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机甲契约奴隶 > 第294章 育儿记
  “什么?!你在开玩笑吗?!”原昔一脸震惊地看着罗小楼,随后叫道,“就算你是他们的另外一个父亲,也别想我会答应你!”

  罗小楼无奈地看向原昔,他可是一点都不想同他吵架,“亲爱的,我也不想这样,但是没有我哥的帮助,我们根本无法让两个孩子孵化啊!”

  “那个——卑鄙的男人!”原昔气得七窍生烟,他怒其不争地看着罗小楼,恶狠狠地问道,“难道这样你就答应一个孩子跟着他姓?!”

  原昔边说边将小床上的小花篮迅速抱到了自己怀里,仿佛晚一秒,狠心父亲罗小楼就会将他们送给别人。

  原昔将带着蕾丝花边的柔软毛巾盖住花篮里的两颗洁白的蛋,小心翼翼的动作和他现在狂暴的样子截然相反。

  “那你说怎么办?我想这样吗,难道你不打算让他们孵化出来了?”罗小楼也恼怒起来,他当然也希望孩子姓原。

  坐在两人身边的原昱咳嗽了一声,试图提醒正在吵架的父母,他们被人围观了。

  门口的离陌嘴角带着冷笑,讽刺地说道,“我觉得,你似乎忘记了,我的姓氏也是我弟弟的姓氏,对于异兽家族的未来,他同样有责任。还是说,你现在还在嫌弃我弟弟的另外一种血脉?”

  “那怎么可能,我不过是——”原昔的怒气瞬间降了下去,离陌怎么能这么,这么无耻,他这是公然离间他和罗小楼的感情呀!

  原昔顾不得指责离陌偷听,他转向罗小楼,急切而认真地说道,“相信我,亲爱的,我完全没有这种想法,我早说过,不论如何,我对你都不会变的,我们都会在一起,我们都应该——”

  看到罗小楼沮丧而受伤的表情,原昔说不下去了,他停顿了一会儿,低头看着手里的花篮,痛苦地低声说道,“好吧,那么,就让我没起名字的那个孩子姓离好了!”原昔心里万分懊悔,为什么当时只给小原元起了名字呢!

  “呃?!”罗小楼从为孩子们如何顺利出生的担忧中回过神,却发现一切都已经搞定了。

  离陌微微一笑,看来,弟弟找男人的眼光很一般嘛,他的激将法甚至还没开始用,就成功了,实在是太没挑战了。

  “不过,我要求,和你决斗,如果我赢了,孩子就算姓离,也不会和你有关系,任何关系。”原昔一脸敌视地看着离陌,又悄悄用痛心的表情看了离陌身边的原澈一眼,天知道,他对离陌和原澈在一起万分痛恨。

  如果不是原澈曾经找他单独谈过,他早就将那家伙赶离哥哥身边了。

  离陌翘起嘴角,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指动了动,愉悦地说道,“我早有此意。”他看哄骗了自己弟弟的男人不顺眼已经很久了。

  第二天,罗小楼站在一扇白色金属门外,不安地走来走去,身边坐着的是鼻青脸肿的原昔。

  当然啦,离陌脸上挂彩的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在离陌警告的眼神下他强忍住了脸上的吃惊。

  原澈看着两位焦躁的父亲,不由安慰道,“别担心,孩子们都会安全出生的。”想到里面的离陌,原澈眼神暗了一下,根据异兽那边的检验结果,他和离陌很难有孩子,所以,离陌才会想方设法要让原昔和罗小楼的一个孩子姓离。

  如果没有猜错,离陌是想将那个孩子培养成继承人的。

  直到傍晚,那扇门才被打开。外面的几个人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125甚至激动地尾巴都在发抖。

  婴儿的哭声随即传了出来,离陌抱着两个孩子出现在他们面前。

  “一切顺利,孩子们都还好。”离陌说道,额头带着细细的汗珠,非常疲惫的样子。

  罗小楼用力拉住原昔,结结巴巴地说道,“原昔,我,我们的——”

