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面机甲制造师们震惊了,天呐,这山洞里居然也有虫兽!最后面的罗小楼甚至被拖走过,众人心有余悸地盯着后面漆黑的通道。

  原昔彻底巡视了一番无果后,重新做了防护布置,又安排了一个机甲战士过来守着最内侧,一有情况,立刻通知外面。

  等原昔又一次出去战斗,罗小楼拖着睡袋找了个安静的角落,然后从衣服最里面翻出125,眯着眼用危险的眼神地盯着它,然后说道:“我知道你醒着,现在来解释一下,刚刚是怎么回事?”

  仿佛重新焕发出活力,125瞬间变得青翠欲滴,它先谨慎地朝四周扫描了一下,然后叫道:“好吧,如果你坚持知道自己的不足的话,我实在没有想到你的演技有那么烂。我个人觉得,在那种情况下,你应该更悲伤更煽情一些。”

  “最好是直接扑进原昔怀里,然后依偎着他——相信我,你越柔弱就越能引发原昔的怜/爱,然后流着泪冲他哭诉。注意,这里最好用咏叹调,噢!亲爱的原昔!你不在我身边,我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快要被吓死了——嘿,你这是干嘛?!”125艰难地顶开搁在它身体上的巨大石块,愤怒地质问道。

  “你还没有完全修复,不能开启全部功能对不对,如果我把你扔进强腐蚀性溶液中不知道会不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效果。”罗小楼在一旁凉凉地说道。

  125用一副受了惊吓的表情盯着罗小楼,判断这句话的真假,然后它磕磕绊绊地说道:“为、为什么?我,我做了什么你要这么对待我?你——已经不喜欢我了吗?”最后,125应用了它刚刚教罗小楼的咏叹调。

  这该死的脑抽的光脑!

  罗小楼额头青筋一跳,难道这家伙开始看狗血言情剧了吗?!罗小楼发誓他能驾驶这家伙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它私藏的下载全部永久性删除!

  罗小楼用力捏住那块颤抖着装可怜的绿石头,恶狠狠地说道:“别再跟我提你那该死的咏叹调,否则我马上去寻找强腐蚀性材料!我是问你,刚刚的变身是怎么回事?!”

  125又颤抖了一下,诺诺说道:“是、是啊,你居然变身了!不过没有变化成完全体,不然,你不知道会有多美——”

  “你给我闭嘴!你知道如果原昔看到的话我就死定了,为什么不提醒我?”罗小楼阴沉着脸问道。

  “……”125闪了闪,颜色开始带着一种沮丧失落的黯淡:“我不是故意不提醒你的,只是,我身上被主人恩赐的异兽血液太少了。你变身的时候产生的威压为我来说太大,我根本说不出话,不然我一定会提醒你的——在那种情况下,我只能在空间钮内为你默默祈祷千秋万代一统江湖什么的。”

  那还真是忠心啊!

  罗小楼被125气乐了,这些他还是稍微相信125的,如果他被原昔发现,那么125也逃不掉。他盯着那颗颤抖的石头良久,才说道:“就算当时你不能告诉我,那么,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在辐射状况下我会受到影响,关于这一点,你故意隐瞒不报?”

  “兽类是很容易受到辐射影响的,但是不包括高级成年兽,而且你还有一半人类基因,更不容易判断,当然,我还是很期待你完成变形的——咳,当然是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下次只有有类似情况,我一定会提醒你注意的。”125说道,然后又遗憾地加了一句:“我收集过半兽的资料,实在太少了。不过,比起犬夜叉,一个月只有一天当人,你已经是弱爆了……”

  喂,你都在收集些什么资料啊!

