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4离婚谈判
  “咋回事啊你这是?”刘春兰连忙站起来把罗红凤往饭桌边上拉,又给她们娘仨摆上碗筷,想着她们这一路走过来也累了,罗蒙就想把他姐怀里那个娃娃接过来,但是那孩子有点怕生,死活不肯。

  “没事,你吃你的。”刘春兰让罗蒙别管,自己把那个大一点的姑娘牵到身边坐下,又往她碗里夹了些饭菜,这孩子乖顺得很,给她什么吃什么,半点也不折腾人,就是有点怯怯的。

  吃饭的时候刘春兰也没有多问,等吃完了饭,又给那两个小孩洗洗安排她们睡下,几个大人这才在饭厅里说起了来龙去脉。

  罗蒙的姐夫在他们县城里的一个事业单位上班,是个端铁饭碗的,在他们这里就算是条件不错的人家了,当初结婚的时候,村里有姑娘的人家个个都羡慕得不行,说罗红凤会找,嫁了个好人家。

  罗红凤结婚以后,罗老汉和刘春兰因为和那边的亲家不怎么说得上话,所以也就不经常过去走动,怕那边嫌他们乡下人土气,但是次罗红凤回来,都没少让她往那边带东西,罗红凤一直说自己过得挺好的,老两口也就没多想。

  罗红凤的两个女儿,大的叫高美慧,小的叫高美玲,当初这个小的高美玲出生的时候,罗老头就跟刘春兰合计着,想给她冠上罗姓,就是想让他们罗家也有个后的意思,但是又担心女儿在那边难做,最后不了了之。

  据罗红凤说,那边的两个老人本来就对他们的出身家庭有些看不上,又一直想让她生个儿子,高美慧出生之后,他们对她的态度就淡淡的,但是好在夫妻俩的感情还不错,日子也算过得下去。

  等到高美玲出生之后,老两口就开始对她诸多不满,后来连夫妻俩的感情都不如从前好了。

  今天这大过年的,上午的时候就因为高美慧多吃了几颗草莓,老太太一直说个不停,一会儿说她嘴馋,一会儿又说她没家教,把高美慧说哭了,老头子又在那里骂,说大过年的也不嫌晦气什么的。

  罗红凤跟他们吵了一架,孩子他爸一声不吭,后来被吵得烦了,干脆就不在家里待了,自己一个人出门,留下一屋子的老老小小。

  这次罗红凤在大年夜回娘家,说自己要离婚,刘春兰第一个反应就是要给女婿打电话,她对这个女婿的印象还蛮好,斯斯文文的,也会说话,是个文化人。没想到对方丝毫没有要挽留罗红凤的意思,就说同意离婚。

  刘春兰挂上电话,心里已经是凉了半截,但是离婚在她看来是大事啊,不能说离就离,于是她又给亲家打了电话,意思是说能不能双方都劝劝自家孩子,那边却说,孩子的事情他们也管不了,现在孩子都大了,谁还会听他们这些老头老太太的话。

  刘春兰再次挂上电话的时候,面上都冷了,自己的女儿她是知道的,就算有任性不懂事的地方,也不至于让人嫌弃到这种地步。

  “你这个死女子,几十年的饭都吃到狗肚子里去了,早干嘛去了,早该回家了,这样的人家你待得舒心啊?这些年都是怎么过的日子……”

  “这不是还有孩子吗?”罗红凤抹了抹眼泪,脸上还是勉强挂着笑,任由她母亲骂。

  “过两天,跟你姐一道,去把离婚证办了。”这几天一直没怎么吭声的罗老汉,这一次终于说话了。

  “嗯,等民政局上班了就去。”罗蒙点点头应了下来。

  “两个孩子,咱都得要。”刘春兰补充说。

  “那还用说。”刚刚罗红凤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那边的老人不喜欢女孩,这样的家庭,怎么还能把外甥女留给他们养。

  初七这一天,罗蒙把自己打理得齐齐整整,和罗红凤一起去了一趟县城,这些年他虽然主要是在做技术,但是厂长刚起步的时候,他和另外一个合伙人,也是一张单子一张单子,就像打仗一样拼命争取过来的,谈判这事他也不陌生。

  高家三口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等,对方显然也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罗蒙进屋以后把西装外套脱了随手放在沙发扶手上,笑了笑,对他们说道。

  “我姐是个急性子,年三十说要离婚,今天就催着要办证,要我说,这婚离不离也不在这一时半会儿,她要是在这个家里过得不舒心,娘家爱住多久住多久,谁也不赶她,美慧美玲两姐妹,我都能当自己女儿养。这离不离婚的,急什么,又不急着搞二婚,你们说是吧?”