  “哦,我甜蜜的宝贝们!”随着比他更大声的咏叹调,一道绿色的影子蹿上了离陌的胳膊。

  原昔和罗小楼上前,一人接过一个孩子,虽然已经有了原昱,但是两人还是激动万分,毕竟这是他们第一次看着小生命出生。同时,也是他们对原昱的遗憾。

  “他们两个一模一样……”罗小楼低声说道。

  “是啊,他们两个多像我啊,一看就是我儿子。”原昔在旁边陶醉道。

  众人几乎都要听不下去了,刚出生的孩子,真不知道原昔是怎么看出来像他的。

  “一个孩子哭声比较大,另外一个声音小的是原元吗?有没有为他检查过身体?”凤迦陵问道。

  “当然,没有问题,只是身体弱,我想,在他三岁之前,大概只能在阿特帝斯的圣杰拉尔德那边了。”离陌遗憾地说道。

  原昔又瞪了离陌一眼,比起离陌,圣杰拉尔德几乎是另外一个被他万分厌恶的人之一。但是,为了原元的身体健康,他又对孩子的离开毫无办法。

  “还有,我为另外一个孩子起了名字,离华。”离陌说道。

  “真难听,我儿子以后一定会抗议的。”原昔挑剔地说道,当然啦,不论离陌起什么名字,他都会这么说的。

  “是个女儿。”

  原昔和罗小楼呆住了,显然,两人都没想到,双胞胎居然是一男一女。现在,就连原烈和凤迦陵都觉得这简直就是另外一个惊喜了。要知道,王族很少有女孩降生。

  最让人痛苦的则是,姓离的孩子是个女孩,而和圣杰拉尔德有婚约的原元则是个男孩。

  原昔抱着那个大声啼哭的孩子,喃喃说道,“怎么办,我现在就开始后悔了,我女儿怎么能姓离……”

  为了双生子的出生,王宫举行了盛大的庆祝仪式。

  小原昱特意将双生儿的婴儿床搬到了自己屋里,于是,他屋里,除了小八,又多了125和它的红色玩偶。

  襁褓中的婴儿完全分辨不出男女,尤其是在他们安安静静躺着的时候,黑葡萄般的眼珠子,白嫩嫩的脸颊,连小小的手指都万分可爱。

  围在婴儿床边的几个大头再次感叹出声,一阵乐声响起后,125转身去给两个孩子拿奶瓶,小八负责检测奶瓶的温度啦,奶粉的营养含量啦,奶瓶的消毒程度啦等等。

  三天之后,虽然非常不舍得,原昔和罗小楼还是不得不将原元送到阿特帝斯去。

  到达阿特帝斯后,在圣杰拉尔德几次保证他会照顾好小原元之后,原昔和罗小楼终于依依不舍地离开。

  当天晚上,圣杰拉尔德在床边看了很久,才为那个软嫩的孩子用心血重新刻画了血印。

  小婴儿似乎感觉了,脸上露出舒服满足的表情。

  圣杰拉尔德垂头丧气地走出房间,他的小未婚妻现在就躺在他的大床上。天啊,这太可怕了,虽然是他初次暗恋的人的孩子,但是……他完全不喜欢呀。

  副官看出圣杰拉尔德的郁闷,不由低声劝慰道,“殿下,血印的婚约并不是不可消除的。”

  正背着手转悠的圣杰拉尔德忽然一顿,“你是说——噢,那个古老的方法只是传说中的,谁知道管用不管用呢。而且,消耗太巨大了。”他简直不敢想象父亲听到之后的反应,他绝对不会同意他那样解除婚约。

  红发副官耸了耸肩膀,“那么,只能等到这位小殿下成年之后,你们结婚,度过新婚之夜,再离婚,那样,血印会消失的。”

  “……好主意。”

