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13肖树林最近有点烦
  肖树林最近有点烦,他不过是给公司里的兄弟们带了一次早餐,结果就愣是把自己弄成了早餐采购员。

  早餐采购员也没啥,每天早上过去装货的时候,顺便买几十个包子馒头十来瓶牛奶也不麻烦,想想这几年大家一路起走过来也挺不容易,买就买吧。可他凭啥帮人家爹妈丈母娘姑姑婶婶姨妈舅妈的份都给买上啊?

  还有那个谁,他老婆的同事也让买,说是他们家孩子特别挑食,就专门爱吃罗蒙家做的包子馒头。嘿,人家的老婆的同事的孩子挑食,关他肖树林什么事?凭啥让他跑腿啊?

  这阵子,肖树林每天都是成筐成筐地从罗蒙家买包子,买回去以后还得送到公司去分,这家几十个那家一百个的,又是分包子又是算钱,每天都要掰扯老半天。

  有一次他烦了,说不给带了,要吃自己买去,结果那一整天,肖树林的diàn huà就没停过。

  一会儿老杨打diàn huà过来问了,肖经理啊,胃疼呢,止痛药有没有?他娘的胃疼不会去药店啊,找他要什么止痛片,当他家的胃药不要钱呢?

  一会儿小刘又打diàn huà过来说,肖哥啊,不行了,我丈母娘管我要包子馒头,这时候去水牛镇还买不买得到啊,啥,肯定卖完了,那咋办,老太太正使性子呢,不肯吃饭啊。

  一会儿大高也打来了diàn huà,说他老婆的同事催得紧,再不给买,该要闹矛盾了,他老婆要是失业,他一个人养家可吃力,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啊。

  肖树林接diàn huà接得烦不胜烦,偏偏他还不能关机,像他们这种开车的,每天除了临时碰到的客户,还会有不少老客户给他打diàn huà,手机一关,就该联系不上了。

  最离谱的是王向阳,他打diàn huà过来跟肖树林说:“头儿,你要是实在觉得烦,要不咱俩换个班次吧,以后咱公司的包子馒头都让我去买。”

  肖树林一听,这一个个都魔怔了吧?罗蒙家的包子有那么好?连从前最不愿意干的早班都有人顶了?

  换班?肖树林没同意。为啥?他现在已经习惯了这个作息时间,每天还有早餐吃得好好的,干啥要唤?

  肖树林之所以烦躁,说到底还是因为罗蒙,肖树林打从一开始就没喜欢过罗蒙,不然他们俩当初就不会打起来了,虽然说肖树林是混混头子肖老大的儿子,但他本人并不是喜欢惹是生非的类型。

  要说肖树林为什么讨厌罗蒙,肖树林自己认为这个完全不需要什么理由,讨厌一个人还需要理由吗?就是看着不顺眼,咋了?

  事实上理由还是存在的,要细说起来,话就长了,得从肖树林这人的成长历程开始分析。

  要说肖树林,那就不得不说说肖老大了,肖老大现在退居二线了,几年前他是这个县里赫赫有名的混混头子,再往前面几年,他就是一个还没有混出头的混混。

  一个混混过的是什么日子大家也可以想象了,成天惹是生非不说,经济收入还很不稳定,肖树林他妈不肯跟他过,和别的男人跑了,那会儿肖树林才四岁。

  作为一个混混的儿子,还没有妈,肖树林的童年是灰色的,吃么没吃过几顿正经的,穿也没穿过几件干净的,人缘还很差,说白了就是不招人待见。

  稍微懂事一点以后,肖树林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但是他认为这都是因为那群人太肤浅,看他穿得脏穿得破就瞧不起他,等哪天他爸爸混出头了,看这些人还敢瞧不起他?

  结果肖老大真混出头了,那会儿肖树林刚好要升高中,他就找了点关系,把成绩很不咋样的儿子弄进了重点高,高一那一年,肖树林就和罗蒙同班。

  进了高中以后,肖树林穿得干净光鲜了,口袋里也有钱了,但是人缘依旧不咋样。县城里的同学消息灵通,都知道他是肖老大的儿子,没几天就在学校里传遍了,好多同学都怕他,路上碰到都要远远躲开,好像他肖树林是个定时炸弹似地。肖树林对那些怂货呲之以鼻,就这样一帮孬种,谁爱搭理他们?

