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莽荒纪 > 第十七章 剑气纵横
  放肆!秋叶脆声喝斥。

  壳勇略微扬起下巴:放肆?这小小的铁石部落……任由我揉捏,更别提放肆了。实话告诉你,我看上你了。你就老老实实乖乖的跟我走,上次我看中一个姑娘,那姑娘真是倔,竟然宁可自杀也不从我,所以我将她的家人全部杀光,族人都当奴隶给卖了!为了你旁边的弟弟,还有你的族人,你可考虑仔细了!

  部落人们没什么心计很淳朴,同时也很血性,大多都是不畏惧死亡的,特别是眼前这样美丽的姑娘,绝对是部落内的明珠,一般都非常傲气,傲气上来宁可自杀这也很常见,壳勇可不愿看到这种事发生。

  尊敬的壳勇大人。那秃顶老者铁三连劝说道,这三位并非我们铁石部落的,而是来自某个大部落!

  大部落?壳勇眉毛一掀,难怪,我说呢,你们铁石部落这种地方怎么能养出这样水灵的姑娘,姑娘,说给我听听,你是哪一个部落的啊。说着还上前两步想要抚摸下秋水的脸蛋,秋水却是直接闪电般的一脚踹出。

  嘭!

  重重的一脚蕴含着愤怒,踢在了壳勇胸口心窝处,不但踢碎了身上的挂件饰品,也踢得壳勇倒飞跌个跟头。

  放肆!

  锵!

  黑山部落的一群甲卫们顿时有甲卫怒喝,甚至有甲卫拔刀出鞘。

  壳勇迅速爬起,擦拭了下嘴角血迹,却是一伸手阻止了手下甲卫,能够在黑山部落这种大部落成为核心高层,壳勇的心狠手辣,手下甲卫们也是个个知晓。

  完了。

  这个小姑娘惨了。

  这些甲卫们都明白当壳勇明明很愤怒可却暂时忍住时,只代表着……此刻的壳勇无比的愤怒!正在思考怎样才能发泄他的怒火!

  壳勇站起身,而是眯着眼,就仿佛一头毒蛇似的审视着眼前这三人,慢悠悠道:这一脚还挺重,可否让我明白,三位到底是来自哪里?是某个大部落,还是伟大的纪氏?

  你看仔细了。漠乌冷酷上前,随手翻出一块令牌。

  令牌上有着一个纪字!

  纪!

  这一群甲卫中不少人脸色变了,他们都看向他们的首领壳勇,壳勇却是脸色煞白,连惶恐躬身道:没想到无意中冲撞了几位,还请三位恕罪。

  漠乌眼中有着一丝怜悯,因为他知道他家公子嫉恶如仇的个性。

  秋叶也是冰冷瞥了眼这壳勇,自从壳勇之前说曾经因为强夺一女子而毁掉一个小部落,还将族人全部贩卖当奴隶,就已经令秋叶心中很是厌恶仇恨了,因为她当年就是部落完全被毁灭,她被贩卖的。

  纪宁则是看着那壳勇,瞬间给壳勇定了死刑!

  无冤无仇就毁一部落,一想到那部落中的一些孩童女人惨死、被贩卖,纪宁心中就涌出一阵无名之火!这片大地上虽然潜藏着不少罪恶,纪宁也管不过来,可是一旦自己碰到,自己就忍不下这火!

  哈哈哈……之前还脸色煞白的壳勇,忽然咧嘴笑了,笑的很灿烂,看来三位已经起了杀心啊,真不知道该说你们是蠢,还是自大!

  嗯?纪宁眉头微皱。

  壳勇继续笑着:纪氏又怎么样,纪氏五府每年多少年轻子弟因为成年礼而出来闯荡冒险,死在冒险途中的不知多少!纪氏又怎么能查出来……他们的族人是被妖兽杀死,还是被其他部落人给杀死?

  即便你有地位,可至少在这!你仅仅才三个人,所以即便对我起杀心,也得藏在心底……书中有记载,说‘远水解不了近渴’,你们再有地位也没谁来得及救你们。壳勇慨叹,还记得三年前我就享用过一个纪氏的少女,那皮肤叫一个好啊,我的仆从们一个个享用了,最后更是被那群野兽给吃个一干二净!

  几位,明白了吧?壳勇眯着眼,地位不一定代表着实力,至少此时,**控你们的生死!

  诸位。

  壳勇下巴抬起,高声道,动手吧,杀了那两男的,女的留下!待我享用了,你们个个有份。

  嗷唔!

  杀!

  哈哈哈,上。

  壳勇的仆从甲卫们一个个都拔出了刀,举起了剑嚎叫着冲上。像一些大部落带领军队的,最信任的都会是自己的奴隶仆从。不管是纪烈、纪一川,他们都有一大批信任的奴仆。奴仆也是绝对听主人的话。

  壳勇一声令下,这些仆从出生的甲卫们个个敢去杀!

