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在能量应急灯的照射下,山洞里非常明亮,学生们的心里也一下子阴暗下来。

  几天前,他们还觉得作为第一军师学府的学生,他们不怕任何困难,可是如果出现的是巨大的灾难怎么办?而这天灾再没有时限的话,他们的处境就非常让人绝望了。

  在来自宇宙的破坏力极大的粒子风暴中,就算是学校甚至联邦都没有办法派出救援舰。

  这时候,原昔腕上的通讯仪闪了闪,他点开,来电的是罗少天,信号不好,只断断续续听到他们已经找到了避难的地方,然后问这边的情况。

  原昔扫了一眼山洞和那些因为食物的紧缺而焦急地看着他的学生,说道:“我这边没事。”

  然后两人干脆利落的切断了通讯,学生们的眼神又黯淡下去。是啊,和别人说有什么用,难道还能指望别人给送过来?

  原昔招呼王京和吴永两个副组长,让他们清点失去食物的学生人数。

  不一会儿,结果就报上来了,全队七十三个人,二十八个机甲战士,四十五个机甲制造师,失去食物的有十五个人,全是速度慢体力跟不上的机甲制造师。

  生命危急关头,他们不可能再对身旁的机甲战士说,我跑不动了,能不能帮帮忙。

  罗小楼汗颜地发现,自己手上一直没拎重物,而原昔手里的东西,似乎不轻,但是这个一向以主人自居的别扭家伙居然没有说过什么。

  要知道,原昔在家里的时候,完全是一副令人发指的大爷做派,恨不得一杯水都要罗小楼递到他手里……

  罗小楼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他承认被压迫之下他实在太没骨气了……

  原昔和两个副组长对视一眼,面不改色地说道:“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出发的时候,王京负责携带了五人份一个月的食物,我和吴永携带的饮用水,虽然不多,我们这些人十天的量不会有问题。在这种集训中,学校不可能没有任何防范措施的。”

  这些东西都是放在组长和副组长的空间钮里的,一般机甲战士的空间钮里是存放不了太多东西的,有限的空间,机甲战士们也会存放备用机甲零件或者大量的低级能量盒,还有人会留出来一部分空间存放资料。

  这几乎是所有机甲战士的常识,所以真正用空间钮存放食物的并不多。

  而组长和副组长总要为全队牺牲一下,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王京和吴永有些郁闷,原昔其实是无所谓的,他的空间钮里的使用空间,比别人能想象的要大得多。

  学生们顿时松了口气,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只是自己吓唬自己,这样看来,就算粒子风暴坚持一个月,只要节约一下的话,食物还是够的。

  当然,五人份的食物肯定不够十五个人分,原昔冷冷地瞟了一眼王京拿出来的食物,将学校发给自己的一个月份的食物拿了出来,递到王京手里。不过,他并没有动罗小楼那份。

  王京吃惊地看着原昔,原昔最近确实都在吃罗小楼带的食物,但是用饭盒存放的,最多也就只有七天的保质期,他们不可能带太多。

  “你,您要不要留下一部分。”王京在原昔面前,总是不自觉地用上敬称,他自己觉得那是对高级机甲战士的尊敬和崇拜。

  原昔面无表情地看了看他,挥了挥手,示意没事,反正有像某种松鼠一样有存贮食物爱好的罗小楼在,他绝对不会担心挨饿这个问题。

  罗小楼考虑了一下,拿了三十粒营养丸出来,原昔随手也扔给了王京。让罗小楼目瞪口呆的是,原昔像是突然想起来一样,把那个他从来没有用的睡袋捐了出去。

  王京更加惊喜,以前营养丸这东西绝对是这些背景雄厚的天之骄子们所鄙弃的,现在可是能救人命的好东西。至于睡袋的生活物资,有人肯捐助的话就实在太好了。

  原昔带头捐献出食物,剩下的学生们也开始行动,不大工夫,居然紧紧巴巴地凑到了十一人份的。就算还差一些,也已经非常不错了。王京将食物和其它物资均匀分了分,发到那些学生手里。

  刚刚还愁云惨淡,阴暗无比的山洞里又恢复了热闹,大家分享着劫后余生的喜悦,讨论着如何度过这次难关。

  也有人开始打量他们所在的这个山洞,山洞空间极大,而且一直向大山腹地延伸着,能量灯照射不到的地方,一片漆黑。

  两位组长进去查看的时候,慕辰也跟了进去。

  这时候,外面已经响起了尖锐的呼啸声。本来说话的学生们顿了顿,然后开始小声讨论离子风暴的破坏力。

  原昔皱了皱眉,又弄来一块大石头挡在门前。那巨大的石块在他手里,像是没有什么重量一般。

  罗小楼敏锐地察觉到,这几天下来,落在原昔身上的目光,尤其是女生的,敬佩崇拜中带着爱慕的越来越多了。在这个受姑娘们如此青睐的人身边,罗小楼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嫉妒这种情绪。