  罗小楼没有再搭理125,他低头去看自己的手指,和平时一样普通,并没有尖利的指甲,但是罗小楼知道那绝不是幻觉,那种轻易刺穿虫兽坚硬无比的身体的快感还异常清晰。

  罗小楼慢慢握紧拳头,他是人,不是异兽!他不允许自己变成一只怪物。变成了野兽的罗小楼,还是他吗?这么辛苦的活下来,他不允许被任何东西取代。

  罗小楼靠在岩壁上,闭上了眼,意识源力轰然散开,山洞各处清晰可见。罗小楼小心控制着不让意识源力散出洞外,而是往山洞深处延伸。

  在到达五十米处,罗小楼觉得头开始晕,他又勉强往前延伸了五米,到达极限,才收回了意识源力。

  福祸相倚,罗小楼兴奋地几乎要跳起来欢呼,经过这次异变,他的意识源力提升了不少,以前他只能看到附近十米左右,现在,他能看到五十米以外的地方!

  “天呐,不愧是离家族的血统,马上要突破初阶,到达中阶了。要知道,只有高级异兽血统的幼崽才有可能在短短时间内进入中阶。”125在旁边谄媚地赞叹着。

  到底谁才是幼崽啊喂!125你这混蛋有资格说别人吗。

  不过,突然增长的意识源力让罗小楼万分欣喜,他心情好到没有再收拾125,只是恨不得立刻回到他的实验室,用现在的意识源力制造几个能量盒试试。

  “另外,你以后千万别随便释放出太过强大的意识源力,如果被有心人发现,你的身份可就藏不住了。”125忽然开口说道。

  “会被发现?你的意思是我不能当着别人的面用意识源力?”罗小楼眉头一皱。

  “那倒不是,你要学会控制,不让意识源力大范围扩散,就和你做的远程虚拟训练一样,如果你用意识源力包裹住所有的人,敏锐的人例如原昔肯定会有所察觉。但是如果你让自己的意识源力绕过他们,别人就绝对发现不了。毕竟,你的意识源力已经远远高于现在的人类了。”

  “嗯,我明白了。”罗小楼开始琢磨如何控制意识源力。

  几个小时之后,夜晚终于过去了,虫兽再一次退去。

  留了人在洞口守卫,机甲战士们相继走进洞内休息,这时候,机甲制造们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饭菜和热水,满脸微笑地欢迎他们回来,这也算是制造师们头一次为这些素来看不上他们的机甲战士们服务没有一丁点儿不情愿的意思在里面。

  罗小楼将饭菜加热,又拿出一罐他自己做的小鱼干,然后才抬头看向正在清洁手脸的原昔。

  昨晚原昔冲进山洞里救人,罗小楼在成功隐瞒后,才发觉,原昔是真的担心他。罗小楼欣慰地发现,他以前准备早饭,打理屋子,按摩什么的其实也是有些回报的。

  别人累到极限的时候会抽空到洞口休息几分钟,而原昔从始至终都没有休息过,这会儿,他接过罗小楼准备的饭菜几口吃完,就开始靠着岩石闭目养神。

  几乎一天一夜没怎么休息,原昔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疲惫。长时间的战斗,让他即使坐在那里,全身也是紧绷着的。

  罗小楼看着原昔,做了一会儿心理建设,伸手到原昔肩上,开始按摩起来。

  在罗小楼的手放在身上的时候,原昔的眼睛立刻睁开,眼神冷厉,发现是罗小楼后又慢慢闭上眼。而随着罗小楼的按摩,原昔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

  最后,原昔干脆打开睡袋,翻身躺下,将头搁在罗小楼大腿上,双手抱着罗小楼的腰。然后将脸在罗小楼腰侧蹭了蹭,得寸进尺地说道:“继续,肩上,还有后背也需要按摩。”语气里绝对带着一股让你帮我按摩是你的福气的味道。

  罗小楼嘴角抽了抽,手上并没有停下来,他力度并不是很轻,疲累的肌肉或许会感到疼痛,效果也是明显的,原昔眼睛眯着,舒服的像只吃饱了被主人抚摸着背部梳毛的猫咪,就差嘴里的哼哼声了。