  而罗蒙,就是一个和肖树林完全不同的存在,这家伙是从周边地区考进来的,成绩好那是当然,家里还很穷,最好的衣服就是一套学校统一发放的校服,这丫甚至还把初中的校服穿到高中来了,也不嫌丢人。

  肖树林知道,像罗蒙这样的在他们县城里,肯定得被人瞧不起,他们学校里可有不少势利眼。果然,开学刚不久,就有几个男生使坏,把罗蒙一件破旧的秋衣挂在撑衣杆上,在校园里游街示众,好多男生跟着吆喝起哄。

  学校的反应是肖树林没有意料到的,本来可以当成玩笑一带而过或者随便批评几句就过去的事情,却被严肃处理了。连校长都给惊动了,专门为这个事在早会上说了半个多钟头,那几个闯祸的同学,又是请家长又是公开道歉,好容易才没被处分。

  事情的发展超出了肖树林的理解,他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罗蒙当时的成绩是高一阶段前十,也是这一届少数几个有机会考取重点大学的学生之一。

  那个事情出了以后,罗蒙这家伙不吭不响就去了校长室,说如果县一高的学习氛围就只是这样,那他宁愿回水牛镇去读书。于是就有了后面那一出。

  这事之后,那几个男生被打上了坏学生的标签,以后一旦再次闯祸,惩罚不用说是要比平常学生严厉许多的。

  而罗蒙却像是没事人一样,照样上课下课,也没见他的心灵受到多大多严重的创伤,甚至还因为各科目表现都很好,很被老师喜欢,颇有点春风得意的架势。

  同学间的关系也不错,好多同学都愿意找他讨论问题,甚至班上几个差生还跟他借作业本抄,罗蒙从来都没有不答应的,于是,人气渐渐就旺了起来。

  最让肖树林接受不了的是,竟然还有女生给他写情书,那些女生的眼睛都长在脚后跟上吗?这种人到底哪里好?

  其实肖树林就是有点接受不了,为什么都是同样破旧的衣服,就是里边换个芯,受到的待遇就能差这么多。好吧,也许从前他的衣服还有点脏,但是这并不妨碍肖树林讨厌罗蒙这个人。

  最后他终于证明了,罗蒙这家伙果然不是善茬,他不过是稍微挑衅了一下,这家伙一拳头就挥过来了,他娘的,连肖老大的儿子都敢打!偏偏肖树林还打不过他,狠狠被揍了一顿,那小子下手是真黑,半点没留情。

  打完了还挺轻蔑地问他:“怎么?要找你爸帮你出头?”

  呸!他肖树林是会打小报告的人吗?当谁都跟他罗蒙一样呢,还去校长室,跟个娘们似地。

  被揍了一顿的肖树林奋发图强,之后两三年没少锻炼身体,还天天喝牛奶,牛奶就是那段时间给喝伤了的。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毕业那一天,肖树林终于和罗蒙打了一个平手,虽然他也挨了几下,但是只要想想自己挥拳的时候,拳头捶在罗蒙脸上的手感是多么让人感到痛快,肖树林就觉得倍儿解恨。

  就这样,肖树林带着一脸青紫,意气风发地毕业了,大学什么的,他是没考上。

  听说罗蒙果然考上了重点大学,肖树林还以为自己和那个卑鄙无耻狡猾龌蹉还要装作好学生好同学的家伙以后都不会有任何交集了,没想到冤家路窄,罗蒙又回水牛镇了。

  你要是跟肖树林说,他之所以讨厌罗蒙,是因为自己小时候就对他羡慕嫉妒,上去挑衅又被狠狠揍了一顿,之后更是怀恨在心。肖树林肯定是不会承认的,那么窝囊,那么幼稚,那么小气,是他肖树林能干的事吗?

  他肖树林就是讨厌罗蒙而已,讨厌一个人还需要什么理由,就是看不顺眼,咋了,还不行啊?讨厌一个人的权力他总有吧,这是作为一个公民最基本的人身自由。

  不过讨厌归讨厌,有一件事肖树林必须得承认,那就是他们家的包子确实做得还不错,肖树林吃着也觉得挺好,他还不至于因为讨厌罗蒙就不肯吃他家的包子,做人何必要跟自己的肚子过不去呢。

  这天下午肖树林正在水牛镇车子边上等客呢,打算跑完这一趟就休息了,口袋里手机又响了,打diàn huà的是他舅妈。肖树林和他舅妈的感情还不错,小时候他妈跟人跑了,他爸又三天两头不在家,肖树林没少在他舅妈家蹭饭吃。

  肖树林的舅妈打diàn huà过来问他在不在水牛镇,听说这个镇上有一户人卖的水牛奶可好了,让他帮着带几斤回去。肖树林挂上diàn huà叹了口气,认命把车子往大湾村开。

