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小楼头痛欲裂,仿佛有熊熊大火在脑海中燃烧着,身体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叫嚣着,呼之欲出。

  没有必要压抑,释放出来,那才是全部的真正的你,灵魂深处,有个声音在若有若无却万分诱惑地说着。

  是的——不需要压抑,蓝源星异兽的血统是所有星系中最古老最神秘的也是最具有力量的,隐藏,压抑不是你的本性,战争,杀戮,进攻,掠夺,征服才是!

  罗小楼不断翻滚的身体一僵,顿时停了下来,他的眼睛慢慢变了颜色。虽然罗小楼并不知道自己的变化,但是他能感觉到手指甲在一瞬间长了半厘米,而且锋利度惊人!而身体的不舒服,似乎被缓解了一部分。

  老天,这是怎么回事?他又开始做噩梦了吗?

  但是,外面原昔带着机甲战士和虫兽们浴血奋战的声音为什么如此清晰?虫兽临死前的嘶吼,机甲武器挥过空气的振动,甚至这个山洞里被留下来的众人的低语都听得清清楚楚。

  有人在祈祷,有人在鼓励,也有人在偷偷的哭泣,那一瞬间,整个山洞纤毫毕现地呈现在罗小楼脑海中。

  罗小楼疑惑了一秒,又往外‘看’去,刚开始只是洞口,停了一会儿,然后轰然往远处扩散,方圆千米,都清清楚楚地呈现在他眼前。

  内圈,机甲战士们的粒子炮无死角地扫射着,外圈,近战的机甲战士屠杀着所有冲到近处的虫兽。

  亚特斯的骑士动作简练狠厉,速度如风,几乎出手就有虫兽瞬间消亡。原昔站在最前面,似乎成了收割生命的白色死神,洞口十米之内,没有一只虫兽闯得进来,留下的,只是一层层的尸体。

  没有人注意到,白色机甲的动作顿了两秒,然后在三只变异体冲过来的时候,又恢复了原本犀利绝妙的进攻。

  罗小楼没有再多看,因为十几秒之后,那舒服到极限的感觉瞬间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身体里更加澎湃地欲望,出去,释放,杀——杀了所有人!

  没有人能束缚,这样渴望自由的血液,这样尊贵的灵魂。而做出了这一切的人类,都该死!

  罗小楼慢慢掀开了睡袋,站了起来。

  三只变异体同时围住了原昔!那些没有脑子的虫兽似乎变聪明了一般,想要联合起来干掉对它们威胁性最大的人。

  原昔手指已经快得看不清楚动作,白色机甲在三只巨大的身影中迅速地穿梭着。

  但是如此危急关头,原昔却在走神,他愣愣地看着机甲里一个球形物体,就在刚刚,它发出了强烈的蓝色光芒。虽然现在已经弱了下去,但是没有人能否认,它亮起来过。

  那是个特殊的探测仪,最后箭头停下来的方向,指向——机甲制造师们藏身的山洞里!而且,他真实地感到了那股浓重而邪恶的属于异兽的力量!

  第一个浮现在原昔脑海里的是他找到了已经失踪很久的蓝源星异兽!紧接着,他想到了山洞里的人,原昔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冷硬。

  他必须尽快结束战斗,不论是为了罗小楼和其他人,还是那只异兽,他要保护他的人和同伴,也必须杀死那只异兽!

  原昔的动作顿时又加快了不少,被三只变异体围住本来就万分危险,他突然变得更加凌厉的进攻顿时激发了三只虫兽的狂性,发疯一般朝着原昔挥舞着爪子和触须。

  原昔的白色机甲在众人眼中看起来已经陷入了包围和困境,但是众人心里留下的却只有敬佩和震撼,没有人,能在三只变异体的围攻下还能这样镇定。

  亚特斯杀死自己面前的虫兽,长枪一指,骑士飞起来往一只变异体刺去。虽然对上这种变异的怪物他没有十分把握,但是他觉得骑士或许能撑上一阵子,他有这个信心。

  原昔扫了一眼过来帮忙的骑士,眼中光芒一闪,灰色的不显眼的骑士并不是一架普通的二级机甲,或许是被人改造过的,防御系统和武器都远远超越了普通的二级机甲。

  虽然并不是必要,但是亚特斯过来帮忙,确实会为他节省不少时间,他还有更重要的事,于是原昔对亚特斯说道:“你对付右边那只,另外两只交给我。”

