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罗小楼边往外走边问道。

  “……是粒子风暴的后遗症,空气成分不对,这里本来辐射性物质就多,现在已经快要到危害到人体的程度了。”125用很少见的严肃语调说着,“我刚刚检测过,对人体暂时不会有危险,但是最好不要停留太长时间。”说完,125又不吭声了。

  罗小楼见没有危险,心里松了口气,如果以这个理由让其他人放弃集训任务,原昔不说,其他人也不会同意。在风暴停了之后,原昔已经联系过其他组的人,回来的消息是因为发现的早,似乎没有任何伤亡。

  现在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他们又多留了一晚上,毕竟外面的情况不明,在山洞里至少是安全的。

  第二天一早,发现没有其它异常,才开始上路。

  罗小楼钻出洞口的时候,发现明明是早上,天色却还是灰蒙蒙的,而岩壁上无数巨大的裂痕,过悬崖的小道也被破坏的七零八落,以前两人并排走的宽度只能走一个人了,但是勉强还能过人。

  这一次,他们一直走了一天,甚至中午饭都是边走边吃的。

  阴沉的天气,让所有的人心里都没底,万一粒子暴风再杀一个回马枪,那么他们这些人就算交代在这了。

  后面的路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长,到下午三点的时候,他们才终于到达悬崖对岸,一行人走了将近八个小时。

  罗小楼觉得腿已经酸到麻木了,其他人也在咬牙撑着。副组长和原昔请示之后,安排了休息的地方。

  罗小楼没有形象地直接坐了下来,脸色苍白,抱着水壶喝水。

  原昔绷着脸,在罗小楼跟前绕了几圈,在罗小楼头都开始晕的时候。原昔停了下来,自己拿出盒饭开始加热,动作僵硬而生疏,完全是一个从来不做家务的贵族子弟做派。

  罗小楼才想到路上原昔一直没有吃饭,作为组长,他需要注意的事太多了。难得看到原昔亲自动手,罗小楼在一旁饶有兴致地看着,过了一会儿,罗小楼忽然发现不对,加热这么长时间,就算是冰冻的也早成蒸汽了,更何况他们自备的饭盒是常温保存的。

  罗小楼立刻拿开多功能仪,然后打开饭盒,里面一股黑烟缓缓冒了起来。原昔目瞪口呆地看着里面,然后不悦地看向罗小楼:“你这盒饭做得可真失败。”

  罗小楼深深觉得自己又一次见识到了原昔的强大,真是太对不起您了,我应该把您要尝试加热的那盒附加上一些超级冷冻技术什么的。

  “组长,我们这里刚准备了晚饭,您来一份吧。”不远处一直注视着这里的女生们终于忍不住了,一个长发女孩送了两盒热气腾腾的饭过来,虽然是学校里发的,但是混合了小行星上的蘑菇之后,居然也香气扑鼻,味道改善了不少。

  原昔冷着脸道了谢,接了过来,将其中一个递到罗小楼手上。罗小楼惊讶地看着原昔,在家里百般挑剔的原昔居然什么都没说,就算吃的时候面无表情,好歹也把那盒饭吃完了。

  罗小楼听到不远处女生们的小声尖叫。

  “怎么办?!我连他呆呆的样子都好喜欢!”

  “是啊,这么强大的组长,居然没有一点生活常识,但是好可爱啊!”

  “好希望这场集训永远不会结束……”

  听到最后一句,罗小楼狠狠地打了个寒战,女人好可怕……

  原昔抬眼看了看罗小楼剩下的半盒饭,皱眉问道:“你不吃了?”

  罗小楼吓了一跳,不会原昔真对那女孩动心了吧,心爱的人送的东西一定要吃完之类的,但是他真的吃不下了啊,他现在一点都不饿,头还晕乎乎的。

  “那给我。”原昔抽出了罗小楼手里的饭盒,然后迅速解决掉了。

  在原昔强大的逻辑里,罗小楼是他的,罗小楼的一切都是他的,从他自己的饭盒里的吃东西他当然不会介意。

  而且,当他们不在餐厅吃饭的时候,父亲偶尔还会和母亲玩一把互相喂饭的戏码。母亲这样做的时候,无论父亲是在生气还是在持反对意见,到最后他总会妥协的。唔,当然,他绝对不会像父亲一样没用的。

