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10冤大头罗蒙
  肖树林自从和王向阳来了一趟罗蒙他们家,以后每天早上就都到大湾村装货,他自己顺便过来吃个早饭,走的时候还会买一些包子馒头。开始的时候也就二三十个的买,后来渐渐多了,有时候罗蒙还得用篓子给他装。

  那个叫王向阳的年轻人倒是再没来过,刘春兰问过一次,肖树林说他不是这个时间的班,等过段时间,他们公司就会换一个班次,到时候他就不跑这个时间段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罗蒙也在场,最近肖树林每天过来装货,和罗蒙也说过几句话,不过都是一些必要的交流。罗蒙倒也不太着急,日子还长着呢,肖树林手里头还有一家运输公司,就管水牛镇到县城永青这条线,反正跑不远。

  随着罗蒙买回来的水牛数量越来越多,他家原来那个牛棚就显得有点挤,他想把包山的事情尽早定下来,到时候地方就大了。

  罗蒙倒是看上了一个地方,就离他们村子不多远,沿着村口的马路往上走十来分钟就到了。一个小山坳,里边还有一条小溪,就是罗蒙他们村子旁边那条溪的上游,旁边还有个小山包,从前有人在那里开过荒,还修了梯田,不过现在已经荒了许多年。

  为了这个事,罗蒙去找罗全顺问了一下。

  “这块地啊,你要包的话也行,但是价钱肯定便宜不了,就那条溪吧,经过咱们村,一路上跟其它几条水脉汇合,一路流到咱镇上,也算是咱们镇几条主要的水脉之一。”

  “就一条小水沟,算啥水脉啊?”罗蒙小的时候也没少去小溪里玩,那条小溪窄的地方还不到一米,最宽也不过三米,溪水还浅得很。

  “你别看它窄,等到了雨水少的时节,咱们村的庄稼可都指着它呢,再往下游走,也润了不少田。你要是光养一群牛,那就另外找个地方,实惠点的。”

  “我就看着那块地还不错,叔啊,你帮我问问,这要承包的话,得多少钱。”罗蒙自然不是只打算养一群牛,他还打算在那儿安居乐业呢,实惠的地方住得不舒坦也是没用。

  “行吧,那我先帮你问问。”罗全顺答应了下来,他虽然作为一村之长,但是他们这地方村长没啥实权,有啥事还得找乡里去问。

  没两天罗全顺就给罗蒙回信了,乡里的意思是,那块地不能单独承包,要包的话,就得连牛背岭上的一个山头也一块儿包下来。

  原来牛背岭那一片山地,已经超出了大湾村的范围,是属于王家庄的范围,据说他们镇上好几个干部都是王家庄出来的,这事说起来就有点强买强卖的意思了。

  罗全顺本人还是劝罗蒙别包这块地,他要是愿意养牛,就在他们大湾村的范围内,随便圈块荒地养着去,一毛钱都不要他的。

  但是罗蒙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将这块地包下来,主要是这价钱也不算高,一亩地一年才十二块,后边那个小山头虽然大,但是他包过来也不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罗蒙表明态度之后,罗全顺把大湾村村民全都集中起来,象征性地开了个会。

  说罗蒙要承包的这块山地,总共三千二百一十七亩,其中两千两百零三亩是他们村的,按照一亩地每年十二块的承包价,他们村以后每年能有两万六千四百三十六元进账,到时候这些钱是要按人头发放到村民手里呢,还是花用在大湾村的建设上,都由大家说了算,眼下的问题是,大伙儿同不同意把山地承包给罗蒙。

  这还有什么不同意的,反正荒山么,荒着也是荒着,他们村就一百多口人,这块山地一承包出去,每个人每年都能白领两百来块钱,这根本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

  大湾村这边的村民全票通过,王家庄那边也没有问题,经过商议,双方都同意承包费十年一付,罗蒙和两个村子签订了承包合同,并将合同拿到公证处公证,之后又付清了前十年的承包费总共三十八万六千零四十块,这事就算是办好了。

  罗蒙这三十多万承包款一到位,大湾村很快就领回来二十多万,按照大家的意思,按人头分了,每人能分到两千多块,有一些人家五六口人,一下就能分到一万多。

  这钱分得村子里的人个个合不拢嘴,明面上说罗蒙大手笔,私底下也不少人把他当冤大头。

  罗蒙这个冤大头这一次出血严重,前面买水牛本来就花了他不少钱,这一回包山,不仅把之前的存款花完了,刚到账不久的分红也花去了大半。

  家里老两口倒是没说什么,就是罗老汉比平时又更沉闷了一些,显然他也觉得压力大,担心罗蒙这一次会赔个底朝天。刘春兰向来不管家里的大事,自打她嫁过来,大事上就全听罗老汉的,如今罗蒙也大了,也到了能拿主意的时候。

  倒是罗红凤,这一天晚上刚吃完饭收完桌子,从自己屋里拿出一只破旧的布包,把包里的零钱整钱,一摞摞整整齐齐摆放在桌面上。

  “你这是要干啥啊?”罗蒙知道他姐要干啥,他只是觉得有些别扭。

  “亲姐弟也得明算账啊,这事我早就想说了,就是不知道咋开口,一拖就拖到了现在。”