  亚特斯嘿嘿一笑,“组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山洞最深处,那些安全防护装置之外的阴影里,粗大的触手舞动着,随即越来越快。

  它是整个山洞中最厉害的那一只,渐渐的,这山洞已经成为它的地盘。随着力量的增大,它已经很久不需要出来狩猎。但是,不远处,它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兽类气息。

  强大到让它垂涎,如果吞噬了那只兽,它一定会成为这颗行星上最厉害的虫兽。

  强大也许往往伴随着危险,但是对面那只,显然还没有熟悉自己的力量,也许,对面拥有强悍血统的还是只幼兽——那会更方便它的狩猎。

  虫兽小心地控制着自己的动作,面前人类的小障碍小把戏它当然不放在眼里,但是捕猎总该有耐心,要做到万无一失,才能吃到最美味的食物。

  百米外,离他最近的生命体就是它的目标,其它的生命体似乎不堪一击,但是留下来当饭后甜点也不错。至于山洞之外的,可以留给那些刚刚变异的不成气候的家伙。

  当然,这并不表示它的慷慨,因为捕到面前的美食,它需要回到更深的洞穴慢慢消化。

  巨大到看不出多长的虫兽终于决定,就是现在,那股力量又开始不稳定,也许是在蜕变期。地上顿时多了不少粘液,那是虫兽的口水,蜕变期的高级兽类,是最弱,也最容易被消化的时候!

  虫兽终于忍不住了,它冲向通道,百米内的设置一瞬间被破坏殆尽,甚至被融化到看不出存在的痕迹。

  粗粗的触手已经出现在应急灯的阴影里,还有一米,就能抓到垂涎已久的美食。

  这时候,除了罗小楼,所有人都死死盯住外面,他们的组长被三只变异体包围,洞里的机甲制造师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如果原昔出了事,就再也没有人能拦住变异体了。

  没有人注意到,最后面一直在睡觉的罗小楼站了起来,然后轻轻地走进了阴影中。

  无数粗大无比的触手——其实是虫兽的触须,从暗中一涌而至,紧紧缠住了罗小楼。

  一个透明的防护罩瞬间打开,将罗小楼紧紧包裹住。

  动作怪异的罗小楼一愣,慢慢低下头看了一眼手腕上银色的链子,那是原昔送的防护罩。

  他幽蓝的眼睛闪了闪,然后又抬起头看着外面贪婪地想寻找机会破坏防护罩的触手。

  罗小楼的没有戴通讯仪的左手抬了起来,然后没有阻碍的通过防护罩,一把揪住了惊喜地准备趁虚而入的触手。

  扯断,碾碎,然后揪住其它的突然僵在半空的触手。

  临死前,虫兽是准备为它的痴心妄想和付出的代价发出一嗓子凄厉的嚎叫的,但是根本没有任何机会,从罗小楼额前轰然而出的某种东西包裹了整只虫兽,然后破坏,吸取——最后巨大无比的虫兽变成了干巴巴的尸体。

  罗小楼垂眼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和腕上的银色链子,慢慢压抑住心中渴望冲破束缚的部分。

  他已经彻底明白了,他刚刚是在变身!该死的异兽血统,果然会给他招来麻烦。

  还有125那个混蛋,为什么不提醒他,原昔知道,真会杀了他的!

  想到原昔,罗小楼的眼睛里已经不带一丝蓝色,手指尖的透明指甲也收了回去。扫了一眼地上,虫兽的尸体已经无影无踪了,那是心虚的125表达自己完全支持罗小楼决定的表白方法。不过,作为一只有品味的机甲,它坚决不打算收集恶心的虫兽尸体,只是融化掉了。

  罗小楼转身朝外走去。

  原昔终于杀死最后一只变异体,然后和众人打了招呼,迅速往山洞里飞过去,剩下的虫兽,就算没有他在,其他人也可以对付。

  原昔冲进山洞中,然后在人们诧异的目光中,朝里走去。最里面,罗小楼的睡袋安静地躺在那里,而里面已经没有人了!