  他心里不由嘀咕,这就是个假象啊喂!虽然外表是贵族少爷,高傲俊美优雅,完美到挑不出一点瑕疵,但是本质上就是个傲娇别扭不讲理到极致的混蛋啊,这绝对不是丈夫的好人选,谁能忍受天天给他做饭洗衣服打理家务还要主动帮他买甜食啊!这还不包括每天在床上要被压得半死!

  是个男人都忍受不了这些,对比于原昔,自己真是好太多了。

  原昔是不肯吃家务型机器人煮的食物的,有一次罗小楼请亚特斯和田力吃饭,为了不浪费食物,将没动的两个菜打包了,之后全被原昔扔了出去。

  罗小楼正在沉浸在对原昔痛快淋漓的全面批判中,直到身旁有人拉扯着他的衣袖,才不是很满意地回过神。

  罗小楼转头,就看到原昔正兴致勃勃地看着盯着他,看他转头,才懒洋洋地说道:“现在已经到晚上了,你不觉得我们需要弄点宵夜什么的吗?为了外面那该死的风暴,已经忙活了一个下午了。”

  罗小楼还沉浸在刚刚的不满情绪中,这会儿忍不住肥着胆子挑衅道:“但是,作为组长,你不是已经没有任何食物份额了吗?”

  原昔脸上有着茫然:“不是还有你的吗?”

  “很荣幸你注意到那是我的。”罗小楼强调着我的两个字,125也往里缩了缩,它很明白这个家谁更有话语权,如果原昔拿了罗小楼的——这个结果是可以肯定的,罗小楼会来打劫它吗?

  “你在闹什么别扭?”原昔转头看着罗小楼,带着无辜而疑惑表情,不确定地说道:“你还在为昨晚的事生气吗?我知道我没有帮助你——但是你真有需求的话,我们也可以试试,毕竟都过去好几天了,我们从没有这么长时间没有过,书上说长时间压抑对身体不好……”说到这里,原昔自己打住不说了,他已经心动了,脸色微红,强忍着叫声的罗小楼,湿润的眼睛里全是恳求……

  罗小楼僵了僵,干脆的开始准备晚饭了,坑爹啊,难道人类不是饱暖思淫/欲吗?这个人已经无耻到满脑子都是这些东西了吗,这跟食物有一丁点联系吗?!

  蘑菇汤的味道渐渐浓郁起来,学生们也学着罗小楼的样子开始准备食物,自从罗小楼做过一次之后,不少人学着罗小楼的样子采集了蘑菇。在有足够的蘑菇的情况下,这样的浓稠肉汤更能节省食物,而且味道也很鲜美。

  进去查看情况的两位组长和慕辰没用多长时间就回来了,王京说里面非常深,但是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危险。

  就算如此,他们还是在里面安了报警器。

  慕辰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走到一旁坐下了。

  当晚,因为有些人睡袋不够,只能两人挤在一起,罗小楼和原昔倒是并不显得突兀。

  山洞里无疑要比陆地上冷得多,罗小楼半夜被冻醒了一次,但是挨着原昔的地方却无比火热,那家伙像是天生拥有无穷的能量一样。罗小楼思考了两秒,就没有丝毫意志力地往原昔怀里钻去。

  那个霸道不讲理的人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醒过来,只是在罗小楼靠过来的时候搂紧了他。

  这是罗小楼第一次在有意识的情况下做出这种举动,他回想到原昔说的拉扯着他不放还撒娇什么的,忽然觉得心理压力有点大。

  罗小楼睡不着了,他享受着温暖的感觉,听着外面的鬼哭狼嚎一样的声音,回想着半年来的情况。

  罗小楼和原昔的位置在靠近洞口的地方,他的目光无意识地落在里面的岩壁上,应急灯淡淡地照出山石的影子。

  过了一会儿,罗小楼又感觉到了不对劲儿,为什么还会有那种被窥视的感觉?明明只有他一个人醒着?