  “这有啥不好开口的,这账该咋算咋算。”刘春兰说道。

  “我寻思着,光买这些牛你就花了不少钱,店里的花销就算我的,以后不论是请人还是置办啥,你就都别掏钱了,每天的营业额,五成给你,我要三成,咱爸妈也拿两成。你看咋样?”罗红凤把自己的想法说了。

  “我们要什么钱,我们不要,你们姐弟俩分分就得了。”刘春兰连忙推辞。

  “干嘛不要,又是帮着养牛又是帮着挤奶做馒头的,给两成算少了,我就不要五成了,现在包了山,以后也帮不上多大忙了,甭给我那么多。”虽然刘春兰和罗老汉是不给钱他们也愿意帮儿女干活的,但是罗蒙也不愿意让父母做白工。

  “都说了店里的开销算我的,你要是去帮忙,我还得给你开工资呢。另外,学校那边,还有以后别的地方跟咱拿包子馒头,不经过我店里的,货款你就自己收着,咱们就不跟着分钱了。”罗红凤笑道。

  “要不我也三成吧,咱爹妈一人给两成。”罗蒙拿三成的话,不一定能拿得回成本,不过对于家人,他也乐得做一回冤大头,何况他也不能光指着这家店面赚钱,现在承包了荒山,他以后路子就宽了。

  “不要不要,一把年纪了还要那多钱弄啥,到头来还不是你们的。”刘春兰还是推辞。

  “那也先攒着,手里抓着钱多好,腰杆子多硬,谁的脸色也不用看。”罗蒙就是希望父母可以多一点保障。

  他自己自然是不能给老人脸色看的,罗红凤大概也不会,可下面还有高美慧高美玲呢,现在孩子还小,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罗老头跟刘春兰要是活得久,说不定还能抱上曾孙,谁又能保证他们个个孝顺。

  经过一番推让,最终刘春兰还是答应先把这个钱收着,等以后他们姐弟俩要是缺钱,就跟她吱一声。但是罗蒙和罗红凤姐弟俩心里都有一种默契,以后他俩谁要是缺钱,可以找对方借,就是不能动父母那份钱。

  既然地方已经承包下来了,罗蒙就想找个地方把牛棚搭起来,他在放牛的时候,顺便熟悉了一下自己的地盘,简单地做了个规划。

  后面那座大山头目前就先不去动它了,以后倒是可以种点草药什么的,板栗核桃之类的也能种一些。下面坡度小一点的山坡上可以种果树,旁边那个小山包,还有一些更平缓的地带,到时候可以开出来种点庄稼什么的。

  罗蒙正琢磨着呢,那边罗红凤又打了个电话过来,说是让他去一趟店面。

  “啥事啊?”罗蒙问她。

  “县二高三高的人都在我店里呢,说是让咱把他们食堂也供上。”罗红凤也有些无奈,前几天刚刚买回来几头牛,她店里的东西虽然还是不怎么购买,但比前阵子也算是好了一些,没想到又有学校找上门来了。

  “你就跟他们说供不上。”罗蒙一口就给回了。

  “说了,就是不走啊,非说要跟你谈谈。”人家好声好气地说话,罗红凤总不能拿扫把赶吧,人就是不走,你能怎么办。

  “你等着,我一会儿就过来。”罗蒙不想让罗红凤为难,这个坏人还得他自己去做。

  罗蒙给罗老汉打了个电话,让他过去看着牛群,自己就往镇上去了,还好现在刘春兰不用去店面,美慧美玲两姐妹也不愁没人照顾。

  “呦,这就是罗蒙吧。”罗蒙一到店里,就受到了热情的招呼。

  “你是?”罗蒙看向眼前这个人高马大的男人。

  “我叫梁德喜,是咱们县里三高的,这位是包其富,咱们二高的。”梁德喜做了一下自我介绍。

  “你们俩怎么走到一块儿去了呢?”罗蒙笑问。

  这县二高是一所不错的学校,升学率和县一高旗鼓相当,就是每年考取重点的学生少点,而三高从前不叫三高,叫耀祖中学,是所私立学校,这几年不知道怎么的,好多人就管他们学下的高中部叫三高,其中具体是个什么情况,罗蒙也没去了解。

  “嗨,都是管食堂的,日子久了就都认识了,那郭胖子忒不厚道,有好东西也不跟咱吱一声。”那梁德喜半真半假地抱怨说。

  “我现在供一所学校都觉着吃力,而且我给他们的价钱想必你俩也听说了,根本没钱赚。”罗蒙这话意思很明白了,就算能供上货他也不供,为啥,没钱赚啊。

  “这事我们也从郭大锅那里听说了,大伙儿都说你风格高,这年头这样的年轻人那是真少。”那边包其富也给罗蒙戴起了高帽。

  “可是你看哈,他们一高的学生是学生,咱们二高三高的学生也是学生啊,咱不能因为人家孩子考不上重点高,就不给他们好的待遇啊,你说对吧?”梁德喜这意思,还是要罗蒙按一高的价钱给他们供货。

  “那我要是有能力,巴不得给全国中小学校都免费派送过去,可惜咱不是没这个能耐吗?”罗蒙根本油盐不进。

  开玩笑,高中学费一个学期就要两三千,学校不肯出点血,尽想到他这里占便宜来了,真当他罗蒙是冤大头呢。他要是每一所学校都支持,那还怎么显出自己对母校特别亲厚?

  全文字小说阅 “ 搜*书*吧*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