  一个月之后,圣杰拉尔德坐在舒适的躺椅上,旁边则是小原元的婴儿车,圣杰拉尔德右手翻过一页书,左手将小原元嘴角边的口水擦掉,任由小原元咬着他的手指,低声说道,“看我对你这么好,你也得报答我啊。千万要记得,我不想和你结婚,所以,以后要支持我们解除婚约。”

  回答他的,是小婴儿咯咯的笑声。

  一个月的时间,足够让小原元更加白嫩可爱起来,足够让阿特帝斯王宫里所有同情王子殿下婚姻的人开始喜欢上这个可爱乖巧的孩子。

  同时,也足够让原昔的怒火积聚起来,冲着圣杰拉尔德爆发一次。

  “你就这么养着我儿子的?瞧瞧,他瘦多了!”原昔完全不顾事实地吼道,然后小心地抱起孩子,“可怜的小原元,都怪我,让你不得不到这种地方吃苦。来,到爸爸这里来。”

  阿特帝斯王宫的侍女都万分鄙视地站在一旁,什么叫瘦多了,什么叫这种地方,小原元到底哪里可怜啦!昨天他还在王子殿下的床上尿床,王子殿下毫无怨言地抱着他换了房间呢——说起来,王子殿下似乎忘记给小原元弄个婴儿床了。

  原昔拖家带口的在阿特帝斯住了好几天,这几天时间,小原元一直跟着原昔和罗小楼睡。圣杰拉尔德算是解放了,他开始考虑自己的私生活了。

  作为一只成年的健康的龙,他本应该有自己的妻子的,当然啦,现在也不算是没有,但是完全不能解决问题嘛。

  所以,圣杰拉尔德决定找个理想中的qíng rén,如果合得来,还可以在他和小原元解除婚姻关系之后结婚之类的。反正龙族寿命悠长,二十几年的等待并不算长。

  兴致勃勃地让副官为自己约了米拉xiǎo jiě,圣杰拉尔德特意让专属造型师为自己打扮了很久,才带着一束红玫瑰出门。

  米拉xiǎo jiě就是之前圣杰拉尔德为自己选出来的妻子人选——在遇到小原元之前,当时米拉xiǎo jiě还在矜持着娇羞着,自己当时还在想着,追求到米拉xiǎo jiě,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圣杰拉尔德觉得米拉xiǎo jiě异常温顺,就算自己提出qíng rén关系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会被拒绝几次,然后她终于被自己感动才会同意的时候,米拉xiǎo jiě居然一口就答应了。

  圣杰拉尔德愣了片刻,随即就满意起来,看来,自己的魅力还是很大的。虽然没有按照他的剧本走,但是,结局是一样完美的。

  结束了当晚的约会,圣杰拉尔德坐车回到了王宫。

  侍女们为他除去带着香味的衣服,放好洗澡水,端来睡前的红酒和水果,圣杰拉尔德迷迷糊糊地坐在浴缸中,对要退下去的侍女说道。

  “帮原元热好奶瓶,我一会儿洗完亲自喂他。”

  侍女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说道,“殿下,原元殿下今天和他父亲一起睡。”

  迷糊中的圣杰拉尔德一下子睁开眼,皱着眉呆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好吧,好吧,我知道了,哼,一个会尿床的小孩子而已,就让原昔烦死去吧!”

  原昔来的第一天,圣杰拉尔德出门约会。

  原昔来的第二天,圣杰拉尔德在办公室办公,相关大臣说那天效率出奇的高。

  原昔来的第三天,圣杰拉尔德拒绝了米拉xiǎo jiě的邀约,而是逛了逛自己家的花园。在那里遇到了散步的罗小楼和小原昱。原昔还在房间里带孩子,他果然吃尽苦头了吧。

  原昔来的第四天,圣杰拉尔德再次遇到了罗小楼,这一次罗小楼正抱着孩子——小孩子就应该多晒晒阳光啊。他欣然迎了上去,却被告知是离华。圣杰拉尔德皱眉看着那个生气勃勃的小女孩,虽然和小原元长得有点像,但是怎么看怎么没有小原元可爱……