  那一瞬间,原昔眼中浮现出令人恐惧的寒意,然后迅速冲进山洞里面。

  岩壁上全是恶心的臭味儿,他们曾经设置过的防护装置已经完全消失了,原昔的手颤抖着,然后狠狠握紧了手中的能量束匕首。

  原昔是在山洞半路上找到罗小楼的,透明的防护罩发出温暖的淡黄色的光,让人觉得温馨而暖和。和罗小楼给他的感觉一样,这也是他最终选中这款礼物的原因。

  罗小楼惊喜且手足无措地看向他,然后跑了过来,原昔帮罗小楼关了防护罩,然后一把抱住罗小楼。

  两个人都在心里万分庆幸,一个为了失而复得,一个为了成功隐瞒。

  拥抱了一会儿,回过味儿来的罗小楼一边悄悄往外推原昔,一边用受了惊吓的声音喊道:“我——我吓死了,天呐,你不知道,那怪物有多可怕。要、要不是有能量罩,我这会儿已经被它们吃了!”

  原昔依然紧紧抱着罗小楼,就算后面已经有人进来了也没有放开的打算,他皱着眉上下打量着罗小楼,满意地发现没有任何伤痕,才问道:“它们?”

  罗小楼不太能躲开原昔的视线,对着那双专注地注视着他的眼睛,罗小楼艰难地继续说道:“是、是的,第一只似乎是有触须的,我被触须拖了进来,在要被吃掉的时候。后面又出来一个,我没有看清楚是什么模样。但是有触须的怪物立刻放弃我,开始攻击后面的怪物,然后它们一起往里面去了。我——要是就我一个的话,估计在你赶紧来之前,我就被吃掉了!你,你知道,我有多不堪一击的……”

  为了消除自己的嫌疑,刚刚独自杀掉一只最少四级变异体地罗小楼结结巴巴地努力抹黑自己。

  原昔眼中的冰冷慢慢融化掉了,他哼了一声,摸了摸见面之后嘴巴就没有停过的罗小楼的头,说道:“你有多弱小,我当然最清楚了。”停了一会儿,原昔低声说道:“不过,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原昔搂住怀里瘦小的身体,刚进山洞的愤怒震惊已经全变成了满满的欣喜,他眯起眼睛,骄傲地说道:“所以,你当我的人,是你这辈子最明智的选择。”

  混蛋,我有选择过吗,你给我选择权了吗,罗小楼边装出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边在心里掀桌。

  原昔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一直守在罗小楼身边,消除他的恐惧的想法,然后只身往里走去。虽然他不想让罗小楼离开他身边,但是现在带着罗小楼进去太残忍了——那个弱小可怜的家伙,一定被吓坏了。

  十分钟后,原昔黑着脸走了回来。他的直觉和探测器都显示,这个山洞里没有任何活物了,那两只该死的怪物已经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他深深遗憾没有抓住并杀死那只传说中的异兽,但是,罗小楼还在,实在是太好了。

  而另外一个地方,一个人惊讶地说道:“为什么,刚刚那一段完全没有任何影像?”

  旁边的人显然比本人还要惊讶,叫道:“但是,这根本不可能!在小行星上,没有人能逃过你的眼睛。”

  第一个人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就算是刚刚那是个意外,我不得不说,也许他们真能避开这次的变异危机,我们低估了他们。”

  “那怎么办?”

  “总之,我们绝对不能让他们活着回去。”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lisali0108,dyn092x(x2),ssapril17th,987535,半壶水,黛色微微(x4)的地雷,

  谢谢cathy5039,/ .扔了一个手榴弹,

  谢谢lala118119,/ .扔了一个火箭炮。

  谢谢支持正版,和所有留言围观作者眯眯眼啦、夸赞原昔啦,猜想两人爆发啦的可爱读者们。

  啊,今天又不太多,是因为月底前想完结盗墓,我要抽空去写一写番外,大家见谅,不会很久的,犹大以125的尊严保证!