  整个上午,山洞里都异常安静,只有战士们此起披伏的呼噜声,机甲制造师们有的也在睡觉,有的帮着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中午的时候,原昔眨了眨眼,醒了过来。虽然是有四个小时,疲惫却缓解了很多,实在太舒服了。抬起头,原昔发现因为他一直搂着罗小楼的腰,导致他的小奴隶根本无法躺下一起睡,只能靠在岩壁上坐着打盹。

  即便是这样,罗小楼依然睡得很香甜,他的头垂在原昔上方,白嫩的下巴和脖子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薄薄的嘴唇紧紧抿着,眼睛下方有着淡淡的青色。

  原昔微微抬头,在罗小楼脖子上轻轻咬了一口,他的小奴隶显然累坏了,就算这样都没有醒过来。

  原昔心里一片柔软,轻轻起身,将罗小楼抱到睡袋里。

  地上一侧有着加热好的午饭,显然罗小楼算好了时间帮他准备的。原昔皱了皱眉,依然是学校里准备的盒饭,他已经很久没有吃到罗小楼做的食物了。

  将他的那份吃完,原昔起身往外走去。

  果然,十分钟后,四周又出现了虫兽的影子。这些家伙们除了整个晚上都可劲儿折腾外,出现的频率简直像一日三餐那样准时。

  原昔唤出白色的机甲,翻身坐了进去,现在学生们已经远远不像刚开始那样慌乱了。

  无穷无尽的虫兽?杀着杀着就习惯了。

  而且,他们甚至在原昔的安排下开始练习不同的配合战术。经过了无数生死危机考验,大家的手速,应变和判断能力,都在迅速提高着。

  而原昔本来就喜欢挑战,在学校的时候,都喜欢的训练室里挑战自己的极限,现在罗小楼等人没有安全顾虑了,他甚至开始享受这种杀戮。

  和原昔存在一样想法的学生有很多,至少亚特斯就是这样,现在亚特斯甚至能勉强单挑一个十米多高二级变异体。不过最近出现的三级变异体还只能交给原昔对付。

  两个小时后,中午的虫兽又被杀完了。战士们骂骂咧咧地走进山洞,开始睡午觉,晚上就是硬仗了。

  没有人想到,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了七天。

  如果不是机甲战士们习惯性地带着足量的能量盒的话,就算他们有那个实力,恐怕也早就交代在小行星上了。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已经完全摸到了对付虫兽的最佳策略,除了留在洞口的五个人,其余机甲战士五人一组,将小范围的虫兽圈起来,剿杀。

  这是他们第一次化守为攻,由被动转为主动,效果却出奇的好,那天中午,两个小时的战斗在一个小时内结束了。

  机甲战士们兴奋地不能自已,原昔设计出的这个战术实在是太实用了。也许正是因为原昔杀的虫兽最多,最了解这些家伙才能制定出有如此有效的战术。

  不得不说,原昔的战斗意识简直就是天生的,一个天生的领导者!

  在这里的机甲战士们都庆幸自己被分在了一组,通过断断续续的联系,他们已经得知其他组也遭到了虫兽变态的攻击,虽然没有死亡,也已经有不少人受伤,现在已经是在死死撑着。

  而总部和安塞星球,却一直没有任何联系,这也是学生们心里没底的原因之一。难道他们被放弃了吗?但是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学校不可能放弃机甲系。他们的父母和身后的家族也不会放弃他们。

  七天之后,原昔他们已经可以分成两组,一组休息,一组抵御虫兽了,保证战斗胜利的同时,也保证了大家都能得到充足的休息。

  山洞里,已经没有那种惊慌沮丧的氛围,吃饭或者休息的时候,甚至不时传出说笑声。

  时间一长,一直在战斗的机甲需要保养维护,机甲制造师们也开始帮得上忙。

  这天下午,罗小楼绕着原昔的白色机甲做最简单的修复,他羡慕地摸着手底下的机甲,白色金属上带着隐隐的花纹,像是会流动一般,真是太唯美了。

  这架机甲是他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好的机甲,就算庄奕的也远远比不上。

  “它叫什么名字?”罗小楼爱不释手地问道。

  正无聊地站在旁边等的原昔闻言看了罗小楼一眼,骄傲地说道:“云霄,它是我的第一架机甲,也是我父亲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哦,多像一只猫咪在炫耀它的鱼啊……