  “不离婚,她就是我们家儿媳妇,在你们村里过日子算是怎么回事?”罗红凤的公公吹胡子瞪眼。

  “还能算怎么回事,分居呗。”罗蒙可不会被这老头唬住,想拿年纪压他,门儿都没有。

  对方的态度也比较强硬,就是说两个女儿要夫妻俩一人分一个,他们要大女儿美慧,照理说这要求不算过分,就算去打官司,最后大概也就是这么判,但是这个结果罗红凤接受不了。

  他们县城这地方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高家人要脸面,要是被人知道他们家儿子和儿媳妇离婚,两个女儿他们家一个都没要,人家肯定得说他们,或许还有一些其它的因素,反正他们也坚持要一个小孩。

  两方各不相让,掰扯了差不多两个钟头,也没理出什么头绪来。

  “咱这离婚证还没办,我还是管你叫一声姐夫吧。”在这一场讨价还价中,罗红凤的男人高展鹏显得特别沉默,罗蒙决定把他也拉入战场:

  “本来这些话我是不想说的,你和我姐的婚姻算是走到头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好聚好散,不过你也知道我姐就一个坚持,那就是两个孩子都得跟她,连抚养费都不管你们要,既然连这一点你们都成全不了,那么有件事咱们就有必要拿出来说道说道了。”

  “什么事。”高展鹏不着急不上火,和和气气的,但是现在一屋子人都在商量他和罗红凤离婚的事,他这态度,未免显得太过平静。

  “听我姐说,你们夫妻间的感情这两年不如从前好了,我就是想问一下,你是不是在外边有人了?”罗蒙单刀直入。

  “哎呦你这说的叫什么话!”高展鹏没回话,老太太倒是先跳脚了。

  “这话也没什么说不得的,有没有这回事,要查起来倒也不难,咱这地方小,今天我出去打听,明天就能知道结果。咱县里的肖老大你们知道吧,他有个儿子叫肖树林,跟我同岁,高中的时候还同班,听说他们那只要给钱,什么麻烦都能替人解决,这事我倒可以去找他问问。”

  像高家这种稍微过得有点人样,就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小市民,罗蒙见多了,这种人大多欺软怕硬,跟他们来狠的,百试百灵。

  “你这是要找黑社会,这可是犯法的。”罗红凤的公公怒道。

  “什么犯法不犯法的,就是找他们打听点事,要是没那回事最好,你儿子要是真在外边有人的话,那多少也要给我姐一个交代不是?”

  “就算有外遇,法院也不会把两个孩子都判给你们的。”高展鹏倒还是稳稳的,没怎么激动。

  “大概吧,不过到时候涉及到财产分割的时候,我们可不会手软,还有小孩的抚养费,每个月该多少就多少,直到孩子成年,一毛钱都别想少。”

  罗蒙直接在高展鹏前面摆了一道选择题,舍孩子还是舍钱。

  高展鹏最终放弃了两个女儿的抚养权,相对的,他也保有了自己所有的财产,并且在之后的十几年里,他一分抚养费都不用付。可以想象,在不久的将来,他会再娶一个女人,展开自己的新生活,而不用被前妻和之前的两个女儿拖累。这就是他的选择。

  而罗红凤,终于同时留住了两个女儿,在这个家庭中生活,她不止一次想过要离婚,但是他没有办法把自己的任何一个女儿留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生活,今天,噩梦终于离她远去。

  从那个家里收拾了一些换洗衣服,又一同去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罗红凤和她的丈夫高展鹏出了民政局就各走各路了,分头的时候,招呼都没打一声。

  “今天多亏你了。”坐在从县城到水牛镇的汽车上,罗红凤面上一扫之前的阴郁,那一场婚姻早已经成为她无法逃脱的泥潭沼泽,如今终于爬出来了,踩在硬实的土地上,如获新生。

  “呵呵,还是多亏了肖树林。”罗蒙笑道,高家三口典型的欺软怕硬,要不是吧肖老大的名号抬出来,今天这事恐怕也顺利不了。

  “是啊,多亏了肖树林。”罗红凤也呵呵笑了起来。

  姐弟俩说笑的时候,旁边座位上的一个乘客突然把头转过来,看了他们半晌,罗蒙也不明所以地看了看他。

  这人三十不到的样子,年纪应该跟罗蒙差不多,不过长得更高更壮一些,身材挺拔四肢修长,五官端正皮肤略黑,一头板寸更是显得格外精神。无疑,这就是罗蒙的理想型。

  “我做了什么好事?”对方微微皱起眉头,语气中带着一些不悦。

  全文字小说阅 “ 搜*书*吧*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