  第五天,谢天谢地,原昔终于离开了。圣杰拉尔德舒坦地坐在了自己床上,看着身边的小孩子,松了一口气,习惯,这一定是习惯。

  这次短暂的分离之后,王宫侍女很明显地察觉到杰拉尔德殿下对小原元殿下的容忍程度再次提高了,就算小原元尿床啦,扯他头发啦,摔他重要的私人印章啦,王子殿下也只是口头低声斥责两句,却再也没有将小原元抱离他的房间。

  而原昔每个月都会来住一些日子,这个时候,就成了所有侍女们和王子殿下的副官们最头痛的日子。

  一向摸得清脾气的王子殿下,在那几天简直充分体现了一只金角龙的暴戾和凶悍。虽然在某方面来说这是王子殿下威严日盛的表现,但是众人私下里还是不得不感慨一句:处男真是伤不起啊!

  让圣杰拉尔德觉得扳回一局的是,小原元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他在原昔一家走后用尽心思教导的,圣杰拉尔德哥哥——事实上只是哥哥两个字,但是谁会提醒已经兴奋到找不到北的王子殿下呢。

  阳光明媚的午后,王子殿下正在书房办公,宽敞的书房一角,是与书房氛围完全不搭的粉蓝色小床。

  刚睡醒的小原元在床上爬了两步,对着圣杰拉尔德叫了一声。

  圣杰拉尔德立刻起身,从身侧的保温箱里拿出水瓶,小原元喝完水之后,笑着凑过来,在圣杰拉尔德脸上亲了两口。圣杰拉尔德脸色已经不自觉地缓和温暖起来,他将小原元抱起来,回亲了他一下,然后说道,“小懒猫,以后不准随便亲别人,除了哥哥,听懂了吗?”

  小原元黑白分明的眼睛盯了他一会儿,然后傻笑着哼了两声。

  “哥哥还要工作,我让珊多拉带你去洗澡,你要听话。”圣杰拉尔德轻轻捏捏小原元的脸,柔嫩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话是这样说着,圣杰拉尔德却没有将孩子交给身旁的侍女,他看到原元歪着头,一脸认真地盯着他,乌黑纯真的眼中只有他一个人,好一会儿,王子殿下才找到自己的声音,“真拿你没办法。”

  说完,圣杰拉尔德起身,抱着小原元往浴室走去,侍女耸了耸肩膀,她早就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在腰间围了浴巾,圣杰拉尔德干脆自己也一起进了浴缸,小原元扑腾了一会儿水,最后靠在了圣杰拉尔德身上,像小动物一样四处嗅着,最后,视线停在了圣杰拉尔德胸前。

  迟疑了一下,忽然凑了过去,将小突起含进嘴里吸吮了一下,像是所有婴儿的本能一样。

  正尽职尽责地为小屁孩洗澡的奶爸圣杰拉尔德瞬间僵住了,他颤抖了一下,瞬间站了起来,同时将小原元抱离了自己一些,吼道,“你在干什么?!”

  小原元眨了眨眼,完全不知道圣杰拉尔德为什么生气,他讨好地笑了笑,伸手向着圣杰拉尔德的方向抓来,没有抓到他的手,却抓到了圣杰拉尔德腰间的浴巾。

  圣杰拉尔德手忙脚乱地拉着快被扯掉的浴巾,将小原元放在大浴巾上,满脸通红地穿上了裤子,才重新将小原元抱了起来。

  憋了半天才训斥道,“以后不准再这样恶作剧!”