  “它实在是太美了,当然,和你的实力来看,也是非常匹配的,都是我们这里最勇敢的战士。”罗小楼笑眯眯地称赞道。

  “那是,嗯,以后我允许你替我负责照顾云霄。”主人维持着高高在上的姿态吩咐道,被夸奖了的主人耳朵开始悄悄红了起来,却死活不肯让别人看到。

  罗小楼悄悄用了少量的意识源力为云霄整理了机甲内侧的一些小故障,这些故障在简单维修的时候,很难被发现清理,虽然不影响使用,但是对于机甲本身来说,还是处理了会更好。

  至少,罗小楼从高大的白色机甲上爬下来的时候,觉得云霄更加英姿勃发了。

  这时候,一直在旁边绕圈子的亚特斯才敢上来,看了罗小楼一眼,先走到原昔身边,不安地说道:“组长,我的机甲出了一点问题——但是,我的机甲制造师很难查出毛病,能请您家罗小楼帮忙查一下吗?”再迟钝,亚特斯也知道两人谁在当家做主。

  原昔脸色不大好看,但是听到他家的罗小楼的时候,心里又有了几分舒服,唔,不错,就是他的,他自己一个人的。不论是机甲制造师,还是罗小楼本人,都是他一个人的。

  还陷入思考模式的原昔没有答话,罗小楼滴汗地小声说道:“我去看看,马上就回来。”

  原昔哼了一声,说到底,还是有些不太情愿的,该死的,放假的时候帮着亚特斯去买机甲就够了,现在居然还和那小子熟悉到帮着修复机甲?实在是太没有自觉了……

  不过是被异物卡住的小毛病,因为不是线路等内部问题,而使得亚特斯的机甲制造师扛着测试仪器测试了很久也没有找出症结所在,那位少女正一脸哀怨地看着亚特斯。

  自己的机甲战士去找别人来维修机甲,没有什么比这更丢人的了。

  亚特斯其实也不想让这位女孩为难,毕竟是姐姐交代要好好照顾的,当然他更重要的是他一点儿也不想惹怒原昔,但是这机甲是罗小楼组装的,骑士有问题找罗小楼是最好的选择啊。

  因为骑士是罗小楼挑选的废弃零件,尤其注重零件的实用性,力求更结实更好用。正因为他的挑剔和沈原的严格,因此骑士其实是一架性能相当不错机甲,甚至比普通的二级机甲要好得多。

  让亚特斯帮忙,将腿上一个零件拆了将卡住的异物,虫兽的甲壳清理出来,然后又组装回去。最后还在机甲表面涂了防护液,罗小楼才说道:“没什么问题。”

  亚特斯道了谢,罗小楼没有多待,直接往里走去,他觉得他离开的时候原昔的神态似乎不是太友好……

  而一旁目睹了这一切的机甲战士和机甲制造师们则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原来十班的人也不是多差劲啊。”

  “是啊,不愧是我们的组长,原来不只是被色相所吸引,看人实在是有眼光。”

  “喂,他有色相这种东西吗……你这么说是侮辱我们伟大的组长大人!”