  这样想着,罗小楼发现他一直盯着的岩壁上的影子忽然一动,然后慢慢往里飘去。那是个无比怪异的影子,上半身是人,庞大的下半身不能肯定是什么样子,但是绝对不是腿,而且还有巨大的翅膀。

  罗小楼一下子坐了起来,头上不断冒出冷汗。

  随即又被原昔扯了回去,原昔在他耳边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罗小楼一把揪住原昔,“有东西,我刚刚看到里面的山洞里有东西。”他说得声音虽然低,但是很急促。

  原昔擦了擦他头上的汗,起身过去查看。

  罗小楼摇晃着125,问道:“喂,你没察觉到什么吗?”

  125闪了闪:“没有,我可以保证,十公里深处都没有活物。”

  125没有来得及再说什么,原昔回来了,他又钻回温暖的睡袋,然后低声说道:“没有,你其实不用这么担心的,带有危险性的东西靠过来,就算我在睡觉,也会察觉的。”事实上,他之所以选择门口这块离学生们比较远的地方,也正是如此。因为小时候的教育,他根本放不下警戒。

  罗小楼现在自己都有些拿不准,那个影子是不是只是他的噩梦。

  这次,两人很快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罗小楼的生物钟准时叫醒了他。原昔已经又整个钻进了睡袋里面,不过被他搂着的身体真是异常的暖和。

  罗小楼闭了眼,没有再推开原昔,只是手指在原昔头发里轻轻穿插抚摸着,他必须要把原昔叫起来,被别人看到他这个样子他一定会发飙的。

  原昔舒服地哼了一声,然后罗小楼惊喘了一下,他居然感觉到有湿热的东西在他胸膛上舔了一口。

  为了避免发出奇怪的声音,罗小楼紧紧咬住牙,天呐,猫什么的,真是太折腾人了。

  第二天,他们都是在山洞里度过的,当第三天暴风还在继续的时候,一直乐观的学生们也开始焦灼了。

  如果真有一个月怎么办?就算他们的食物能支撑到回去,那他们的任务是肯定完不成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绝望,又过了一天一夜之后,第四天下午,小行星上的粒子暴风停了。

  虽然依然联系不上总部,但是他们总算是暂时脱离了危险。

  趁着别人去外面查看的时候,125急促的声音传来:“外面的情况似乎不大对劲。”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jianghong1976127,dj08334091172,lxj1226y,gx13917616639,jinlina120,cassycao,zy12220117,/ .,甘蔗小民,yay32,ssapril17th,hu12345653210,songjianli741,(还有一位空格姑娘- -)的地雷。

  谢谢hu12345653210的手榴弹。

  年底太忙,我昨晚又写得不多,oml,希望明天能好起来。

  谢谢评论和支持正版的姑娘们,废柴作者这两天实在是太低迷了。

  至于影子,难道是盗墓写多了的后遗症吗……

  --------------

  就算在能量应急灯的照射下,山洞里非常明亮,学生们的心里也一下子阴暗下来。

  几天前,他们还觉得作为第一军师学府的学生,他们不怕任何困难,可是如果出现的是巨大的灾难怎么办?而这天灾再没有时限的话,他们的处境就非常让人绝望了。

  在来自宇宙的破坏力极大的粒子风暴中,就算是学校甚至联邦都没有办法派出救援舰。

  这时候,原昔腕上的通讯仪闪了闪,他点开,来电的是罗少天,信号不好,只断断续续听到他们已经找到了避难的地方,然后问这边的情况。

  原昔扫了一眼山洞和那些因为食物的紧缺而焦急地看着他的学生,说道:“我这边没事。”

  然后两人干脆利落的切断了通讯,学生们的眼神又黯淡下去。是啊,和别人说有什么用,难道还能指望别人给送过来?

  原昔招呼王京和吴永两个副组长,让他们清点失去食物的学生人数。

  不一会儿,结果就报上来了,全队七十三个人,二十八个机甲战士,四十五个机甲制造师,失去食物的有十五个人,全是速度慢体力跟不上的机甲制造师。

  生命危急关头,他们不可能再对身旁的机甲战士说,我跑不动了,能不能帮帮忙。

  罗小楼汗颜地发现,自己手上一直没拎重物,而原昔手里的东西,似乎不轻,但是这个一向以主人自居的别扭家伙居然没有说过什么。

  要知道,原昔在家里的时候,完全是一副令人发指的大爷做派,恨不得一杯水都要罗小楼递到他手里……

  罗小楼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他承认被压迫之下他实在太没骨气了……

  原昔和两个副组长对视一眼,面不改色地说道:“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出发的时候,王京负责携带了五人份一个月的食物,我和吴永携带的饮用水,虽然不多,我们这些人十天的量不会有问题。在这种集训中,学校不可能没有任何防范措施的。”