  话虽如此,但是看着原元瞪着无辜的双眼,再次冲着他伸出手的时候,圣杰拉尔德吸了口气,还是将他抱了起来。

  几年后,在原元的小学作文上,只有一句话,养大我的人,是个非常温和,脾气非常好的人。

  原元一岁生日的时候,圣杰拉尔德红着眼睛看着被自己养得粉雕玉琢的小原元被抱在原昔怀里,像是有人抢了他最心爱的东西。

  连原昔斥责他将原元养瘦了都没有辩解,他深深感觉到,他可能再也无法对第二个孩子这样疼爱,哪怕是他自己的孩子也一样。

  而当他看到原元怀里抱着那只自己为他挑选的白色玩偶时,心里顿时软成了一片。

  两岁的时候,圣杰拉尔德开始亲自教原元认字和运用元力。

  两岁十个月的时候,原元已经认了很多字,可以和别人清晰流利地对话了。而且长得越来越漂亮,性格也非常乖巧,这正是圣杰拉尔德伤心的地方。小原元越来越像原昔了,但是性格却像极了罗小楼。不过,让圣杰拉尔德安慰庆幸的是,听说小原元的双胞胎姐姐长相像罗小楼,性格却和原昔一样霸道。

  小原元几乎得到了王宫所有人的喜爱,就算圣杰拉尔德的父亲圣艾伯纳陛下也一样。老人家就算被揪掉了几根胡子,也同样爱每天过来逗着小原元玩。

  这天早上,圣杰拉尔德换好了衣服,又为原元拿来外衣,亲自给他穿好,问道,“我要出门,你跟我一起去吗?”

  从出生到现在,两人几乎形影不离。虽然主要是原元舍不得离开,习惯依赖他,但是也是圣杰拉尔德刻意纵容的结果。

  原元想了想问道,“是上次那位阿姨吗?哥哥你是去约会吗?”

  圣杰拉尔德顿了一下,严肃地说道,“是的,原元,你要知道,哥哥和你的婚约是不算数的,呃,那只是个误会,我们以后会取消婚约,所以我——”

  “好啊。”

  圣杰拉尔德停了下来,震惊地看着小原元。

  小原元纯黑色的眼睛像宝石一般流转了光彩,他小大人一样点了点头,“哥哥,我同意啦,我会配合你的,你会娶你喜欢的人,我长大以后也会的。”

  圣杰拉尔德咳嗽起来,他被呛住了,几秒之后,他开始深深忧心,以后小原元会遇到什么样的人,会不会被人欺骗,会不会被人骗身骗心……

  于是,在这次和米拉xiǎo jiě的例行约会上,圣杰拉尔德几乎一直在走神,这并不妨碍他为小原元端来点心,喂他热饮,和以往一样悉心照顾他,这已经成了圣杰拉尔德的习惯。

  米拉褐色的眼珠深情地看着对面越发俊美迷人的男人,这两年多来,王子殿下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追求者,她作为王子殿下的女友更是被多方关注。

  米拉痴迷的眼神顺着圣杰拉尔德的视线落在了小原元身上,眼里迅速地闪过一丝嫉妒,是的,不只是她,几乎所有迷恋喜欢王子殿下的人都会嫉妒那个夺走了王子殿下所有注意力的小孩子。

  令人高兴的是,被寄养在这里的小孩还有两个月就会离开阿特帝斯,等那小孩离开,王子殿下会和他解除婚约,那也将是她和王子殿下订婚的时候。

  即便到时候王子殿下为了双方联盟关系,不解除婚约,等到他到了能和王子殿下成婚的年纪,她已经成为王子妃很多年了。多年经营的感情是很难被取代的,那时候,他还拿什么和她争呢?

  而令米拉担忧的是,他们约会已经快要三年了,但是她却从王子殿□上感觉不到一点甜蜜或者jī qíng,圣杰拉尔德像是严格按照程序执行命令一样,几点共进下午茶,几点一起看diàn yǐng,几点一起散个步;更多的,还得为了配合那个小孩一起去动物园,博物馆,植物园,甚至游乐园。

  最可怕的是,米拉深深觉得王子殿下在陪孩子玩的时候明显比陪自己用心多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状态,所以,米拉决定,这一次无论如何要改变一下这种悲剧性的约会。

  三人在茶餐厅刚坐了一会儿,一位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被大人带着走了过来,米拉眼睛一亮,惊喜地招呼道,“噢,安娜,我的小宝贝,你今天怎么会过来?”