  喂!你们这些脑残粉!他的本领都要归功于原昔吗?!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圣诞快乐,平安夜,今天又到五千字了,也尽量在距离12点更多一点的时候更新了,叫早小闹钟也无法阻止犹大周末晚更,咳,但是犹大努力了……

  谢谢qqdianchen,玉案青,cassycao,viiiiicky,bebeecat,3092431,cy19831105cy,joyna1980,lq493806144,ztbs86,(还有两位空格君)的地雷。

  谢谢大家的留言和长评,我一会儿下去送分和回复,谢谢支持正版的姑娘们。

  至于不小心负分的朱砂大,有诚意的话就该写h段子发给我……

  125的尊严昨晚很危险地犹大被保住了……

  ------

  里面机甲制造师们震惊了,天呐,这山洞里居然也有虫兽!最后面的罗小楼甚至被拖走过,众人心有余悸地盯着后面漆黑的通道。

  原昔彻底巡视了一番无果后,重新做了防护布置,又安排了一个机甲战士过来守着最内侧,一有情况,立刻通知外面。

  等原昔又一次出去战斗,罗小楼拖着睡袋找了个安静的角落,然后从衣服最里面翻出125,眯着眼用危险的眼神地盯着它,然后说道:“我知道你醒着,现在来解释一下,刚刚是怎么回事?”

  仿佛重新焕发出活力,125瞬间变得青翠欲滴,它先谨慎地朝四周扫描了一下,然后叫道:“好吧,如果你坚持知道自己的不足的话,我实在没有想到你的演技有那么烂。我个人觉得,在那种情况下,你应该更悲伤更煽情一些。”

  “最好是直接扑进原昔怀里,然后依偎着他——相信我,你越柔弱就越能引发原昔的怜/爱,然后流着泪冲他哭诉。注意,这里最好用咏叹调,噢!亲爱的原昔!你不在我身边,我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快要被吓死了——嘿,你这是干嘛?!”125艰难地顶开搁在它身体上的巨大石块,愤怒地质问道。

  “你还没有完全修复,不能开启全部功能对不对,如果我把你扔进强腐蚀性溶液中不知道会不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效果。”罗小楼在一旁凉凉地说道。

  125用一副受了惊吓的表情盯着罗小楼,判断这句话的真假,然后它磕磕绊绊地说道:“为、为什么?我,我做了什么你要这么对待我?你——已经不喜欢我了吗?”最后,125应用了它刚刚教罗小楼的咏叹调。

  这该死的脑抽的光脑!

  罗小楼额头青筋一跳,难道这家伙开始看狗血言情剧了吗?!罗小楼发誓他能驾驶这家伙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它私藏的下载全部永久性删除!

  罗小楼用力捏住那块颤抖着装可怜的绿石头,恶狠狠地说道:“别再跟我提你那该死的咏叹调,否则我马上去寻找强腐蚀性材料!我是问你,刚刚的变身是怎么回事?!”

  125又颤抖了一下,诺诺说道:“是、是啊,你居然变身了!不过没有变化成完全体,不然,你不知道会有多美——”

  “你给我闭嘴!你知道如果原昔看到的话我就死定了,为什么不提醒我?”罗小楼阴沉着脸问道。

  “……”125闪了闪,颜色开始带着一种沮丧失落的黯淡:“我不是故意不提醒你的,只是,我身上被主人恩赐的异兽血液太少了。你变身的时候产生的威压为我来说太大,我根本说不出话,不然我一定会提醒你的——在那种情况下,我只能在空间钮内为你默默祈祷千秋万代一统江湖什么的。”

  那还真是忠心啊!

  罗小楼被125气乐了,这些他还是稍微相信125的,如果他被原昔发现,那么125也逃不掉。他盯着那颗颤抖的石头良久,才说道:“就算当时你不能告诉我,那么,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在辐射状况下我会受到影响,关于这一点,你故意隐瞒不报?”

  “兽类是很容易受到辐射影响的,但是不包括高级成年兽,而且你还有一半人类基因,更不容易判断,当然,我还是很期待你完成变形的——咳,当然是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下次只有有类似情况,我一定会提醒你注意的。”125说道,然后又遗憾地加了一句:“我收集过半兽的资料,实在太少了。不过,比起犬夜叉,一个月只有一天当人,你已经是弱爆了……”

  喂,你都在收集些什么资料啊!