  这些东西都是放在组长和副组长的空间钮里的,一般机甲战士的空间钮里是存放不了太多东西的,有限的空间,机甲战士们也会存放备用机甲零件或者大量的低级能量盒,还有人会留出来一部分空间存放资料。

  这几乎是所有机甲战士的常识,所以真正用空间钮存放食物的并不多。

  而组长和副组长总要为全队牺牲一下,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王京和吴永有些郁闷,原昔其实是无所谓的,他的空间钮里的使用空间,比别人能想象的要大得多。

  学生们顿时松了口气,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只是自己吓唬自己,这样看来,就算粒子风暴坚持一个月,只要节约一下的话,食物还是够的。

  当然,五人份的食物肯定不够十五个人分,原昔冷冷地瞟了一眼王京拿出来的食物,将学校发给自己的一个月份的食物拿了出来,递到王京手里。不过,他并没有动罗小楼那份。

  王京吃惊地看着原昔,原昔最近确实都在吃罗小楼带的食物,但是用饭盒存放的,最多也就只有七天的保质期,他们不可能带太多。

  “你,您要不要留下一部分。”王京在原昔面前,总是不自觉地用上敬称,他自己觉得那是对高级机甲战士的尊敬和崇拜。

  原昔面无表情地看了看他,挥了挥手,示意没事,反正有像某种松鼠一样有存贮食物爱好的罗小楼在,他绝对不会担心挨饿这个问题。

  罗小楼考虑了一下,拿了三十粒营养丸出来,原昔随手也扔给了王京。让罗小楼目瞪口呆的是,原昔像是突然想起来一样,把那个他从来没有用的睡袋捐了出去。

  王京更加惊喜,以前营养丸这东西绝对是这些背景雄厚的天之骄子们所鄙弃的,现在可是能救人命的好东西。至于睡袋的生活物资,有人肯捐助的话就实在太好了。

  原昔带头捐献出食物,剩下的学生们也开始行动,不大工夫,居然紧紧巴巴地凑到了十一人份的。就算还差一些,也已经非常不错了。王京将食物和其它物资均匀分了分,发到那些学生手里。

  刚刚还愁云惨淡,阴暗无比的山洞里又恢复了热闹,大家分享着劫后余生的喜悦,讨论着如何度过这次难关。

  也有人开始打量他们所在的这个山洞,山洞空间极大,而且一直向大山腹地延伸着,能量灯照射不到的地方,一片漆黑。

  两位组长进去查看的时候,慕辰也跟了进去。

  这时候,外面已经响起了尖锐的呼啸声。本来说话的学生们顿了顿,然后开始小声讨论离子风暴的破坏力。

  原昔皱了皱眉,又弄来一块大石头挡在门前。那巨大的石块在他手里,像是没有什么重量一般。

  罗小楼敏锐地察觉到,这几天下来,落在原昔身上的目光,尤其是女生的,敬佩崇拜中带着爱慕的越来越多了。在这个受姑娘们如此青睐的人身边,罗小楼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嫉妒这种情绪。

  他心里不由嘀咕,这就是个假象啊喂!虽然外表是贵族少爷,高傲俊美优雅,完美到挑不出一点瑕疵,但是本质上就是个傲娇别扭不讲理到极致的混蛋啊,这绝对不是丈夫的好人选,谁能忍受天天给他做饭洗衣服打理家务还要主动帮他买甜食啊!这还不包括每天在床上要被压得半死!

  是个男人都忍受不了这些,对比于原昔,自己真是好太多了。

  原昔是不肯吃家务型机器人煮的食物的,有一次罗小楼请亚特斯和田力吃饭,为了不浪费食物,将没动的两个菜打包了,之后全被原昔扔了出去。

  罗小楼正在沉浸在对原昔痛快淋漓的全面批判中,直到身旁有人拉扯着他的衣袖,才不是很满意地回过神。

  罗小楼转头,就看到原昔正兴致勃勃地看着盯着他,看他转头,才懒洋洋地说道:“现在已经到晚上了,你不觉得我们需要弄点宵夜什么的吗?为了外面那该死的风暴,已经忙活了一个下午了。”

  罗小楼还沉浸在刚刚的不满情绪中,这会儿忍不住肥着胆子挑衅道:“但是,作为组长,你不是已经没有任何食物份额了吗?”

  原昔脸上有着茫然:“不是还有你的吗?”

  “很荣幸你注意到那是我的。”罗小楼强调着我的两个字,125也往里缩了缩,它很明白这个家谁更有话语权,如果原昔拿了罗小楼的——这个结果是可以肯定的,罗小楼会来打劫它吗?