  罗小楼自己的手也狠狠抖了一下,原昔还真是不嫌弃他。

  吃完饭,原昔靠着罗小楼闭目养神。

  罗小楼不知道是这几天晚上没睡好还是因为累了,在短短的时间内,他居然睡着了。午休的地方也渐渐安静下来,粒子风暴似乎没有回来的意思,劫后余生且疲惫重重的众人已经打算今天下午休息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罗小楼被人摇醒了,“快!虫兽来了!我们要找安全的地方躲起来。”伴随着耳边急促的大喊声,是周围怪异的叫声和高能粒子炮的轰鸣声。

  罗小楼终于确定自己这次没有做在做梦,现在机甲制造师都被围在中间,而外围的机甲战士们驾驶着机甲和虫兽厮杀着。

  罗小楼终于看到了虫兽的全貌,实在是怪恶心的,庞大的身体,有节肢的足,上半身类似黑色的甲壳虫,头部有巨大的复眼和垂下来的触须,下半身白胖的虫子身体,拖得很长。

  五六米高的虫兽,对上十几米高的机甲,其实还是很容易消灭的,但是关键是:数量太多了。

  他们几乎陷入了虫子的海洋,周围密密麻麻的全是黑色的虫兽。二十八架机甲已经全部出动了,远攻近程wǔ qì互相配合,将虫兽牢牢拦在界线外面。里面,全是武力值为零的机甲制造师。

  罗小楼很容易就看到了那架熟悉的白色机甲,无疑,原昔是最显眼的,但是也是最忙的,除了他自己要守护的地方,几乎每只没有被机甲战士lán jié下来而有机会冲进内圈的虫兽都是死在了他手里。

  可是,这样无穷无尽的虫兽,真的杀得完吗?

  罗小楼心里涌起一阵绝望,他忽然想到125说得他的血统问题,忙趁乱问道:“125,我,我能不能让这些怪物离开?”

  “不能,这就是我刚刚一直在担心的,辐射对人类暂时还没有影响,但是显然已经改变了其它生物,使它们产生变异,虽然现在还只是轻微的变异,但是已经让它们更有攻击性了。”125忧郁地说道,“不过,它们最多走到距离你五米以外的地方。”

  “那其他人怎么办?你为什么不早说啊混蛋!”罗小楼急得直冒汗,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很久了,但是就算机甲战士再厉害,他们也不是神,也不能一直不吃不喝不睡地坚持着。

  “可是,那时候你在和原昔相濡以沫啊,是这样说没错吧,我不敢出来。虽然我是你领养的,但是我不确定原昔能不能接受我的存在——你看,他会接受我吗?”125可怜兮兮地问道。

  “他绝对不会接受你的,放心吧!就照你现在还在乱用成语的样子。”罗小楼冷着脸说道。

  相濡以沫你妹啊!

  “你——可是没有我的话,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帮你遮掩那些野/男人什么的了!你被家暴的时候也别来找我!就、就算你们不要我,我也会坚强地活下去的!”125悲痛万分地说道,它主要是对自己身世的凄惨和对寄养人的无情有感而发的。

  “……其实我还没打算遗弃你,但是如果你敢再提野男人这三个字的话,我就会把你扔进那些虫兽的嘴巴里。”罗小楼狠狠地瞪了125一眼,觉得这不是教训这个蠢机甲的好时机。

  “太恶心了!”125惊呼道。

  “那要怎么解决面前的难题?”罗小楼继续问道。

  “对我来说轻而易举,但是现在我还没有完全修复,还不能使用。所以,你要努力啊。”125遗憾地说完一堆废话,然后总结道:“现在,我们只能指望原昔了。”

  机甲里的原昔扫了屏幕右上角一眼,那里有内部的情况,罗小楼挤在人群里面,暂时还是安全的。

  他现在很后悔,在看到一只虫兽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罗小楼在睡觉,他就自己上了机甲。

  然而,事情远远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一只之后,紧跟着两只,四只,最后几乎漫天遍野都是虫子!