  四五岁大的小姑娘先是扫了一眼在座的三人,视线很快落在了圣杰拉尔德身上,她苹果般的小脸上顿时露出了笑意,“米拉姑姑,我阿姨带我过来玩。”

  说完,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又看向圣杰拉尔德,扯着自己的小裙子行了个淑女礼,说道,“亲爱的王子殿下,没想到在这里遇到您。”

  圣杰拉尔德点点头,不由看了米拉两眼。

  米拉忍住心虚,笑着牵过安娜,说道,“既然遇到了,就让安娜和原元一起玩吧,小孩子应该多接触他们同龄的朋友,这样也有助于孩子们的心理健康,尤其是培养他们的独立性,减少对大人的依赖心理。”

  圣杰拉尔德皱了皱眉,不是很自在地动了一下,但是看了一旁默不作声的小原元一眼,没有表示反对。他拿不准原元是否需要一个同龄的玩伴,因为以前从来没有过。说起来,他自己似乎充当了原元生活中的所有角色。

  安娜小姑娘接收到她姑姑的暗示,冲原元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绕过桌子,和原元坐在了一起,小胖手还揽住原元,宣布道,“一会儿,我们一起玩拼图游戏。”

  原元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接过圣杰拉尔德递过来的水杯。

  圣杰拉尔德又动弹了一下,终于忍不住对那小姑娘说道,“他两岁就不玩那种游戏了,我建议你们飞车模型游戏。”

  米拉眉头跳了跳,还是让安娜的阿姨去买那个什么飞车模型游戏。

  随后,米拉姿态优美地走到圣杰拉尔德身边,挽住他的胳膊说道,“那么,杰拉尔德,我们现在去顶楼吧,舞会应该已经开始了。”

  圣杰拉尔德强忍住留下来陪原元一起玩游戏的欲望,起身随着米拉离开,同时不停地在心里对自己说道,你是个成年人了,你的生活本就该充满着jī qíng,美酒,或者女人……

  两个大人起身向门边走去,两个小孩也凑到了一起,事实是安娜自己凑了过来。小姑娘先是观察了一下这个漂亮到让人讨厌的孩子几眼,才说道,“王子殿下是你的长辈吗?”

  原元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视线还在追随着圣杰拉尔德。总觉得,自己被抛下了。

  安娜挺了挺小胸脯,骄傲地说道,“那以后我也将是你的长辈,米拉姑姑说了,如果我哄着你玩,她就肯让我成为王子殿下的第二个王妃。”

  随着这句话,原元的眼睛瞪大了几分,而圣杰拉尔德的身影也走出了门外。

  圣杰拉尔德被米拉挽着走向电梯旁边,期间他已经回头了好几次,脑海中一直是原元看向他的样子。一直到门被关上,那孩子还在看着他。

  圣杰拉尔德忽然顿住了步子,从米拉怀里抽出自己的胳膊,边大步往回走边说道,“噢,我忽然想起来,我今天还有事,改天再约吧。”

  去他的成年人,他就是要带着小原元回去玩。

  一想到小原元黯然失神地看着他的样子,圣杰拉尔德的心都酸软起来。

  砰地将门推开,圣杰拉尔德脸色难看地看着独自坐在那里的安娜,高声问道,“原元呢?”