  放肆!忽然一声巨响就仿佛春雷炸响。

  只见高空中一巨大的飞禽上正站着一人,那人直接朝下方挥出了长剑,一时间剑气纵横……一道道剑气从天而降,每一道剑气都贯穿了一名甲卫,轻易切割撕碎了甲卫的身体,鲜血飞洒的一地。

  啊!不!啊!……

  各种凄厉叫声响起,可转眼又安静了。

  原本嚎叫疯狂的上百名仆从甲卫尽皆倒在地上,有的胸口有着大窟窿,有的干脆身体撕裂开,鲜血是染红了地面,个个惨死!而铁石部落那一群被吓呆的部落人们却没有一个被波及到。

  这,这,这……之前还一切尽在掌控的壳勇脸色煞白,他愣愣站在那,看着地面上尽皆死去的仆从,随即看着高空中在飞禽背上的男人,结结巴巴,先,先天……

  铁石部落的一群人个个抬头看去,有的目瞪口呆,有的满是崇拜之色,有些淳朴的部落姑娘们更是眼睛一眨不眨。

  纪宁、秋叶、漠乌三人也抬头看着。

  嗖!

  高空飞禽背上的男人一跃而下,落在地上。

  公子。男人略微弓身,向纪宁说道,表示对纪宁的尊敬。

  这一幕顿时让在场的铁石部落的一群人们还有那壳勇,都震惊了。因为刚才离体剑气就代表着先天生灵!而先天生灵在任何一个大型部落都是站在最顶尖的存在,即便是在纪氏中,那也是高层核心!

  纪氏中出来冒险的子弟们,遇到先天生灵一般是先行礼。可是眼前这个先天生灵竟然向这少年行礼?

  饶命。壳勇连扑上前去,跪在纪宁面前,乞求道,伟大的公子,我之前说的那些都是胡乱吹嘘的,根本没有的事。而且我在一次收缴一些小型部落皮货时,曾经得到了一特殊的宝物,肯定是法宝!至于是什么样的法宝,我也不懂……只要公子能饶了我,我愿将法宝送——

  话音未落。

  呼。

  壳勇瞬间扑向纪宁,右手如爪,便直接抓向纪宁喉咙。如此近距离的一爪……一般后天高手都难避让开。

  哼。纪宁却是随手一挥,后发先至,直接拍在了壳勇的脑袋上,壳勇身体一震,鼻子嘴巴耳朵中尽皆冒出血迹,他身体也软软的倒在地上。

  倒是狡猾。纪宁轻声道。

  这个壳勇,算是很狡猾的一个了,心狠手辣,敢打敢杀。即便是面对先天生灵希望渺茫,都立即做出决定,先故意以法宝yòu huò……而后想要擒获纪宁,只要以纪宁为人质,他就有活命希望了。

  可惜……

  纪宁可是连大妖都能轻易猎杀。

  原来他和那些甲卫是一伙的。先天生灵男子笑着道,那些甲卫都是半身甲,这人却是穿着兽皮……我之前还没注意他。

  谢师兄出手了。纪宁笑道。

  眼前男子,正是自己父亲纪一川收的九大弟子之一万鲂,是先天生灵初期实力。在纪氏西府中地位还算较高,不过实力暂时还没到担任黑甲卫统领的时候,而纪宁却是定下的下任府主,地位自然极高。

  公子出手也是手到擒来。万鲂收起长剑,笑着道,不过我这次来,是有大事。

  大事?纪宁面色一变,自己和西府城是每个月联系一次,这次竟然是自己的师兄,一名先天生灵强者亲自来传达事情,事情可想而知重要性。

  我们里面谈。纪宁连道。

  纪宁也扫视了下那些还处于惊骇中的铁石部落族人们:你们将这些尸体都处理下,至于黑山部落……等会儿我会让我师兄去一趟黑山部落,自然让你们没有后顾之忧。

  谢公子!

  秃顶老者等一群人连尽皆跪伏下来,他们这时候总算知道纪宁的地位何等尊贵了,能够让先天生灵都行礼……这样的地位,即便是黑山部落的族长在纪宁面前都得跪伏!

  纪宁和万鲂则是迅速进了石屋,同时关上了门。

  快。

  快点收拾。

  铁石部落的一群人们此刻是心潮澎湃,一个个看着地面的尸体,又是忐忑又是激动。平常他们需要仰视的黑山部落的这群可怕家伙,此刻却个个死在这。

  你也有今日。那阴冷的独臂男子更是狠狠踹了一脚壳勇的尸体,眼眸中更是满含怨气。

  ……

  屋内。

  只有纪宁和万鲂二人。

  师兄,到底何事?纪宁问道,竟然让你来传达。

  是大妖翼蛇!万鲂面色肃然。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