  这些虫子会飞,让人庆幸的是并没有虫子选择从上方攻击。

  他当然不怕这些怪物们,里面人的安全才是最让人担心的,机甲战士们几乎没有人想到把自己的机甲制造师带上机甲。所以,他们现在只能死守,而不能操纵机甲从上方离开。

  天上的浮云越来越低,隐隐有闪电在云里出现。

  “现在他们只有天空一条退路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

  “等他们坚持不下去,飞往天空的时候,也就是他们彻底消失的时候。”另外一个古怪的声音随即补充道。

  半疯狂的虫兽都不敢去的地方,当然不是什么好地方。

  从第一只虫兽出现开始,已经过去了五个小时,那些机甲战士已经五个小时没有休息过了。

  后来,这场战斗不仅让机甲战士刻骨铭心,对机甲制造师来说,也是难以磨灭的记忆,但是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他们除了对机甲战士附庸感,还体会到了信任和忠诚。

  不少人的机甲已经看不出颜色,上面全是怪物的尸体,也有的机甲动作开始慢下来。

  “这样下去不行,我们支撑不了多久了。”副组长王京焦急的声音在公共频道里响起来。

  “事实上,如果没有原昔的指挥,也许我们一个小时之前就不行了。”亚特斯也说道,他体力极好,这会儿也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但是他仍然很兴奋,这是他第一次驾驶‘骑士’战斗,并没有任何老得掉牙或者二手机甲的不适应,相反,‘骑士’比他想象中还要好得多。

  “组长,我们抢回去,尽快把大家都带走行不行。”有人叫道。

  “不行,我们根本没有退路。”慕辰清冷的声音出现在人们耳中,“云层越来越低了,现在天空并不是安全的地方,另外——我的机甲快要没能量了,那时候,我必须要回去休整五分钟,否则我的机甲大概没有办法像现在这样战斗了。”

  罗小楼紧紧盯着外面,125悄悄说道:“又有东西过来了,是更高一级的变异虫兽。”

  罗小楼目光复杂地看着外面,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太糟糕了。但是,最外层的人才是最辛苦的。

  这时候,原昔面前闪过一组数据,他立刻看向远处,完全暗下来的天色中,出现了一只高大十多米的虫兽。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279099,ssapril/ 871120,songjianli741的地雷,谢谢(一位空格姑娘)的手榴弹。

  谢谢留言和支持正版的姑娘们。

  昨天去看了龙门飞甲,犹大三观不正地萌了督主oml。

  晚上看了盗墓八的结局,被虐哭了。

  半夜一点半才开始码字……

  “怎么回事?”罗小楼边往外走边问道。

  “……是粒子风暴的后遗症,空气成分不对,这里本来辐射性物质就多,现在已经快要到危害到人体的程度了。”125用很少见的严肃语调说着,“我刚刚检测过,对人体暂时不会有危险,但是最好不要停留太长时间。”说完,125又不吭声了。

  罗小楼见没有危险,心里松了口气,如果以这个理由让其他人放弃集训任务,原昔不说,其他人也不会同意。在风暴停了之后,原昔已经联系过其他组的人,回来的消息是因为发现的早,似乎没有任何伤亡。

  现在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他们又多留了一晚上,毕竟外面的情况不明,在山洞里至少是安全的。

  第二天一早,发现没有其它异常,才开始上路。

  罗小楼钻出洞口的时候,发现明明是早上,天色却还是灰蒙蒙的,而岩壁上无数巨大的裂痕,过悬崖的小道也被破坏的七零八落,以前两人并排走的宽度只能走一个人了,但是勉强还能过人。

  这一次,他们一直走了一天,甚至中午饭都是边走边吃的。

  阴沉的天气,让所有的人心里都没底,万一粒子暴风再杀一个回马枪,那么他们这些人就算交代在这了。

  后面的路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长,到下午三点的时候,他们才终于到达悬崖对岸,一行人走了将近八个小时。

  罗小楼觉得腿已经酸到麻木了,其他人也在咬牙撑着。副组长和原昔请示之后,安排了休息的地方。

  罗小楼没有形象地直接坐了下来,脸色苍白,抱着水壶喝水。

  原昔绷着脸,在罗小楼跟前绕了几圈,在罗小楼头都开始晕的时候。原昔停了下来,自己拿出盒饭开始加热,动作僵硬而生疏,完全是一个从来不做家务的贵族子弟做派。

  罗小楼才想到路上原昔一直没有吃饭,作为组长,他需要注意的事太多了。难得看到原昔亲自动手,罗小楼在一旁饶有兴致地看着,过了一会儿,罗小楼忽然发现不对,加热这么长时间,就算是冰冻的也早成蒸汽了,更何况他们自备的饭盒是常温保存的。

