镰刀甲虫只有电脑椅那么大,在虫族中算小的了;若论战斗力,在虫族里面并不算太强,比红顶甲虫还差了一截。

  但之所以被称为人肉收割机,是因为它会飞,而且飞的速度极快,再加上它那锋利得可怕的镰刀大颚,杀人的效率高的离谱,“啪啪啪”几下就能收割几个人头,就像人类割麦子一样快!

  “那……那就是镰刀甲虫?啊,不好!快去关窗子!”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看到十几只镰刀甲虫“嗡嗡嗡”地在教学楼外穿梭飞移,红色复眼戏谑地寻找着猎物,几个同学头皮发麻地大喊大叫,连忙跑去把窗子关掉,但李佳玉拍了拍他们肩膀,道:

  “别傻了,镰刀甲虫的冲击力比摩托车还强,区区一层玻璃,根本挡不住……你们赶紧躲在桌子下,自己保护好自己!”

  女生们一听,连忙跑到角落里的桌子底下,蜷缩着身体躲了起来,而一些男生也是露出恐慌之色,犹犹豫豫,最终也跑去躲在桌子下。

  最终,只剩下五个男生还站在李佳玉旁边,他们身体微微哆嗦着,喘着粗气,但他们的目光里包含着复杂的情绪,有害怕,有激动,还有淡淡的战斗欲。

  这世上,即使懦弱者、逃避者占了大多数,可总有那么几个血性男儿,明知是不可为,却敢于鼓起勇气,在凶险万分的海浪中激起更多的浪花。

  “你们也去躲起来吧,我不需要你们的协助。”李佳玉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

  “李佳玉!你少瞧不起人!”

  带头的林志斌拍了拍自己的脸,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捏紧拳头,青筋暴起:

  “你李佳玉平时不过一个娘娘腔,现在你都敢拿起武器,一个人面对那么可怕的虫子……我又高又壮,还学过一点散打,我怎么能让你独自一个人面对?更何况,我说好了,要保护周佳敏,所以我不会躲起来的!那头镰刀甲虫若想伤害周佳敏……必须踩过我的尸体!”

  “没错!”

  一个瘦弱的男生,压抑不住地激动道:

  “我……我虽然体质很差,但我……但我不愿意做缩头乌龟,我……我其实……也渴望当一次英雄……真的,已经世界末日了……我,我再也不想当懦夫,被人笑没种……我要死得光荣!”

  “哦?你们不怕死吗?不感到恐惧吗?”李佳玉的语气温和了一点,尽管还是带着淡淡的不屑,但——这五人总比懦夫来得好。

  “怕,当然怕……可我觉得靠人不如靠己,与其担惊受怕地躲起来,还不如一战,至少还能争取渺茫的机会……而且你又那么信心满满,我相信有你在,虫子一定会被杀死的!”

  接话的是孙薇薇,此时她似乎也提起勇气,涨红了脸从桌子底下爬出来,手里还提着一个实习时制作的“钳工锤子”,明显,她也想参加战斗。

  “好吧,既然你们已经决定,我也不拦你们,不过,你们尽量别参与战斗,主职吸引镰刀甲虫注意力就好,记得机灵一点,实在不行,就地打滚也要闪避!”

  李佳玉说着,又对孙薇薇一伸手,面不改色道:

  “你刚才也尿裤子了吧?我都闻到奇怪的味道了,把你的内裤拿来,还有你们,那些躲着的女生,把你们的内裤也丢过来,赶时间呢!”

  “什么?”

  全班人闻言,都面面相觑,而孙薇薇和其他女生更是脸红到脖子根——这、这话也太流氓了吧?要何等变态的人才会直接就喊女生要内裤的?

  “你们误会了,我只是想用你们那沾满体味的内裤来吸引镰刀甲虫的注意力而已!呃……实在不行,把你们的丝袜、牛仔裙什么的拿来替代也可以!快,现在还害什么羞,我都不嫌你们的尿,你们还矜持个啥!”

  说到最后,李佳玉大喝一声,声势慑人,女生们咬了咬牙,赶紧脱下带着异味的丝袜丢到李佳玉面前,有一个风骚大胆怀着别样心思的女生,把内裤也丢了过去!

  在所有人异样的目光中,李佳玉淡定地把那些丝袜、内裤拿在手上,晃了两下,某人皱了皱鼻子,咂咂嘴道:

  “呃……味道貌似重了点,不过正好拿来吸引镰刀甲虫……喂,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拿几张椅子当武器!镰刀甲虫的甲壳并不坚硬,而且它们的腿部关节、眼睛是弱点,还有它们的翅膀很敏感,挨了疼它们就飞不起来!”

  李佳玉话音刚落,一头镰刀甲虫就已经呼啸着在窗外二十几米处盯着他,腥红的复眼绽放着光芒——很明显,它锁定了李佳玉!

  “啊,它来了,它冲过来了!”

  已经决定作战的五个男生和孙薇薇莫名地涌起一股恐慌,虽然已经下定决心,但真与镰刀甲虫对上,还是怕得要命的,腿部直打哆嗦,但五个男生很快就反应过来,连忙抄起最近的椅子,拿来当武器。

  “唰”

  镰刀甲虫翅膀一振,如同飞速的雨燕,又如一道黑色的闪电,所有人只觉得“眼前一晃”,镰刀甲虫就已经冲到了窗前!

  “乒啉乓啦”

  只一瞬间,坚硬的窗户玻璃,就像纸糊的一样,被镰刀甲虫那恐怖的冲击撞成粉碎,玻璃化成一块块小碎屑,散落了一地!

  “唔……好快,这幅身体没经过锻炼,也没经过强化,神经反射速度慢的要死……不过,幸好我掌握了‘动态视觉’,要不然,我也难以抵挡……”

  心中默念着,李佳玉的视线蓦然变得缓慢下来,而镰刀甲虫的速度,在李佳玉看来也慢了整整一半!

  思虑间,镰刀甲虫已经直扑李佳玉,它的复眼死死盯着李佳玉的大好头颅,“嘶嘶”作响,迎面而来的腥风,让李佳玉头发都被吹得倒立起来!

  “喝!”

  李佳玉左脚一旋,侧身一闪,紧跟着手一动,消防斧带着一道寒芒,如同一道耀眼的流星,狠狠地迎向如狼似虎的镰刀甲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