  肖树林把车子开到罗蒙他们家院子,刘春兰跟他说这会儿罗蒙正在那边新建的牛棚挤奶呢,让他去那边买,于是他只好按着刘春兰给指的方向,往罗蒙承包的那片荒山去了。

  罗蒙每天都要挤两次奶,下午三四点挤一次奶,用来和面做馒头,凌晨三四点挤一次奶,放在罗红凤店里卖,肖树林到的时候,罗蒙刚打算开始干活。

  “挤奶呢?”肖树林把车停在土路边,放下车窗,有些别扭地跟罗蒙打了个招呼,这话说完他自己都觉得有些怪异。

  “啊,是啊。”罗蒙倒是没多想,肖树林的到来让他觉得有些意外。

  “我过来帮人买点。”肖树林打开车门从驾驶座上下来。

  “谁啊?”罗蒙想都没想,话就问出口了。

  “我舅妈。”

  “哦。”罗蒙摸摸鼻子:“要多少。”

  “五斤。”

  “行吧,你等着。”

  罗蒙提着个桶挤奶去了,肖树林没啥事,就在周围转悠了起来,看到牛棚外边一块石板上上放着一个西红柿,就顺手拿起来擦了擦,放在嘴里咬了一口。

  “哞!”一旁的二郎不干了。

  “咋了,这是你的啊?”

  肖树林看了看那头小牛犊,就他大腿高,还没他爸养的那只大黑狗块头大呢,于是也不怎么把它放在眼里。说着又咬了一口,别说,这西红柿吃着着不错,这年头连头牛都比他吃得好啊。

  “哞!”二郎两只鼻孔直往外喷气!

  “嘿,脾气还挺大,我说你又不产奶,没事吃啥西红柿,给惯得。”二郎被气得呼呼喷气,却又拿他无可奈何,在这头小牛犊子眼里,肖树林无疑是很高大的。

  “咋了这是?”罗蒙听到动静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肖树林手里拿着一个西红柿正啃呢,二郎则在一旁发了疯的蹦跶。

  “不知道啊。”肖树林咬着西红柿摇摇头回答说。

  “哞……”二郎这一声叫得,甭提多委屈了。

  “嘿,你把它的番茄给吃了。”罗蒙伸手摸了摸二郎的牛头,让它别闹腾,再蹦跶下去,该把地上那些青砖都给踩坏咯,那玩意儿可不便宜。

  二郎在村子里虽然受欢迎,但是眼下天气还冷呢,菜市场里西红柿要三块多一斤,村子里的人也不能天天拿这些好东西喂它,反正不管给它吃什么,屙出来的东西都差不多。

  也就罗蒙,想着他们家这群母牛每天产奶劳苦功高,时常会从罗长铁那里买些西红柿犒劳牛群,二郎这家伙也跟着沾光。

  今天中午罗蒙刚买了二十多斤西红柿,二郎分到两个,罗蒙给它放在一旁都的青石板上,这家伙吃了一个,另一个没舍得吃,就窝在草堆里看着那颗西红柿过干瘾,结果就被肖树林给抢了先。

  “一个西红柿而已,啥好东西啊。”肖树林死不认错,吃都吃了,还能让他怎么办。

  “对它来说就是好东西。”罗蒙无奈地笑了笑。

  “你那儿还有没有剩的,再给拿一个就是了。”

  “都分完了。”

  “哪儿买的。”肖树林又问。

  “村里一个叫罗长铁的老头,就住在……”

  肖树林摆摆手出了牛棚:“我进村去问问就知道了。”

  “要不要我跟你一块儿去?”

  “你们村才多大点,还能迷路咋的。”

  不出半个钟头,肖树林果然拎着一袋子西红柿回来了,没看到罗蒙,大概还在那边挤牛奶呢。

  那头牛犊子倒是还在,也不闹腾了,无精打采地窝在草堆上,见他拎着袋子过来了,一下从草堆里站了起来。肖树林走过去,往刚刚那块青石板上放了一个西红柿,看了看二郎,见它还盯着自己的塑料袋看呢,就伸手又从里边掏出一个放在青石板上。

  二郎看了看青石板上的两个西红柿,又再次把目光移到肖树林手里的塑料袋上。

  “想啥美事呢?我才吃了你一个,你小子已经赚到了。”肖树林扯了扯嘴角,从袋子里拿出一个西红柿啃了一口,转身找罗蒙拿牛奶去了。

  全文字小说阅 “ 搜*书*吧*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