  罗小楼立刻拿开多功能仪,然后打开饭盒,里面一股黑烟缓缓冒了起来。原昔目瞪口呆地看着里面,然后不悦地看向罗小楼:“你这盒饭做得可真失败。”

  罗小楼深深觉得自己又一次见识到了原昔的强大,真是太对不起您了,我应该把您要尝试加热的那盒附加上一些超级冷冻技术什么的。

  “组长,我们这里刚准备了晚饭,您来一份吧。”不远处一直注视着这里的女生们终于忍不住了,一个长发女孩送了两盒热气腾腾的饭过来,虽然是学校里发的,但是混合了小行星上的蘑菇之后,居然也香气扑鼻,味道改善了不少。

  原昔冷着脸道了谢,接了过来,将其中一个递到罗小楼手上。罗小楼惊讶地看着原昔,在家里百般挑剔的原昔居然什么都没说,就算吃的时候面无表情,好歹也把那盒饭吃完了。

  罗小楼听到不远处女生们的小声尖叫。

  “怎么办?!我连他呆呆的样子都好喜欢!”

  “是啊,这么强大的组长,居然没有一点生活常识,但是好可爱啊!”

  “好希望这场集训永远不会结束……”

  听到最后一句,罗小楼狠狠地打了个寒战,女人好可怕……

  原昔抬眼看了看罗小楼剩下的半盒饭,皱眉问道:“你不吃了?”

  罗小楼吓了一跳,不会原昔真对那女孩动心了吧,心爱的人送的东西一定要吃完之类的,但是他真的吃不下了啊,他现在一点都不饿,头还晕乎乎的。

  “那给我。”原昔抽出了罗小楼手里的饭盒,然后迅速解决掉了。

  在原昔强大的逻辑里,罗小楼是他的,罗小楼的一切都是他的,从他自己的饭盒里的吃东西他当然不会介意。

  而且,当他们不在餐厅吃饭的时候,父亲偶尔还会和母亲玩一把互相喂饭的戏码。母亲这样做的时候,无论父亲是在生气还是在持反对意见,到最后他总会妥协的。唔,当然,他绝对不会像父亲一样没用的。

  罗小楼自己的手也狠狠抖了一下,原昔还真是不嫌弃他。

  吃完饭,原昔靠着罗小楼闭目养神。

  罗小楼不知道是这几天晚上没睡好还是因为累了,在短短的时间内,他居然睡着了。午休的地方也渐渐安静下来,粒子风暴似乎没有回来的意思,劫后余生且疲惫重重的众人已经打算今天下午休息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罗小楼被人摇醒了,“快!虫兽来了!我们要找安全的地方躲起来。”伴随着耳边急促的大喊声,是周围怪异的叫声和高能粒子炮的轰鸣声。

  罗小楼终于确定自己这次没有做在做梦,现在机甲制造师都被围在中间,而外围的机甲战士们驾驶着机甲和虫兽厮杀着。

  罗小楼终于看到了虫兽的全貌,实在是怪恶心的,庞大的身体,有节肢的足,上半身类似黑色的甲壳虫,头部有巨大的复眼和垂下来的触须,下半身白胖的虫子身体,拖得很长。

  五六米高的虫兽,对上十几米高的机甲,其实还是很容易消灭的,但是关键是:数量太多了。

  他们几乎陷入了虫子的海洋,周围密密麻麻的全是黑色的虫兽。二十八架机甲已经全部出动了,远攻近程wǔ qì互相配合,将虫兽牢牢拦在界线外面。里面,全是武力值为零的机甲制造师。

  罗小楼很容易就看到了那架熟悉的白色机甲,无疑,原昔是最显眼的,但是也是最忙的,除了他自己要守护的地方,几乎每只没有被机甲战士lán jié下来而有机会冲进内圈的虫兽都是死在了他手里。

  可是,这样无穷无尽的虫兽,真的杀得完吗?

  罗小楼心里涌起一阵绝望,他忽然想到125说得他的血统问题,忙趁乱问道:“125,我,我能不能让这些怪物离开?”

