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7食堂老板郭大锅
  这事一传十十传百,最后闹得沸沸扬扬,连离他们村老远的彭老九都给罗蒙来了diàn huà,问他那头牛犊子是不是真那么神,话里话外都透着遗憾,说他们彭家没福气,几代人养了上百年水牛,都没能把这神牛留住。

  罗蒙说哪儿能啊,没那么神,别听人家忽悠,咱这地方上的人闲得慌,就爱瞎吹牛,这牛崽子在你家又不是没撒过尿,咋也不见你家长出金山银山来?

  彭老九想想确实也是,那股子心疼劲这才缓了过去。

  但是无论罗蒙怎么说,都挡不住村民们对二郎的热情,每天都有人跟罗蒙借二郎,借走了牵去自家地里,供吃供喝,就指着它能往自家田里撒点神水神土。

  二郎那小牛崽子一开始还挺高兴,萝卜青菜没少吃,这大冬天的,蔬菜可都是精贵东西,遇上几个大方的,还能弄点豆子什么的嚼一嚼,日子那是相当滋润的。

  可时间一长就不行了,不自由啊,每天就是吃喝拉撒没点娱乐,想去旁边的地里蹦一蹦吧,人家还看得死紧,生怕它把好料撒别人地头上去了。

  “哞!”这天傍晚,二郎见罗蒙赶着一群牛回村子,远远就开始叫唤了起来。

  “呦,罗蒙放牛回来了?”当天借到了二郎的农户笑容满面地跟罗蒙说话,甭说,二郎的事被这么一传,连罗蒙在村里都更受尊重了。

  “咋样啊,今天又屙了不少吧。”罗蒙笑呵呵地摸了摸二郎无精打采的牛头。

  “还成。”那汉子笑眯眯的,看来这一天的收获还算不错。

  “有用没用啊那玩意儿?”罗蒙心里知道,用肯定有点用,二郎在家里喝的都是灵泉水,排出来的东西大概也差不了。

  “有用啊,怎么没用,前两天肥了韭菜地,如今那些韭菜苗长得可好了,就是没有长铁叔家的番茄地好,不知道为啥。”

  “可能是因为二郎最近精神不太好。”罗蒙尽量为他家这头小牛崽子争取一点自由空间,焉头巴脑那样,看得人还真有点不落忍。

  “也是哈,这两天是没什么精神,你说这好吃好喝地供着,也不让干活,咋反而还焉了呢。”那汉子不解,平常的牛哪有这种待遇啊,放山上啃啃野草都算不错了。

  “成天被人盯着,精神压力大呗。”罗蒙拍了拍二郎,让它进了牛群:“你也帮我向大家伙儿说说,这段时间咱们家二郎就不外借了,让它好好休养休养。”

  “那行啊,等它精神好点再说。”那人这么答应道,话外之音是,以后还得借啊。

  “看你以后还去人家番茄地。”回家的路上,罗蒙用竹条轻轻抽了抽二郎的牛屁股。

  “哞……”二郎垂头丧气地叫了一嗓子,真是无限憋屈。

  “哞!”它旁边的母牛也跟着叫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安慰还是责怪,反正罗蒙是没听懂。

  回到家中,刘春兰早做好了晚饭,最近镇上店里生意不错,她们母女俩回家的时间一天比一天早,有时候还没到中午就卖完了东西,关了店门去菜市场买点菜,还能赶得及回来做午饭。

  从大湾村到水牛镇,走路得要将近两个钟头,他们出门太早,也没车可坐,为这,罗蒙特地到县城里去买了一辆三轮摩托车让罗红凤用着,花了他七千多块。这摩托车看着一般,爬坡的时候特别有劲,在他们这种山区,一般的电动车根本不顶事。

  罗红凤结婚以后就没上班,离婚的时候又因为要争取两个女儿的抚养权,没分到财产,所以现在手里头也没多少钱,罗蒙知道她的情况,但也不好直接给她钱,就只好尽量不让她花钱。

  好在店里的生意还算不错,每天的收入都还不少,原本打算捎带着卖的奶馒头和奶黄包,销路出奇的好,据说还有县城里的人开车过来买的,一买就是一大包,买回去冻在冰箱里,每天早上蒸几个,吃上一个星期都不会坏。

  照这个形势发展下去,他们这十来头母牛产的奶肯定是不够卖的,罗蒙只好又给彭老九打了diàn huà,让他帮着留意一下,看哪里还有产奶期的母牛卖的,有合适的就跟他说一声。

  这彭老九给罗蒙介绍过几个买家,今年开春就赚了一笔,他听说罗蒙又要买牛,自然没有推辞的,他们家几代都是做水牛生意的,关系网宽得很,只不过这些年生意不景气,相互间的联系也就少了。

  罗蒙也信得过彭老九,让彭老九跟他一起去看牛,虽然要给点中间费,但是放心啊,彭老九看牛那是相当有一手,有他在,罗蒙从来不用担心被坑。

  接下来的一阵子罗蒙就跟着彭老九四处寻摸产奶期的母水牛,只要彭老九一来diàn huà,罗蒙就得出门,牛群暂时交给罗老汉帮忙看着。产奶期的母牛不大好找,每回看水牛的地方那是越来越远,有时候能带一两头牛回来,有时候就只好空手回来。

  这天早上罗蒙正准备出门去看水牛呢,罗红凤那边来了diàn huà,让他到镇上店面里去走一趟。

  罗蒙去到店里的时候,罗红凤这一天的生意已经结束了,正打扫卫生准备关门回村里。店里还有个光头胖子,四十多岁的样子,罗蒙觉得他看着有点眼熟,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啥事啊?”他问罗红凤。

  “这人是县里高中食堂的,说要买咱的馒头包子,我说现在供不上,他非要见见你。”罗红凤回答说。

  罗蒙又仔细看了看那个男人,半晌,才终于想起来对方是谁了:“大郭师傅?”