  罗小楼没有再搭理125,他低头去看自己的手指,和平时一样普通,并没有尖利的指甲,但是罗小楼知道那绝不是幻觉,那种轻易刺穿虫兽坚硬无比的身体的快感还异常清晰。

  罗小楼慢慢握紧拳头,他是人,不是异兽!他不允许自己变成一只怪物。变成了野兽的罗小楼,还是他吗?这么辛苦的活下来,他不允许被任何东西取代。

  罗小楼靠在岩壁上,闭上了眼,意识源力轰然散开,山洞各处清晰可见。罗小楼小心控制着不让意识源力散出洞外,而是往山洞深处延伸。

  在到达五十米处,罗小楼觉得头开始晕,他又勉强往前延伸了五米,到达极限,才收回了意识源力。

  福祸相倚,罗小楼兴奋地几乎要跳起来欢呼,经过这次异变,他的意识源力提升了不少,以前他只能看到附近十米左右,现在,他能看到五十米以外的地方!

  “天呐,不愧是离家族的血统,马上要突破初阶,到达中阶了。要知道,只有高级异兽血统的幼崽才有可能在短短时间内进入中阶。”125在旁边谄媚地赞叹着。

  到底谁才是幼崽啊喂!125你这混蛋有资格说别人吗。

  不过,突然增长的意识源力让罗小楼万分欣喜,他心情好到没有再收拾125,只是恨不得立刻回到他的实验室,用现在的意识源力制造几个能量盒试试。

  “另外,你以后千万别随便释放出太过强大的意识源力,如果被有心人发现,你的身份可就藏不住了。”125忽然开口说道。

  “会被发现?你的意思是我不能当着别人的面用意识源力?”罗小楼眉头一皱。

  “那倒不是,你要学会控制,不让意识源力大范围扩散,就和你做的远程虚拟训练一样,如果你用意识源力包裹住所有的人,敏锐的人例如原昔肯定会有所察觉。但是如果你让自己的意识源力绕过他们,别人就绝对发现不了。毕竟,你的意识源力已经远远高于现在的人类了。”

  “嗯,我明白了。”罗小楼开始琢磨如何控制意识源力。

  几个小时之后,夜晚终于过去了,虫兽再一次退去。

  留了人在洞口守卫,机甲战士们相继走进洞内休息,这时候,机甲制造们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饭菜和热水,满脸微笑地欢迎他们回来,这也算是制造师们头一次为这些素来看不上他们的机甲战士们服务没有一丁点儿不情愿的意思在里面。

  罗小楼将饭菜加热,又拿出一罐他自己做的小鱼干,然后才抬头看向正在清洁手脸的原昔。

  昨晚原昔冲进山洞里救人,罗小楼在成功隐瞒后,才发觉,原昔是真的担心他。罗小楼欣慰地发现,他以前准备早饭,打理屋子,按摩什么的其实也是有些回报的。

  别人累到极限的时候会抽空到洞口休息几分钟,而原昔从始至终都没有休息过,这会儿,他接过罗小楼准备的饭菜几口吃完,就开始靠着岩石闭目养神。

  几乎一天一夜没怎么休息,原昔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疲惫。长时间的战斗,让他即使坐在那里,全身也是紧绷着的。

  罗小楼看着原昔,做了一会儿心理建设,伸手到原昔肩上,开始按摩起来。

  在罗小楼的手放在身上的时候,原昔的眼睛立刻睁开,眼神冷厉,发现是罗小楼后又慢慢闭上眼。而随着罗小楼的按摩,原昔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

  最后,原昔干脆打开睡袋,翻身躺下,将头搁在罗小楼大腿上,双手抱着罗小楼的腰。然后将脸在罗小楼腰侧蹭了蹭,得寸进尺地说道:“继续,肩上,还有后背也需要按摩。”语气里绝对带着一股让你帮我按摩是你的福气的味道。