  罗小楼头痛欲裂,仿佛有熊熊大火在脑海中燃烧着,身体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叫嚣着,呼之欲出。

  没有必要压抑,释放出来,那才是全部的真正的你,灵魂深处,有个声音在若有若无却万分诱惑地说着。

  是的——不需要压抑,蓝源星异兽的血统是所有星系中最古老最神秘的也是最具有力量的,隐藏,压抑不是你的本性,战争,杀戮,进攻,掠夺,征服才是!

  罗小楼不断翻滚的身体一僵,顿时停了下来,他的眼睛慢慢变了颜色。虽然罗小楼并不知道自己的变化,但是他能感觉到手指甲在一瞬间长了半厘米,而且锋利度惊人!而身体的不舒服,似乎被缓解了一部分。

  老天,这是怎么回事?他又开始做噩梦了吗?

  但是,外面原昔带着机甲战士和虫兽们浴血奋战的声音为什么如此清晰?虫兽临死前的嘶吼,机甲武器挥过空气的振动,甚至这个山洞里被留下来的众人的低语都听得清清楚楚。

  有人在祈祷,有人在鼓励,也有人在偷偷的哭泣,那一瞬间,整个山洞纤毫毕现地呈现在罗小楼脑海中。

  罗小楼疑惑了一秒,又往外‘看’去,刚开始只是洞口,停了一会儿,然后轰然往远处扩散,方圆千米,都清清楚楚地呈现在他眼前。

  内圈,机甲战士们的粒子炮无死角地扫射着,外圈,近战的机甲战士屠杀着所有冲到近处的虫兽。

  亚特斯的骑士动作简练狠厉,速度如风,几乎出手就有虫兽瞬间消亡。原昔站在最前面,似乎成了收割生命的白色死神,洞口十米之内,没有一只虫兽闯得进来,留下的,只是一层层的尸体。

  没有人注意到,白色机甲的动作顿了两秒,然后在三只变异体冲过来的时候,又恢复了原本犀利绝妙的进攻。

  罗小楼没有再多看,因为十几秒之后,那舒服到极限的感觉瞬间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身体里更加澎湃地欲望,出去,释放,杀——杀了所有人!

  没有人能束缚,这样渴望自由的血液,这样尊贵的灵魂。而做出了这一切的人类,都该死!

  罗小楼慢慢掀开了睡袋,站了起来。

  三只变异体同时围住了原昔!那些没有脑子的虫兽似乎变聪明了一般,想要联合起来干掉对它们威胁性最大的人。

  原昔手指已经快得看不清楚动作,白色机甲在三只巨大的身影中迅速地穿梭着。

  但是如此危急关头,原昔却在走神,他愣愣地看着机甲里一个球形物体,就在刚刚,它发出了强烈的蓝色光芒。虽然现在已经弱了下去,但是没有人能否认,它亮起来过。

  那是个特殊的探测仪,最后箭头停下来的方向,指向——机甲制造师们藏身的山洞里!而且,他真实地感到了那股浓重而邪恶的属于异兽的力量!

  第一个浮现在原昔脑海里的是他找到了已经失踪很久的蓝源星异兽!紧接着,他想到了山洞里的人,原昔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冷硬。

  他必须尽快结束战斗,不论是为了罗小楼和其他人,还是那只异兽,他要保护他的人和同伴,也必须杀死那只异兽!