  安娜似乎还没回过神,她喃喃说道,“他,他原本好好地坐在这里,忽然就变成一道白光跑出去了……”

  “他去了哪里?!”圣杰拉尔德的眼睛变成了明显的竖瞳,那是他失控的前兆。

  安娜手指颤抖着指向窗户,一阵风过,王子殿下已经从窗口跳了出去。

  最后,圣杰拉尔德花坛边找到了那忧郁蹲坐着的小身影。轻风吹来,他白色的绒毛软软地被吹向了一边,一小团在那边,像是可以被风吹跑一样。

  圣杰拉尔德瞪大了眼睛,怒火已经完全不见了,他觉得自己的心快速跳动了起来,这简直——简直就是他梦想中的相遇,比在湖里见到罗小楼的时候还要令他兴奋。

  圣杰拉尔德走到原元身边,白色的团子一样的异兽早就发现他过来了,但是小家伙只是抖了抖耳朵,转身背对着他。

  圣杰拉尔德单膝跪了下来,双手轻轻将他抱了起来,小心避开他的挣扎,然后低下头亲吻那毛绒绒的头顶,耳朵。

  原元终于不动了,他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而且,他在为自己生气,明明答应圣杰拉尔德哥哥解除婚约,现在却为了安娜的一句话生气。

  当原元被揣在圣杰拉尔德怀里回到王宫的时候,着实把过来逗小儿子的圣艾伯纳陛下吓了一跳,他抱住原元看了好一会儿,才转头对着圣杰拉尔德说道,“你现在让小原元因为受了惊吓变身,等原昔来接他的时候,你打算怎么交代?就让他这样被带走吗?”

  看着儿子明显呆愣的样子,圣艾伯纳陛下再次提醒道,“还有两个月,原昔就会来接原元。你觉得他每次的挑剔还不够多吗——噢,别告诉我你忘了这回事!”

  看到儿子一脸崩溃的样子,圣艾伯纳不由吼道。

  圣杰拉尔德一把将原元抢过来,期期艾艾地喊道,“为、为什么原元一定要被带走,他,他是我妻子啊!我我可以养大他!”

  “这不是他不能在父母身边长大的理由,我警告你,这两个月争取让原元学会变身,不准再出任何意外,懂吗!”一想到原昔每次来抱怨的样子,连圣艾伯纳陛下也不由得头疼。

  两个月转眼就要过去了,原昔和罗小楼一家特意提前三天到了阿特帝斯。这一次,圣艾伯纳陛下亲自出来迎接两人。只是,这位陛下的眼睛和嘴角一直在不自然的抽动。

  等用圣杰拉尔德带着原元外出散心的理由安抚住原昔一家,圣艾伯纳陛下阴沉着脸对着副官们吼道,“我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在三天之内将人找到!实在不行,就下令通缉他!”

  天啊,他实在丢不起这个人,圣杰拉尔德居然干出了这种事。为了不让原元被带走,他,他居然偷偷带着原元离家出走了!

  一座风景秀丽且不容易被人发现的山谷内,中间是个巨大的冒着丝丝白气的湖,来这里饮水的动物却很少。

  湖水中间,一个白色的小身影翻了个身,慢慢睁开了眼睛。平静的水面忽然动了起来,接着,像是一座金山从湖水中升起一样,独角金龙浮出了水面。

  白色团子从他头顶沿着金色的龙身滚了下来,一直滚到尾巴尖上,圣杰拉尔德的黄金竖瞳中泛起温柔,他低头舔了舔原元的绒毛。

  “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原元翻滚着问道,这一个月真是太美好了,每天都被圣杰拉尔德带着玩,不过,他也开始想原昔爸爸罗小楼爸爸和圣艾伯纳陛下了。

  “明天我们就回去。”过了好一会儿,圣杰拉尔德才回答道。

  等到原元玩累了睡着的时候,圣杰拉尔德垂下头,那样看了他好久,才凑近原元,圣杰拉尔德口中渐渐出现一个白色光团,他小心翼翼地将光团喂到了原元口中。

  “这样,虽然你会暂时忘记我,但是,以后,你就再也离不开我了。我做了一个错事,我不该说那些话,因为从你出生开始,我就没有拿你当一个孩子看待。”