  “不能,这就是我刚刚一直在担心的,辐射对人类暂时还没有影响,但是显然已经改变了其它生物,使它们产生变异,虽然现在还只是轻微的变异,但是已经让它们更有攻击性了。”125忧郁地说道,“不过,它们最多走到距离你五米以外的地方。”

  “那其他人怎么办?你为什么不早说啊混蛋!”罗小楼急得直冒汗,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很久了,但是就算机甲战士再厉害,他们也不是神,也不能一直不吃不喝不睡地坚持着。

  “可是,那时候你在和原昔相濡以沫啊,是这样说没错吧,我不敢出来。虽然我是你领养的,但是我不确定原昔能不能接受我的存在——你看,他会接受我吗?”125可怜兮兮地问道。

  “他绝对不会接受你的,放心吧!就照你现在还在乱用成语的样子。”罗小楼冷着脸说道。

  相濡以沫你妹啊!

  “你——可是没有我的话,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帮你遮掩那些野/男人什么的了!你被家暴的时候也别来找我!就、就算你们不要我,我也会坚强地活下去的!”125悲痛万分地说道,它主要是对自己身世的凄惨和对寄养人的无情有感而发的。

  “……其实我还没打算遗弃你,但是如果你敢再提野男人这三个字的话,我就会把你扔进那些虫兽的嘴巴里。”罗小楼狠狠地瞪了125一眼,觉得这不是教训这个蠢机甲的好时机。

  “太恶心了!”125惊呼道。

  “那要怎么解决面前的难题?”罗小楼继续问道。

  “对我来说轻而易举,但是现在我还没有完全修复,还不能使用。所以,你要努力啊。”125遗憾地说完一堆废话,然后总结道:“现在,我们只能指望原昔了。”

  机甲里的原昔扫了屏幕右上角一眼,那里有内部的情况,罗小楼挤在人群里面,暂时还是安全的。

  他现在很后悔,在看到一只虫兽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罗小楼在睡觉,他就自己上了机甲。

  然而,事情远远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一只之后,紧跟着两只,四只,最后几乎漫天遍野都是虫子!

  这些虫子会飞,让人庆幸的是并没有虫子选择从上方攻击。

  他当然不怕这些怪物们,里面人的安全才是最让人担心的,机甲战士们几乎没有人想到把自己的机甲制造师带上机甲。所以,他们现在只能死守,而不能操纵机甲从上方离开。

  天上的浮云越来越低,隐隐有闪电在云里出现。

  “现在他们只有天空一条退路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

  “等他们坚持不下去,飞往天空的时候,也就是他们彻底消失的时候。”另外一个古怪的声音随即补充道。

  半疯狂的虫兽都不敢去的地方,当然不是什么好地方。

  从第一只虫兽出现开始,已经过去了五个小时,那些机甲战士已经五个小时没有休息过了。

  后来,这场战斗不仅让机甲战士刻骨铭心,对机甲制造师来说,也是难以磨灭的记忆,但是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他们除了对机甲战士附庸感,还体会到了信任和忠诚。

  不少人的机甲已经看不出颜色,上面全是怪物的尸体,也有的机甲动作开始慢下来。

  “这样下去不行,我们支撑不了多久了。”副组长王京焦急的声音在公共频道里响起来。

  “事实上,如果没有原昔的指挥,也许我们一个小时之前就不行了。”亚特斯也说道,他体力极好,这会儿也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但是他仍然很兴奋,这是他第一次驾驶‘骑士’战斗,并没有任何老得掉牙或者二手机甲的不适应,相反,‘骑士’比他想象中还要好得多。

  “组长,我们抢回去,尽快把大家都带走行不行。”有人叫道。

  “不行,我们根本没有退路。”慕辰清冷的声音出现在人们耳中,“云层越来越低了,现在天空并不是安全的地方,另外——我的机甲快要没能量了,那时候,我必须要回去休整五分钟,否则我的机甲大概没有办法像现在这样战斗了。”

  罗小楼紧紧盯着外面,125悄悄说道:“又有东西过来了,是更高一级的变异虫兽。”

  罗小楼目光复杂地看着外面,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太糟糕了。但是,最外层的人才是最辛苦的。

  这时候,原昔面前闪过一组数据,他立刻看向远处,完全暗下来的天色中,出现了一只高大十多米的虫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