  原昔的动作顿时又加快了不少,被三只变异体围住本来就万分危险,他突然变得更加凌厉的进攻顿时激发了三只虫兽的狂性,发疯一般朝着原昔挥舞着爪子和触须。

  原昔的白色机甲在众人眼中看起来已经陷入了包围和困境,但是众人心里留下的却只有敬佩和震撼,没有人,能在三只变异体的围攻下还能这样镇定。

  亚特斯杀死自己面前的虫兽,长枪一指,骑士飞起来往一只变异体刺去。虽然对上这种变异的怪物他没有十分把握,但是他觉得骑士或许能撑上一阵子,他有这个信心。

  原昔扫了一眼过来帮忙的骑士,眼中光芒一闪,灰色的不显眼的骑士并不是一架普通的二级机甲,或许是被人改造过的,防御系统和武器都远远超越了普通的二级机甲。

  虽然并不是必要,但是亚特斯过来帮忙,确实会为他节省不少时间,他还有更重要的事,于是原昔对亚特斯说道:“你对付右边那只,另外两只交给我。”

  亚特斯嘿嘿一笑,“组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山洞最深处,那些安全防护装置之外的阴影里,粗大的触手舞动着,随即越来越快。

  它是整个山洞中最厉害的那一只,渐渐的,这山洞已经成为它的地盘。随着力量的增大,它已经很久不需要出来狩猎。但是,不远处,它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兽类气息。

  强大到让它垂涎,如果吞噬了那只兽,它一定会成为这颗行星上最厉害的虫兽。

  强大也许往往伴随着危险,但是对面那只,显然还没有熟悉自己的力量,也许,对面拥有强悍血统的还是只幼兽——那会更方便它的狩猎。

  虫兽小心地控制着自己的动作,面前人类的小障碍小把戏它当然不放在眼里,但是捕猎总该有耐心,要做到万无一失,才能吃到最美味的食物。

  百米外,离他最近的生命体就是它的目标,其它的生命体似乎不堪一击,但是留下来当饭后甜点也不错。至于山洞之外的,可以留给那些刚刚变异的不成气候的家伙。

  当然,这并不表示它的慷慨,因为捕到面前的美食,它需要回到更深的洞穴慢慢消化。

  巨大到看不出多长的虫兽终于决定,就是现在,那股力量又开始不稳定,也许是在蜕变期。地上顿时多了不少粘液,那是虫兽的口水,蜕变期的高级兽类,是最弱,也最容易被消化的时候!

  虫兽终于忍不住了,它冲向通道,百米内的设置一瞬间被破坏殆尽,甚至被融化到看不出存在的痕迹。

  粗粗的触手已经出现在应急灯的阴影里,还有一米,就能抓到垂涎已久的美食。

  这时候,除了罗小楼,所有人都死死盯住外面,他们的组长被三只变异体包围,洞里的机甲制造师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如果原昔出了事,就再也没有人能拦住变异体了。

  没有人注意到,最后面一直在睡觉的罗小楼站了起来,然后轻轻地走进了阴影中。

  无数粗大无比的触手——其实是虫兽的触须,从暗中一涌而至,紧紧缠住了罗小楼。

  一个透明的防护罩瞬间打开,将罗小楼紧紧包裹住。

  动作怪异的罗小楼一愣,慢慢低下头看了一眼手腕上银色的链子,那是原昔送的防护罩。

  他幽蓝的眼睛闪了闪,然后又抬起头看着外面贪婪地想寻找机会破坏防护罩的触手。

  罗小楼的没有戴通讯仪的左手抬了起来,然后没有阻碍的通过防护罩,一把揪住了惊喜地准备趁虚而入的触手。

  扯断,碾碎,然后揪住其它的突然僵在半空的触手。

  临死前,虫兽是准备为它的痴心妄想和付出的代价发出一嗓子凄厉的嚎叫的,但是根本没有任何机会,从罗小楼额前轰然而出的某种东西包裹了整只虫兽,然后破坏,吸取——最后巨大无比的虫兽变成了干巴巴的尸体。

  罗小楼垂眼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和腕上的银色链子,慢慢压抑住心中渴望冲破束缚的部分。

  他已经彻底明白了,他刚刚是在变身!该死的异兽血统,果然会给他招来麻烦。

  还有125那个混蛋,为什么不提醒他,原昔知道,真会杀了他的!

