就是一千多块钱,三所学校就是三千多,一个月下来除去周末休息,收入六七万那是稳稳的。

  一号这天罗蒙坐肖树林的车到县城去收账,先去了县一高,肖树林卸了货就先走了,罗蒙和郭大锅在食堂里把账对了一下,又把款子结清了。

  “我说,你们家现在多少水牛啊?”结了货款后,郭大锅问罗蒙说。

  “咋了?”罗蒙反问道。

  “给咱们学校的水牛奶能不能再加点,就五十瓶,不管事啊,一摆出去哗啦一下就抢光了,你是不晓得,有几个小兔崽子在学校里耍起了倒买倒卖,还好发现得早,被我用一条限购令把苗头给掐了。”

  “咱们学校的孩子挺有生意头脑啊。”罗蒙笑了笑说。

  “那群小兔崽子们现在把你家的水牛奶吹得天上有地上无的,人都那样,你越不卖给他们,他们就越是馋得慌。”郭大锅摇摇头。

  “说的啥话呢,我家的水牛奶本来就不错。”这话罗蒙不爱听了,说得好像他家水牛奶的好名声都是给炒作出来的。

  “咱也没那么说啊,我说这个数量上,到底还能不能再给涨涨。”

  “等我收上俩仨月的款子,到时候再买几头水牛。”每个月六七万的话,买完鸡仔还能剩点,到时候就都买了水牛吧。

  “那得等到猴年马月去啊?”

  “要不,咱把那二高三高的货给停了?我姐最近也跟我念叨她店里那点东西不够卖呢。”罗蒙半开玩笑地说道。

  “可别!”郭大锅差点跳起来,罗蒙要真这么干,他到时候可就把人给得罪大了:“到时候那两个王八蛋非得咒我祖宗十八代。”

  罗蒙揣着钱,笑容满面出了县一高,就近去了县二高。

  “我找包其富。”罗蒙进了学校找到食堂,见里头几个阿姨正干活呢,就敲了敲打菜的窗口。

  “老包今天不在。”一个女的正把馒头往蒸笼里放呢,都是刚刚从肖树林的车上卸下来的。

  “那他啥时候在啊?”

  “不知道啊,他是老大,咱管不了。”那女的嗓门挺大,说话干活都透着一股子豪爽劲。

  “这种馒头挺好卖啊?”罗蒙掏出手机,打算给包其富打电话,顺口又跟这个女人搭起话来了。

  “好卖得很,就是听说不咋赚钱。”那女人抬头看了罗蒙一眼,笑呵呵回答道。

  罗蒙拨通了包其富的电话,响了好一阵子,没人接,他就挂了电话,出了二高的校门,往三高去了。

  三高的建校时间不长,它建校那会儿,县城里的地价已经不便宜了,不能像二高三高一样把学校建在镇中心,就只好往郊区去了。学校倒是挺漂亮,硬件设施也不错,就是太偏了点。

  罗蒙到那儿的时候,学校里的早餐时间都过了,学生们正上早自习呢。三高食堂的梁德喜倒是在,货款也准备好了,就等罗蒙来拿呢,罗蒙对了一下总数没错,就给他打了个收条,把钱收了。

  梁德喜也说要加点水牛奶的数量,罗蒙还是没答应,说一高也要加呢,到时候他再多买几头牛,给他们两所学校都加。

  回去的时候罗蒙又顺路去了一趟二高,人家说包其富今天没去食堂,罗蒙对包其富这个人的看法就有点不一样了。

  从前他跟人家合伙开厂的时候也见过这样的,拿货的时候说得好好的,一到给钱的时候就掉链子,他最烦跟这样的人打交道了,欠着钱不及时给人补上,还非得人家求着去找他。

  回去的时候,罗蒙没进车站,在外边转了一圈,见肖树林的车子在路边停着呢,就上了他的车。

  “去哪儿?”肖树林问他。

  “先去农副食品市场,买点面粉啥的。”现在他们家每天都要用那么多面粉,买得多了,罗蒙就决定去讲讲价,起码不能按照以前的零售价算了。

  “货款都收了?”两个人又不是不认识,坐在一辆车上不说话也有点别扭,肖树林就随便找了个话题。

  “没,还差一个二高没收,包其富不在,打电话也没人接。”

  “包其富?”肖树林抬了抬眉毛:“那小子故意的吧,平时每天早上都是他接的货,我就说呢,今天早上怎么没看到他。”

  “这样?”罗蒙心里那点不太好的猜测终于得到了证实。

  “啊。”肖树林点点头。

  罗蒙又给包其富打了个电话,结果电话里头那个女人说了:“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罗蒙咧着嘴无声地笑了笑,拨通了罗红凤的电话:“姐,咱明天不给二高供货了,待会儿和面你看着点,卖不完的话就先不做那么多包子馒头了。”

  那头罗红凤回答说:“有啥卖不完的啊,你再停个学校都卖得完。”

  “就这样不吭不响地给断货了,行吗?”这也忒干脆忒狠了,肖树林心想,罗蒙这厮果然还是跟从前一样,看着笑眯眯的,下手可黑。

  “有啥不行,他能不吭不响不给钱,老子就能不吭不响不给货。”

  马蜂窝敢捅,就别怕被蛰得狠。说好了一号结账,还当这家伙忘了,感情平时天天都在,就今天溜号了,这回要是不磕崩他两颗门牙,还当他罗蒙是软柿子呢。

  全文字小说阅 “ 搜*书*吧*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