  是的,从始至终,他都是拿小原元当他未来的小妻子看待的。

  第二天,圣杰拉尔德终于带着原元出现在了王宫中。圣艾伯纳陛下狠狠松了口气,瞪了儿子一眼,才说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原昔已经等了两天了。”

  原昔的怒火也压抑了两天了,但是当他接到原元的时候,他都有些说不出口挑剔的话了。

  怀里的团子圆滚滚的,明显一副营养过剩的样子,胖得都看不到脖子了……

  愣了好一会儿,原昔才抚了一下原元被风吹动的绒毛,说道:“你看,你有没有尽心在养我儿子,这……这毛色明显不太对劲,他还是小孩子,你怎么能带他出去风吹日晒雨淋呢!”

  圣杰拉尔德没有反驳,他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被原昔抱着的原元。

  原昔看圣杰拉尔德的眼神更难看了,没有一个父亲会喜欢觊觎自己儿子的人!

  当晚,原昔一家带着原元提前一天离开了。

  而阿特帝斯王宫的侍女们已经开始讨论,王子殿下是不是已经成了望妻石,他已经保持那个姿势待了很久了。

  原元八岁的时候,小学作文中,他竟然提起了一个记忆中没有的人,他愣了很久,只用了温柔这个词。

  原元十岁的时候,和哥哥姐姐一起去游乐园,当他累了自己下来休息的时候,身边的座椅上忽然坐下一个个子极高的英俊男人。那个男人金色的眼睛盯了他一会儿才说道,“你脸色不好,是累到了吗?”

  原元摇了摇头,他并不习惯和陌生人说话,但是却像是不忍心让面前的男人等着自己一样,说道,“不,只是刚从疾速飞车上下来。”

  男人递过来一杯热饮,说道:“喝了会好一些。”

  原元刚要道谢,离华和125已经跑了过来,搂住他的脖子说道,“嘿,弟弟,你怎么只给自己买了饮料。”

  原元刚要解释,却发现,身边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原元十五岁的时候,因为类似原昔的长相和罗小楼的性格,又高挑又俊美,已经有不少人向他表白或者递情书了。原昔开始还严防紧守了一阵子,后来发现小儿子像是完全没有感觉到一样,就放心了。

  私下里,离华悄悄问原元,“你这傻孩子是不是有问题,我都不好意思说你是我双胞胎弟弟,为什么对那些表白的人理也不理,我觉得校花不错啊,你该不会是害羞吧?!”

  原元僵了一下,推开离华,说道,“我只是,只是觉得我不能随便喜欢别人,我似乎,应该等一个消息。”

  离华狐疑地看着他,逼问道,“难道你有暗恋的人?”

  原元急得脸都红了,“怎么可能?”

  “你确定没瞒着我?你再这样我就告诉125,它一定有办法把你的秘密挖掘出来的!”

  原元忙左右看了看,“千万别,我真没有瞒着你什么,我只是,有一种感觉而已,虽然我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不过,你确定我们已经到了要恋爱的年纪?要不要我跟父亲说一下你的想法?”

  离华结巴了一下,迅速结束了话题。

  原元十六岁的时候,他轻快地走出大学校门,琢磨着暑假怎么过。哥哥要帮助父亲处理事务,姐姐则要去离陌舅舅那边。

  然而,还没有等到来接他的车,就被人一把抱住腰飞了起来。极快的速度让他不得不闭上了眼睛,等他觉得略微喘过气来睁开眼的时候,吃惊地张大了嘴。

  他居然坐在一只飞翔的金龙身上……

  圣杰拉尔德回过头,温和地看了一眼身上的少年,他等了十几年,终于等到了,他来接他的妻子。

  作者有话要说:消失了好多天,写了几个番外,之后还会发上来一个,都是我挑出来的最想发的。

  更幸福的是,这两个番外,狸子都给画了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