  想到原昔,罗小楼的眼睛里已经不带一丝蓝色,手指尖的透明指甲也收了回去。扫了一眼地上,虫兽的尸体已经无影无踪了,那是心虚的125表达自己完全支持罗小楼决定的表白方法。不过,作为一只有品味的机甲,它坚决不打算收集恶心的虫兽尸体,只是融化掉了。

  罗小楼转身朝外走去。

  原昔终于杀死最后一只变异体,然后和众人打了招呼,迅速往山洞里飞过去,剩下的虫兽,就算没有他在,其他人也可以对付。

  原昔冲进山洞中,然后在人们诧异的目光中,朝里走去。最里面,罗小楼的睡袋安静地躺在那里,而里面已经没有人了!

  那一瞬间,原昔眼中浮现出令人恐惧的寒意,然后迅速冲进山洞里面。

  岩壁上全是恶心的臭味儿,他们曾经设置过的防护装置已经完全消失了,原昔的手颤抖着,然后狠狠握紧了手中的能量束匕首。

  原昔是在山洞半路上找到罗小楼的,透明的防护罩发出温暖的淡黄色的光,让人觉得温馨而暖和。和罗小楼给他的感觉一样,这也是他最终选中这款礼物的原因。

  罗小楼惊喜且手足无措地看向他,然后跑了过来,原昔帮罗小楼关了防护罩,然后一把抱住罗小楼。

  两个人都在心里万分庆幸,一个为了失而复得,一个为了成功隐瞒。

  拥抱了一会儿,回过味儿来的罗小楼一边悄悄往外推原昔,一边用受了惊吓的声音喊道:“我——我吓死了,天呐,你不知道,那怪物有多可怕。要、要不是有能量罩,我这会儿已经被它们吃了!”

  原昔依然紧紧抱着罗小楼,就算后面已经有人进来了也没有放开的打算,他皱着眉上下打量着罗小楼,满意地发现没有任何伤痕,才问道:“它们?”

  罗小楼不太能躲开原昔的视线,对着那双专注地注视着他的眼睛,罗小楼艰难地继续说道:“是、是的,第一只似乎是有触须的,我被触须拖了进来,在要被吃掉的时候。后面又出来一个,我没有看清楚是什么模样。但是有触须的怪物立刻放弃我,开始攻击后面的怪物,然后它们一起往里面去了。我——要是就我一个的话,估计在你赶紧来之前,我就被吃掉了!你,你知道,我有多不堪一击的……”

  为了消除自己的嫌疑,刚刚独自杀掉一只最少四级变异体地罗小楼结结巴巴地努力抹黑自己。

  原昔眼中的冰冷慢慢融化掉了,他哼了一声,摸了摸见面之后嘴巴就没有停过的罗小楼的头,说道:“你有多弱小,我当然最清楚了。”停了一会儿,原昔低声说道:“不过,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原昔搂住怀里瘦小的身体,刚进山洞的愤怒震惊已经全变成了满满的欣喜,他眯起眼睛,骄傲地说道:“所以,你当我的人,是你这辈子最明智的选择。”

  混蛋,我有选择过吗,你给我选择权了吗,罗小楼边装出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边在心里掀桌。

  原昔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一直守在罗小楼身边,消除他的恐惧的想法,然后只身往里走去。虽然他不想让罗小楼离开他身边,但是现在带着罗小楼进去太残忍了——那个弱小可怜的家伙,一定被吓坏了。

  十分钟后,原昔黑着脸走了回来。他的直觉和探测器都显示,这个山洞里没有任何活物了,那两只该死的怪物已经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他深深遗憾没有抓住并杀死那只传说中的异兽,但是,罗小楼还在,实在是太好了。

  而另外一个地方,一个人惊讶地说道:“为什么,刚刚那一段完全没有任何影像?”

  旁边的人显然比本人还要惊讶,叫道:“但是,这根本不可能!在小行星上,没有人能逃过你的眼睛。”

  第一个人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就算是刚刚那是个意外,我不得不说,也许他们真能避开这次的变异危机,我们低估了他们。”

  “那怎么办?”

  “总之,我们绝对不能让他们活着回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