  “你在闹什么别扭?”原昔转头看着罗小楼,带着无辜而疑惑表情,不确定地说道:“你还在为昨晚的事生气吗?我知道我没有帮助你——但是你真有需求的话,我们也可以试试,毕竟都过去好几天了,我们从没有这么长时间没有过,书上说长时间压抑对身体不好……”说到这里,原昔自己打住不说了,他已经心动了,脸色微红,强忍着叫声的罗小楼,湿润的眼睛里全是恳求……

  罗小楼僵了僵,干脆的开始准备晚饭了,坑爹啊,难道人类不是饱暖思淫/欲吗?这个人已经无耻到满脑子都是这些东西了吗,这跟食物有一丁点联系吗?!

  蘑菇汤的味道渐渐浓郁起来,学生们也学着罗小楼的样子开始准备食物,自从罗小楼做过一次之后,不少人学着罗小楼的样子采集了蘑菇。在有足够的蘑菇的情况下,这样的浓稠肉汤更能节省食物,而且味道也很鲜美。

  进去查看情况的两位组长和慕辰没用多长时间就回来了,王京说里面非常深,但是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危险。

  就算如此,他们还是在里面安了报警器。

  慕辰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走到一旁坐下了。

  当晚,因为有些人睡袋不够,只能两人挤在一起,罗小楼和原昔倒是并不显得突兀。

  山洞里无疑要比陆地上冷得多,罗小楼半夜被冻醒了一次,但是挨着原昔的地方却无比火热,那家伙像是天生拥有无穷的能量一样。罗小楼思考了两秒,就没有丝毫意志力地往原昔怀里钻去。

  那个霸道不讲理的人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醒过来,只是在罗小楼靠过来的时候搂紧了他。

  这是罗小楼第一次在有意识的情况下做出这种举动,他回想到原昔说的拉扯着他不放还撒娇什么的,忽然觉得心理压力有点大。

  罗小楼睡不着了,他享受着温暖的感觉,听着外面的鬼哭狼嚎一样的声音,回想着半年来的情况。

  罗小楼和原昔的位置在靠近洞口的地方,他的目光无意识地落在里面的岩壁上,应急灯淡淡地照出山石的影子。

  过了一会儿,罗小楼又感觉到了不对劲儿,为什么还会有那种被窥视的感觉?明明只有他一个人醒着?

  这样想着,罗小楼发现他一直盯着的岩壁上的影子忽然一动,然后慢慢往里飘去。那是个无比怪异的影子,上半身是人,庞大的下半身不能肯定是什么样子,但是绝对不是腿,而且还有巨大的翅膀。

  罗小楼一下子坐了起来,头上不断冒出冷汗。

  随即又被原昔扯了回去,原昔在他耳边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罗小楼一把揪住原昔,“有东西,我刚刚看到里面的山洞里有东西。”他说得声音虽然低,但是很急促。

  原昔擦了擦他头上的汗,起身过去查看。

  罗小楼摇晃着125,问道:“喂,你没察觉到什么吗?”

  125闪了闪:“没有,我可以保证,十公里深处都没有活物。”

  125没有来得及再说什么,原昔回来了,他又钻回温暖的睡袋,然后低声说道:“没有,你其实不用这么担心的,带有危险性的东西靠过来,就算我在睡觉,也会察觉的。”事实上,他之所以选择门口这块离学生们比较远的地方,也正是如此。因为小时候的教育,他根本放不下警戒。

  罗小楼现在自己都有些拿不准,那个影子是不是只是他的噩梦。

  这次,两人很快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罗小楼的生物钟准时叫醒了他。原昔已经又整个钻进了睡袋里面,不过被他搂着的身体真是异常的暖和。

  罗小楼闭了眼,没有再推开原昔,只是手指在原昔头发里轻轻穿插抚摸着,他必须要把原昔叫起来,被别人看到他这个样子他一定会发飙的。

  原昔舒服地哼了一声,然后罗小楼惊喘了一下,他居然感觉到有湿热的东西在他胸膛上舔了一口。

  为了避免发出奇怪的声音,罗小楼紧紧咬住牙,天呐,猫什么的,真是太折腾人了。

  第二天,他们都是在山洞里度过的,当第三天暴风还在继续的时候,一直乐观的学生们也开始焦灼了。

  如果真有一个月怎么办?就算他们的食物能支撑到回去,那他们的任务是肯定完不成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绝望,又过了一天一夜之后,第四天下午,小行星上的粒子暴风停了。

  虽然依然联系不上总部,但是他们总算是暂时脱离了危险。

  趁着别人去外面查看的时候,125急促的声音传来:“外面的情况似乎不大对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