  “嘿,你可算是认出我来了。”那胖子一笑,胖脸跟脑门一样光亮。

  “你咋上我们这儿来了?”罗蒙在县城高中读书的那几年,除了几个相熟的学生还有老师,印象深刻的还有几个人,郭大锅就是其中一个。他是他们学校食堂的承包方,这郭师傅做菜的手艺不错,打菜的时候也大方,人还乐呵,学生都挺喜欢他。

  “还不是你们家这包子馒头闹的,前几天就有几个学生跑去跟我说,你们水牛镇上有家铺子做的奶馒头奶黄包那叫一个正宗,让我们食堂也供上,这不,我就找shàng mén来了。”郭师傅几句话就说清了来龙去脉。

  “我们家包子馒头还有这么大名气啊?”这阵子罗蒙关顾着养牛了,店里的事情他确实不大了解。

  “嗨,咱们县总共才多大啊,不止是你家的包子,还有大石镇的烧鹅,白屋角的猪蹄,兰坪的年糕,西溪的米粉,哪个镇上要是有哪样东西做得好吃,要不了多久就能传开了。”郭师傅说起吃的来头头是道。

  “那是做好多少年买卖才积攒下来的名声,咱们家这小店才开张多久啊。”罗蒙还是谦虚了一下。

  “你甭管开张多久,东西做得地道那才是最要紧的啊,你们家做的包子馒头我尝了,那是真地道,放的是实实在在的水牛奶,蛋黄也是咱们村里土鸡的蛋黄,半点没掺假。”

  “那是。”这回罗蒙没再谦虚了。

  “我这次来呢,就是希望你能给咱们食堂供货。”郭大锅说明了来意。

  “郭师傅啊,咱店里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不够卖啊。”就算够买,这买卖也不划算,几个馒头包子要运到县城去,路费也是要一些的,罗蒙自己赚不了钱不说,高中食堂卖他们的包子搞不好还得赔人工费。

  “小罗啊,你也是咱学校毕业出去的,你就说说,我郭大锅这人咋样吧?”这是要打感情牌了。

  “那是没话说啊。”罗蒙是真觉得郭师傅这人不错。

  “咱学校里那些学生也不容易啊,县城里的那些先不说,咱就说那些住校生吧,初中毕业好容易考进重点高中,家里都巴巴指望着他们出人头地呢,十几岁的娃娃,肩上的担子就那重。”

  “我郭大锅也没啥大心思,就想让他们吃好点,这单买卖不赚钱我也知道,咱食堂不赚钱的东西也不止这一样,卖你这包子,我真不是图钱,你也再合计合计,一般过得去,只要不亏本,就当支持咱祖国的教育事业得了。”

  罗蒙沉吟了半晌,既然郭大锅都这么说了,他罗蒙也不是只认钱的人,何况这笔买卖对他来说,东边不亮西边亮,他并不是完全没赚头。

  “那我按八折价给你,从咱这里到你们学校的车费我来付,不过这价钱就是给学校的,你不能转卖给别人。”

  “那哪儿能啊,我郭大锅能是那样的人吗?”要按罗蒙这价格,他郭大锅还能稍微赚点,起码赔不了,在他们食堂,不赚钱的东西都是赔本的,因为他还得请人干活啊。

  “郭师傅我肯定是信得过,但是在商言商,咱先把话说明白总没有坏处。”

  “那是,你明天先给我发两百个奶黄包五百个奶馒头,五十瓶水牛奶,咱先卖卖看,这个水牛奶贵是贵点,喝得起的学生也不少。”

  “成,咱相互留个diàn huà号码,有啥问题你就给我打diàn huà。”

  “诶,咱学校的饭点你还记得吧?”郭大锅问罗蒙。

  “六点钟之前送到就行了吧。” 高中生的作息时间,罗蒙还真有点记不得了。

  “冬天六点,夏天五点四十就得到,咱还得上蒸笼蒸不是。”

  两人就这么把事情商议了下来,用水牛奶做的奶黄宝和奶馒头卖的价钱本来就不高,没多少利润,罗蒙又是降价又是包运费的,这中间的利润就更低了,不过他做这一笔买卖并不亏。

  要从眼下的情况来看,包子馒头放在罗红凤店里就能卖完了,根本不需要减价弄到县城里去,这么弄实在很不划算。但是从长远来看,这笔买卖确实还是做得的。

  他们县重点高中的学生来自各个城镇,这包子放在学校食堂里卖,自然也有一定的广告效应。

  但是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罗蒙要给自己挣个好名声。他本人对于这些东西原本并不十分看重,但是无奈他现在已经是个名人了,罗老汉虽然嘴上不说,心里肯定已经后悔极了。

  罗蒙就算是自己不在意,也不能不顾及父母的感受,尤其现在家里又多了三个人,他更加不希望两个外甥女在别人的指指点点和鄙夷的目光中长大。

  为了以后能更顺利地在这里生存发展,他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首先,就目前来说,他可以通过这件事给自己树立一个正面形象。

  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随着他们家包子馒头一起出名的,还会有罗蒙dī jiàtí gòng给他的母校包子和馒头这件事,事情是小了点,但起码是一个好的开始。

  全文字小说阅 “ 搜*书*吧*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