  罗小楼嘴角抽了抽,手上并没有停下来,他力度并不是很轻,疲累的肌肉或许会感到疼痛,效果也是明显的,原昔眼睛眯着,舒服的像只吃饱了被主人抚摸着背部梳毛的猫咪,就差嘴里的哼哼声了。

  整个上午,山洞里都异常安静,只有战士们此起披伏的呼噜声,机甲制造师们有的也在睡觉,有的帮着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中午的时候,原昔眨了眨眼,醒了过来。虽然是有四个小时,疲惫却缓解了很多,实在太舒服了。抬起头,原昔发现因为他一直搂着罗小楼的腰,导致他的小奴隶根本无法躺下一起睡,只能靠在岩壁上坐着打盹。

  即便是这样,罗小楼依然睡得很香甜,他的头垂在原昔上方,白嫩的下巴和脖子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薄薄的嘴唇紧紧抿着,眼睛下方有着淡淡的青色。

  原昔微微抬头,在罗小楼脖子上轻轻咬了一口,他的小奴隶显然累坏了,就算这样都没有醒过来。

  原昔心里一片柔软,轻轻起身,将罗小楼抱到睡袋里。

  地上一侧有着加热好的午饭,显然罗小楼算好了时间帮他准备的。原昔皱了皱眉,依然是学校里准备的盒饭,他已经很久没有吃到罗小楼做的食物了。

  将他的那份吃完,原昔起身往外走去。

  果然,十分钟后,四周又出现了虫兽的影子。这些家伙们除了整个晚上都可劲儿折腾外,出现的频率简直像一日三餐那样准时。

  原昔唤出白色的机甲,翻身坐了进去,现在学生们已经远远不像刚开始那样慌乱了。

  无穷无尽的虫兽?杀着杀着就习惯了。

  而且,他们甚至在原昔的安排下开始练习不同的配合战术。经过了无数生死危机考验,大家的手速,应变和判断能力,都在迅速提高着。

  而原昔本来就喜欢挑战,在学校的时候,都喜欢的训练室里挑战自己的极限,现在罗小楼等人没有安全顾虑了,他甚至开始享受这种杀戮。

  和原昔存在一样想法的学生有很多,至少亚特斯就是这样,现在亚特斯甚至能勉强单挑一个十米多高二级变异体。不过最近出现的三级变异体还只能交给原昔对付。

  两个小时后,中午的虫兽又被杀完了。战士们骂骂咧咧地走进山洞,开始睡午觉,晚上就是硬仗了。

  没有人想到,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了七天。

  如果不是机甲战士们习惯性地带着足量的能量盒的话,就算他们有那个实力,恐怕也早就交代在小行星上了。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已经完全摸到了对付虫兽的最佳策略,除了留在洞口的五个人,其余机甲战士五人一组,将小范围的虫兽圈起来,剿杀。

  这是他们第一次化守为攻,由被动转为主动,效果却出奇的好,那天中午,两个小时的战斗在一个小时内结束了。

  机甲战士们兴奋地不能自已,原昔设计出的这个战术实在是太实用了。也许正是因为原昔杀的虫兽最多,最了解这些家伙才能制定出有如此有效的战术。

  不得不说,原昔的战斗意识简直就是天生的,一个天生的领导者!

  在这里的机甲战士们都庆幸自己被分在了一组,通过断断续续的联系,他们已经得知其他组也遭到了虫兽变态的攻击,虽然没有死亡,也已经有不少人受伤,现在已经是在死死撑着。

  而总部和安塞星球,却一直没有任何联系,这也是学生们心里没底的原因之一。难道他们被放弃了吗?但是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学校不可能放弃机甲系。他们的父母和身后的家族也不会放弃他们。

  七天之后,原昔他们已经可以分成两组,一组休息,一组抵御虫兽了,保证战斗胜利的同时,也保证了大家都能得到充足的休息。

  山洞里,已经没有那种惊慌沮丧的氛围,吃饭或者休息的时候,甚至不时传出说笑声。

  时间一长,一直在战斗的机甲需要保养维护,机甲制造师们也开始帮得上忙。

  这天下午,罗小楼绕着原昔的白色机甲做最简单的修复,他羡慕地摸着手底下的机甲,白色金属上带着隐隐的花纹,像是会流动一般,真是太唯美了。

  这架机甲是他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好的机甲,就算庄奕的也远远比不上。

  “它叫什么名字?”罗小楼爱不释手地问道。

  正无聊地站在旁边等的原昔闻言看了罗小楼一眼,骄傲地说道:“云霄,它是我的第一架机甲,也是我父亲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哦,多像一只猫咪在炫耀它的鱼啊……

  “它实在是太美了,当然,和你的实力来看,也是非常匹配的,都是我们这里最勇敢的战士。”罗小楼笑眯眯地称赞道。

  “那是,嗯,以后我允许你替我负责照顾云霄。”主人维持着高高在上的姿态吩咐道,被夸奖了的主人耳朵开始红了起来,却死活不肯让别人看到。

  罗小楼悄悄用了少量的意识源力为云霄整理了机甲内侧的一些小故障,这些故障在简单维修的时候,很难被发现清理,虽然不影响使用,但是对于机甲本身来说,还是处理了会更好。

  至少,罗小楼从高大的白色机甲上爬下来的时候,觉得云霄更加英姿勃发了。

  这时候,一直在旁边绕圈子的亚特斯才敢上来,看了罗小楼一眼,先走到原昔身边,不安地说道:“组长,我的机甲出了一点问题——但是,我的机甲制造师很难查出毛病,能请您家罗小楼帮忙查一下吗?”再迟钝,亚特斯也知道两人谁在当家做主。

  原昔脸色不大好看,但是听到他家的罗小楼的时候,心里又有了几分舒服,唔,不错,就是他的,他自己一个人的。不论是机甲制造师,还是罗小楼本人,都是他一个人的。

  还陷入思考模式的原昔没有答话,罗小楼滴汗地小声说道:“我去看看,马上就回来。”

  原昔哼了一声,说到底,还是有些不太情愿的,该死的,放假的时候帮着亚特斯去买机甲就够了,现在居然还和那小子熟悉到帮着修复机甲?实在是太没有自觉了……

  不过是被异物卡住的小毛病,因为不是线路等内部问题,而使得亚特斯的机甲制造师扛着测试仪器测试了很久也没有找出症结所在,那位少女正一脸哀怨地看着亚特斯。

  自己的机甲战士去找别人来维修机甲,没有什么比这更丢人的了。

  亚特斯其实也不想让这位女孩为难,毕竟是姐姐交代要好好照顾的,当然他更重要的是他一点儿也不想惹怒原昔,但是这机甲是罗小楼组装的,骑士有问题找罗小楼是最好的选择啊。

  因为骑士是罗小楼挑选的废弃零件,尤其注重零件的实用性,力求更结实更好用。正因为他的挑剔和沈原的严格,因此骑士其实是一架性能相当不错机甲,甚至比普通的二级机甲要好得多。

  让亚特斯帮忙,将腿上一个零件拆了将卡住的异物,虫兽的甲壳清理出来,然后又组装回去。最后还在机甲表面涂了防护液,罗小楼才说道:“没什么问题。”

  亚特斯道了谢,罗小楼没有多待,直接往里走去,他觉得他离开的时候原昔的神态似乎不是太友好……

  而一旁目睹了这一切的机甲战士和机甲制造师们则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原来十班的人也不是多差劲啊。”

  “是啊,不愧是我们的组长,原来不只是被色相所吸引,看人实在是有眼光。”

  “喂,他有色相这种东西吗……你这么说是侮辱我们伟大的组长大人!”

  喂!你们这些脑残粉!他的本领都要归功于原昔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